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七十一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71、第七十一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末世之人生赢家攻略极品盛世谋妆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超能右手     唐瑛感受到背后靠的极近的男人的胸膛, 目光停留在自己头顶上方按着门板的那只修长有力的大手, 悄悄咽了下口水——傅大人似乎、好像……很生气啊?!

    她对安抚生气的男人不太在行,更何况是被她随便借来一用做挡箭牌的傅大人, 这位堪称禁骑司高岭之花,在影部待久了, 就能被动接收到许多关于傅大人或真或假的传闻。

    “哎呀呀大人——”唐瑛转身, 由于身高差距, 只能仰头说话, 无端觉得自己的气势矮人一头, 边陪笑边从他臂弯钻了出来, 嬉皮笑脸往里走:“咱们有事儿好商量,做错了事儿的是属下, 您要是觉得被利用了生气的不行,那不如……我从窗户里跳下去算给您陪罪了行吗?”

    不等傅琛阻止,她已经两步窜了过去,推开了雅间的窗户, 一个闪身跃了下去,逃之大吉。

    傅琛几个大步跨过去,探头朝下瞧去, 她已经落到了地上, 笑着向他招招手,翻身上马跑了。

    傅琛:“……”他哪里是生气?

    不过是想要借着生气的由头逗逗她而已。

    傍晚时分,天色暗沉,铅云欲坠, 寒风瑟瑟,等到临街的铺面掌起灯,雪花扯絮般落了下来,还不见唐瑛的影子。

    傅琛撑着一把油纸伞去他们居住的小院,开门的是张青,似乎对于他的到来很是意外:“大人,这么晚了可是有事”他收拾整齐,看样子好像要出门,刚刚拉开小院就见到了傅琛。

    “唐瑛不在?”

    提起唐瑛,张青有一肚子的不快:“自从早晨她跟大人离开之后,就连个影子都没再出现。还病着呢,也不知道回来休息,乱跑什么呀?”

    傅琛拦下了他,派人去找唐瑛,自己反而迈进了小院,像是有话要说的样子。

    张青跟着他进去,点亮了油灯,请他落座。

    傅琛坐了下来,怔怔盯着油灯出神。

    张青也不催他,等了好一会儿,手边的热茶都凉了下来,傅大人才说:“二皇子今日请了并州唐家的人前来,假小姐已被揭穿。”

    “那她人呢?”张青回想傅琛一脸凝重:“难道是二皇子府扣押了她?”不然都大半夜了还不见她回来。

    傅琛想起她言辞如刀,逼的二皇子手忙脚乱,还想拿抗旨的罪名来压她,没想到却被她反将了一军,唇边浮起浅浅笑意:“他用什么理由扣押呢?”他猜测唐瑛的去向:“她有事去忙了,大约还在禁骑司呢。”

    他迟疑一瞬,终于还是问出了在自己心头团了一天的问题:“那个俞小将军,可是俞安?你家小姐青梅竹马的未婚夫郎?”

    张青没想到他提起俞安,不过此事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大帅跟俞将军都有此意,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会成亲。”

    傅琛眸光幽深,面上一点强装出来的笑意退的干干净净,内心几度挣扎:“他……俞少将军是怎样的人?”他很想知道,那藏在她心里的是怎样的人。

    张青等于看着唐瑛与俞安从小打打闹闹的长大,提起俞安竟也有说不完的话,在这个寒冷的冬夜,外间雪花纷飞,那些白城的过往在眼前缓缓铺开:“……俞安他跟小姐从小玩在一处,小时候两个人一起结伴去偷杏子摘花,在街头拉起一帮小毛头打架,他们躲在一边瞧热闹,淘气的不得了……”

    “俞安没少为小姐背锅,挨了打转头就笑嘻嘻跑来找小姐,傻小子一个,心里眼里全是小姐……”

    “……”

    “那时候大概是小姐最快乐的时光了,也是俞安最快乐的时光……”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陪伴着对方长大,成长的岁月里全是对方的痕迹,假如没有意外,白城未破,他们会在边城做一对幸福的小夫妻,打打闹闹的过下去吧?

    傅琛忽然起身,不敢再去追问唐瑛的过去。

    他走在纷纷扰扰的雪地里,连伞也忘了打,任由冰凉的雪花落到自己脸上,身上,张青提着伞追出来,他却已经走远了。

    三天之后,他总算在禁骑司见到了唐瑛,那还是鬼工球失窃案不得不与他见面,而且这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居然很没出息的拖了晚玉一起过来,缩头缩脑站在门口不敢进来,偷偷打量他的神情。

    傅琛抬头看到,面上缓缓绽出一点笑容:“进来吧。”

    唐瑛就跟雪地里觅食的雀儿似的,蹦了进来,又警惕的朝外面瞧一眼,那模样戒备不安,好像他门外还埋伏着人手准备捕捉她。

    “过来。”

    唐瑛隔着案子远远与他对视,笑的狡黠:“大人消气了?”看样子准备情势不妙就跑路,还朝门口的晚玉打了个接应的手势。

    “你什么时候胆小如鼠了?”傅琛都要被她给气笑了:“也不怕同僚笑话你!”

    唐瑛仔细审视傅大人的表情,见他目光温和,不像是要发作自己的样子,总算放心了,朝晚玉挥挥手,后者站在傅大人的廨房门口就浑身不自在,一得了指示立刻跑了。

    “大人宽宏大量,不与属下计较,那是我们做下属的福气。”唐瑛狗腿的斟了杯茶给他端了过来,一脸后怕的小模样:“我这三日连个安生觉都没敢睡着,都不敢回去,生怕大人余怒未消,揍了属下不要紧,若是气坏了身子,那就不值当了!”

    她放下茶,手腕却被傅琛闪电般捉住,原本还在絮絮叨叨拍着马屁,没想到已经落入傅大人手中,连表情都僵硬了:“大大大人……”秋后算帐也没这种算法的吧?

    傅琛紧握着她的手腕绕过书案,眼神里的暖意几乎能融冰化雪,就连声音也温柔的不可思议:“我那天拦下你,只是想抱抱你!”隔着三天的煎熬与等待,他用力把小姑娘搂进了怀里,紧紧箍着她的腰,好像怕一松手她就会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怀里的人儿挣扎不开,脑袋被牢牢按在男人温暖宽阔的怀中,脑子里懵了一瞬,嘟嘟囔囔:“诶诶大人这样就不太好了吧?你这是报复我吗?一抱还一抱啊,这下咱俩就扯平啦,谁也不欠谁了啊……”

    傅琛听着她笨拙的想要用这种方式推开他,止不住的心疼,仿佛闭上眼睛就能看到白城里一对走街串巷恣意玩闹的小儿女,快乐无忧。

    他低下头,直视着怀里慌乱的想要逃避的小丫头,在她耳边宣布:“你说过的,你死也不要跟我分开!"他带着笑意说:“恭喜,你如愿了!”

    “不是不是!”唐瑛慌了:“大人我那是戏言啊!戏言!”戏言怎能当真?

    傅大人紧抱着人不肯松开,一脸正气的教训她:“为人怎可言而无信?当着长辈的面答应下来的事儿,转头就想赖掉?不都说唐家人一诺千金吗?”

    唐瑛:“……不是大人,您不能这样吧?”

    傅琛苦思三日,在见到她的这一刻终于遵从本心,竟觉得之前的思虑都是多此一举,像这样多好啊:“我不能这样,那要不要我派人去把唐三夫人追回来,告诉她你在耍着我玩儿?”

    以禁骑司传信的速度,傅大人还真可能半途将人截回来,反正也耽搁不了几日。

    “大大人!”唐瑛自己耍赖驾轻就熟,碰上对手来一下子,说话都有点结巴了:“大冷的天您忍心折腾老人家?我发誓真的没耍着您玩儿!”她哭丧着脸认输:“大人您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傅大人含笑搂紧了她:“没关系,下次你不但可以告诉三堂婶,也可以告诉别人,说你死也不会跟我分开!”比如二皇子。

    他说:“本官不介意!”

    说的他好像有多宽宏大量似的。

    唐瑛:“……”不不,我很介意啊!

    外面忽然冲进来个人,边跑边嚷嚷:“大人大人,那个南越赵世子找来了,嚷嚷着要大人您出去见他呢。”一头撞见房里搂抱在一起的两人,还没看清大人怀里搂着谁,吓的闭着眼睛往外退,结果估算错误,一头撞在了门框上。

    “哎哟——”刘重捂着额头连滚带爬冲了出去,迎面撞上同僚,被对方笑着打趣:“大人,您大白天撞鬼啦?”脸色难看的紧。

    刘重:搅了大人的好事,这可比撞见鬼严重多了!

    他慌里慌张道:“指挥使大人身体不适,我赶着去找大夫,你赶紧去他房里照应着,可别让大人晕倒了!”

    同僚一听,这还了得?!

    撒腿就跑,直冲进了傅琛公廨:“大人大人您怎么样了……”然后捂着眼睛往后退,“砰”的一声撞到了门上,惨叫着跑了。

    唐瑛:“大人,您现在可以松开了吧?”也不怕形象崩塌,往后难以御下。

    傅琛:“反正大家迟早都会知道你为了跟我在一起,费尽心思进了傅府,是死也不会跟我分开的!”

    “大人,您的良心不会痛吗?”唐瑛欲哭无泪:“我不过就是小小的……小小的利用了您一下,您有必要为了报复我连带着自己的名声都不放过吗?”

    傅琛松开了她:“走吧,咱们去会会赵世子。”他走到门口,见唐瑛还站在原地没动,戏谑道:“你觉得我像是会在乎名声的人吗?还是……你不走是等着我过来抱你?”

    唐瑛被傅大人的厚脸皮给彻底打败,跟兔子似的蹦了起来,从他身边冲了过去:“大人,自重啊!自重!”

    傅琛不紧不慢跟在她身后,唇边笑意渐浓。

    有些事情,大可不必深究,回忆终究会被触手可及的温暖所覆盖,层层叠叠堆在光阴的尽头,成为经年流影。

    作者有话要说:  烧的厉害了,挂完水回来一觉就睡到晚上了,挣扎着爬起来写了一章,外面正在下大雪,新一轮的降温开始了,宝宝们注意保暖防寒。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edith、叶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6352216、夭华 10瓶;芭芭拉、童颜 5瓶;红白木有小几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