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四十八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48、第四十八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御兽灵仙[日娱韩娱]顶端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     作者有话要说:  已经阅读过前一章三千字的亲们可以返回四十七章,重新阅读一下,又新添加了两千字内容。

    ——发生了更新事故,无语泪流。

    白天有事出门,码字软件锁了六千字,晚上回来为了我的小红花,写了三千字就想要更新,码字软件出不来,只能用码字软件的白名单网址点进晋江更新,以往都没事,今晚点事没用,更不了新章!更了十分钟!!!万般无奈的我只好把新章内容修改到前一章,改的时候我还想着要贴到作者有话说,然后用手机复制出来更新,结果直接更新到上一章正文里面了。

    打开手机要剪切准备更到新章的时候我傻住了……晋江修改不允许减少字数!

    一念之差贴错地方,等于把新章内容更到前一章去了,因此已经订阅过前一章的亲们,可以返回头再去看,上章又添加了两千字新内容!!!事实上我真的写了六千字新内容啊啊啊啊啊!!!!

    我真是太蠢了!!!

    唯一的儿子被押入天牢, 大长公主在痛苦之余, “卧榻养病”也改成了中厅议事,应召而来的姚娘踏进熟悉的大长公主府, 就连被元姝公主称为“风尘味儿”的作派都收敛了许多,很应景的走出了端庄恭敬的小碎步, 大约能在她身上追寻出一点二十年前大长公主身边宫人的影子。

    大长公主元衡这辈子基本不看人脸色, 相反她身后有一大票人要靠着揣摩她的脸色活命吃饭。

    她见到姚娘先赐座。

    别看姚娘在凤部跟人来疯似的喜怒无常, 对着傅琛这样的后进小辈摆姑姑的款儿, 敢一个不合她意就把唐瑛丢到大街上去讨饭, 但在旧日主子面前依旧保持着谨言慎行的良好习惯。

    “主子面前, 哪有奴婢的位子。您吩咐,奴婢听着。”

    这句话原本没什么问题, 但大长公主听着心里颇不是滋味。

    以往她掌凰字部时,姚娘都自称“属下”,但如今却以“奴婢”自称,摆明了她虽认自己是大长公主府里出去的奴婢, 但却不再视她为凰部执掌。

    她假作没听出姚娘的弦外之音,捏着帕子叹息:“我这一向都病着,若不是那孽子惹事, 也不必撑着身子爬起来见你。”

    “公主也要爱惜自己的身子。”姚娘深知大长公主溺爱独子, 这“孽子”恐怕说的口不应心,不便多做评述,遂摆出标准树洞的态度:“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禁骑司影部别的不论,搜集消息却是看家的本领, 姚娘这就好比睁着眼睛装瞎子,有那么点敷衍的意思在里面。

    大长公主拿帕子拭了拭眼角,就连伤心都那么的仪态万方:“还不是延儿那个混帐,没事儿非要去逗弄元鉴。他是个好玩的性子,可元鉴老实,闹不清这是兄弟俩之间的玩闹,跑上金殿要死要活的闹,逼的陛下把延儿发落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

    姚娘心道:影部收到的消息可不一样。

    她年轻的时候觉得大长公主铁腕手段,严以律己,可是自从桓延波逐渐长大,大长公主在儿子的事情上一再纵容包庇,她有时候都觉得这个人不再是她认识的旧主。

    桓延波恶意殴打四皇子,四皇子不堪其辱闹上金殿,朝中物议沸腾,百官侧目,陛下才下旨降罪并安抚四皇子。

    至于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小乞丐——姚娘听到消息的时候都快要忍不住要赞一声:干的漂亮!

    不亏是她瞧中的好苗子!

    “公主不必担心,比起四皇子,陛下更疼爱公子,等过一阵子消了气就没事了。”姚娘说的是事实,只不过要加个时间限制:从前。

    四皇子大闹金殿,恐怕会成为皇帝心里的一根刺,只要有心人善加利用,终能刺破皇帝陛下对大长公主的信任。

    大长公主:“我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姚娘,你不如跟甘峻打听打听,看看陛下是什么意思?”

    姚娘略垂着头,温驯道:“等甘峻从宫里出来,奴婢探探他的口风。”袖子里的指甲却渐渐掐进了手心。

    大长公主见她恭顺一如往常,也怀疑自己之前多疑,她半是笼络半是许诺:“你年轻也不小了,等甘峻从宫里退下来,你们也该成亲了。到时候本宫亲自给你们挑一处山明水秀的富庶地方,你们也好生歇歇,这些年也不容易。”

    姚娘扯出一抹感激的笑容:“多谢公主惦念着。”心里却冰凉一片。

    早在很多年前,她跟甘峻就不可能了。

    她退出正厅之时,不由想起很多年前,她第一次执行任务,大长公主也是这样温柔许诺:“等你这次完成任务回来,就跟甘峻办婚事。”那时候甘峻还没有去皇帝身边做暗卫,而她还是大长公主忠心的奴婢,心心念念喜欢着甘骏。

    听到大长公主的亲口允诺,她红着脸颊憧憬着未来,踏上了前方不可知的未来。

    一年多之后,她从外面活着回来了。

    任务完成的很成功,只是她却再也没办法回到从前了。

    甘峻如约来娶她,她却拒绝了。

    原来大长公主一早就算计好的,她除了那一点粗浅功夫,以及学到的窃取情报的本事,最致命的武器是美色。

    完成任务变成了一道单选题。

    如果任务失败,她将面临着严重的惩罚,连自己的命运都别想掌握,更何况与甘峻双宿双飞,唯有完成任务,她才能得到这道闯关题的最高奖赏:甘峻。

    那一次她失去了清白之身,并且还与别的男人生了个孩子——为了完成任务。

    甘峻后来进宫做了皇帝的影卫,而她在影部慢慢熬了下来,经历许多事情,拿男女情*事当笑话看,也跟甘峻有过亲密的时刻,被甘峻按着肩膀质问的时候,她轻佻的抚摸男人的脸颊,隔着一层肌肤,她听得到甘峻胸膛里密集的心跳。

    而她,心如死灰。

    姚娘踩在纷纷扬扬的大雪里往回走的时候,不无悲凉的想到,这么些年,大长公主到底还是错算了她。

    以为甘峻仍是她心底的执念,却不知她早已不是十七岁的姚娘。

    大雪纷纷扬扬,姚娘在快要出府的时候被一名中年妇人拦住。

    “姚娘。”那妇人撑着一把油纸伞,提着灯笼,拦住了她。

    “芸娘。”姚娘站在三步开外。

    有时候她都觉得大长公主府就像个照妖镜,每来一次,她就显露一次原形。

    来的多了,伤元气。

    “姚娘,你得帮帮大长公主。”芸娘说:“主子当初离开禁骑司的时候没有带着你,实在是影部无人接手,实则主子早就为你计划好了未来。”

    姚娘心想:就像影部这些年安插进各藩王或者重臣府邸的棋子一样,我也只不过是大长公主在离开禁骑司之后埋下的一枚棋子而已。

    因为甘峻对她仍有情。

    大长公主并不准备放弃禁骑司,所以才在表面上配合陛下想要裁撤禁骑司的想法,顺着陛下的意思回府养病,顺手把凰字部扔给不明所以的元姝。

    外间都传言大长公主与皇帝陛下姐弟情深,但这一刻姚娘心里却升起怀疑的阴云:这对姐弟当真如外间传言一般互相信任毫无猜忌吗?

    芸娘与她一同来到大长公主身边侍候,既学不了春娘学会刑讯的一切残忍手段,容貌也寻常,进不了影部当细作,这些年反而留在大长公主身边踏踏实实侍候着大长公主,还顺便嫁给了大公主府的管事,成亲生子,日子过的安安稳稳。

    她的丈夫及儿女皆是大长公主府的奴才。

    姚娘伸出保养得宜的纤纤玉指,丹蔻艳绝,她笑:“像不像雪夜出没的女鬼?”接数片雪花,雪花触掌即融,不断落在她的掌心,却很快又化了,掌心里一片水渍。

    芸娘:“你跟春娘是我们几个里容貌最出挑的,也最聪明,当知道离开主子,我们什么也不是。”

    “谁说不是呢?”姚娘抖落掌心的水渍:“很多年前我就知道,我们的前程生死只在主子一念之间。”是时候该变一变了。

    离了大长公主,一路从前厅往外走,她就好像离了照妖镜的妖怪,一件件披好自己这些年修炼好的皮,踩着积雪往外走的时候,芸娘听到她的轻笑声:“姐姐早些回去看小孙子吧,难道你还怕我不帮着主子吗?”

    芸娘上个月刚得了个大胖孙子,姚娘还捎了个长命锁过来。

    积雪渐深,姚娘走的深一脚浅一脚,长长的披风几乎要拖过地面,从背后看像个孤注一掷的赌徒,因为知道自己手里的筹码少的可怜,再也没有翻本的可能,索

    性押上这一生,痛痛快快赌一回。

    *****

    有着赌徒心理的并非姚娘一个。

    唐瑛站在小院廊下,面对着黑沉沉的夜,也生出此感。

    她还没能接触到禁骑司真正的核心,只是在外围打转。

    “大哥,今日红香来通知我,已经通过了影部的试练。”

    张青站在她身后的阴影里,房间里没有点蜡烛,从外面看倒好像唐瑛在自言自语。

    “小姐,你真的决定要进影部?”他从前不知道影部,但是自从唐瑛知道了影部的存在,外加姚娘与傅琛等人的只言片语,两人已经基本猜出了影部所做之事。

    “我一直很好奇禁骑司搜集情报的能力,据说大臣夜间与姬妾调笑之语都能传进陛下耳朵,他们必然有不少出色的细作。可是春娘的内狱专审女犯,而凤字部对外缉查百官不法之事,那么谁来搜集情报呢?”

    她低低说:“我现在知道了,原来是影部。”

    张青张口,想要阻止她:“可是小姐,你不是也说姚娘跟她手底下的女子应该走的都是内宅的路子吗你不能……”

    唐瑛说:“大哥,我最近仍旧时常梦到爹爹跟哥哥,还是睡不安稳。入冬了,你明儿买些纸钱去城外烧了,该给他们添冬衣了。”

    张青阻止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他鼻端又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跟城破那日一模一样,连冷冽纯净的雪都没办法覆盖的血腥味。

    “小姐不去吗?”

    唐瑛闭上眼睛,靠着冰凉的柱子:“不了,我没脸见他们。”

    ********

    天亮之后,傅指挥使出门去禁骑司,却发现唐瑛穿着黑色的窄袖公服,牵着马儿跟熊豫一起从马厩方向过来了。

    见惯了她这些日子黑不溜秋的乞丐模样,忽然打扮整齐,踩着雪后日出冒出的万丈霞光,傅琛都觉得眼前的人漂亮的让人眼晕。

    明明她也没涂脂抹粉,依旧是素着一张小脸。

    果然还是对比的原因。

    傅琛忽然能理解那些京郊大营里操练三个月休假的武将们饥不择食的行为了。

    “今日不去讨饭了?”

    “不务正业的久了,偶尔也要务一回正业嘛。”唐瑛笑嘻嘻翻身上马:“姚娘昨日就召我,说不定今日去会狠挨一顿揍,大人得闲了一定要来救我啊。”

    傅琛心想:你个小没良心的,待你再好有什么用?

    傅大人很高冷:“看情况吧。”好像跟昨晚黑天半夜找借口抱人家小姑娘的青年不是同一个人。

    唐瑛觉得,傅大人还是夜晚的时候比较可爱一点。

    虽然……还有那么一点危险。

    姚娘听说唐瑛答应了进影部,好像早在意料之中。明明是她追着喊着戏弄唐瑛,等到唐瑛真正答应了,她神色却又正经许多:“你可想好了?真的要跟着我?”

    唐瑛倒显的有几分油嘴滑舌:“只要姚姑姑别嫌弃我是个烧火丫头,肯收留我就行。”

    红香没想到她昨日还在街头给自己摆架子,说是玩够一个月再来,睡了一夜就改了主意,心里唾弃她出尔反尔,倒更是瞧不起她,又觉得姚娘有眼无珠,居然看重这样的人,不痛快极了。

    晚玉倒是还记着唐瑛数日之前重挫刘重等人之事,拍手笑道:“这下子姑姑可算添了一员大将,往后谁再惹姑姑不痛快,让小瑛去揍。”颇有种“关门放张瑛”的架势。

    唐瑛:“……”突然发现自己任重而道远,此后约架大概不会少。

    “刘大人他们还好吧?”她问的有点心虚。

    晚玉咯咯直笑:“能好得了吗?傅大人说他们近来懈怠了,最近凤字部那帮人都快被练趴下了,各个练的灰头土脸。”

    唐瑛:“我真不是故意的。”

    红香:“谁信!”

    唐瑛进入影部的事情已成板上钉钉,姚娘似乎又恢复了她一贯的漫不经心,还不着调的说:“男人们碰上高兴的事儿都要逛青*楼找乐子,可惜今儿的好日子,收个徒弟也没地儿找乐子去。”

    唐瑛:“……”

    说是徒弟,既没拜师礼也没改称呼。

    姚娘说那样忒俗,她最讨厌那些捆绑的名目,比如父亲打儿子,师父打徒弟:“我就那么凑和一说,你就凑和一听,千万别当真。”

    晚玉直笑:“姚姑姑每年都说收徒弟,说起来影部她手把手带出来的都算是她的徒弟,可也没见谁给她行过拜师礼,她也特别讨厌别人叫师父,说是平白老了一辈,跟别人爹娘似的,搞不好还得管东管西。”

    唐瑛甜甜一笑:“能碰上姑姑这么豁达的人,叫不叫师父又有什么打紧?反正往后顶要紧是跟着姑姑学本事就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