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五十六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56、第五十六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一路凡尘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攻略极品盛世谋妆     第五十六章

    引兰姑娘说话慢条斯理, 同雪莲那爽脆的嗓门完全不同。

    “赵世子头一夜留在奴房里, 奴与世子下棋弹琴,还听世子讲南越的风俗, 是瞧见世子随身带着个荷包,里面鼓鼓的, 但不知是什么。后来见世子掖在枕下, 忍不住好奇问过, 世子便拿出来给奴瞧了一眼, 真是个精巧的宝贝。次日世子走的时候带走了。至于几时丢的奴就不知道了。”

    这番话之前傅琛一起询问的时候, 她就是这么回答的。

    反倒是雪莲当时还奇道:“什么宝贝?”

    两人素来不和, 引兰抿嘴一笑,住口不答, 雪莲讨了个没趣。

    “那小贱人就喜欢装模作样。”雪莲扯开了话匣子就打不住:“姑娘一定要相信我啊,我真不知道赵世子那荷包里装着什么宝贝。再说我们做这行的,把客人哄开心了多拿赏银就行,谁管客人还随身带着什么宝贝。”

    分开讯问, 房里只剩下她们两人,唐瑛几番试探,雪莲的态度随和多了。

    “你可见过赵世子随身带着的紫色荷包?”

    雪莲绞尽脑汁使劲想, 还有几分茫然:“赵世子那日不是带个松烟色的荷包吗?”

    之前两人一起讯问, 并没有问及荷包的颜色。

    但富贵人家日常配饰每日换也不出奇,更何况是赵世子这等风流倜傥的少年郎。

    唐瑛:“你确定?”

    雪莲:“……应该是松烟色。”她又有点犹豫:“那晚我们喝了不少酒,还赢了世子爷不少银子。”她日常以赌技跟酒量而闻名,慕名前来的许多好赌的客人都喜欢来她房里玩耍, 赌到兴头上喝点酒助兴也是正常。

    唐瑛拉开门,通知熊豫去找老鸨,把那晚往雪莲房里送酒的丫头叫过来,而雪莲还撑着下巴苦思赵世子荷包的颜色。

    果如雪莲所说,与送酒的丫头证词一致,赵世子也是酒中英豪,两人加起来喝了近乎两坛子陈酿,玩的尽兴了才和衣而卧。

    雪莲:“次日奴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世子爷早都不见了影踪,也不见床上有他遗留的荷包。”

    一行人从鸳鸯楼出来之时,夜色已深,不少店铺都已经关门。

    刘重的肚子咕噜噜直叫,他不好意思的揉揉肚子:“大人,要不咱们找个地儿去吃饭吧?”

    傅琛:“四殿下以为?”

    元鉴是个随和的人:“听傅大人的。”

    傅琛带着几人走街串巷,都快把人绕晕了,他才来到一处破旧的门脸,但见门口挑着一盏破旧的灯笼,挑开门帘进去,不大的店面里放着十来张油腻腻的桌子,一股羊肉的味道扑面而来。

    正坐在柜台后面昏昏欲睡的店主头发黄白,见到傅琛忙迎了上来:“大人又忙过了饭点?今日有清汤炖的软烂的羊肉,热热的喝一碗驱驱寒气?”

    傅琛点点头,那老丈便转往后厨去盛羊肉,又招呼伙计贴饼子,起锅做菜,热热闹闹的折腾起来。

    等到一口热热的羊汤入喉,唐瑛恍然大悟:“不怪文叔总说大人以前忙到半夜回府,多半都不会再吃宵夜,原来是有吃饭的地儿啊。”

    熊豫嘀咕:“文叔还好意思说,若不是他厨艺太差,何至于大人半夜回府,连顿适口的饭都吃不到。大人可不得在外面吃吗?”被傅琛瞟了一眼,他忙端了碗下桌子:“我去厨下吃还不行吗?”

    唐瑛轻笑。

    等到饭菜上齐,那老丈便很乖觉的退去了厨下,空荡荡的店里只余他们一桌四人。

    几人边吃饭边交流得到的信息。

    唐瑛先说:“根据雪莲的说法,那晚她跟赵世子喝了不少的酒,但问起来她倒没记错荷包的颜色,赵世子装着鬼工球的荷包恰是松烟色的,只是清晨醒来赵世子已经不见了,也没见他落下荷包,如果她说的实话,那东西也不是在她房里丢的。”

    傅琛道:“东西不是她偷的,但未必不是在她房里丢的。”

    赵世子次日醒来,一路晃荡着回四方馆,半道上还吃了顿早餐,听他说路过一处耍百戏的摊子,还凑过去瞧热闹,扔了一把碎银子。

    等到回去换衣服,才发现装着鬼工球的荷包不见了。

    元鉴:“傅大人如何断定鬼工球有可能是在雪莲房里丢的?”

    唐瑛:“大人此话何意?”

    刘重个饭桶,提了一整日笔,又茫无头绪,索性不参与讨论,只埋头苦吃。

    傅琛:“本来也不敢确定,但审问引兰的时候,我随口问了一句,她房里的熏香味道挺好闻,侍候她的贴身丫环自夸,说是那香是引兰自己所制。”

    唐瑛脑子打结:“难道香跟鬼工球的丢失有关?”

    “只是一个猜测啊。”傅琛喝一口羊汤:“大长公主身边有四个大丫环,当初有三个跟着她进了禁骑司,现在留下来的只有姚娘跟春娘,芸娘一直留在公主府里管内务。”

    唐瑛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另外一个呢?”

    刘重这次总算不糊涂了,兴奋道:“是那位馨娘?”

    “馨娘?”元鉴对宫外面的人事都不太清楚,更何况是禁骑司内务。

    “她擅长的难道是调香?”唐瑛扳着指头数:“芸娘管大长公主府的内务,姚娘是影卫主事,春娘主刑讯掌内狱,这位馨娘必然也有擅长的东西吧?”

    傅琛缓缓笑了,目光中满是赞许之意:“不错,馨娘擅长调香。但她不止擅长这一项,还擅长制药,就是那种……”他的表情有了一瞬间的凝滞:“总之就是助兴的药。”大约觉得当着姑娘的面说这些不适合,还多瞧了唐瑛两眼。

    唐瑛恍然大悟:“……大人是说,引兰说不定跟馨娘有关系?难道是她的徒弟?”这位馨娘还真是位人物,主要研究各种各样的蓝色药丸,以提高顾客的感官愉悦为毕生追求,她的药丸应该在鸳鸯楼销量很好,就是不知道跟老鸨有没有生意往来。

    “……”傅大人很心塞。

    他只是略微提示,唐瑛瞬间就明白了。

    纯洁少年元鉴还没听明白,本着研究学问的精神打破砂锅问到底:“助兴的药?难道是金石药吗?”他面色大变:“这这……本朝开国之后,吸取前朝教训,太祖下旨禁绝金石药,大长公主怎么敢?”

    唐瑛抚额:少年你搞错啦!

    傅琛一张冰块脸都快端不住了,连忙埋头喝汤——该懂的人不懂,不该懂的人偏偏懂了,这都叫什么事儿?

    “金石药?”刘重忍不住拍桌狂笑:“四殿下想到哪去了?是闺房助兴的药,就是chun药啊。”

    元鉴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慌里慌张埋头去喝汤,不防羊肉汤上面凝着一层油,好比在碗上蒙了一层保鲜膜,封住了羊汤降温的速度,他猛喝了口顿时一路从舌头烫到了胃里,差点跳起来打翻了汤碗。

    唐瑛拍了下刘重面前的桌子,眼神不善:“刘大人,别欺负小孩子!”

    再笑话少年小心老子揍你哦!

    刘重:“……”

    傅琛:“我记得你好像跟四殿下差不多年纪。”

    元鉴:“……”这是嘲笑我无知吗?

    他只觉得自己从肚肠到脸皮,全都烧的滚烫,内里是烫伤,外面是羞愧所致。

    唐瑛沧桑一叹:“我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活了一辈子,心理年龄总也有三四十岁了吧。”不过是随口胡说,以解元鉴的窘境,反而让傅琛误会,他反而沉默了。

    刘重想到上次惨败在唐瑛手上,还被铁石心肠的傅大人狠狠操练了一阵子,至今都没恢复元气,就对唐瑛硬气不起来,连忙向元鉴赔礼:“微臣胡说八道,殿下大人大量,就别跟微臣一般见识了!”

    元鉴红着脸摆摆手,还是唐瑛斟了杯凉茶递过去,他一口饮尽,才觉得舒服多了,羊汤是再也不敢喝了,只略微吃了几筷子菜,也不敢轻易发问,免得说错话。

    重新回归案情本身,傅琛道:“这位馨娘不但擅调香制药,据说手还灵巧无比,大长公主的私章都是她刻的。我还曾经查过秘档,姚娘当初曾去过南越出任务。”

    “赵世子、馨娘、引兰、姚娘……这几者之间有关系?”唐瑛总觉得这几者之间缺乏串起来的依据。

    傅琛说:“假如姚娘与南越王有过关系呢?”

    元鉴是个认真的好孩子,去四方馆之前还特意翻了南越的资料:“赵疆其实之前并不是南越王,上一任南越王是他的兄长赵得昌。但赵得昌野心勃勃,隐有要与我南齐为敌的动向,还曾屯兵十万在边境上,不过后来不知因何没有打起来。反正听说赵疆这些年很得南越王的信重,前年赵得昌死了之后,竟然不是他的儿子即位,而是传位给赵疆,还是当着南越诸臣的面,这就很奇怪了,听说赵得昌也有三个儿子。”

    他当时看到这段的时候觉得特别奇怪,但藩属国的动荡与南齐来说是好事,京城距南越甚远,密报之类的也落不到他案头,故而未再寻根究底。

    傅琛说:“姚娘十几年前去过南越,并在南越呆过差不多两年。”

    刘重与唐瑛瞬间就懂了,也就是说十几年前姚娘去南越出任务,也许南越的朝局动荡乃至兄死弟继的传位方式也与姚娘有关,而且……快两年时间生个孩子也完全足够了。

    影部就有不少细作潜伏在某个男人身边,或藩王或权臣,为了博取信任,生儿育女,完全是常规操作,只是四皇子元鉴不知道影部的存在而已。

    傅琛好像怕大家想的不够多,还说:“其实鬼工球还有个名字,叫做……同心球。”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奉上,抚摸着我稀疏的头发,越来越高的发际线,痛下决心,明天尽量早更,不再熬夜。

    晚安,明天见。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大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