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四十五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45、第四十五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日娱韩娱]顶端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御兽灵仙攻略极品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     天子一怒, 满殿皆噤声。

    大长公主见势不妙, 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被御史咬着律法二字, 恐怕桓延波不死也得脱层皮,她平生止此一子, 爱逾性命, 从到小大, 连磕破块油皮都心疼不已, 如何能见得他受委屈。

    她当即掩帕哀哀泣道:“陛下, 皇姐与你从小一块长大, 就算是一块糕也要分陛下半块,以皇姐的性命去换陛下的命, 也心甘情愿。但唯有这孽子,是皇姐膝下唯一孩儿,不管他犯了多大的错误,能否瞧在皇姐面上, 宽宥则个?”

    元衡此话,并非空喊口号表忠心,说的乃是一桩旧事。当初先帝即位之后遇上三王叛乱, 楚王与吴王入京逼宫, 而蜀王带兵攻城夺州,三王互为倚仗,打了个先帝措手不及。

    仓促之下,宫里奸细未曾肃清, 今上年幼,被奸细所掠,多亏了元衡公主冒死跟着,非要跟弟弟在一块儿,姐弟相依为命,护着今上少受了许多折磨,才等到了先皇后派人追踪,救回了一双儿女。

    仅此一事,姐弟感情便异于寻常皇家姐弟。

    那说的“一块糕也要分陛下半块”之语指的正是今上被绑架之时的事情,匪人带着他们姐弟欲与二王会合,所供食物与水都极为匮乏,仅维持在饿不死的边缘,元衡便将大半水与食物供与幼弟,等到获救,她已饿的奄奄一息。

    今上忆起旧事,面色不由回暖。

    殿内忽响起一声沙哑的冷笑声:“王大人,若是危机时刻,用您的性命去换陛下的性命,您可愿意?”

    大长公主愕然的看了过来,眼角还挂着一滴欲坠未坠的眼泪,刻意营造的温情却被这刁民打破。

    王佑当即慷慨道:“微臣对陛下的忠心天日可表,无论何时都愿意用性命去换陛下的性命!”当御史的天天撕咬朝臣,为防着被反噬,总要时常向皇帝陛下表表忠心,还要让皇帝陛下坚信不疑,时刻不忘,这些话简直是张口就来,都不用打草稿的。

    唐瑛道:“这满殿大人,恐怕没有人不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去换陛下性命的。”她扳着指头算:“那诸位大人的儿子都来殴打皇子,让皇子以身偿还此恩,陛下的皇子们都不够分的。”皇帝陛下您还要加把劲哟!

    元禹此生经历凶险不止一件,小乞丐的话正中要害,如果每个于他有恩的都来要挟,那他这皇帝还做不做了?

    情势急转直下,大长公主面色一变,恨毒了眼前的小乞丐:“大胆刁民,金殿之下岂有你掺言的?”

    桓延波被殿前武士扭押着跪坐在地上,恨毒了唐瑛,顿时破口大骂:“刁民!快堵了她的嘴扔出去!”殿前武士以维持殿内和*谐秩序为己任,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条帕子,塞住了他的嘴巴。

    桓延波:“……”

    唐瑛笼着袖子往后缩,一副老实认罪的模样:“草民胡说八道!胡说八道的,别当真!”

    文武官员之中,有不少朝臣忍不住笑出声,只觉得这小乞丐听起来胡说八道,但却句句正中大长公主要害,偏偏不能让人等闲视之。

    傅琛垂下头,以掩饰自己脸上的笑意。

    大长公主除了是陛下的同胞亲姐姐,还有幼时的情份,成年之后更与陛下姐弟情深,在国家律法与亲情之间,端看陛下如何抉择了。

    不过这些事情,自有众御史及朝臣操心。

    御史中丞王佑大人第一个不答应,率先就“大长公主纵子行凶,折辱皇子,藐视皇权,该如何定罪”之议题展开了辩论。

    大长公主又急又慌,却也知道今日之事再不能善了,直等一波辩论平息,趋前几步道:“元鉴,好孩子,是你表兄混帐,错待了你。姑母给你跪下了,求你饶了他一命罢?”

    她作势要跪,四皇子挣开了二皇子,直接从榻上滚了下来,哽咽着跪趴在大长公主脚下:“大长公主何至于如此?我哪敢惹恒公子,是他恨不得我死罢?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正中恒公子下怀。”

    示弱谁不会?

    比惨谁不会?

    张二哥说过,上了金殿万一大长公主卖惨示弱,殿下可要比她更惨!

    元鉴此刻无比信服张二哥,示弱示的心悦诚服,就连趴跪在地的姿势也无比卑微,还因为他那生分的称呼让皇帝陛下醒了神:“快把老四扶起来!”生怕大长公主刺激的老四继续寻死,语气也不觉严厉起来:“大长公主还是别逼迫老四了,他自来是个老实胆小的孩子,如果不是被逼急了,焉有今日之事?”

    大长公主:“……”是我逼他吗?分明是他联合那刁民逼迫我们母子!

    她身份高贵,今日被四皇子跟乞丐都快逼上绝境,心里不知道有多恨。

    然而南齐帝心里涌起无限怜惜,可怜元鉴一个老实孩子差点被公主的儿子逼死,还要一个乞丐搭救才能活命,也是那乞丐在金殿之上为他仗义直言,岂不比从小备受宠爱的桓延波要可怜无数倍。

    眼见得四皇子满头满脸的血,再不诊治恐怕要出大问题,南齐帝快刀斩乱麻下了旨意:“褫夺桓延波一切爵位与恩赏,打入天牢待审。”

    大长公主一下子瘫坐在地。

    她的儿子从小没受过一丁点委屈,天牢里岂不是要了他的命?

    “陛下——”她双膝跪地,还要再为儿子求情,却被南齐皇帝抬手制止:“长公主当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桓延波殴打皇子一事确凿,若不严加惩处,岂不有损皇室颜面?”

    他转而换了副慈爱的面孔,劝慰元鉴:“皇儿此番受了委屈,万不可生出轻生之念,若是你母知道你有此念,岂不伤心?”

    四皇子听到皇帝提起其母,不由大放悲声:“儿臣不孝!”

    其实四皇子之母年轻的时候很是美貌,那一日也是皇帝心血来潮,她远远端着朱漆托盘路过,粉黛蛾眉,素腰不盈一握,袅袅而行,有种弱不胜衣之感,仓促之下被带进去侍寝,才有了四皇子。

    帝王的恩宠从来都不能长久,何况还是个宫女出身的女子。

    元禹这辈子的长情大概都用在了万皇贵妃身上,其余宫中嫔妃获得的恩宠都及不上万皇贵妃,连皇后都只是敬重多于恩爱。

    南齐帝再加抚慰,软语相劝几句,还有擅和稀泥的经淮上场,朝臣们见皇帝此次果然不再包庇桓延波,俱都有几分喜气洋洋,劝起四皇子就更为贴心,还有工部与户部两位尚书心中有愧,总觉得递了个把柄给四皇子,软话更是不要钱的往外送。

    在一众劝导声中,唐瑛的劝法最为让人啼笑皆非:“殿下,好死不如赖活着,您看我们做乞丐的朝不保夕,尚能挣扎着活命,殿下有父有母,就算是被那起子不开眼的人欺负了,往后他们也定然不再敢如此欺辱殿下,您还是好好活着吧……”

    众不开眼的人:“……”

    工部尚书与户部尚书总疑心这乞丐连他们一起骂了。

    二皇子三皇子:“……”这乞丐话中有话啊?!

    傅琛:“……”

    大长公主哑口无言,脑子里想了一百多种把这乞丐弄死的法子,只等出宫之后就付诸实践。

    在诸多劝导之中,四皇子的哭声渐渐小了下来,似乎发泄了心中愤怒悲伤,情绪渐平,又有御医上前来给他清理伤口,这次他再没拒绝,任由御医把他半个脑袋都包起来。

    趁着御医包扎伤口的功夫,南齐帝笑眯眯问:“张二,你救了朕的皇儿一命,想要何赏?”

    “陛下,草民救四皇子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是皇子啊。”唐瑛想想:“不过草民的那帮小兄弟们还从来没吃过宫里的点心,不知道陛下能不能赏草民两盒皇宫里的点心?”

    南齐帝大出意外,连朝臣们都觉得这小乞丐傻透了,不趁此机会讨要金银房屋田产,却只要了两盒点心,还真是没见过世面。

    唯有傅琛猜出了她的意图。

    她本为忠烈之后,却以乞丐之身进殿作证,将来若是被有心人翻出来,只恐落得个欺君之罪。这时候只讨两盒点心,显见得内心磊落,就算有朝一日此事被皇帝知晓,也是影部姚娘放她去京城历练,恰巧教她撞上了四皇子受人欺辱而已。

    她救了四皇子是事实,不求回报也是事实。

    欺君反而是小节了。

    南齐帝见这小乞丐高风亮节,不求回报,就更为高兴了:“这有何难?朕这就下令御膳厨房做两大笼点心,让你出宫带着,好让你那帮兄弟们都尝尝宫里的点心。”

    唐瑛忙跪倒谢恩:“草民多谢陛下赏赐!这可是天大的恩赐!”

    因四皇子头晕不止,御医道不可轻易挪动,便暂时抬去偏殿观察,南齐帝见小乞丐关切的伸长了脖子,也允许她跟过去:“既然你如此关心四皇子,便一并跟着过去瞧瞧吧。”唐瑛得以跟着去了偏殿。

    早有宫人在偏殿里笼了火盆过来,四皇子金殿求死之事不止吓到了南齐皇帝与朝臣们,也让御前行走的宫人们意识到一个问题:母亲出身再卑微的皇子,那也是皇帝的亲生儿子。

    他们收起往日轻视,热茶点心火盆都准备齐全了,还替四皇子拿来一床被子盖在他身上,语气恭敬:“殿内有些凉,殿下盖着被子暖和些。”连汤婆子都准备了一个,塞进被窝里,给四皇子捂手。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喝了感冒药,少更了一章,今天补回来,不来个收藏花花营养液吗?今天还有更新。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酸奶 47瓶;菠萝梗 20瓶;顾裳霜、熬夜小魔女、夜来三尺雪 10瓶;绽放 5瓶;123 2瓶;凤仙花汁、独怜幽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