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四十七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47、第四十七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盛世谋妆超能右手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夜半, 唐瑛瘸着一条腿爬上墙头, 顿时愣住了:“……爬错了?”她的方向感极准,认路还是唐尧手把手教的, 再加上记忆力不错,也算拿得出手的本事了。

    可是爬错墙还是头一回。

    她坐在墙头前后看看, 有点魔幻啊。

    难道真是京城许多府邸外观一致, 才让她找错了地方?昨晚这园子还是一派自然风光, 今夜就有了点人为修整的模样。

    四皇子睡足了一日, 醒来吃点宫里新赐的御厨做的清淡饮食, 正靠在床头拿本闲书打发时间, 卧房的窗户就被人敲响:“四殿下?”

    “张二哥。”他扔了书,顿时喜笑颜开。

    窗户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顶破毡帽先冒了出来,紧跟着便是张二哥那张明媚的笑脸,她提着个油纸包从窗户里跳了进来,一条腿还瘸着, 蹭到了他床前,打开油纸包是扑鼻的香气。

    “特意去刘记买的烧鸡,香吧?”然后从后腰背着的布兜子里拿出一盆开的正艳的水仙花, 白瓣黄蕊, 清新可人,举到了他面前:“昨日就发现你房里太素,偷了盆花,添点生气。”

    论起偷花偷杏子, 她也算个中好手,只是如今少了放风的那个人。

    “你从哪偷的?”元鉴还当她开玩笑。

    “嘘——”唐瑛食指抵唇:“保密!”

    元鉴面上笑容越发灿烂,他接过水仙,又闻闻烧鸡,只觉得心情好的出奇:“二哥,你真是我的贵人!”突然身体前倾要吐。

    唐瑛目瞪口呆,慌的接过水仙跟烧鸡放在一旁:“你见到贵人就要吐?这个欢迎方式未免也太别致了吧?”

    元鉴压下那阵恶心,捂着脑袋往后靠,被张二哥逗的合不拢嘴:“我可能太高兴了,都高兴的晕头了。”

    唐瑛摸摸他被包的跟粽子似的半个脑袋,扶他靠在被垛上,忍不住数落他:“我是教你必要的时候一哭二闹三上吊,可没让你拿自个脑袋当石头去撞,你当自己脑袋是金钢石啊,撞几下都没事儿。”

    元鉴就算是被张二哥数落,也觉得开心不己。

    他今天太开心了,可是这种开心又没办法跟别人分享,小路子跟小秦子俩没出息的都高兴的哭了,王府长史又是开府才派来的,在他心里都算不得自己人,还能找谁倾诉呢?

    这高兴像发酵的酒,时间越酒味道越浓,等到张二哥推开窗户的那一刻,几乎达到了顶端。

    他太需要有个人来分享今日之事了。

    “那有什么关系呢?二哥你知道吗,父皇从来没像今日这样慈祥的对我说过话,也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么多的话。以前桓延波……就是那死胖子!”他改用张二哥的称呼,顿时觉得贴切又解恨:“哈哈哈哈死胖子!”笑够了又说:“那死胖子从小欺负我,骂我娘骂我,说我是贱人生出来的贱种,各种难听的话骂我,我气不过回嘴他就打我,打完了还要恶人先告状……真是又毒又坏……”呱啦呱啦说个不住。

    “那叫头顶流脓脚底生疮,坏透了!像不像个从里面烂了的大冬瓜?”唐瑛撕下一只鸡腿本来准备给他,见他谈兴正浓,转而塞进自己嘴里。

    ——那帮乞丐太能吃了,她站在锅边掌勺,最后连点菜汤都没捞着,他们却吃的肚儿溜圆。

    元鉴笑到捶床:“二哥你说的太对了!”他久在宫里,在市井间也不过是书坊街肆随意走走,于市井俚语多都不通,连骂人都骂的很斯文,遇上唐瑛这种自小在军营里跟糙汉子厮混长大的人,简直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唐瑛见他骂人词汇贫乏,索性教他一长串街头脏话,连桓家祖宗十八代都被亲切问侯了好几遍,元鉴起先听的瞠目结舌,有些话都不理解其义,唐瑛边吃边解释,等到脚下一堆鸡骨头之后,她的国骂小课堂也暂时告一段落。

    元鉴自小学的是皇子礼仪,因为被人轻贱其母出身,为了不再丢人,尤其学的用心,读书学的是圣人之道,君子之风,结果被唐瑛一堂国骂小课堂就给带歪,他试着问侯了一遍桓家的十八代祖宗,再用国骂把桓延波从头骂到脚,更觉神清气爽,连头也好像不那么晕了。

    “二哥,你真有意思。”

    唐瑛用油手拍拍他的肩,语重心长:“少年,你要学的还很多呢。”忽听得外面有脚步声传过来,在门口停了下来。

    “殿下,傅指挥使来了。”

    “傅……他怎么来了?”唐瑛一脸古怪,跟见到鬼似的拉开窗户就要跑,也顾不得脚疼,跳出去阖上窗户之前还叮嘱了一句:“殿下,别告诉傅指挥使我来过啊。”

    元鉴不明所以:……你俩不是一伙的吗?

    哦不对,乞丐跟禁骑司指挥使怎么也凑不到一起。

    不过想到跟着傅琛一起出现的白的反光的张二哥,他又糊涂了,所以你俩……到底怎么回事?

    很快傅琛就跟着小秦子过来了。

    他进房之后,目光在床边地上那一堆鸡骨头上扫过,还略略诧异四皇子的生活习性,似乎不是特别好,可是再扫过他床头矮几上放着的一盆水仙,便停住了。

    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昨晚他的书房窗下条形几上就摆了一盆刚刚盛开的水仙,就连花盆都一模一样。

    今晚他回去的时候,那盆水仙就不见了。

    小秦子也瞪大了眼睛,指着地上的一堆鸡骨头:“这这……哪里来的鸡骨头?”

    “你昏头了吧?明明本王吃的。”元鉴板着脸,肚里暗骂小秦子不长眼色。

    傅指挥使先是顶着他那张冰块脸自以为亲切的问侯了元鉴的伤势,听说伤势暂时无大碍,还需卧床静养数日,接着就好像是闲聊一般随意道:“张二有没有来过?”

    元鉴心道:若不是傅大人你过来,我跟二哥大概还很开心的聊天呢。

    不过张二哥的叮嘱他可不敢忘:“没啊,二哥没来过。”

    熟谙审犯人的傅指挥使:“水仙花挺漂亮,张二没说从哪弄来的?”

    “她说是偷来的。”元鉴:我说了神马?

    四皇子当机立断,拉过被子盖住了脑袋:“头好晕,本王身体不适,恕不能招待,傅大人走好。”

    傅琛:“……”

    傅指挥使今日在朝堂上亲眼见证了唐瑛胡说八道的杀伤力,眼见得大长公主差点被气晕过去,怕她留着后招,回禁骑司之后急召了春娘跟姚娘过来,试探的提起

    :“假如大长公主与禁骑司立场不同,发生矛盾,两位该如何抉择?”

    春娘还有些犹豫:“这个……总要看谁有理吧?”

    傅大人冷笑:“春姑姑,禁骑司是讲理的地方吗?”

    禁骑司就是皇帝的一把刀,指哪杀哪,讲什么道理啊?讲道理的都在金殿上呢,没见到朝堂上一帮臣子扯皮,都要磨破了嘴皮子?

    姚娘倒是干脆表态:“陛下本来就有裁撤禁骑司的意思,我们没进禁骑司以前,的确是大长公主府的奴婢,可是自从进了禁骑司,就是陛下的臣子,身有官职,当然站在禁骑司的立场了。”

    傅琛唇边一点笑意:“姚姑姑倒是明白人。”又暗示春娘:“春姑姑可别犯糊涂,值此关头,咱们禁骑司三部务必要齐心合力,共渡难关!”可别没事拿着自己人下刀子。

    忙完了司署里的事儿,才顾上回家找唐瑛。

    傅指挥使骑马回家,才出了四皇子府,就见头顶悠然飘下几片雪花,他慢悠悠骑马往家赶,到了府里也不急着回房,先去了马厩等人。

    一盏茶的功夫,墙头冒出个小脑袋,破毡帽上已经积了浅浅一层雪。

    先是扔下来一根打狗棍。

    紧跟着某人狠狠打了个喷嚏:“艹,居然下雪了!”

    墙内冒出个幽幽的声音:“你还知道回来?”

    “鬼呀!”曾爬墙无数,自称爬墙小能手的唐瑛吓的直接从墙头滑了下来,她毫无防备之下闭着眼睛做好了与大地亲密接触的准备,没想到却落进了一具温暖的怀抱。

    “吓死老子了!”

    她坚决不承认是自己失手滑下来,而是墙头积雪太滑之故。

    txfgh wty

    大长公主急召姚娘的时候,傅琛正在自家墙头接住了内贼。

    那内贼无意之中落入他怀中,还显出与其行径极不相符的一点呆意,在他怀里呆呆仰望着他,睫毛之上落下几点雪花,她浑然未觉:“大大人……”

    傅琛上次在廨房里只是觉得她瘦,也轻拍过她的背,感受过那支棱的肩胛骨,然而等人真正落在他怀里,什么温香暖玉全然没有,不合时宜的只想到四个字:骨瘦如柴。

    她是怎么把自己煎熬成这副鬼样子的?

    傅指挥使怀里抱着嫌犯举棋不定,是“严刑拷打”还是“温柔诱哄”呢,他熟谙一百零八种刑具,却在此刻踌躇不前,只觉得无论是何种审讯方式恐怕都没办法审出她的心声。

    “大人——”怀里的少女总算回过了神,从他怀里跳了下来,不妨落地的时候忘了崴过的脚,差点扑倒在雪地里,幸亏傅大人眼疾手快,拦腰抱住了。

    “爬墙就不怕再崴了脚吗?”

    唐瑛:“……大人您能盼我点好吗?”

    片刻的功夫,雪粒便密集了起来,搓盐扯絮般落了下来。

    傅琛顿时有了正当的理由,“我瞧着你也走不了,积雪路滑可别再崴了另外一只脚。”他拦腰抱起唐瑛往前院书房跑了过去,说的冠冕堂皇:“府里出了一桩失窃案,需要姑娘配合调查。”

    唐瑛心里的怪异团团升起,直觉傅大人今日举动有些奇怪,再拿她当禁骑司的兄弟,也不该来个公主抱吧?

    她有点不安,不由侧头注视着冒雪奔跑的男子。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主流的审美还是颇符合她的审美,傅大人五官俊美不凡,连下巴似乎都比旁人要更显清隽。

    书房门口守着的安山见自家大人冒雪抱着个姑娘冲了过来,迎上来的时候差点被惊个趔趄,嘴巴大张能塞进去俩鸡蛋,只差激动的绕府快跑两圈,向大家传播这个好消息。

    ——大人总算开窍了,府里要有女主子了!

    实则傅琛把人抱进书房,与安山设想之中的旖旎全不相干,傅大人充分发挥自己的专长,面对着眼前似乎被他的举动惊到的小姑娘,居然……开始夜审内贼。

    “四皇子房里的水仙是怎么回事?”

    “什么水仙?”唐瑛眨巴眨巴大眼睛,迷茫的很无辜:“我刚刚从破庙回来,还没来得及去过四皇子府呢,殿下他还好吗?”

    “别打岔。”傅琛眼含笑意:“当真不知?”

    作为偷香窃杏的高手,唐瑛的心理素质很过关:“大人,有话还是讲清楚的好,打什么哑谜啊?”

    “你真没偷我房里的水仙?”

    唐瑛一脸气愤:“大人,禁骑司捉拿嫌犯难道不讲证据,要屈打成招吗?”她拍着胸口喊冤:“天地良心!大人的水仙长的是红是白,是高是矮我都没见过,怎么就能赖到我身上呢?谁能证明我动过大人的水仙了?”

    良心是什么东西,她才不在意呢。

    “……” 傅琛差点绷不住笑出声。

    他明知道眼前的小丫头在耍赖,若是碰上真正的犯人,恐怕已经在酷刑之下走了好几遭,浑身连块儿好肉都快没了。然而眼前的嫌犯眼珠子转的滴溜溜的,比起二郎山初见时,那苍白荏弱出手狠辣却意兴阑珊的样子可有生气多了。

    “熊豫看见了。”他笑着讹她。

    “胡说,熊豫明明跟着你出门了。”唐瑛脸皮的厚度可是四皇子的好几倍,她立刻便察觉自己失言了,不过随即自圆其说:“别当我不知道,我手底下的小兄弟们可是瞧见了。”

    “呵,这是才放出去几天,都有了自己的消息渠道了?”他原本是一句玩笑话,唐瑛却脸色一变,好像被捏到七寸的蛇,徒劳的挣扎出了点勉强笑意,甩着尾巴挽救自己的疏忽:“……我也是听他们今晚吃饭的时候闲聊,禁骑司的傅指挥使如何英俊,身边跟着的少年郎如何如何,就猜到是熊豫了。大人别瞎想!”

    傅琛知道她带着忠仆入京,化名张瑛必定有所图谋,唐家之事但凡身处权利中枢的人都能猜出几分,区别只在于是谁出的手,谁又是得利人。

    他逼近小丫头,成功在她脸上看到一丝慌乱之后,轻嗅几下:“怎么我闻着你身上这烧鸡味,跟二皇子床前那堆鸡骨头一个味儿?”

    唐瑛大松了一口气,就好像瞬间被人解开了脖子上勒着的绳索,讪讪的摸摸鼻子,大拍马屁:“大人果然明察秋毫,不怪年纪轻轻能坐到禁骑司指挥使的位子!”她话锋一转,又开始狡辩:“借花这么风雅的事儿,大人怎么能指责我偷呢?多煞风景啊?”

    傅琛疑惑:“借花?”

    “大人探病可带礼品了?”

    傅琛:“……”他还真没有送礼的习惯。

    小丫头的尾巴尖似乎都要得意的翘起来了:“我就知道大人去别人家府邸,不是去传旨就是去拿人,要么带着圣旨,要么带着枷锁。”她“啧啧”两声:“瞧瞧,做指挥使久了,都忘了人情世故了。我这不是借花献佛,早早替大人送了过去嘛。大人不但不应该指责我偷花,还应该感谢我为大人想的周到才对!”

    傅琛轻笑出声:“是嘛?我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唐瑛紧贴着墙壁艰难的想要从他身旁溜过去:“大人收留了我,无以为报,些须小事不必挂怀,都是我应该做的!”

    两个人离的极近,近到傅琛低头就能闻到她发间的清香,近到再踏进半点,就能将眼前滑溜的少女再次搂进怀里。

    然而他终究没有,还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以方便她逃走。

    等到少女逃到门口,他注视着她要离开的身影,忽然出口:“唐瑛,京城里可处处是陷阱。”你要小心一点。

    “多谢大人提醒。”唐瑛脚下未停,很快就出了房门,这次她一个人前行,在他书房门口的雪地里留下一长串孤独的脚印。

    有些路,注定只能自己走。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更奉上,求花花收藏营养液!

    晚安,明天见!

    ps:今天在文下见到伊比的天空一长串地雷,是很早的老读者了,再次见到很开心,谢谢亲爱的!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伊比的天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wanrenruhai9、有一条鱼 30瓶;iris 20瓶;moon_tree123、阿婉 17瓶;思思、古月谷雨 10瓶;lhdc0703010、zoey、鱼仔仔、绽放 5瓶;未央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