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五十二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52、第五十二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盛世谋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攻略极品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日娱韩娱]顶端末世之人生赢家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南越王赵疆个头不高, 眼眶深陷, 挺着快要足月的肚子招呼上门的禁骑司诸人,皮肤好像是长期在大日头底下做过日光浴的, 唐瑛觉得他乍一看好像一颗圆胖喜兴的土豆,还是芽坑比较深的那种, 挖出来晾过两日, 早没了埋在地里的水灵, 要是有面膜贴一张上去, 说不定还能听到皮肤咕咕喝水的声音。

    南齐京城冬季气候偏干, 这位南越王好像有点水土不服, 坐着跟傅琛等人寒喧的功夫,已经流了两回鼻血。

    反观南越世子赵骥不但适应良好, 且如鱼得水。

    而且这位南越世子的模样大概是随了亲娘,除了眉目之间略有两三分南越王的影子,其余统统跟亲爹反着长,高挑颀长的身材, 皮肤白皙,眼带桃花,拉着元鉴的手亲热的好像是八百年未见的结义兄弟。

    没错, 元鉴就是那个被刑部推出来处理外交案件的冤大头。

    “昨日与四殿下一席话畅谈, 骥回去之后半宿未眠,得益良多。”

    ——那是你房里姬妾太过美貌吧?

    唐瑛忍不住吐槽。

    她才踏进四方馆,就见元鉴被这位一脸风流相的南越世子拉着不放,听说这货简直拿四皇子当鸿胪寺负责接待的官员使唤, 才两日就缠的内向少年元鉴苦不堪言,见到她眼前一亮,差点脱口喊出一声“张二哥”,还是在唐瑛的眼神阻止之下,才没吭声。

    但他们一行人在前厅的片刻功夫,傅琛忙着与南越王应酬,元鉴已经用眼神向唐瑛求救好几次了。

    赵骥喋喋不休:“……听说京里还有许多可供玩乐的地方,正好也有人来接手,不如殿下与微臣把臂同游,也好让孤陋寡闻的微臣长长见识?”

    内向死宅四皇子:“这……”老实说,他对京城的娱乐场所可能还没有初来乍到的南越世子熟悉。

    这位世子自住进四方馆,总共才三日功夫,听说已经有过两次夜不归宿的记录,风流账簿上也新添了两位红颜知己,开春出府的四皇子至今可还是个身心清白的良家少年。

    在元鉴求助的眼神之下,唐瑛蹭过去解救正处于水深火热的四皇子。

    “世子有所不知,四殿下一心向学,平生爱书成痴,若是想让殿下带赵世子同游京城,大概殿下也只能带赵世子去那些书香墨坊之地。”

    “你又是何人?”赵骥原本对有人插话不太高兴,没想到抬头见到唐瑛,态度立刻有了三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殷勤的只差拉住唐瑛的手了。

    唐瑛:“小人是禁骑司傅大人的手下张瑛。”

    元鉴原本就在心里猜测过傅琛与唐瑛的关系,听说她的正职并非乞丐,而是禁骑司的人,暗自庆幸:幸好没有鄙视张二哥的出身。

    唐瑛今日洗干净了手脸,头发全都挽起来固定在头顶,露出光洁的额头,以及晶莹剔透的双眸,身上穿着窄袖黑色公服,本来就高挑细瘦,更衬的纤腰不盈一握,腰悬长剑,透着说不出的干练飒爽,直让见惯了娇软女娘的赵骥眼前一亮。

    他一双眼睛几乎要笑出无数小勾子,恨不得勾住唐瑛的魂魄:“原来是张大人,失敬失敬。”

    红香“哧”的笑出声:“她是哪门子的大人?”

    赵世子对于美人的态度向来宽容,比方才同傅琛敷衍的打招呼可要热情许多:“这有什么关系?张姑娘一看就是能力出众之人,假以时日定然能步步高升。”

    这正是红香近来忧心之处。

    姚娘明显更看重张瑛,让她生出了危机感,更要处处跟新人别苗头,更何况这新来的招惹谁不好,偏要跟傅琛态度亲昵,就更让她心里不痛快了。

    她冷哼一声,扭头往旁边去了。

    唐瑛笑眯眯道:“借赵世子吉言。”她不动声色道:“其实四殿下近来要忙着查案,可能无暇陪赵世子同游京城,不如小人向赵世子举荐一人,保管与世子性情相投?”

    威北侯沈谦专注吃喝玩乐,想来能跟赵世子这等风流人物一拍即合。

    赵世子卯足了劲儿要与元鉴套近乎,奈何此人无趣之极,三句话离不开书本子,五句话要提一句刑部要案,可见不是同道中人,他维持的热情在听说威北侯红颜知己遍京城的丰功伟迹之下败退,甚至还催促唐瑛:“不知本世子何时能见到这位沈侯爷?”

    傅琛眼南越王寒暄,一直竖着耳朵听赵骥这边的动静,听说唐瑛要将沈谦介绍给这位赵世子,不由唇角微弯——小丫头太促狭,为了解救四皇子,不惜牺牲沈谦。

    他招手叫来熊豫,吩咐道:“去请沈侯爷过来,他若是不肯来,就打晕了扛过来。”

    唐瑛:“……”真是好兄弟。

    寒喧已毕,开始正式讨论案子。

    南越王道:“实不相瞒,吾儿有个象牙百花纹的鬼工球,足有七层之多,那是他生母所留,自不离身,就算是睡觉也掖在枕头底下,若是寻常配饰就算了,这鬼工球却一定要找回来,所以才大张旗鼓的报了案。”

    鬼工球实质上就是象牙球,球体从外到里,由大小数层空心球连续套成,外观看来只是一个球体,但层内有层,每层球均能自由转动,且具同一圆心。牙球里外每层套球均雕镂精美繁复的纹饰。雕刻外层球体表面较易,但镂刻内层因施工空间受到限制,难度极大。

    当代雕刻名家鬼十三据说也只能雕到四层,一球难寻,市面上最好的鬼工球也只有三层,而能达到七层之多的鬼工球,单以其雕刻工艺来说,算是当世之最,传出去足以轰动京城。

    百花纹鬼工球的图样子已经画了出来,交到了傅琛手上,他低头细看,详细询问牙球大小。

    南越王:“妙就妙在这鬼工球既巧且小,体积也只有鸡卵大小,极易随身携带。”

    这是他与赵骥亲生母亲的定情之物,故而一直留在孩子身边。

    既然见过了失窃之物,傅琛少不得耐下性子询问赵世子丢失的时间地点。

    可怜赵世子自入京之后,就好像脱缰的野马,撒着欢奔向了娱乐场所,虽有侍从陪伴,也有在房里喝断片的时候,提起丢失鬼工球的地点,他自己也有点恍惚:“或者四方馆,或者鸳鸯楼……或者在京城街道遇上了小偷?总之丢了……”

    傅琛:“……”

    禁骑司向来只主理官员违纪犯法之事,鸡毛蒜皮丢东西的案子可从来都是京兆府的职责范围,如果不是对方的身份非同寻常,是藩属国的世子,他才懒得找什么鬼工球。

    “既然世子记不起丢球的地方,那就先从世子身边的内眷搜起,下官再带人去鸳鸯楼搜,若实在搜不到,只能全城再搜了。”

    南越王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他看起来脾气极好,胖的很是随和,也极好说话:“那就劳烦傅大人了,只要找到鬼工球,本王一定重谢傅大人。”

    傅琛可不是奔着南越王的重谢而来:“王爷不必客气。”他分派人手:“你们三个去赵世子的内眷居处仔细搜查,不得有一处错漏。”

    唐瑛与红香、晚玉领命要走,却被赵世子拦住了。

    “等一下。”赵骥估计是被南越王平日宠的无法无天,长大了还不脱熊孩子的胚子,听说要搜他的内眷,顿时跳了起来:“这是什么道理?本世子来南齐贺陛下万寿丢了东西,你们不去丢东西的地方找,却要跑去搜本世子身边的人,这是怀疑本世子后院出了内贼不成?或者怀疑本世子私藏了东西却报了失窃案?”

    元鉴默默朝后靠在了椅背上,试图同赵骥拉开距离。

    这就是京兆同刑部先后败北的原因。

    赵世子丢了东西,嚷嚷的恨不得满京城皆知,却不许京兆跟刑部的办案人员搜查他的内宅,只许去外面追查失物,好说歹说就是说不通。

    傅琛深吸一口气——果然好事情轮不到禁骑司。

    他正想耐下性子劝说赵世子同意搜查内眷,就瞧见元鉴趁着赵世子与他理论的时候,凑近了唐瑛压低了声音问:“你上次受伤,还好吧?”

    唐瑛居然和颜悦色毫无疏远之意,脑袋只差凑近了撞在一起,压低了声音道:“都长好啦。”

    元鉴才不信呢,她又不是泥捏的,受伤之后再和一团泥糊住就能完好如初了。

    他从袖袋里掏出个小圆盒递了过去:“这是我跟御医讨来的上好的伤药,不但收敛伤口,消肿止血生肌,还能消除疤痕,听说疗效很不错,你拿回去用。”

    自上次她半夜从马车上跳下去,元鉴一直挂在心上,还寻御医讨了伤药,也亏得如今四皇子时常被陛下召见,还能参加大朝会,眼见得陛下对这个常年被遗忘的儿子展现出了宠爱之意,大家都见风使舵,顺势改变了对他的态度。

    唐瑛接过小圆盒,一副哥俩好的模样,随意的拍拍元鉴的肩膀:“殿下最近混的不错嘛,我以后可就跟着殿下混了!”

    忽听得傅大人语气凛冽,居然无视赵骥的跳脚,直接给了南越王两个选择:“禁骑司公务烦忙,王爷若是诚心想让禁骑司帮忙查案,那就让下官的人去世子内眷处搜查。若是不允,那下官只好去陛下面前请辞,这事儿禁骑司干不了,还请王爷另请高明!”

    一时之间,满室寂静。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十二点前有加更。

    爬下去继续写。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huhu 6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woowootear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微雨 20瓶;惆怅旧欢如梦 18瓶;见手青 5瓶;zoey、深海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