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四十六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46、第四十六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攻略极品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御兽灵仙     晚些时候, 前殿旨意颁了下来。

    也不知道是否桓延波的事情刺激到了南齐皇帝, 他先是晋升四皇子的母亲为容嫔,其次便是允准四皇子伤愈之后入刑部行走, 参与刑部审案,允其上朝, 等于是让赋闲在府里的四皇子参与到朝堂政事之中。

    经此一事, 四皇子在前朝后宫的地位明显不同, 至于那一长串的赏赐反而是末节了。

    前来宣旨的正是南齐帝身边的秉笔太监王振, 也算是御前红人, 他念完那长长的一列赏赐单子, 笑道:“恭喜殿下苦尽甘来。陛下还说,张二是殿下的救命恩人, 让殿下看着办。”又有内宦抬出两大食盒点心:“这是赏张二的点心。”另有纹银百两的赏赐。

    唐瑛再次叩头谢恩,御医适时宣布:四皇子可以坐软轿回府静养,并有随行侍医若干。

    内宦一路跟着唐瑛出府,亲眼见到她召集四条街的乞丐分点心, 快乐的好像过年,回宫向南齐帝复命:“那张二统领着四条街的乞丐,大小乞丐都很敬服, 听闻是宫里的点心, 还有老乞丐高兴的流下了眼泪……”

    南齐帝:“市井犹藏侠义,天家却是无情。”

    分明感叹大长公主母子轻视折辱四皇子,差点令其自尽。

    侍候的内宦听的胆战心惊,不敢附声。

    皇帝陛下这一刻对大长公主的情份淡了, 自然可以评判其无情,哪一日他想起大长公主旧日的好,可能就不是“无情”两字了。

    唐瑛一夜未睡,天亮又是金殿一日游,半下午的时候抱着棍子靠在墙角打盹,破毡帽倒扣在脸上,遮住了太阳,睡的正香,旁边的破碗被人敲响。

    她拉下毡帽,见到姚娘身边的红香扔了一小碇银子在破碗里,弯腰说:“要饭的,姚姑姑让你回去,你的试炼通过了。”

    唐瑛抓起碗里的银碇子塞进怀里,拉下毡帽继续睡:“告诉姚姑姑,再给我一个月时间,玩够了就回去。”

    红香气急败坏:“你敢不听姚姑姑的话?”

    唐瑛笑嘻嘻拉下毡帽,露出一口白牙:“对啊,不听话被扔出来当乞丐,要是再不听话,难道去倒夜香?”

    影部无人敢违逆姚娘的命令,偏唐瑛是个例外,连姚娘都有意纵容,红香心里不痛快极了,拉紧了身上的斗篷:“我这就回去跟姑姑复命,说你当乞丐当上瘾了,都不愿意回司里了。”她小声嘀咕:“最好让姑姑把你从司里赶出去!”

    她转身离开的时候,恰有一车马车路过,车上的人掀起帘子,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而红香的面孔,哪怕是行走的姿势都熟悉已极。

    “停车。”车里的元阆开口。

    大前年,他果然在雪夜里遇上了身着孝衣被数名暴徒欺侮的少女,他近距离观赏,直到那几名暴徒扯下了少女的外衫,露出里面的肚兜,他才下令马夫:“回府。”果然是影部的人伪装,欺侮的样子闹的倒像真的,可那么冷的天在路边也不怕冻着?

    他唇边不由浮起一抹凉薄的笑意。

    大雪纷纷扬扬,车辙一路向东,前一世的相遇被他抛在了身后,离开很远还能听到红香凄厉的呼救声。

    前世捧在心尖,睡在枕畔的鸳侣,不过是刻意为之的接近。

    所有的柔情蜜意一见倾心也只是阴谋编织的谎言,经不起时间的验证。

    红香走的很急很快,似乎巷子里那个闭眼睡着的乞丐惹恼了她,路过马车的还在小声咒骂,只言片语落进元阆耳中,等她走远了,他一掀车帘跳了下来。

    车夫:“殿下,前面就是晏月楼了。”

    元阆挥手让他离开,负手走进了巷子,见到那一身行头,只觉得眼熟,很快便张大了嘴巴——这不是今日大闹朝堂的刁民张二吗?

    一张利嘴逼的大长公主母子狼狈不堪,跌了好大一个跟头。

    张二……

    他今日朝堂之上一直觉得怪异,此刻越走近越觉得不对劲,距离张二还有十来步距离,忽听得身后一群人七嘴八舌,纷纷喊着:“二哥,回家啦。”

    元阆扭头,只见一群乞丐从他进来的方向冲了过来,打头的提着两只肥鸡,后面还有提着菜蔬馒头的,越过他直奔着张二而去。

    张二懒洋洋扣正了破毡帽,抄起破碗,拄着打狗棍一瘸一拐的站了起来,被一帮乞丐夹在中间,呼呼喝喝去了。

    元阆留在巷子里,轻敲额头:“果然最近睡眠不好,到底都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今日张二进殿之后,走路姿势就有点不自然,不过当时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事件本身之上,他也没多想。

    方才红香从那乞丐面前过去,他心里顿时冒出一个念头:张二难道是影部的人?

    唐瑛化名张瑛进入禁骑司之后,被傅琛以权谋私借调去了凤字部,据他所知,姚娘近来也在凤字部,故而这就耐人寻味了。

    他方才想的是:张二会不会就是唐瑛?

    然而过去之后,端看他走路的背影,微微有些跛,定然不是唐瑛了。

    四皇子府里,从开府至今,从来都没有今日这么热闹过。

    先是一队殿前武士护送着元鉴回来,身后跟着老长一溜赏赐,外加太医数名,不等王府长史将这些人打发的打发走,安顿的安顿明白,紧跟着工部的一群人就上门了。

    工部尚书亲自带着手底下的人来探病,听说四皇子已经回房休息,连带着对王府长史说话都客气不少:“殿下病着,就不打扰殿下养病了,只是上次府里修缮还有许多不尽如意之处,一时抽不出人手便暂且放下了,趁着今日有空赶紧带了人来收拾。”

    长史焦越心道:开春建的府,这都入了冬,您工部可真够忙的呀。

    主子没脸,做奴才的也没办法直起腰杆。

    不过今日这事儿透着奇怪,殿下带着一身伤入宫一趟,不但带回来了大批赏赐,竟然还把工部的人招了回来。

    “既然工部如今腾出人手了,就赶紧干吧,别等到明年春天。”焦越打发送走了工部尚书,派人带着工部过来的人去收拾府邸,赶忙抽空去见四皇子。

    “殿下,殿下不好了。”

    元鉴在金殿撞柱子虽然被及时拉住,但撞破头那一下也不轻,一直有点头犯晕恶心。

    不知道为何,自从破釜沉舟寻过一回死之后,好像激发了他体内多年深埋的血性,此刻他反而像换了个人,闭着眼睛淡声问:“何事不好了?”

    “殿下,工部的人来了,说是……说是要修缮府邸。”

    “让他们轻点,别吵到本王休息。”

    元鉴闭上眼睛:“别人来了一概不见,如果是张二哥来了,直接带过来。”

    长史悄悄退了出来,小路子跟小秦子喜极而泣,一边心疼着元鉴额头的伤势,一边小声嘀咕:“咱们殿下算是苦尽甘来了!娘娘也熬出头了!”

    “好吵,给本王闭嘴!”元鉴忍着恶心笑骂了一句,唇角弯弯,平生头一次觉得心里畅快,想起张二哥在金殿之上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

    他多年受尽折辱与冷待,旁人的一点点善意足慰平生,更何况是素不相识的张二冒着得罪大长公主被杀头的风险上金殿助他翻身,说是再造之恩都不为过。

    京城的一座破庙里,被四皇子心心念念着的张二哥此刻正跷着脚指挥一帮乞丐埋锅收拾炖鸡。

    “诶诶你们洗干净了没?用开水烫,多烫几下再拔毛,毛根弄干净啊……”

    “你们到底有没有做过饭啊?”真想跟傅大人把费大叔借过来,也好指教这帮乞丐们做饭。

    “二哥,我们是乞丐啊,讨饭就行了,做什么饭啊?”已经被熊豫放出来的包子小心的咬了小半块今日刚分到的宫里的点心,只觉得酥皮入口即化,剩下的半块捧在手心里闻了又闻,连口里的都舍不得咽下去了。

    今日总共分到两块点心,他已经消灭了一块,只剩下这一块了。

    他的话引起同伴的大笑,众人齐声附和:“二哥,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是乞丐吗?”

    原本准备做甩手掌柜的唐瑛只好亲自上手,指点着几个手脚灵便的小乞丐拔毛,她抽也匕首准备切鸡。

    众乞丐见她竟然还有刀,愈加觉得张二哥深不可测,比起以前只会吹牛皮打骂大家的常三可厉害多了。

    “二哥二哥,你哪来的刀?”

    “家传的。”唐瑛顺手揪了旁边乞丐几根头发:“来来来看啊,吹毛断发的宝刀,仅此一把啊。”给众人餐前表演个小节目,引的一帮乞丐大呼小叫,欢笑声不断。

    一个时辰之后,破庙前面的大铁锅里鸡肉炖菜终于熟了,早就馋的口水横流的众乞丐拎着破碗差点一哄而上把锅给掀了,唐瑛黑着脸破口大骂:“老子让你们吃饭,难道就只吃这一顿吗?讨饭也知道还有下顿的,难道你们都不想吃下顿了?”

    别瞧着张二哥笑嘻嘻的,大家还记得他打败四条街老大的威风,顿时都不敢再造次,只听得唐瑛继续骂:“都给老子排好队,一个一个来!年纪大的身体不好的还有小的都排前面,身强力壮的排后面,还想抢的给老子靠边站,都别吃了!”

    她拎着大铁勺,一人两勺肉菜,两个馒头,边打饭边骂骂咧咧,喝斥贪心不改的乞丐,跟军营里的火头军似的。

    作者有话要说:  唐瑛:“我就是胡说八道,您诸位别信!”

    众人:不信才有鬼!

    *******上章小剧场,忘放上来了。

    对,你们看的没错,晚上十二点左右我再努力写一章,还不用花花收藏营养液来奖励一下勤奋的我吗?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伊比的天空 15个;raysnow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微雨 10瓶;raysnow 8瓶;未央 3瓶;独怜幽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