75、第七十五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75、第七十五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日娱韩娱]顶端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神工御兽灵仙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     赵冀在京城里正玩的如鱼得水, 冷不丁被亲爹拖来参加南齐的冬猎, 加之山间寒冷,猎宫供暖不及城内各处销金窟, 头一晚就染了风寒,裹着被子在床上抖如筛糠:“父王, 大冷的天跑来山里发什么疯?有什么好猎的?想吃野味派下面人去猎就得了, 何必劳师动众的折腾呢?”

    赵疆疼爱独子, 一面遣人去请大医, 一面忧虑的摸摸他的脑袋:“为父平日也觉得你挺聪明, 怎的生病就说起胡话?”

    “这不是太冷了嘛。”赵冀上下牙齿打颤:“明眼人谁不知道, 皇帝陛下这是趁着各地藩王都入京都,趁此冬猎警示大家而已。”

    “没烧糊涂啊。”赵疆带着笑意给儿子掖掖被角, 语重心长的说:“你啊,以后可别在外面花天酒地掏空了身子,不然父王偌大的家业要交付给哪个?父王还想看着你娶妻生子呢。”

    赵冀:“那我昨天的提议,父王同意了?”

    昨日来猎宫的路上, 父子俩坐在马车里闲聊,赵冀提出“若南齐与南越联姻,儿子娶了皇帝最宠爱的九公主”, 还历数娶到九公主的理由。

    “那小公主我见过了, 天真好哄。儿子都打听清楚了,她母亲是皇帝最宠爱的皇贵妃,兄长也受皇帝宠爱,咱们来这些日子连东宫的大门都没进去, 听说太子殿下卧病在床,父王要不好好考虑考虑?”

    没想到才过了一夜这小子便催促起来,赵疆还从来没见过他对哪个女子动了求娶之心,便取笑他:“这么说你是瞧上南齐的九公主了?”

    没想到这小子说了句实话:“儿子是瞧上九公主的母国跟她皇兄了。”

    一时里太医过来开了药,便有宫人去熬药。

    赵疆见儿子并无大碍,便用过早饭之后去陪王伴驾。

    赵冀一时冷一时热,正迷迷糊糊躺着,听得殿内进来脚步声,他的近身侍从阮力与来人低低交谈,却原来是两名宫人端着熬好的汤药过来。

    打头的中年宫人轻声问:“该喝药了,世子可醒着?”听得阮力说睡着,便探头往床内去瞧。

    床上的赵冀意识昏沉之间,只觉额头覆上一只微凉的、细软的手,他此时烧的正难受,舒服的恨不得把整张脸都埋进这只微凉的手掌内。

    “要不……还是唤醒世子喝药吧?”来人收回手,轻柔的说完,才发现赵冀茫然的睁开了双眼,怔怔望着她。

    她被这双眼睛盯的心头巨跳,一时全身僵硬动也不敢动,只与他四目相对,大气也不敢出。

    赵冀烧的连脑浆子也凝固了,眼前这张脸也只停留在眼中,不过片刻又昏昏然闭上了眼睛。

    中年宫人正是乔装而来的姚娘,自进入猎宫之后,她时刻派人关注着南越王一行人的动静,听说赵世子病了才过来。直等赵冀再次昏睡,她将药交给阮力,才带着扮成小宫女的手下出来。

    赵冀被阮力扶起来灌了一碗汤药下去,又昏睡了一个时辰才终于醒了过来。

    他醒来之后,拥被发呆,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一件事情,好半天才问身边侍候的人:“阿力,我睡着的时候是不是有人过来?”

    “没有啊。”阮力一直在房里守着:“只除了送药的宫人过来。”

    “送药的宫人?”赵冀脑子里模模糊糊涌上一张有点不太真切的脸,疑心是自己烧糊涂了,现在那张面孔入了脑子,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是个……是个年纪不轻的宫人?”

    阮力:“世子爷还记得?”他笑着讲:“听说南齐的冬猎规模很大,外面都能听到猎场方向传来的咚咚咚的鼓声,听说旌旗招展,不知道有多热闹呢,世子爷可要赶快好起来,到时候也可以参加南齐的冬猎。”

    “那个送药的宫人呢?”赵冀的眉头拧着。

    “送完药就回去了啊。”阮力不明白好端端的他揪着那送药的宫人问什么,况且世子爷好美人不错,可也是鲜嫩的小姑娘,而不是中年妇人。

    “那人是不是盯着我看了?”

    阮力笑嘻嘻道:“她摸了世子的额头,盯着看了一会世子,放下药就走了。”

    脑子里的那张面孔如同被拭去了浓雾,露出那张有几分熟悉的眉眼,那是他时常在镜中见到的自己的五官眉眼,赵冀猛的坐直了身子,激动的问阮力:“你有没有觉得……那个送药的宫人与我有几分想像?”

    “有没有?”

    阮力也是随意扫了两眼,只记得那中年宫人很是面善,却没想过缘由,被赵冀追着一问,顿时开了窍,细细端详赵冀的眉眼:“细细一瞧,那送药的宫人与世子爷好像有一点像,不怪小的总觉得那送药的宫人面善,原来是天天对着世子爷的脸……”

    他话音未落,赵冀已经赤脚跳下了床,穿着单衣就要往外跑:“来人,给我把送药的宫人找出来。”

    从小到大,亲娘的小像他每日必要见个好几次,到了现在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在脑子里描摹出小像的细节,眉眼五官,烧糊涂了没反应过来,但清醒之后回想,却很快就将两者重合。

    阮力急的提着外袍跟靴子就追了出去:“世子爷!世子爷等等——”

    *********

    猎场里,南齐帝带着各路人马都已经冲进了猎场,看台上的皇后娘娘也只是点了个卯便回去歇息了,留下皇贵妃带着九公主与其余妃嫔、重臣家眷一起吃茶聊天,侯着皇帝与众人狩猎归来。

    容嫔头一回参加冬猎,元鉴也是长这么大头一回进猎场,做母亲的一直担着心事,颇有点坐卧不宁的意思,一直伸长脖子往猎场看,引的慧妃取笑她:“老四也不是小孩子,你脖子就算伸出去二里地,也瞧不见他啊。”

    “娘娘见笑了。”容嫔讪讪道。

    慧妃便教导她:“咱们生的儿子都不及贵妃娘娘的二殿下文武双全,冬猎也就是走个过场而已,身边侍卫环绕,应该也遇不上什么险情,你且把心放到肚里去。”她生的三皇子元颖打小就是元阆的尾巴,连带着她的妃位都是巴结万皇贵妃而来,算是皇贵妃在后宫的得力臂膀。

    万皇贵妃欣然接受了慧妃的恭维,乐道:“就你嘴巴甜会说话。”

    也由不得容嫔担心,四皇子元鉴书读的不错,但于弓马之上所费的时间就少,也没好的武师指导,更没有参加过冬猎,驱着马儿跟众人一起冲进猎场密林,很快各个小团体便呼朋引伴四下散去,唯独他成了孤家寡人,一个人硬着头皮往里钻。

    他自觉不太合群,听到人声便早早避开,走着走着便往偏僻处去了,待到与几只野猪迎头撞上,便已经晚了。

    元鉴手忙脚乱张弓搭弦,张惶之际一箭射出去,力道不足,利箭擦着那只野猪的耳朵飞了出去,却激怒了野猪,朝他发出愤怒的咆哮,似乎是在召集同伴一起来攻击他。

    正在元鉴肝胆俱颤之时,斜刺里飞出来双箭,射中了打头的野猪,一把熟悉的笑声传进耳里:“四殿下,你这运气也是没谁了!”远处张二哥驰马而来,身姿矫健,马儿疾驰之时她手中箭去流星,居然是双箭连发,且箭不落空:“殿下赶紧躲躲,待我收拾了这几头畜生。”说的就好像她收拾几只兔子似的。

    转眼功夫,已经有三头野猪被她射中,庞大的身躯在奔跑之中轰然倒地,发出巨大的咆哮声,还有一头野猪疼的一头撞上了树,差点把树干撞断。

    不知为何,见到张二哥,元鉴一颗惊慌的心竟然回归原处,瞬间便感觉到了安心。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mio 5瓶;绽放 4瓶;青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