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六十一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61、第六十一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日娱韩娱]顶端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御兽灵仙     大长公主当年手下最得力的大丫环分别是春娘、姚娘、芸娘, 还有一个默默无闻的馨娘。

    馨娘擅调香制药, 模样长的十分普通,丢在人堆里找不到的那种, 站在大长公主身后就是个低眉顺眼的奴才模样。然而老天很少把所有的幸运都堆到一个人身上,没有给她过人的容貌, 却给了她灵巧的双手与聪慧的大脑。

    春娘与姚娘在禁骑司大放异彩的时候, 芸娘留在大长公主府操持打理内务, 唯有馨娘就跟个若有若无的奴才一般, 很少出现在人前, 就连刘重也只是升任镇抚使之后, 从傅琛口里听来一鳞半爪。

    馨娘对大长公主死心塌地,年轻的时候与姚娘关系最为要好, 却在姚娘从南越回来之后,两人产生了分歧。从那之后姚娘放浪形骸,两人渐行渐远,直至无话可说。

    这么多年以来, 姚娘平日都没个正形,唯独今日总算有点人样了。

    她扶着椅背站了好一会儿,平复呼吸, 才把心头那口气给顺下去, 沉声问:“你是说同心球是个叫引兰的丫头偷的?”

    “那丫头没有承认,还栽赃给了叫雪莲的丫头。”春娘刑讯是一把好手:“据说南越世子头一晚去了鸳鸯楼,就是宿在引兰那里,引兰见到了同心球, 但她没有动手;次日宿在了雪莲处,但雪莲好赌又好酒,跟南越世子厮混了一夜,她说自己喝的酩酊大醉,次日醒来就不见世子,也不见世子有遗留下来的东西。”

    她道:“我后来专门去跟世子打听他那两日的行踪,听说他离开鸳鸯楼的时候,也没注意到荷包,半道上还遇到了耍百戏的摊子,在人堆里挤来挤去,还扔了一堆碎银子才回去,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我本来也不能确定东西就是在鸳鸯楼丢的。”

    南越世子跟着沈侯爷玩乐,便如伯牙遇到子期,当真是千古的知音,都快乐不思蜀了,春娘戴着帷帽以禁骑司的名义前去找他,赵世子便说起引兰与雪莲房里都有奇香,甚是醉人,若非鸳鸯楼被封,他都准备多跑几趟的。

    春娘审讯雪莲之时,无论是她与丫环却异口同声否认她房里点着熏香。

    原来雪莲性情爽朗,又不爱调花弄脂,房里倒是时常放些水果借味儿,从未弄什么奇香。

    再加上那晚送酒水的丫环也说最后一次去送酒水的时候,闻到雪莲房里有异香,傅琛又提起引兰的贴身丫环夸耀她很会调香,亲自去鸳鸯楼搜了一趟,便愈发确定引兰与馨娘大有关系。

    她们四个当初关系还好的时候,馨娘还时常送些调制的熏香胭脂之类给众姐妹试验,挑最好的奉给大长公主,对她调出来的香尤其熟悉。

    春娘拿出一个檀木小盒子,打开递给姚娘:“这是从引兰房里搜出来的。”

    姚娘挑起一颗香,放到鼻下轻嗅:“她没承认,你又是怎么查出来的?”

    春娘轻叹:“我找人扮成馨娘的模样,演了一出戏给她看,还抬出大长公主的名号,哄的那丫头以为就是给上面做做样子,给个交待而已,还跟她套近乎,在牢房里把她照顾的舒舒服服的,倒把隔壁的雪莲给打个半死,让她知道馨娘的弟子也是自己人,她便放松了警惕,这才查了出来。”

    “原来那日她见到同心球,便引以为奇,大约也是听过你的事情,馨娘的手艺虽然从来不曾宣扬出去,但引兰应该知道,于是她便故意在南越世子面前提起雪莲的种种好处,引的赵世子次日便到了雪莲房里,趁着他们酒喝至半酣,侍候的人都避了出去,便用了个差不多大小重量的东西给替换了同心球,等赵世子到了外面,再使人暗中偷了,这样便能将鸳鸯楼给摘了出来。”

    见姚娘神思不属,春娘继续道:“刑部与京兆查不到同心球的下落,主要是鸳鸯楼的下人一口咬定赵世子离开鸳鸯楼的时候,随身的荷包未丢。但禁骑司查案,却是顺着引兰会调香查下去的,又有你前往南越的旧事,两下里牵绊到一起,我便猜出了个大概。”

    大长公主近来频频召唤姚娘,也让春娘不得不多想。

    她最后说:“我估摸着那同心球要么在馨娘手里,要么就已经落进了大长公主手里,你可要想好了。”

    姚娘静坐片刻,语意惆怅:“我以为跟馨娘离心就算了,没想到还有被她算计不死不休的一天。”

    大长公主固然是主子,视奴婢如同棋子,可随手摆布她们的一生,可是馨娘却是从小玩到大的,姐妹之情作不得假。

    春娘拍拍她的肩,正欲安慰她几句,或者探问几句南越王与世子的事情,忽听得外面脚步声急促,手底下一个婆子冲了进来,满面惊惶:“大人,引兰死了!”

    春娘与姚娘面色遽变,几乎是异口同声:“你说什么?”

    “引兰死了!”那婆子也知事情轻重,半点不敢耽搁,发现之后就立刻来报。

    春娘喃喃:“不可能?你说雪莲死了还有可能。”为了让引兰放松警惕,她亲自带人按着雪莲打的皮开肉绽,惨叫声响彻内狱,却不是作戏,而是真打。

    两人急急奔去牢房,但见引兰面色如生,却已然气绝身亡。

    春娘:“……”

    姚娘:“……”

    良久之后,春娘说:“是馨娘的药。”

    姚娘冷笑:“她们这是……要把我往死路上逼啊!”她霍然起身,目中狠厉之色一览无余:“那就别怪我鱼死网破!”

    *********

    刑部大堂上,桓延波被锁着枷上前听判,主审的正是刑部尚书牧清泉,除了陪审的三司官员,四皇子元鉴竟然也坐在一旁。

    朝中为着桓延波的量刑吵了一阵子,大长公主私下使力气派人联络官员为儿子求情,可惜御史中丞王佑死咬着不放,带动了整个御史台的官员们前所未有的团结一致,讨伐桓延波。

    更有户部尚书房建安与工部尚书田子荐被四皇子分别暗示:“本王开府近一年,府里才略微有点样子,连个摆宴请客的地儿都没有,寒碜的很,弄的本王都不敢摆暖屋酒。”

    户部尚书房建安陪笑,赶紧推卸责任:“……想是当初工部给出的图纸不够详尽,预算有误,这才耽误了殿下摆酒,不如微臣再派人重新去核算一番,看看殿下府里还需要置些什么。”心中却想,这绝对是威胁!

    别瞧着四皇子以前不哼不哈,多大的委屈似乎都愿意受,可是自从他在金殿上以死相逼,连大长公子的独子都下了狱,谁还敢再轻视这位皇子?

    一个搞不好,他就要跑去金殿上闹,看大长公主被逼的手忙脚乱固然可乐,若是被逼的换了自己,那情形就大大的不妙了。

    工部尚书田子荐听到这话,先油滑的把自己摘干净,拉着四皇子诉苦:“殿下是不知道,我们工部充其量就是干活的,活干的好坏还不是户部说了算?户部给的银子多,活儿就干的光堂。殿下也知道,户部的房尚书抠抠索索,掐着银子不愿意掏,微臣手底下那帮人就算是想要好好给殿下修整府邸,也有心而无力啊。”

    他心中所想与户部尚书房建安相同,生怕这位小爷一不高兴跑到金殿上去大闹一场,给自己招来祸患。

    元鉴摆出一副“本王保留追责的权利,单看大人以后的表现”,委婉含蓄道:“本王人微言轻,在朝堂上说不上什么话,听诸位大人为桓延波迟迟不能量刑定罪,心里不忿罢了!”

    两人一听,这不就是暗示他们好好表现吗?

    能做到尚书的都是久经宦海风浪的老狐狸,都不用四皇子再暗示,两人便卯足了劲儿在朝堂上为四皇子摇旗呐喊,坚决站在御史中丞王佑的一边要为四皇子讨个公道,神情慷慨犹如自己的儿子被桓延波差点给打死,非要为四殿下讨个公道。

    经过几番较量,眼瞅着万寿节已近,南帝皇帝也无意就此事再拖拉,很快旨意便下来了。

    桓延波以殴打折辱皇子,藐视皇权的罪名被褫夺一切恩赏与爵位,贬为庶民,流放岭南。

    大长公主听到此事,差点昏倒,狠狠捶着床榻:“元禹!元禹!你既无情,休怪我无义!”她挣扎着要起来,被芸娘劝住:“主子,您身子不适,待好一点了咱们再想办法。”

    “我哪里还睡得着?”元衡心如油煎,从来坚强的她不由落下泪来:“延儿自小何曾受过一丁点苦?如今却要发配岭南,路途遥远,这不是要他死吗?”

    床头的阴影之处,有个女子轻声说:“主子先别着急,就算是死刑也有办法,何况只是流放。只要离了京城,咱们未必没有办法救出公子。”

    大长公主双眸大亮,振奋精神坐了起来,犹如在巨浪之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的浮木:“你说的对,只要离了京城!只要离了京城!”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raysnow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性别不明美骚年 90瓶;泼猴 10瓶;angelina 2瓶;不亦、若水一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