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四十九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49、第四十九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日娱韩娱]顶端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神工御兽灵仙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     嘉正十三年冬天, 初雪还未融尽, 四皇子元鉴伤愈之后入刑部行走,正式踏进了朝堂政治的漩涡。

    他初入刑部, 众官员观望者居多。

    不同于别的皇子六部行走,名为学习实则总带着皇子的骄矜, 难脱居高临下之态。但四皇子似乎对刑部每位微末官员都毫无轻慢之意, 虚心请教, 多学多听少言, 犹如初进刑部的新进小吏, 很快便博得了不少官员的好感。

    容嫔在宫里见到儿子, 抚摸着他额头的伤疤新长出来的粉色的肉,心疼万分, 不由双泪如珠:“母亲哪里用得着你去跟人争抢拼命?万一你出了意外,让母亲怎么活?”

    他是她在深宫里的唯一指望与期盼。

    她生性恬静,与世无争,若不是祖上获罪, 也不必入宫做了浣衣奴,早与良人岁月静好,儿女成行。

    世事无常。

    晋升嫔位之后, 紧跟着换了宫室, 连侍候的人也骤然多了数倍,也不知道南齐帝是因为元鉴在朝堂之上着实可怜,动了恻隐之心,还是想起了容嫔年轻时候的美貌, 还来容嫔处坐过两回。

    头一回坐了半个时辰,喝了容嫔亲手泡的一壶花茶,还吃了她亲手做的点心,他那被御膳厨房极尽讨好的舌头竟然觉得意犹未尽,眼前的女子眉目楚楚,虽无二八佳人的鲜妍明媚,却如恬淡静雅的山水画,令人不觉间驻足。

    后一回留的更久,还尝到了容嫔亲手做的一桌菜,而且南齐帝颇为丢人的没敢告诉侍候的内宦,他不小心……吃撑了。

    吃饭的时候,容嫔既不曾替他挟菜也不曾追问他吃的合口与否,而是沉默的扒自己的饭,让南齐皇帝生出“小妾如同饭搭子”的错觉,他既没有费心思考政事,亦没有歌舞美酒佐餐,只是专注进食,连旁边侍候的王振都惊呆了——这可大大超出了陛下往日的食量。

    到了晚间掌灯阅奏折,王振见南齐皇帝坐卧不宁,默默端上一杯消食茶,主仆尴尬的互视了一眼,仿佛有了心照不宣的秘密。

    南齐皇帝:“……”

    王振:“……”

    不过一月未见,元鉴好像脱去了幼稚的一层皮,像模像样的披起了不甚成熟的成年人的壳子,就连安慰都透着成熟稳重的调子:“母亲别哭,都会好起来的。”

    容嫔哭的更厉害了。

    他从小每遭受不公,容嫔必教导他忍。

    打碎牙齿和血吞,除了死忍,别无他途。

    然而张二哥让他学到了不同的处理方式,却也与容嫔从小到大的教导相悖,他再也不是六七岁的小儿,挨打之后红着眼眶质问母亲:“你为什么不跟她们吵?”

    那时候容嫔就抚摸着他的脑袋默默流泪。

    今时不同往日,做母亲的晋位之后原本有一腔经验想要交付给儿子,却因为自己新搬了宫室,不但要熟悉新赐的宫人,又接连两次迎驾,还要应付宫中因她地位有变而新生出来的人际关系,多年平静如水的生活被彻底打乱,容嫔满心烦乱之下竟然哭完给忘了,再也没揪着他教导“凡事忍让”的人生哲理,轻易便放了元鉴出宫。

    元鉴早做好了要被母亲念足一个时辰的心理准备,结果却落了空,出宫之后还空出不少时间,满目茫然之下既不想应三皇子之邀去他府里喝酒,更不想回刑部看陈年案的卷宗,犹豫之下总算想起一个地方:“去晏月楼?”

    小路子小心问:“殿下约了人?”总感觉殿下心情不是很好。

    元鉴:“去看张二哥。”

    张二哥有时候会半夜爬墙来他府里,距他养伤及入刑部,扳着指头数也就四五回,问及她平日忙些什么,她总是答的理直气壮:“忙着讨饭。”

    元鉴每次都想说:二哥你别讨饭了,我养你吧。

    但每次都被她视讨饭为毕生职业的神圣模样给吓到了,总觉得这个提议有点小瞧了张二哥。

    张二哥给他的感觉可是每时每刻都生龙活虎,走到哪都能混的如鱼得水的人。

    四皇子的马车到了晏月楼旁边的巷子里,没意外撞上十几个人正围着一个人打斗,彼时天色已暗,临街的店铺都挑起了灯笼,借着巷口的一点灯光,他看到利器闪着寒光,当时就惊的手足俱凉。

    被围在当间的人身手极为矫健,出手狠辣利索,转眼间地上已经躺倒了一半的人,有的还能听到响动,有的一动不动躺着,也不知是死是活。

    小路子吓的扒拉着车窗就要将元鉴拖进来:“殿下,咱们赶紧走吧。或者找巡街的衙差?”

    元鉴拦住了他:“再看看。”

    一刻钟之后,张二哥拄着她的打狗棒,提着要饭的破碗从巷子里走了出来,身后是倒了一地的人。

    她才出巷子口,身上还有不少血迹,就被一辆拦住:“上来。”

    元鉴撩起帘子露出半张脸,唐瑛呲牙一笑,攀着车辕就跳了上来,马车很快绝尘而去,巷子里挣扎着爬起来的人艰难的出来之后,连她的半个人影都不见,唯有路人惊讶的眼神。

    “受伤了没?”元鉴递过自己的帕子,“我瞧着那些人不像乞丐,二哥得罪了什么人吗?”

    唐瑛用一种“这孩子是不是傻”的眼神盯着他看,元鉴脑子总算转了过来,震惊道:“……是大长公主?”

    大长公主府里护卫不少,追踪个乞丐轻而易举,她向姚娘求助,可不是指望着姚娘出手惩治小乞丐,而是想要通过姚娘联络甘峻,知道宫里皇帝真实的意图。

    对付个小乞丐,她自己的人手就足够了。

    唐瑛自从入了影部,先是去了影部训练的几处秘密基地,分别居京城四个方位的大宅子。那四座宅子表面上看是普通富户商贾,平日还有不少货物与伙计进进出出,实则却是影部的产业。宅子里各有地宫,还有专事教导影部成员学习细作的各种技能。

    新进人员唐瑛每日抽出半日功夫去训练,下半日以社会实践为名,在外面仍旧做她的乞丐头子。

    姚娘对此十分不满:“你就不能老实呆着?”

    唐瑛:“我惹恼了大长公主,她必然有后招对付我,我总要当铒,让她有机会发泄怒火,不然年纪大了的女人,万一气出毛病咋办?”

    姚娘笑倒在她肩头:“小没良心的,你还操心大长公主的身体安康啊?”

    “当然。”唐瑛真心祝福:“我希望皇室成员都健康长寿。”好让她慢慢查出白城之事背后的主使之人。

    两人相处日久,唐瑛不过是在试探姚娘对于旧主的态度而已,发现姚娘平日懒洋洋的样子,无论提起谁都不甚在意,连她对大长公主不够恭敬也没什么表示,更是揣测这主仆之间是否有裂痕。

    “别猜老娘的心思了。”姚娘踹了她一脚:“赶紧滚去讨饭吧小乞丐。”没想到唐瑛身手敏捷,竟然躲了过去,笑着去换衣服。

    此刻与元鉴同乘一辆马车,她笑道:“难道殿下以为大长公主执掌凰字部多年,还是什么善男信女吗?被人骂的差点吐血,独生子也被押入大牢,还能坐在佛前念一卷经就宽大为怀,原谅我这个冒犯了她的乞丐?”

    大长公主不但不是宽大为怀的人,还特别睚眦必报,自从桓延波被下狱之后,这已经是唐瑛遇上的第四波要结果她性命的人了,搞的她现在连傅府都不敢回,每天半夜抓墙去看傅英俊跟腾云,两马儿似乎都对她格外不满,每次都拿鼻孔喷她,而且还比着喷。

    唐瑛也很无奈啊。

    “可是……可是她再恨你,也不该下杀手啊。”他看到了围攻的那些人都带着兵器,如果不是二哥身手了得,恐怕早就被杀死了。

    唐瑛笑的前仰后合:“四殿下,有时候我都觉得你不太像皇室中人。你到底是怎么长成这副慈悲心肠的?”她本来准备揉一把元鉴的脑袋,可是发现他今日戴着金冠,衣料之上花纹繁复,华贵雍容,伸出的脏黑的手停在他额头上方,竟然下不去手。

    元鉴瞪着一双眼睛,眼神干净而纯良,让人莫名想起小动物的眼睛。

    唐瑛曲起手指,在他额头弹了两下:“少年,多长点心眼吧。”她掀起车帘,发现已经离开晏月楼很远了,提着打狗棍纵身跃下正在疾行的马车,吓的元鉴忙喊停车。

    他紧跟着探头去看,但见唐瑛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向他笑着招招手,“照顾好自己,出入小心些!”很快就消失在了黑夜里。

    小路子咂舌:“张二爷可真厉害。”

    元鉴本来还想带她回去察看伤势,他发现她的腿上有血渗出来。

    她因维护自己而得罪了大长公主,被大长公主派人追杀,却对他毫无怨言,相反还担心他的出入安全。

    “去刑部。”元鉴原本准备回府的,又改了主意。

    小路子苦着脸劝他:“殿下,你已经好些日子都泡在刑部了,咱们能别把刑部当家吗?”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明天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容九 2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容九、伊比的天空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kenosha、欢天喜地、33519285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琳倩lsa 69瓶;於是天清日宴 15瓶;楼兰灯火夜如歌 10瓶;绽放、梶木叶 5瓶;倾茗、漫不经心、不亦 1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