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五十四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54、第五十四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盛世谋妆攻略极品神工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日娱韩娱]顶端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沈谦带走了绊脚石赵骥, 托南越王的随和, 唐瑛见识了赵世子的内眷,娇媚的、纤弱的、丰满热情的……各型各款, 她怀疑这位世子有集邮的爱好,得了社会制度的便利, 又有充足的资金支持, 外加熊家长南越王的无限包容, 于是赵世子的爱好得到了发扬广大。

    ——听说他此行所带佳丽, 不及南越王府世子后院的三分之一。

    唐瑛只能对赵世子致以十二万分的佩服, 果然天赋异秉, 身强体壮。

    她们三人先是仔细搜过了赵世子六位姬妾的屋子,又把几人隔开分别问话,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她们最后一次见到鬼工球,都是来到南齐之后,赵世子夜不归宿之前。

    搜寻的范围一下子从四方馆扩散到了外面广阔的世界,唐瑛拿着厚厚一摞供词交到傅探手上的时候, 都替他头疼。

    “大人,南越人的嫌疑暂时被排除在外,现在怎么办?”

    他们上午出门, 在四方馆折腾了大半日, 凤字部的人也没闲着,有了赵世子之前闹的一出,傅琛直接带人去排查南越王带来的人,逐个问话, 独留下元鉴陪着南越王。

    元鉴到底脸皮还没磨练出厚度,向南越王解释:“赵世子的鬼工球丢了,无论是鸳鸯楼的人还是世子与王爷身边的人都有嫌疑,傅大人挨个排查,也是为了尽快追查回失物。”

    南越王好脾气的笑笑:“本王都懂,四殿下不必担心。”

    他脾气这样好,都要让人怀疑他是怎么治理南越藩属国的。

    掌灯时分,傅琛一行人离开了四方馆。

    刘重捶着肩膀:“捏了一下午笔,竟比练一下午拳还累,看来读书人不好当。”凤字部排查南越王身边的人,问讯的变成了傅琛,他只好提笔充当文书小吏做记录。

    傅琛看看天色,点了几个人往鸳鸯楼去,其中便有唐瑛。

    “……”唐瑛受宠若惊,出公差还能顺便见识一番京都的娱乐场所,这趟公差出的值!

    红香原本也想跟着,但傅大人既然让她们回去,便只能不情不愿的往回走,边走连嘀咕:“他们两人有猫腻。”

    晚玉不必留下来看傅大人的冷眼还要空着肚子干活,心情极好,拖着她走过几条街,找了家干净的食肆坐下,准备饱食一顿:“你说谁跟谁有猫腻?”

    红香咬唇,心有不甘:“傅大人跟张瑛。”

    晚玉笑起来:“听说张瑛出自傅府,她跟傅大人比旁人更熟悉亲近,不是应该的吗?”她顾自叫了两碗细料馉饳儿,坐在临街的窗口百无聊赖的张望,忽然好像瞧见了什么新奇的事情,扯着红香的袖子:“快看快看——”

    红香满心郁郁,哪有心情看外面的新鲜故事,驳不过晚玉的面子伸长脖子一瞧:“现在的乞丐日子都过的这般好了?”

    但见迎头走过来好几名乞丐,从身上穿着看不出什么,奇就奇在几名乞丐手里各提着一只烧鸡,就着大白馒头边走边啃,胳肢窝里夹着吃饭的破碗跟讨饭的棍子,直吃的满嘴流油,说说笑笑从食肆走了过去。

    两人还当稀奇瞧。

    领头的小乞丐约摸十几岁年纪,黑瘦油滑,颇有种“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气势。

    他边走边吃,同行的乞丐年纪分明比他大,却凑上去问他:“包子哥,二哥几时回来?那人给咱们买烧鸡馒头,到底找二哥什么事儿?”

    包子正是乞丐帮里第一个向唐瑛投诚的小弟,他嘴甜舌滑会来事儿,没了常三的欺辱,又傍上了唐瑛,很快在一众乞丐群里脱颖而出,每当唐瑛不在,便充做她的代言人,在唐瑛打下的地盘上被众乞丐捧着,无论年纪大小,都要巴结的叫一声“包子哥”,这小子膨胀的犹如新出炉的包子,几乎要走出螃蟹步。

    近来有不少人都在追问“张二”的底细,有给银子的,有给吃食的,不过这些乞丐对张二的背景原本就不清楚,只知道有一日张二如同天降,打败了常三,在附近几条街打出了招牌,成了街头一霸。

    唯独包子略知道一点,还是张二救了四皇子,他被熊豫带走之后,想起禁骑司傅指挥使那张令京里小娘子们神魂颠倒的脸庞,这才醒过味儿来——张二哥很有可能是禁骑司的人。

    禁骑司的人可是连许多大官都敢随便拘进牢里拷打的,身为一名资深乞丐兼吃瓜群众,包子小小年纪可谓阅历丰富,他曾亲眼目睹过禁骑司的人马围住了京中某高官显要的府邸,将该高官的家人拴在一条绳子上,如同从该府邸里牵出一串蚂蚱般容易。

    于是包子胆儿肥了,对先后询问张二底细的人都发放统一答案:“不知道”,对追根究底打破砂锅还想知道更多的人都奉送标准答案:“不清楚”,对于想用贿赂打动他,企图套出张二来历的人都来者不拒,银子吃食一概收下,至于答案——对不起还是老样子。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不清楚就是不清楚。

    包子啃着烧鸡,教训多嘴的同伴:“二哥的事情你问那么多做什么?再说二哥几时回来,反正该回来的时候总会回来。至于那些人找二哥……他们也没说,我哪知道?”他觉得此位同伴话太多:“连鸡腿都堵不住你的嘴,要不你换条街去讨饭?”

    换条街,便是被驱逐出张二哥的地盘,让他换个老大跟着。

    该同伴一听此言,当即被吓到:“包子哥,我这张臭嘴以后再也不多问了!你可千万别赶我走啊……”好话说了一箩筐,又是保证又是许诺不会到处乱说,才让包子松了口。

    一行人吃的心满意足,在街上闲晃,路过鸳鸯楼的时候,恰好见到门口的老鸨陪着笑脸,都快把脸上的厚粉给笑裂了,端个簸箕在她脖子下面接着,说不定就能接到两斤香粉。招呼客人的龟公腰背都快弯成了罗锅,好像他天生脊梁骨就是弯的,他们卖力招呼四名禁骑司的官差,打头的正是禁骑司指挥使傅琛。

    同伴兴奋的指指点点:“包子哥你瞧,那位是不是傅大人?禁骑司的那位傅大人!”

    包子能不认识吗?

    他还跟这位傅大人打过照面,他身边跟着的那名姓熊的少年还带着他包三餐一日游过。

    “傅大人可能是在办案,你嚷嚷什么?”包子自觉开了眼界,见多识广,话音里都带着气定神闲的意味,他定睛再瞧,忽然觉得傅大人身边那位禁骑司的女子有点眼熟。

    说不上在哪里见过,但就是觉得眼熟。

    包子有一项秘而不宣的绝技,那就是认人。

    做乞丐的自然不需要什么交际,但他怕恶人,从小在京城乞丐圈里混一口饱饭没被饿死,全靠他过人的识人技术,在他时常讨饭的区域之内,哪个人头一次讨饭就啐了他一口,或者放狗来咬他,包子都牢牢记着,避免下次再遇到同样的倒霉事情。

    久而久之,他便记住了许多面孔。

    傅大人身边的女子头发全部束着,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腰细的好像一不小心就能折断,但她走路的姿势让包子越看越觉得熟悉——他的表情好像忽然之间被雷给劈了。

    同行的伙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包子哥,怎么了?”

    “没没……没什么,就是肚子忽然间不舒服,我要找个茅厕。”

    包子提着棍子挟着破碗回头再看一眼已经随着傅琛踏进鸳鸯楼的少女,虽然她扮乞丐的时候穿着宽大到看不出身形的破袍子,前额的头发散下来,几乎要遮住了眼睛,还戴着个破毡帽,皮肤涂黑——他见过白的反光的张二哥——才能容易辨认。

    那一刻包子脑子里只冒出一个声音:张二哥她是女人!

    张二哥是女人!

    二哥……她是女人!

    他需要找个地方静静。

    鸳鸯楼掌灯开工的时候,傅探带着禁骑司的人闯进来公干,身边还跟着乡下人唐瑛,进去之后东张西望。

    “要我借你一双眼睛吗?”傅琛在她耳边说。

    “借什么?”唐瑛惊叹鸳鸯楼发达的娱乐业以及服务精神,把客人奉上为上帝,不怪生意火爆,脑子慢了半拍才回过味来:“大人……是在笑话我?”

    傅大人轻笑:“怕你一双眼睛不够使。”

    唐瑛:“……”

    作者有话要说:  早安。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镜子8211 5瓶;不亦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