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六十四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64、第六十四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攻略极品盛世谋妆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日娱韩娱]顶端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一碗汤药灌下去, 傅琛坐在床边, 注视着沉睡的她,脑子里全是张青说过的话。

    他问:“你们怎么逃出来的?假的唐小姐又是怎么回事?”

    张青似乎又回到了当时的战场:“……城破的时候, 小姐护着府里的人杀出城去,但她心系大帅, 又只身折返, 遇上了俞小将军, 两个人一起冲过去, 最终也没见到大帅。薛岳劈晕了小姐, 将她交给我, 让我带出城去,他们……”他张张口, 有些茫然:“他们都再也没有活着回来。”

    “我带着小姐出城的时候,撞上了一股北夷人,又是恶战一场,小姐受了重伤, 我们撑着一口气逃出去,若非巧遇山间猎户,都无处容身。小姐高烧多日, 差点……差点就……”

    “少将军离开的时候, 再三叮嘱我一定要照顾好小姐,我就算是拼了自己这条命不要,也要完成少将军的临终嘱托。等到入了秋,小姐的身子骨才有了起色, 我陪着小姐下山,但府里的仆人都……守门的老苍头说唐小姐已经跟着二皇子进京了,让人撵我们走。”

    “小姐说不能让别人顶着她的名字败坏唐家的名声,我们祭拜过大帅跟少将军,就找了个商队入京了……”

    青年蹲在地上,抱着脑袋久久不愿起身,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傅琛却能从他垮下去的肩膀感受到当时的绝望。

    他一颗坚硬的心好像被泡在不知名的液体里,又酸又疼,零散四碎,都不知道该如何收拾这种情绪,这陌生的的情绪让傅大人几乎要无所适从,鬼使神差的,他一只手伸进被子里去,摸到她滚烫的小手,紧紧的握在手中,仿佛想要在梦里也借给她力量。

    她的手骨细软伶仃,瘦的惊人,好像薄薄一层皮肤覆盖在指头上,然而虎口处,手心都有长期握兵器磨出来的茧子,却又透着说不出的倔强,一摸就知道不是双养尊处优的手。

    傅琛当年发愤读书的时候,还不似如今心志坚硬如铁,能达到色即是空的境界,十五六岁的少年也曾经畅想过红袖添香的乐事,设想过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的喜悦,他想象之中能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必然是门当户对,温婉贤淑的闺秀,读过很多书,闲来诗词解意,温酒煮茶共杯盏,做一对神仙眷侣。

    然而后来命运拐了个大弯,推着他走到了另外一条荆棘丛生的道路上去了,他握惯了羊毫的笔不得不去握刀箭,调弄过书画颜料的手不得不去熟悉人身上的每一根骨骼,以确保在刑讯的时候能快速让骨头发出断裂的脆响,以便得到满意的答案。

    最痛苦的是,他要放弃照耀他前行的先贤至圣的教导,放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转而去揣摩人心,去触碰许多人心中的暗礁,还要让自己变成一把会听话的刀,刀锋所向,闻者瑟瑟,莫敢匹敌。

    一把听话的刀,早就应该舍弃私欲,绝少牵绊,唯命是从,才能沿着窄处爬上去。

    遇上她,完全是意外。

    他才知道,原来少年时代那旖旎的绮梦早就被他抛之脑后,零落成泥。

    遇上她,他才知道,不必温酒煮茶、诗词解意,他就已经心旌摇荡,牵魂夺魄,不能自已。

    唐瑛睡的极不安稳,她梦见自己赤着脚在烈火中行走,前路茫茫,灼热的气浪逼出了热汗,她嗓子干的好似要裂开了,心肝脾脏全都成了焦涸的土地,急需一场暴雨甘霖解救。

    额头有冰凉的东西贴上来,她纵然意识模糊,也还是恋恋不舍的恨不得紧紧贴上去,那冰凉要挪开,她闭着眼睛哼哼着不耐烦的使劲按住了。

    这下老实了吧?

    傅琛低头,眼睁睁看着两只小细爪子牢牢按着他试体温的大手,手心里渐有了湿意。

    她终于出汗了。

    太医说高烧最忌干烧,只要出汗,再好好睡几日,就能缓解一半病情,至于另外一半毛病,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调理好的。她除了重伤留下的病根,最大的问题正如姚娘所说,是煎熬太过。

    “小小年纪,煎熬心神,日夜不宁,若是不早早调理,恐不是长寿之象。”太医脉把的仔细,调理妇人身子也是行家,亲自煎药端了过来,看着傅大人给那小姑娘灌下去,原先的害怕早被抓心挠肝的好奇给代替了。

    外间都传傅大人不近女色,冷若冰霜,可是瞧他喂药的姿势,给小姑娘拭汗的温柔劲儿,好像多用一点力气,就能把小姑娘给秃噜下来一层皮似的,那种小心翼翼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的姿势,若教外面的人知道了,只恐要惊的眼珠子都掉出眶,只当自己看错了。

    如果对方不是禁骑司指挥使,太医说不定前脚离开傅府,后脚就要憋不住找个最要好的朋友灌着小酒讲这一场风月故事。

    傅大人的风月故事——他不由摸摸自己的脖子,硬度不够,遂遗憾的准备把这件风月故事烂死在肚子里。

    唐瑛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有一瞬间的茫然。

    她两只爪子牢牢抱着个东西,就捂在自己的胸口,低头看时,不禁一呆。

    那居然是一只男人的手!

    她牢牢抱着的……居然是一只男人的手,骨节修长有力,只是不知道为何会被她一只病猫给捉住了,竟然也没挣扎,老老实实任由她抱着。

    顺着这只手一路看上去,对上的就是傅大人一双泛着红血丝的眼睛,还有青青的胡茬,几缕散下来的凌乱发丝,分明是个冰雕雪铸的出尘美男子,却被这副造型给生生拖进了红尘泥泞,居然有了点烟火气。

    “咳咳——”唐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忙不迭松开了爪子,傅大人却没动——被小丫头抱着手姿势怪异的守在床头一日夜,全身的骨头都僵硬了,这只手都好像失去了自主能力,宁愿被她乖乖抱着,凝视她沉静的睡颜,也不愿意再挪动分毫,只要她的眉头不再紧皱,不再“爹爹哥哥”的烧出呓语妄言。

    唐瑛感觉自己许久都没睡的这么饱足过,她不知道王太医在治病的汤药里还添了几味安神的药,怀里又紧握着一只温暖的大手,梦境里居然也能趟过火海刀山,一往无前。

    “大人怎的在这里?”唐瑛问出口就后悔了。

    果然,傅大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慢腾腾的收回了自己的右手,夸张的活动右手,居然还听到了关节的咯叭响声:“你说呢?”

    唐瑛沉睡了一声,也许是睡的太过舒服所致,脑子还落在梦乡一时没捡回来,张口就犯了胡说八道的毛病,也不顾嗓子都快要干的冒烟了,且先解决眼前的尴尬:“不怪我梦到自己捉住了妖怪的爪子,还拿刀剁成好几截来着,忒英勇了些……”在傅大人了然的目光下暗自怀疑自己是不是睡着之后磨牙放屁做了什么不雅动作,怎么瞧着他的眼神不太对呢?

    大妖怪傅琛:“……”是谁睡着了死抱着他的手不松开,爹爹哥哥的乱叫?

    唐瑛连忙描补:“大人您要知道,人睡着了是没有意识的,所有的行为都是在非清醒状态之下发生的,也就是说假如一个人做梦杀了人,但其实他本来就患有梦游症,也确实在睡着的情况下爬下床去杀了人,但这个人主观意愿上……并不是想杀人来着,而且他自己也并不觉得自己杀了人……”

    她想:我在说什么呀?

    抱着顶头上司兼房东雇主的手睡了一觉,本质上属于调戏,虽然这并不是她的主观意愿。

    轻薄了上司该如何缓解尴尬?在线求助!急!!

    唐瑛脑子里疯狂弹幕,仰视着头顶上方的男人,小心观察他的神色,胡乱揣测:傅大人他这是什么意思?

    大兄弟,给个反应撒!

    傅大人的脸色似乎并没有她这段话而有所改变,依旧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她。

    “同理可得,我在睡梦之中抓住了大人的手,肯定也不知道这是大人的手,也许在梦中是我认识的什么人的手……”张青刚好端了热水进来,唐瑛即兴发挥:“可能当成了我大哥的手,所以才无所顾忌。”她窥着傅大人的脸色好像越来越……难看了。

    “你平日睡觉……就喜欢抓着你大哥的手不放?”

    张青吓的半盆热水差点泼出去:“没有的事!我从来不胡乱闯小姐的房间!”照顾生病的她也没有亲密的肢体接触。

    大人您说的太吓人了!

    唐瑛思极本地风俗,尴尬陪笑:“我就是打个比方,比方。”她果断转换话题,不再纠缠于此事,向张青求助:“大哥,给口水喝。”

    张青端了一杯水过来,傅大人很……没有眼色的坐在原地不动,唐瑛只好自己挣扎着爬起来,只觉得全身软绵绵的,背后有人撑了她一把,此刻也顾不得了,先接过水杯咕嘟咕嘟一饮而尽,眼巴巴看向茶壶。

    张青提着茶壶准备再给她满上,没想到被她一把抢过去,对着壶嘴一顿猛灌,模样粗豪好像刚刚从山下抢劫归来的土匪,灌了半肚子水,才算是活了过来。

    然后……她就可耻的尿遁了。

    等到两刻钟之后再回来,傅大人已经离开了。

    唐瑛松了口气,顺势埋怨张青:“大哥也真是的,见我睡着了抱着傅大人的手,你也不拉开,醒来多尴尬呀。”

    张青倒是想,可是傅琛的手稍稍要有挣脱的迹象,她就又是说胡话,又是流眼泪:“爹爹别走……哥哥别走好不好……”

    傅大人叹一口气,另外一只手无师自通的轻拍着她的肩膀,像哄着小婴儿睡觉一般,小声许诺:“我不走,你乖乖睡觉。”

    张青都没眼看了。

    他能怎么办呢?

    自家义妹长期被失眠折磨,这次的黑眼圈都快媲美熊猫,甭说是抱着傅大人一只手睡觉,就算是搂着傅大人在床上睡,只要她能睡的安稳,都不算什么。

    大不了……

    他胡乱想着,绽开一个纯朴憨厚的笑容:“我下次要碰上,一定拉开!”

    唐瑛:“……”还有下次?

    “不会有下次了!”她坚定的说。

    张青:“你等着,我去端饭,睡了一天一夜,也该饿了。”一溜烟跑了。

    唐瑛病了一回,见识到了傅府的病号饭,除了清粥小菜,居然还有补汤。

    “文叔这是从哪里学了一招回来了?”发奋图强的费文海做菜热情高涨,厨艺突飞猛进,没想到她一周的功夫没回来,已经涉足了新的领域,再创佳绩。

    张青:“这是新来的莫妈妈做的,昨儿才进府,专给你做的。”

    莫妈妈是个表情严肃寡淡的中年妇人,容长脸,高颧骨,收拾的干净利落,做事认真,还特意请教过被留在傅府的王太医,关于病人的调养禁忌。

    唐瑛灌了半肚子清粥补汤外加一碗汤药,只觉得自己就是一只装了大半瓶混合液体的大号双耳插瓶,揪着两只耳朵摇一摇,就能听到咣荡咣荡的响声。

    王太医按着她的手腕再次把脉,又看了舌苔,喜动颜色:“姑娘的烧降了,再好生休息个几日就大好了。往后好汤好饭的将养着,且忌多思多虑,定然能够痊愈。”治好了这位张姑娘,他与傅大人的善缘也结了,是该功成身退回家休息了。

    傅府带刀的人来来去去,连个安稳觉都睡不了。

    唐瑛听大夫的话,越听越不是滋味,好像哄骗绝症病人:往后想吃点什么好吃的,都敞开了吃。

    反正也没几天好日子可活了。

    “难道我还得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病?”唐瑛心说:那我也太倒霉了吧?

    王太医听她话音不对,立时便回过味儿来,才刚叮嘱这位不要多思多虑,她这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了?

    他深谙许多病人的心理,你说的轻了她当你隐瞒病情,说的严重点吧,她就想的更严重,自己先把自己吓个半死。

    傅大人守在床边寸步不离的人,他哪里敢吓到人家小姑娘?

    于是王太医掰开揉碎给小姑娘讲了一通医理,只讲的唐瑛脑壳疼,也大致弄懂了自己身强体壮,又再三保证不再多思多虑,才总算把这过度话痨的大夫给送走了。

    她又赖床两天,纯粹是躲懒,怕回到禁骑司再被姚娘抓了苦力——没见红香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吗?

    论资历她最浅,此次自查自纠,因为与影部旧人全无瓜葛,得了姚娘信任,出了大力,在红香面前狠狠出了一回风头,连带着跟影部不少人都熟悉起来。

    唐瑛心想:我还是很善解人意的嘛,居然都学会看人脸色了,被人嫉妒都知道避风头,真是做人的一大进步啊。

    其间傅大人每日探病按着早中晚三顿饭过来,情绪上来还留个晚饭什么的,坐在她逼窄的小房间里,神情自若吃着饭,连她粗鲁的吃饭风格都能视而不见,可见能做到禁骑司指挥使的高位,傅大人的忍功也是一流。

    等到傅大人走后,张青就指责她:“你往日的吃相也没这么豪放,你也不怕吓到了傅大人?”

    唐瑛心想:吓到才好呢,省得天天在我眼前晃,晃的我眼晕。

    谁让傅大人那张脸生的很是赏心悦目呢?

    她还收到了二皇子府上的帖子,请她五日之后赴宴,也不知道这位又在搞什么名堂。

    张青见到帖子,才想起来有件事情没告诉她:“妹子你忙着好几日没回来,一回来就人事不知,我还没告诉你呢,二皇子的赐婚圣旨下来了,他要与府里那位假小姐成亲了。”

    唐瑛端详这张洒金的请帖:“这不会是喜帖吧?”

    张青:“也不知道二皇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唐瑛最近都抠出了个人特色:“大哥你出去打听一番,如果是喜宴就算了,咱们的银子还不够随份子的。如果是家宴,倒是可以顺便尝尝二皇子府里厨子的手艺,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见到那位假小姐?”

    张青对她几乎千依百顺,当即就跑出去打听,差点撞上刚要进院子探病的傅琛,他往旁边站站,给傅大人让出道来,等他过去却又叫了一声:“大人。”

    傅琛回头:“有事?”

    张青生就一张憨厚的脸,话也说的格外诚恳:“大人,前两日我说过的话,大人别跟小姐提,我怕她伤心。”

    唐瑛睡着了会被噩梦折磨,但醒着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她愿意笑就笑,愿意闹就闹,张青都会陪着她。

    傅琛:“嗯。”难得问一句张青的行踪:“你去做什么?”不留在家里好好照顾病人。

    张青把唐瑛的原话讲了一遍,傅大人简直哭笑不得:“她这是该抠的时候不抠,给乞丐周济的时候怎么就不抠,送个礼却舍不得。你也别去外面乱碰了,皇家的亲事哪有那么快的?肯定不是喜宴。”

    如果二皇子就近几日办婚宴,顺势娶了他府里那位假小姐,倒是省心。

    傅琛可没忘上次一起遛马,二皇子对府里那位已经起了疑心,焉知不是打着别的主意。

    *******

    二皇子府,风荷院里,这些日子一直热闹非凡。

    赐婚的圣旨下来了,二皇子妃的名份已是板上钉钉,唐莺一颗心总算落回了肚里,不免要露出几分得意,却又要在人前极力压制,免得被王府的丫环们轻视。

    当着阿莲的面儿,她却再也不必隐藏,且主子的款儿摆的十分的足,吃饭喝水坐卧,竟是比以前要难侍候的多。

    以前她跟阿莲名为主仆,实则心虚的厉害,也不敢使唤阿莲太过,人前保持着主子的派头,两人相处却要收敛许多。

    到底是唐瑛的贴身丫环,以往她去唐府玩,都要叫一声“阿莲姐姐”的。

    但现在大是不同。

    她是未来的皇子妃,以后的身份只高不低,而这份荣耀来自于未来的夫婿元阆,夫妇一体,使唤起阿莲来自然是理直气壮。

    阿莲近来精神不大好,做事难免丢三落四,早晨起来还时不时的犯恶心,盯着宫里赐下来的蜜桔直泛酸水,听说是二皇子特意吩咐人送来给唐莺的新鲜水果,她守着狠吃了半盘子,尤嫌不足。

    唐莺便取笑她:“你这副模样,倒跟哪家子的孕妇犯了馋病似的,往日倒不曾见你这么爱吃桔子。”心里轻视阿莲,说笑起来便无顾忌。

    阿莲却是一怔,好像被人劈开了脑子,终于清醒了一回。

    她见过继母怀孕生弟弟的,虽然当时年纪小,却记得继母也是整日的犯恶心躲懒,脾气暴躁,使唤她跟丫头似的,那段日子没少折磨她。

    “姑娘又来取笑我,就是冬日吃个新鲜。”

    唐莺笑道:“不知道的还当是殿下特意给你送的呢。”

    阿莲捏紧了衣角,思及耳鬓厮磨间跟冯奎坦白的那些话,都不敢直视唐莺的眼睛,居然就老实的领受了她这番嘲弄,心乱如麻的退了下去。

    她算着日子,跟冯奎头一回,可不是有月余了嘛。

    唐莺召了别的丫环进来替她收拾东西,婚事定下来之后,府里的下人们都来道贺,长史又带着人一趟趟送东西,衣料首饰古玩珍宝,都快把风荷院主屋摆满了。

    府里下人见到二皇子的阵仗,心里对未来的二皇子妃再三掂量,就连侍候的态度都要恭敬再恭敬,生怕哪里惹她不高兴,传进二皇子耳朵里,讨不了好。

    阿莲这丫头,越来越敷衍了。

    唐莺心想,若非两人之间有秘密,她早就想把这丫头打发的远远出去了。

    她细细在摆开的盒子里挑首饰,满心的喜悦,都是一辈子见不着的好东西,她都快挑花眼了,只觉得样样都好,件件细巧,正犹豫不决之时,身后忽传来一声轻柔的笑意:“需要本王帮忙吗?”

    唐莺回头,但见青年儒雅俊逸,戴着紫金冠,穿着亲王蟒袍,正温柔的注视着她,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她面颊飞红,不自觉扭捏起来:“殿下何时来的,竟也没人跟我说一声!”

    元阆笑道:“是我不让她们说的,见你喜欢,也没枉费了我一番心意亲自挑选。”

    唐莺心里情思沸腾,达到了极致,只觉得一颗心滚烫滚烫,恨不得能为眼前的男人肝脑涂地,眼圈都红了起来:“殿下待我的好,我都牢牢记在心里呢。”

    要用一辈子去还这深情厚意。

    一辈子。

    作者有话要说:  十八号的二合一双更,补上。

    昨日突发情况,家里忽然来人,没来得及写。

    写的有点慢,见谅!

    宝宝们早安!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迷糊、若水一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kenosha、关于否 10瓶;cheese 5瓶;猫在苏州、孙家淼 2瓶;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