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六十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60、第六十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盛世谋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攻略极品神工[日娱韩娱]顶端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三个人出门遛马, 回来的时候就剩下了傅琛与唐瑛。

    元阆到了城门口便辞别二人, 径自走了。

    唐瑛注视着他的脸色,奇道:“大人, 你惹的二皇子不高兴了?”

    傅琛悠悠反问:“不是你吗?”

    “我?”唐瑛震惊了:“难道我是张二就刺激到他了?”她跟傅大人现在说话没什么好遮掩顾忌的,玩笑道:“要不我就假作被他招揽, 去二皇子府为他效劳?”

    傅琛从鼻子里冷哼一声:“他想的可远远不止招揽你。”

    “难道还想让我做夫人不成?”

    元阆请旨的事情传到唐瑛耳朵里, 她当玩笑话说的, 哪知道话一出口傅琛的脸色就不对了。

    傅大人眼睛不是眼睛, 鼻子不是鼻子, 眼风里都能射出小刀子:“你迫不及待了?”

    “冤枉呐!”唐瑛在马上差点被他吓到:“我尚在孝中, 何谈婚嫁?”她促狭道:“再说,二皇子与他府里那位唐小姐正浓情蜜意, 我可不准备横插一杠子。”

    傅琛心道:你还不知道吧,二皇子已经疑心府里的是位假小姐了。

    不过他暂时不准备揭穿此事,反而拐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上:“你放心吧,这阵子大长公主都没空再找你的麻烦了。”

    “大人做了什么, 让大长公主腾不出手来收拾我?”

    傅琛隐有笑意:“桓延波的罪名快要议定了,我又……不小心封了她的鸳鸯楼,她应该焦头烂额无暇顾忌你了吧。”

    唐瑛的三观都要被刷新了:“大人是说, 鸳鸯楼背后的主子是大长公主?她一个公主做女人的肉皮生意, 简直让人不耻!”这时候她来自于唐大帅耳提面命的教育观又出来作祟:“身为皇室公主,不思为女子谋利,改善女人的处境,还要拉女人跳火坑, 不怪能教出桓延波那等狠毒的蠢货!”

    傅琛抚额,甚至在唐大小姐指责大长公主的时候,莫名升起一股自惭形秽的情绪。

    他们这些人,都是权利中心的棋子,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人命,什么官场上的脏烂事儿都经见过,连大长公主都不能例外,虽然是南齐最有权势的公主,却也时刻为自己准备着后路,从不敢将自己的后背毫无防备的露给别人。然而唐大小姐光风霁月,与他们这些人都不同。

    她没有经历过权势的洗礼,至今对权势也是嗤之以鼻,才能对二皇子妃的位置毫不动心,也敢毫不犹豫的助四皇子一臂之力,在金殿之上对大长公主步步紧逼。

    傅琛心想:这样鲜活的人,就如同一不小心闯进京城这潭政治浑水里的小鱼,真让人心生怜意,怕她不小心被宦海风浪拍死。

    那傻丫头慷慨激昂完毕,似乎对自己一时情绪激动还颇有点不好意思,忙讨好的向他拱手行礼:“多谢大人替我挡刀子。不过大人为我得罪了大长公主,我心里过意不去,若以后大人但有需要搭把手的,属下在所不辞!”

    傅琛抬抬下巴:“来了——”

    傅府近在眼前,但见门口停了一辆马车,车夫青衣小帽,是个年轻的小厮,跟车的是两名丫环。

    唐瑛不明所以:“什么来了?”

    “本官为你挡刀子,现在需要你搭把手的时候到了。”

    唐瑛还在愣神,傅大人一夹马腹到了府门口,利落的翻身下马,隔着车帘唤了一声“娘”,丫环撩起帘子,扶着车里的中年美妇下车。

    在外冷若冰霜的傅大人似乎春回大地,带着温和的笑意亲自去扶中年美妇,还回身亲切招手:“瑛瑛,快过来见过……我娘。”

    唐瑛:“……”大人您吃错药了吧?

    中年美妇原本一脸愁绪,循声望去,见到马上傻呆呆的小姑娘,身上还披着儿子的玄狐皮大氅,又听儿子这般亲切的叫法,顿时笑意布满脸颊,连声音里都有压抑不住的激动:“儿啊,你你你……”

    傅宪夫妇仅此一子,偏偏因为自己年轻的事情影响了儿子的仕途。他当年检举过同族堂兄贪渎是一片公心,后来被傅家除族也是问心无愧,敢做敢当。但牵连到儿子的前程就……实非所愿了。

    自从傅琛殿试被除名,转头投入禁骑司,扶摇直上,很快从家里搬出来,父子俩便不大见面了,逢年过节傅琛回家,做父亲的总觉得愧对儿子,也极少多说什么,远不比小时候开蒙,傅宪忙完了还会盯着儿子写功课来的亲密。

    傅夫人担着两头的心事,既怕丈夫为此而煎熬,时常开解,又怕儿子心里生了疙瘩,更兼着傅琛年纪也不小了,亲事无着,每次提起此事他都左推右挡,生生把自己蹉跎成了大龄剩男,每次来看儿子,不知道都要生多少愁心。

    没想到今日傅琛却当众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他含笑小声道:“瑛瑛面皮薄,娘您别吓着她。”

    唐瑛翻身下马,向傅夫人行礼,便被傅夫人亲热的拉着手不放,不小心摸到她掌心的茧子,顿时眼圈就红了:“孩子,你这是受了多少苦啊?”

    唐瑛:“……”

    糙汉子是没办法理解感情丰沛的中年妇人的泪点。

    傅琛见她傻呆呆的模样,被他亲娘拉着就好像给上了重枷,手脚都没地方搁了,生生忍了下来,用眼神向他求助:救命啊!

    他一时觉得好笑,忙扶着自己亲娘:“外面天冷,咱们先进屋去,等瑛瑛拴好马就过来。”与唐瑛错身而过的时候,压低了声音说:“记得我可是为你挡过刀子的,快点过来。”

    傅夫人还不肯放手:“家里这么多人,琛儿你干嘛使唤瑛瑛?”

    傅琛无奈:“娘,这可怨不得我,谁让这两匹马都不肯认别人呢。”

    牵着傅琛坐骑的小厮适时为他解困:“夫人,当真如此,这两匹马谁都不认,就认张姑娘。”傅夫人才依依不舍的放唐瑛离开。

    她跟傅琛一边走,还一边旁敲侧击的打听唐瑛的家世来历父母亲人。

    “你跟娘说句老实话,这次是当真打定了主意要娶妻,可不是哄着娘开心的?”

    傅琛很无奈:“娘,终身大事岂可儿戏?你看我像是闹着玩的样子吗?”

    儿子的神色太过认真,况且他从小就主意极大,只要拿定了主意旁人轻易难改。

    傅夫人欣慰不已:“你爹要是知道你要娶妻生子,不知道有多高兴。”傅宪当年义愤之下连累了妻儿,傅琛这些年不肯成亲,他私底下与夫人提起此事,还颇为自责,总觉得儿子是从他身上总结经验教训,做了禁骑司指挥使,又是个得罪人的差使,便不想带累自己的妻儿,这才迟迟不肯成亲的。

    傅琛:“爹总爱多想,我这不是……一直没遇见合意的嘛。”

    “既然如此,”傅夫人喜上眉梢:“你年纪也不小了,不如就请媒人去瑛瑛家里提亲,只是不知道她父亲是做什么的?你可有见过?”

    傅琛是领教过中年妇人的杀伤力的,真要放亲娘跟唐瑛在一块儿,指不定要把人小姑娘的伤疤给揭开,当即阻止:“瑛瑛父母双亡,只有一位义兄陪着她入京……寻亲。结果寻亲无着,阴差阳错之下才借住在我这里。娘你可千万别提她父母,万一把人给问哭了,我可不负责哄啊!”

    “啊?”傅夫人怜惜之心大起:“这么可怜的?”

    傅琛再三叮嘱:“她母亲生她之时难产,前几个月父兄双亡,如今还在孝中呢,至于提亲的事情,儿子心里有数,娘你就少操点心。”

    傅夫人一听,眼圈都红了:“这孩子真是太可怜了,不怪方才我瞧着面上还有病气,想是伤心所致。不如我带她回家去住一阵子,莫妈妈的补汤做的好,不如给她好生补补,先顾惜身子要紧。”

    她想的是,既然暂时还不能成亲,不如先把身子补养好了,于将来大有益处。

    傅琛岂不知亲妈心中所想,奈何他就算是有此心,可唐瑛明显无意婚嫁,平日说说笑笑看不出来什么,一到关键时刻就往后缩,还时常表示出要与他划清界限的意思,若是跟着老娘回家,恐怕不出半个时辰,老底都要被掏出来。

    “娘,瑛瑛面秀,您可别吓着她,往后相处的日子还长呢。”

    母子俩边说边往前厅走去。

    唐瑛拴马的功夫,站在马厩前面发呆。

    张青才从外面回来,一路寻了过来,张开五指在她眼前晃了好几下:“想什么呢?”

    唐瑛总觉得有点不妙:“傅大人的娘来了。”

    张青哧的笑出声:“傅大人的娘来了,你发什么愁?”

    “也不是。”唐瑛揉一把脸:“就是……就是傅大人让我去见他娘。”

    张青的神色瞬间犀利起来:“大人他是不是惦记上你了?”他整日在府里,下人们之间的传言也听了不少,虽然不知道在禁骑司两人如何相处,但如果府里的传言没错的话,傅大人听起来……似乎是对他家义妹起了心思。

    “没影的事儿!”唐瑛很快便为傅琛找到了合适正当的理由:“肯定是大人年纪不小,家中父母催促,他自己又无意成亲,碰巧今儿一起回来被傅夫人撞上,他拿我当挡箭牌呢。”

    反正做傅大人的挡箭牌也不止一回,唐瑛觉得这个理由简直太充分了。

    “大哥你可别胡思乱想,等京城事了,我还想回白城呢。”她关好了傅英俊,拴好了腾云,离开的时候声音压的极低:“爹爹他们……还有俞安还在白城等着我呢。”

    张青目送她的背影离开,只觉得白城之事如同大山般压在她的肩头,那单薄的人好像要被压的都要喘不过气来,只觉得心疼不已。

    唐瑛做好思想建设,再见傅夫人便从容许多,挡箭牌也做的十分合格,拿出哄唐尧的那一套,直哄的傅夫人眉花眼笑,还尝了费文海新近拿手的大菜,对傅府厨子近来突飞猛进的厨艺给予高度的评价。

    费文海的荷包又添了一笔额外收入。

    临别之时,她还从腕上脱下一对镯子非要给她戴上:“这是我的陪嫁之物,还是我娘亲自戴在我手上,我也没生女儿,见到瑛瑛就觉得我若是有女儿,合该像你一样漂亮可爱。”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唐瑛左推右挡,最终还是被傅夫人给套到了腕子上,才心满意足的坐车离开。

    送走了傅夫人,唐瑛紧跟着傅大人回到书房,二话不说从胳膊上撸下来那对镯子,要退还给傅大人。

    “说好了帮忙,可没有收酬劳的道理,何况是这么贵重的东西。”

    傅琛不肯收:“既然是我娘给你的,你收着便好,退给我让她老人家知道岂不伤心?”

    “大人不说,夫人如何会知道?”这对镯子水头足,唐瑛生怕自己一个不上心便给磕着碰着,弄碎了。

    傅琛一意退缩不肯收,她一把拉过此人,硬要塞进他手里,没想到傅大人忽然变了脸色,好像很是生气:“你这是瞧不起我娘?”

    “我我哪有”

    “分明就是!”傅大人胡搅蛮缠起来,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招架的:“怎么我给你的飞鸾你就肯要,我娘给你的镯子就不肯拿?难道我娘惹你厌烦了?”

    唐瑛百口莫辩:“……”

    傅琛见她拿着镯子的手僵在那里,更是趁胜追击:“为了让你见到腾云,我不惜蒙骗二皇子;还假公济私得罪大长公主,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我我……”唐瑛觉得自己啥也没干,但莫名又好像做错了。

    傅大人步步紧逼,将她堵在书房一角:“还是说你从一开始打的主意就是哄着我为你得罪这么多人,自己抽身退步就跑?”

    “你这是将我置于何地?”

    唐瑛弱弱辩解:“……大人,我没哄你啊。”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些事儿不都是他主动揽的吗

    但这么想,好像……是挺没良心的。

    “你是说我自己主动揽事?”傅大人看起来似乎更委屈了:“我无事找事?是我多事?”但他的眼神明明就在谴责她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人家好心援手帮了你,你不但不懂感恩,还让傅大人伤心了。

    审时度势如唐瑛,当即不再辩解:“大人我错了!大人您消消气!”

    傅琛轻点了下她挺俏的鼻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心满意足的负手而去,在无人瞧见的地方唇角弯弯,得意的几乎笑出声,独留下唐瑛面对着自己手里一对绿汪汪的镯子发呆。

    ——总觉得哪里不对。

    *******

    禁骑司内狱里,春娘急召姚娘过来。

    “你知不知道,引兰是馨娘的人?”

    姚娘被人从被窝里挖出来,靠在椅子上就要昏昏睡过去:“引兰是哪个?”

    “引兰就是鸳鸯楼的女子,前几日傅大人封楼抓回来的。我问你,我知不知道鸳鸯楼与馨娘大有关系?”

    姚娘睁开眼睛,大奇:“春娘,你我心里都清楚,咱们从来都不是主子最倚重的那个人,馨娘才是。主子不愿意让你知道的事儿,凭什么你觉得会愿意让我知道?”

    春娘见她要生气,忙解释:“我就是一时慌乱才找你过来的。怎么办?傅琛这小子进禁骑司的日子不及你我,应该也不知其中曲折,竟然把主子的人抓了来,现在怎么给主子交待?”

    “交待什么?”姚娘霍的站了起来,眉目之间厉色宛然,还从来没见过她如此吓人:“春娘你搞搞清楚,你现在掌着内狱,吃的是皇家的饭,拿的是陛下的俸禄,要效忠的也是皇帝陛下,还记着八百年前的主子呢?我且问你,若是陛下与大长公主之间立场不同,你站哪一边?”

    春娘矛盾之极:“你容我想想!”

    “想什么想?”姚娘顿时破口大骂:“这事容不得你想!禁骑司是陛下的禁骑司,可不是大长公主的禁骑司。做主子的最忌讳下面人左右摇摆,禁骑司没有裁撤一天,你我就是陛下的人,就要当好一天的差,别整天恋着旧主,小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春娘被她一顿臭骂,宛如醍醐灌顶,总算开了窍:“你说的也对,若是我偏向大长公主,在这禁骑司恐怕也待不住了。”她掩住满脸苦涩,说:“不提这件事,我叫你来是为着旁的事儿。你可知道傅琛为何要封鸳鸯楼?”

    姚娘心中隐约有个猜测:“可是……与那南越世子丢的东西有关?”

    春娘:“你可知南越世子丢的是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同心球。”仿佛怕她还不明白,春娘一字一顿:“七层的百花纹同心球!\"

    姚娘脸上的血色顿时退了个干干净净,她扶着椅背差点晕过去。

    “就是当年馨娘与你感情好的时候,亲手替你雕刻的那一只。”

    作者有话要说:  有宝宝问我看的哪篇……就多大的那篇民国吃瓜文。

    这章也是肥的,明天见。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1666046、山岚 10瓶;兔子来杯豆浆早点睡 5瓶;懵 2瓶;凝鸢、青春、若水一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