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六十七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67、第六十七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攻略极品盛世谋妆     那是她们绝不会错认的人, 她唇边带着一丝坏笑, 与二皇子潦草行个拱手礼:“哟嗬,这里挺热闹嘛。”就好像路人随意探头, 顺脚瞧了一眼热闹而已,带着事不关己的轻松。

    唐莺上下牙关打颤, 瑟瑟发抖, 几乎要夺门而逃, 可是触及二皇子那温雅矜贵的面容, 这是她一辈子也触碰不到的男人啊……她自欺欺人的缩到了二皇子身边, 甚至还牢牢挽住了他的胳膊, 脑袋往他身上一靠,低低的、柔弱无助的说:“殿下, 我忽然觉得头好晕……”

    以二皇子往日的温柔体贴,定然会赶紧抱着她回房,紧急传大夫过来给她把脉,说不定就能避过此节。

    此刻她就跟行至穷途末路的赌徒一般, 心存侥幸想要逃脱赌场的追杀,但凡有一点点渺茫的希望都不会放弃。

    阿莲自从唐瑛踏进大厅,她就跟傻了一般, 嗓子里好像吞了一把石子, 堵的说不出话来,只能不断往后缩,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当时怂恿唐莺冒充自家小姐的时候,肯定是鬼迷了心窍, 反正也是死无对证,可是当唐瑛活生生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才无地自容,羞愧欲死,只能双手抱着自己的小腹,一遍遍在心里安慰自己:我都是为了活下去!活下去!

    唐府的丫环,命运都系在主子身上,无主的丫环跟街上的野狗又有什么分别?

    这时候,唐松忽然道:“小瑛——我怎么觉得她才是小瑛?”他指的正是刚踏进厅里的唐瑛。

    唐瑛小时候去并州,与堂姐妹们玩不到一处,唐珏怕拘着妹妹,便带着她与唐松玩,是以他对小堂妹印象深刻,竟是比唐佳仪姐妹们要更熟悉。

    唐瑛扭头,在年轻人急切的目光里寻到了小时候的模样,顿时笑颜逐开:“小松哥,你怎么在这里?”

    唐松激动的大踏步过来,双手用力握住了她的肩膀,看样子似乎想来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小瑛,让你受苦了!”

    傅琛手指微动,差点忍不住去拉唐松的腕子——总觉得他要把小丫头的肩膀捏碎。

    唐三夫人的目光在唐莺与唐瑛面上扫来扫去,最后停留在了唐瑛那张清爽白净的小脸上,少女眉眼间依稀有唐尧的影子,笑起来却更多的像唐尧的妻子白氏。

    她还保持着刚才的怒意,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唐瑛进来之时,目光先被当间立着的二皇子及唐莺所吸引,还未顾上去看旁边的人,此刻循声而去,简直是遇见了童年的噩梦,当年严厉的、事事挑剔她的并州隔房三堂婶居然出现在了二皇子府,除了比过去更为苍老严苛,鬓角白发丛生,这些年可是见老不少。

    “三……三堂婶?”

    “瑛丫头,你过来——”

    唐瑛几步过去,被老妇人一把捉在手里,她的掌心温暖而干燥,皮肤苍老粗砺,就那样紧紧握着她的手,忽然就爆发了:“都怨你爹!都怨你爹!当年我早说过,把你们兄妹俩留在并州,由我抚养,可是他不肯!他非要带着你们兄妹俩回白城……这下子连珏儿也没保住……”

    自从听到唐尧战死,老妇人日夜悬心,族中虽对唐尧诸多埋怨,可面对祠堂里密密麻麻战亡沙场的牌位,却只能无奈接受,唐家从军的儿郎,第一次踏进军营,就有了马革裹尸的心理准备。……可是唐珏还那么年轻,还未及娶妻生子,就葬身疆场,令人着实痛心。

    唐瑛狼狈的转过头去,不敢直视老妇人,强笑道:“三堂婶,都过去了……”

    老妇人狠狠在她身上捶了一把,愤愤骂道:“狠心的丫头,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就不知道给家里捎个信儿?”眼泪却顺着她苍老的面颊流了下来,滑过嘴角严苛的纹路,被多年生活蹂*躏的面目全非的样子无力遮掩。

    唐佳仪红着眼圈来劝:“母亲,小瑛也不是故意的,你看她还带着病容,肯定吃了不少苦。”

    唐松那个二愣子这时候插了一句:“三婶,那一位唐瑛又是谁?怎么我们刚进来的时候,二殿下说她才是小堂妹呢?”

    他直指唐莺,要问个究竟。

    唐莺原本靠在二皇子身上装死,听着唐家人认亲,脑子飞速转动,还偷偷去窥元阆的神色,见二皇子露出一脸迷茫,好像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急的就跟火上房似的,却想不出一个好办法,只能“嘤嘤”两声,希望能唤回二皇子的注意力,赶紧给她请大夫。

    可是今日的二皇子似乎远不如往日体贴,他扯开了她攀附上来的胳膊,一脸震惊的问道:“唐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唐大帅的女儿吗?”

    厅里所有的人都把目光对准了唐莺,阿莲瑟缩的直往她身后躲,就连唐三夫人也不再责骂唐瑛,注视着那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厌恶的骂道:“我唐家门里怎么会出那种贪慕虚荣的女子?父孝未过却打扮的妖妖调调!”

    元阆注意到,从进门之后傅琛除了跟他打招呼,从头至尾一句话没说,表情镇定,全无好奇,可见他早就对此心知肚明。

    傅琛知情,自可镇定如斯。

    他就算知情,却也只能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推开了还欲往他身上靠过来的唐莺,满面气恼之下,疾言厉色:“你到底是何人?竟敢蒙骗本王?”

    傅琛嘲弄的瞟了他一眼,但对方全然不接招,执拗的注视着那位假小姐,伤心的模样就好像是这一刻才发现他带回府悉心照顾的是位假小姐!

    ——真是好演技!

    傅大人打心底里佩服这位贤名在外的皇子。

    难道他平日都是这么糊弄朝臣的吗?

    唐莺哆嗦着嘴唇,说不出半个字来。

    她胸中如有火烧油滚,不知道积攒了多少的话都被堵在了嗓子眼里,只有眼泪不住流下来,楚楚可怜的看着他,泣不成声:“殿下……”

    事实俱在眼前,让她如何辩驳?

    唐瑛拊掌笑道:“这位应该就是未来的二皇子妃了吧?怎么哭的这般伤心?诶诶别哭了,再哭殿下都要心疼死了!”

    她不开口还好,一开口便如同点燃了一根无形的引线,唐莺肚里无数怨愤再也关不住,直对着她奔涌而去。

    “都是你!都是你!你不是死在白城了吗?为什么又跑到京里来?你从小就是这样,什么都不用做,不必学针黹女红,不必学着梳妆打扮,也不必讨好太太夫人们,整日舞刀弄枪,弄的臭烘烘脏兮兮的,都有人围着你团团转,恨不得把你顶在头上,你到底哪里好了?”

    唐瑛被她吼的愣住了,摸摸自己的脸,臭不要脸了一把:“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好,难道……是因为我脸长的好?”

    “好个屁!”唐莺被她这种散漫的态度给气的口不择言,就好比她鼓起平生最大的勇气要与对方拼个你死我活,可是对方不但不接招,还做出一副“你谁呀配跟我拼命”的怪样子,拿她当猴耍,气的她脏话都出来了:“俞安瞎了眼,看不到我的温柔体贴!他都死在白城了,你怎么没死啊?你们不是就快要成亲了吗?怎么不做一对同命鸳鸯,死在白城多好啊?!”

    恶毒的咒骂一经出口,她好像终于明白了自己心中所想,才发现长久以来,她对唐瑛的死其实一点都不难过,就连阿莲偶尔念叨起来,她难过的表情都是装出来的,甚至在她的心底里,曾经暗暗庆幸唐瑛的死去,才成全了她的生活。

    听到“俞安”俩字,唐瑛的神色倏忽一变,面罩寒霜,气势惊人:“你给我闭嘴!”仿佛下一刻就要出手打人。

    傅琛先是被唐莺脱口而出的话给惊到,紧跟着好像觉得“俞安”这个名字有点耳熟,迅速从脑子里捞出来,才发现是张青提过一句“再也回不来的俞小将军”,大约是同一个人。

    他心神震荡,如同被一记重锤敲醒——原来她心中早有良人?

    假如俞安活蹦乱跳的站在他面前,他还可以与对方一比高下,可是俞安已经死了,就死在白城之战。

    傅琛检视内心,甚至找不到嫉妒的理由,唯有心疼的注视着那面色苍白,眉目间似乎都要喷出火的女子,无法想象她九死一生的从阎王殿里挣扎着回来,父兄良人早已尽皆葬身疆场,留下她孑然一身,该是怎样的万念俱灰?

    她还能笑着站在他面前,而不曾被生活的磨难与巨大的伤痛击溃,这需要多大的勇气与毅力

    这一刻,傅大人内心是无以复加的心疼。

    厅里响起唐莺的疯笑:“怎么,我不能提俞安了?我戳到了你的痛处我偏要提!俞安俞安俞安!他死了你是不是心很痛?是不是痛的快要死了?青梅竹马都要成亲的未婚夫婿,他死了你怎么不跟着他一起死了?”

    唐瑛腰间长剑呛啷一声脱离了剑鞘,悍然飞出,如同灵蛇般直逼唐莺面门,那一刻唐莺感受到了逼人的杀气,她吓的尖叫一声往下蹲去,长剑削过她的头顶,金玉首饰哗啦啦掉了下来,繁复的发髻被削去一半,长剑去势不减,直直钉入她身后的柱子之上,还嗡嗡直响。

    青丝委地,唐莺披头散发扯着嗓子不住尖叫:“救命啊——”

    满厅寂静,剑气竟似还回荡在耳边,竟然无人出声。

    那手提剑鞘的少女,一步一步,缓缓走到了唐莺面前,低头注视着她:“哧”的笑出声,藐视着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唐莺:“一个怂货,也敢跟老子叫劲?”

    “老子不揭穿你,不过是见你玩的高兴,让你多做几日白日梦而已,你还真当自己爬上了梧桐木,成了真凤凰?”

    她抬头,目光直视阿莲,朝她勾勾手指。

    阿莲早被这一幕吓的魂不附体,连滚带爬跑到她面前,跪倒在她脚下,哭着不住磕头:“大小姐,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奴婢罢?奴婢鬼迷了心窍,又听了唐莺的怂恿,这才犯下了大错!小姐您饶了奴婢吧?”

    唐瑛倾身,食指轻轻勾住了阿莲的下巴,跟个轻佻的浪荡子似的:“啧啧啧,瞧这张小脸哭的,跟小花猫似的,可真让人心疼!”

    阿莲呆呆注视着她——小姐居然没有骂她?也……不准备打她了?

    她捂着自己的肚子,泪眼模糊中怯怯的说:“小姐——”就好像多年前初进唐府,跪倒在那英气勃勃的小姑娘面前,低到了尘埃里。

    “我唐氏一门,尽是忠勇之辈,怎会出了你这种背主的奴才?”她掏出帕子仔细擦擦食指,仿佛食指上沾了什么脏东西,擦完随手把帕子丢在阿莲脸上,沉声道:“以后出去,别说是我唐府的奴才,否则——老子要了你的狗命!”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写的好嗨呀!!!!!

    *****

    瑛瑛:能动手谁跟你逼逼?!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绽放 29瓶;辰镹、bonnie 10瓶;见手青、谷歌葛格 5瓶;jue 3瓶;芭芭拉 2瓶;brenda li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