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四十四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44、第四十四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攻略极品末世之人生赢家盛世谋妆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超能右手     这世上有一种人运气特别好, 投了个好胎, 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大半辈子顺风顺水, 还从来没狠狠跌过跟头,只除了不可抗力, 简直可以算得上圆满。

    大长公主元衡就是这种人, 亲爹跟弟弟都是皇帝, 唯一不圆满的便是丈夫病逝, 早早守寡, 除此之外她是南齐独一无二的大长公主, 元姝那种靠着皇贵妃的宠爱长大的小毛丫头未来还有很多变数,除非二皇子当了皇帝, 否则跟她还真没什么可比性。

    至于街头的小小乞丐,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居高临下习惯了俯视别人的大长公主可没觉得是多大的变数,她神色渐渐平静下来, 在等待的过程之中考虑该如何挽回皇帝的信任,并且就皇帝的情绪应对在心里做好了一二三种应对方案,这时候她不由的把目光投向了和稀泥高手经淮。

    为着儿子的前程着想, 看来她闲暇时候也该向这位老大人讨教一二了。

    在长公主漫无边际的思虑之中, 小乞丐被殿前武士带进了大殿。

    朝堂之上,站在后面的朝臣们打眼一瞧:哎呀这小子穿着一身破衣烂衫,皮肤黝黑,还戴个破毡帽, 不就是京城街头最寻常的乞丐嘛?不过……这幅模样上殿,可是御前失仪啊!

    小乞丐踏进殿门,好像被满殿朱紫给吓到了,笼着袖子缩着肩膀头都不敢抬,顶着文武官员的注目礼走到了前排,视线左右乱瞟,一下子就瞧见了矮榻上的四皇子,倒好像他乡遇故知,兴奋的几步小跑就冲了过去,指着他面上的血迹喊了一嗓子:“殿下,死胖子又打你了?”

    死胖子桓延波:“……”

    大长公主:“……”

    她平生打交道的都是权贵阶级,禁骑司只负责审查官员,平民百姓的案子还是会交由三司按正常流程审讯,这等市井泼皮哪用得着她亲自交手。

    小乞丐抓着四皇子有气无力的手,激动的上下察看,似乎连害怕也忘了,只管嚷嚷:“殿下千万别动,不能再动弹,有些伤口当时瞧着不甚严重,没准会要人命的。我们庙里的小荣就是被人在脑袋上砸了一石头,当时瞧着没事儿,睡了一夜再也没醒过来……”脑出血可是要人命的啊!

    满殿众臣:“……”

    傅琛低头,拼命忍住笑意。

    皇帝陛下:“御医……”

    四皇子抬手制止了凑过来要清理伤口的御医,凄凉的说:“我死不足惜,就是要劳驾张二哥来殿上给我做证!”

    大长公主再也忍无可忍,喝道:“大胆,金殿之内,岂容你喧哗?”

    小乞丐好像被她吓到了,往四皇子矮榻旁边缩了缩,压低了声音问:“她……她是谁啊?”

    二皇子好心道:“这位是大长公主,桓表兄的亲娘。”

    小乞丐往前一步,好像心里没底,又往后缩了一步,一副色厉内荏的样子,却嚷嚷的满殿皆能听到:“我行乞路过学堂的时候,听到先生讲,子不教父之过,你家胖子……那个儿子按着殿下打,难道不是你这个当娘的没有教好他?”

    大长公主气噎:“你个刁民!”

    四皇子吃力的提醒她:“父皇……张二哥还没向父皇行礼?”

    小乞丐如梦初醒一般,抬头往上方偷瞧了一眼,立刻有内宦喝止:“大胆,岂可直视天颜?”

    南齐皇帝抬抬手,制止了内宦。

    他竟然觉得小乞丐说的颇有道理,桓延波随意欺辱皇子,难道不是做母亲的教导无方,不肯约束之错?

    况且大长公主进殿,连一句关怀四皇子伤势的话都没说,无亲无故的小乞丐进殿就直奔着四皇子去了,他心里的天平不由又歪了一点。

    小乞丐倒也干脆,当即跪倒在地,向皇帝陛下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草民张二,见过万岁爷!”

    皇帝亲问:“张二,听四皇子说,昨日是你救了他,但桓延波说你与四皇子合起伙来打了他,你怎么说?”

    唐瑛迅速扭头往桓延波面上扫了一眼,满是惊讶:“桓公子说草民与四皇子合起伙来打他,怎的他脸上一点青紫红印都没有,反倒是四皇子被打的都快要丢了半条命?”

    众朝臣的目光俱都往桓延波那张白胖圆润的脸上细细搜寻,就连皇帝陛下也不例外,可是别说是一道青印子了,就连一道小划痕都没有,桓延波的胖脸跟刚出笼的馒头一般,喧软白胖,卖相极佳。

    ——这是挨过打的脸?

    比起他的脸,四皇子那张面目全非的脸才更有说服力,才更像受害者。

    桓延波也发现了这件事情,但小乞丐当时就没照着他脸上招呼,他一张胖脸都快气的扭曲了,张口就骂:“王八蛋,你当时难道没有踢老子吗?”他在皇帝面前娇纵惯了,急怒交加之下更是顾不得礼仪了。

    大长公主连忙制止:“延儿住嘴!”但她往日溺爱惯了,凡事由着儿子胡来,桓延波哪里听得进去她的话,不但大骂,还作势要打。

    “冤枉啊陛下!”唐瑛见势不妙就往人堆里钻,也不管穿紫还是着朱的老大人,就往人家身后躲,偏偏嗓门不低,一把沙哑的嗓子响彻殿内:“我们走江湖讨饭的,义字当先,草民少说也管着四条街的乞丐,手底下兄弟们可都瞧着呢,难道会没事找人打架?昨日草民带着几个兄弟路过晏月楼旁边的巷子,发现一个死胖子——哦不,是桓公子压着个瘦瘦的少年郎在打,边打边骂,说什么就算你告状也没用,说什么你母亲卑贱,你自己也是……”她好像及时止住了舌头,但殿内谁人不知她后半截未尽之语。

    皇帝陛下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么说连宫外的百姓也知道了桓延波随意欺辱殴打皇子?

    桓延波:“刁民,找死!”

    唐瑛大喊:“你钵子大的拳头都快把人打死了,我看不过,又怕连累兄弟们,让他们疏散见机行事,自己跑过去推你。”

    “你那是推吗?你明明是踹!”桓延波完全就是个被惯坏的孩子,今日又是急怒之下不听劝,在殿内仪态全失:“老子今日要撕烂你的嘴!”追着要揍唐瑛。

    大长公主心力交瘁,忙向邻近的几位大人求援:“劳驾几位拉住他!”

    可桓延波跟座肉山似的,此刻横冲直撞,前排的几位大人都是老胳膊老腿,万一被他撞上来可不是顽的,都爱莫能助的往旁边挪开,给他让出道来。

    经淮还宽慰大长公主:“桓公子也就是一时之气,陛下不会狠罚他的。”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谁见过桓延波在宫里吃挂落?

    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冷眼看着,不发一语,任由事态恶化,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唐瑛举着自己的胳膊边躲边给殿内诸人展示:“草民肚子都没吃饱过,胳膊上没力气,能推得动你吗?再不用脚,说不定四殿下要被你打死在巷子里,可就真出人命啦!”

    傅指挥使很想上前拉下她的袖子,遮住她涂黑的胳膊,狠狠训斥一顿:上殿就上殿,随意露胳膊扯袖子做什么?

    当着满殿文武及皇帝陛下的面,他生生按捺下了自己的冲动,面上表情更为冷凝,倒好似加速启动的制冷机,站在他前后的武将趁乱,默默往旁边挪开了几步。

    众臣看到那只细瘦伶仃的胳膊,再比对桓延波那肥头大耳的模样,心想:这小乞丐胆子也真大,三个他加起来都没有桓延波重,就这也敢凑上去救人,还真是……不知道是蠢呢还是该说他天真善良呢?

    不过小乞丐说的也对,她推不动,可不得上脚踹吗?

    王佑挡在唐瑛面前,阻止暴怒的桓延波打人,喊的却是大长公主:“当殿行凶,公主殿下可知是何罪责?”

    饶是大长公主智计无双,可是碰上个蠢儿子猪队友,都快被他气晕过去了,一遍遍阻止:“延儿,回来!”

    桓延波哪听得进去?

    他被小乞丐激怒,竟是恨不得当场打杀了这刁民,却不知唐瑛是故意激怒他,好乱了大长公主的方寸,才好见机行事。

    她从王佑大人身后探出一颗脑袋,半真半假的喊:“当着皇帝陛下的面你都敢打人,出了宫你不得杀人啊?”她当即往地上一坐,撒起泼来:“我也不躲啦,就算现在躲过去,等出了宫,说不定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她扯开了嗓子喊:“陛下啊,草民就是个乞丐,命贱得很,可四殿下金尊玉贵的人,怎么能受这种窝囊气?难道大长公主的儿子比皇子还要金贵不成?”

    她此言一出,大长公主面色遽变。

    纵然她心里轻视四皇子,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也决不能承认。

    可是这刁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竟然当场揭破了这一层,不是让皇帝心中起芥蒂吗?

    “大胆刁民,天家骨肉岂容你离间?”

    唐瑛:“如果不是草民路过行侠仗义,救了四皇子一把,打都要被打死了,难道还怕离间?这哪里是自家骨肉,分明是仇敌!”

    桓延波:“老子今日就打死你这刁民!”

    金殿之上乱成一团,四皇子闹着要下榻去护救命恩人,二皇子三皇子扶着他,其余群臣拦架的、袖手旁观瞧热闹的、上手要打唐瑛的……直把早朝搅成了一锅粥。

    南齐皇帝一拍龙案:“都给朕住口!”

    殿前武士冲过来押住了要杀人的桓延波,文武朝臣各归各位,总算是制止住了这场闹剧。

    作者有话要说:  刁民来也!

    熊孩子死胖子跟熊家长:“大胆刁民,找死!”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萌·女兆 27瓶;3019305 5瓶;没事看看书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