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六十五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65、第六十五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神工攻略极品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日娱韩娱]顶端     二皇子书房里, 幕僚郁敬仪满面钦佩:“真教殿下猜准了, 桓延波到了长淄就住进了大长公主手底下的人置办的宅子,换了个身材模样与之相似的人替代他去岭南。”

    “此举早就在意料之中。”元阆笑道:“大长公主这辈子别的都好, 就是太疼儿子了,疼的都失去了理智。以她自己的能力, 若是对桓延波早加规束, 也不必有今日之事。”

    “极是!”郁敬仪与元阆早就此事讨论过, 此时便道:“既然桓公子安顿了下来, 那我们的计划也可能开始了?”

    “通知人手吧。”元阆叹道:“可惜了表弟, 他若不死, 大长公主也不会疯,本王又怎么能拿到她手里的人脉呢?不然留他一命也妨。”

    于皇位之争, 元阆从来理智冷静,手起刀落,外人见着他温雅亲和,礼贤下士, 却不知他背后的动作一点也不少,且刀刀直中要害。

    郁敬仪道:“破船还有三斤钉呢,大长公主在禁骑司多年, 手里的人脉及朝中官员的把柄应该握有不少, 桓延波那个蠢货又没能力接手,落到太子手里,岂不便宜了皇长孙,还不如由殿下来接手更好。”

    太子缠绵病榻多时, 他可是实打实的病着,每日汤药不断,东宫关起门来专心养病,就连十四岁的皇长孙都是请了大儒直入东宫授课,而不是与别的皇孙一起上课。

    “那个小毛崽子,上次本王去东宫探望太子,竟恍然觉得他长大了,个头猛窜了一大截,给他讲课的全都是父皇信重之人,你说父皇打着什么主意?他是不是觉得太子的病没什么起色了,想要扶皇长孙上位?”

    郁敬仪与皇长孙只有一面之缘,还是几年前的事情,那时候皇长孙还是个七八岁的小毛孩子,长的白净可爱,不脱稚气。

    “主少国疑,这不大好吧?”

    “父皇的意思也说不准,我们还是多做准备的好。”

    元阆心道:上辈子父皇可不就打的这个主意吗?只不过我一时没看透,最后差点吃了大亏,长公主又一心扶植皇长孙。

    重新活一回,之前的事情许多都按着原来的轨迹行走,可是自从白城城破之后,他提前几日到达,见到了唐家假小姐,回京之后也还没别的大问题,但四皇子在金殿之上大闹一场,却是前世里没有的。

    四皇子元鉴天性懦弱,上辈子一直被桓延波欺压,而桓延波又仗着皇帝的宠爱与亲娘的势飞扬跋扈,别说是让元鉴去金殿上告他,就算是被打了还手,都做不到。

    他也是后来上位之后才逐渐想明白,大长公主从禁骑司退下来,皇帝有意裁撤禁骑司,只是为了给皇长孙铺路,怕他年纪太小,上位之后握不住禁骑司这柄利剑,反而被剑所伤,就得不偿失了。

    “还是殿下思虑周详,我等望尘莫及!”郁敬仪起身:“我这就传信过去。”

    长淄城内,包子抱着破碗,提着打狗棍,身边还跟着个年纪差不多的少年,两人一起顶风冒雪远远缀在一辆不起眼的青骡车后面,眼见着那辆青骡车在一处三进的宅子前面停了下来,车门被打开,先跳下来两名年轻的婢女,其中一名婢女向车里伸手。

    “公子小心脚下。”

    车里有名年轻公子踩着脚踏下了马车,乍一看这男子五官生的不错,也有三分富态,但眉目之间戾气深埋,似乎脾气不大好,抬头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宅子:“这什么破地方?我娘也真是的,居然让我住这样的破地方!”

    婢女苦劝:“公子,非常时期且先忍耐些日子!”

    “少废话,跟蚊子似的整天嗡嗡嗡,管头管脚烦是不烦?”那年轻公子“啪”的一巴掌甩在婢子面上:“还不让里面的奴才快把门打开?冻死了!”

    另外一名婢子赶紧去拍门,里面有人听到响动,小跑着来开门,才探出个头就被年轻公子一脚踹开大门,被门的惯性拍过去,朝后跌了个跟斗。

    马车从侧门赶了进去,挨了打的婢子苦着一张脸打量街道四周,发现路上行人几乎绝迹,只有零星四三个人路过,远处还有两个乞丐缩手缩脚,正在敲巷子口那一家的门,凄苦的哀求:“好心的大爷大妈给口吃的吧……”

    各人总有各人的惨处。

    她见周围没有异常,这才闪身进去,大门吱呀一声关上了。

    包子敲了好一会门,也许是下着大雪的缘故,院子里的人才听到动静,打开门发现是俩小乞丐,见他们冻的嘴唇青紫的模样,倒是好心:“你们且等着,我去端碗热汤饭来,大冷的天。”

    那开门的中年妇人端了一盆热汤饭,满满给包子跟狗子盛了两大碗,见他们顾不得烫就往嘴里倒,忙喊:“刚出锅的,小心着点。”

    包子灌了两口热汤,肚肠暖了笑容就甜了:“大娘好心,小的记着大娘的恩情。”

    那妇人“嗐”的一笑:“你这小子油嘴滑舌的,吃饱了就找个暖和点的地方去躲躲雪吧,天冷了日子也不好过,你记着难道还能回来报恩不成?我也是吃主家的饭,可不是我买的粮。”

    妇人端了空盆关上大门进去了,包子跟狗子呼噜呼噜喝完了汤面,端着空碗伸头打量不远处紧闭着院门的宅子。

    狗子还说:“包子哥,我记得咱们初次见到姓桓的,他比现在要胖吧?”那会乍一看胖的没形状,五官都要挤在一处:“咱们……没认错人吧?”

    为了跟这个人,两人一路轮换着休息,就怕跟丢了。

    “这姓桓的受了不少罪,倒是瘦了不少,你单看他刚刚打丫环的手势,就知道咱们没跟错人,还是那副狗仗人势的样子,真是讨厌。”包子认人有一套,可不是凭着胖瘦就能认错的。

    大长公主容貌不差,过世的桓驸马也是个美男子,生出来的儿子底子自然也不差,一胖毁所有,桓延波胖的变了形,再加行事恶形恶状,越发不好看了。

    他如今瘦了不少,肚子缩了三分之二,挤在一处的眉眼五官都落回了该去的地方,倒比之前耐看许多。

    “再过两日,他若没什么动静,咱们就再给二哥传消息。”他摸摸怀里的银子,终究没舍得花,肚子饱圆,便跟狗子蜷缩在这家人门口,准备打个盹儿。

    京城傅府,唐瑛伸个懒腰,掐着日子偷懒,终于到了二皇子府宴客的一天。

    傅琛一大早就过来了,脱下了禁骑司的公服,穿着一套月白色的圆领袍子,外罩白狐皮的大氅,玉冠束发,倒好像哪家饱读诗书的公子。

    “大人清早要出门会客?”打扮的这么隆重,她其实想问:大人您这是要去相亲?

    傅琛平日总是一身公服,面色冷峻,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今日身上的挂饰一概不少,瞧着和气不少。

    “不是要去二皇子府里赴宴吗?”他指指唐瑛手里的帖子。

    唐瑛惊讶不已:“大人是要跟着我去蹭饭?”会不会太掉价了?

    傅琛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旁边侍立的熊豫立刻从怀里抽出一张帖子交到了唐瑛手上:“二皇子也请了大人,大人准备跟姑娘一起过去,外面准备了马车,还备了礼,等姑娘收拾好就可以出发了。”

    唐瑛:“……”傅大人想的倒是怪周到的,她昨晚就在苦恼上二皇子府上带什么礼物,这下可好,替她省钱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有点瘦啊,明早起来再写,今天不熬夜了,头顶越来越亮了,再熬就要成灯泡了。

    宝宝们晚安。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长颈鹿与蝴蝶 20瓶;懵、yo可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