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四十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40、第四十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攻略极品盛世谋妆     京城北面的一座破庙里, 乞丐们东倒西歪, 横卧了一地,还有人打着呼噜, 梦里也在吧唧嘴,也不知道是梦到了肥鸡还是胖肘子。

    此处小庙也不知道建于何时, 香火不足以供养菩萨, 僧人绝迹, 渐渐便沦为了乞丐们的栖身之地。

    泥塑木胎的菩萨金漆早就脱落, 左侧地上铺着厚厚的稻草, 盘膝坐着一位瘦弱的少年, 庙内微微的火光映照在他的脸上,才能看到他鼻青脸肿, 好像被人给按着不顾头脸,狠揍了一顿。

    包子睡的迷迷瞪瞪,感觉到身边的人居然没睡,揉揉眼睛又爬了起来, 安慰他:“兄弟,你别太担心了,二哥很有办法的, 肯定能护着你。”

    少年衣着简素, 看起来倒像寒门子弟,但坐姿良好,却又稍稍显出那么点不同。

    他自嘲一笑,慨叹人世无常, 居然要靠一帮乞丐保护的地步。

    “只怕你二哥也自顾不暇。”得罪了桓延波的人还能有好果子吃?

    往常大长公主掌着凰字部,赫赫权势令人侧目,宫里不得宠的妃嫔都要巴结,皇帝陛下也甚是宠爱这位外甥,桓延波在宫里都可以横着走了,除了太子跟二皇子,其余的皇子都不及他在皇帝面前有体面。

    皇帝的宠爱,就是宫里人活着的唯一指靠。

    包子却听不得旁人质疑他二哥的能力,虽然跟着张二哥才几日,他的生活质量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前在常三的手底下非打即骂,讨到好吃的或者铜钱还得上交,张二哥不但自己掏钱给他们买包子吃,还护着他们不教旁人欺负。

    这少年就是今日今晚在书铺子后面遇上,当时他正跟一个肥头大耳的大胖男子争执,那胖男子凶神恶煞,一言不合就上前动手,不但自己骑在少年身上打,还招呼几名家丁一起动手。

    那几名家丁瞧着束手束脚,意思意思踢两脚,但胖男人可是实打实的揍,边揍还边嚣张的说:“老子就是揍你了,有本事你找去告状啊!看是责罚你还是责罚我?”

    少年身体瘦弱,被他这么一座肉山压着,挣扎也是徒劳,瞧着无辜又可怜。

    包子他们几个平常见到这种事情都是远远绕路躲开,可是张二哥显然看不下去了,上去一脚就将胖男人从瘦弱的少年身上给踹了下来。

    胖男人被踹懵了,坐在地上半天没反应过来。

    “你敢踹老子?”

    唐瑛此刻懊悔的扶着脑袋:“我当时看那少年可怜,一时心软就伸了手,还真不知道他是大长公主的儿子,还说——”

    傅琛好像猜到了她要说的话:“老子踹的就是你!你是这么说的吧?”

    唐瑛猛拍马屁:“大人真是神了!我当时还真就是这么说的!”

    桓延波当时气的坐在地上直喘气,他长这么大,跟别人自称老子的时候多,别人给他当爹尚属首次,当时脸色就气成了猪肝色,指着唐瑛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块:“敢跟老子面前说这话,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竟是连家丁都忘了叫,爬起来就冲着唐瑛砸了过来。

    “那么重一座肉山,骨头脆一点的非得被他压成粉碎性骨折不可!”唐瑛到了这时候还不忘嘲笑大长公主:“听说大长公子也是有勇有谋的,怎么儿子照猪养?挺像哪家圈起来囤膘的猪,冲过来的时候身上的肥肉都在颤,啧啧,真吓人!”

    傅琛唇角弯起来,也不知是笑还是叹:“你啊!”

    唐瑛其实当时一点都没害怕,把少年护在身后,对着这座肉山一顿狠揍,再次把他揍趴下之后,拉着少年就跑。

    破庙里,少年低头垂目,左手虚握住自己的右手腕,仿佛还能感觉到张二哥用力握着他的手腕,跟铁钳子似的拖着他跑。

    他还记得那人当时说的话:“死胖子一看就是家势好的那种,咱们先避避风头。”

    被揍趴下的桓延波喊的声嘶力竭:“你们都是死人呐?赶紧回公主府叫人,叫多多的人,把他们给老子拦下来!”

    少年的脚步缓了下来,几乎可以预见接下来救他的人的反应。

    她会松开他的手腕,回去向桓延波认错道歉的吧?

    拉着他的人猛的扭头,对上少年平静自嘲的眸子,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那个死胖子……他是公主府的人?”

    他说:“长公主独子。”

    唐瑛来京城这段日子,其实也没闲着。

    张青每日忙完便去街头巷尾打听消息,她也没闲着,想要尽快梳理出一幅京城权贵官员的派系名录。

    傅家仆人小院里,好几个夜晚,她与张青都点着灯整理白日打听来的消息,试图还原唐家军被抽调及克扣军饷的这半年京城人事变迁,以及目下最炙手可热的权贵人物,还有京城详细的地形图,疯狂搜集一切所能搜集到的资料。

    而桓延波就在第三页长公主的下面,画了个小箭头,特别标注:桓延波,长公子独子,甚得皇帝宠爱,行事跋扈嚣张。还用四个小字:不可得罪。

    唐瑛当时惊恐扭头:“桓延波?”本朝与大唐审美迥异,街上行人皆是以白皙颀长为美,哪怕健硕也在接受范围,可这位长公子独子却是痴肥,跟参加减肥节目的肥胖人士有得一拼,简直胖的吓人。

    少年点点头,已经做好了被抛弃的准备。

    “他胖成这样,他母亲知道吗?”

    少年有点想像,也不合时宜的笑了。

    “自然知道。”

    紧跟着,他的手腕被更紧更牢的握住了,她拉着他跑的更快了,一边跑还一边感叹:“公主府的厨子手艺一定不错。”至少比费文海强。

    对比傅大人跟桓延波的体型就知道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傅大人更为克制,而且习武的缘故。

    少年毫无预兆之下差点踉跄跌倒,被桓延波打过的地方疼的厉害,大约是见他面色不好,唐瑛恍然大悟:“哎呀我忘了你受伤了。”

    她松开他的手,少年当时愣住了。

    他以为她要放弃的时候,她偏偏拉着他跑起来了。

    现在……果然是要放弃了吗?

    可是紧跟着她站到了他前面,微微俯身:“赶紧趴上来。”

    少年还没反应过来,后面的人眼看着要追上来了,她一着急直接扛起他就跑:“来不及了,就这么着吧,你先忍忍啊。”

    他头朝下感受着地面快速移动,公主府的家丁在后面大呼小叫,扛着他的人对四周的地形显然很是熟悉,专拣小巷子绕,最后把他塞给一帮乞丐,自己引着公主府的人跑了。

    “你的脚是怎么回事?”

    “之前跑进了死胡同,”唐瑛叹气:“看来我对那一片的地形还是不太熟悉,结果翻墙的时候不小心崴了,忙中出错吧,可不是那帮人打的,他们哪有我跑的快?”

    傅琛:“……”这丫头关注点是不是错了?

    唐瑛却自有她的考量:“闯出这么大祸,也不能连累了大人,要不我今晚就搬出去吧?”长公主少说也是掌过凰字部的人,余威尚存。

    傅琛:“你救的少年是什么人?”

    唐瑛:“当时情况紧急,哪里来得及问明身份啊,看着就……就普通百姓家里的孩子吧,说不定还是长公主府下人家的孩子?”她回忆当时桓延波的口气:“难道是驸马的庶子?”

    真是头疼。

    傅琛:“人呢?”

    “我让包子带他回破庙了,先避避风头再筹划啊。”

    傅琛起身:“现在就带我去找那少年。”别到时候被救的人跑了,救人的反而吃了长公主的瓜落,而且……以长公主护短又溺爱的性子,吃的可远远不止瓜落。

    “现在?”唐瑛无奈起身。

    破庙里,包子陪少年傻坐了半个时辰,反反复复安慰他:“你别担心了,二哥可厉害了,等明日二哥来,他一定有办法的。”

    少年低头不语,只瞧着自己的手腕愣愣出神,也不知道听没听得进去包子的安慰。

    忽然,破庙外面传来一道声音:“包子——”

    包子大喜:“你不用害怕了,二哥过来了。”拉起少年就往外跑。

    破庙外面,高大俊美的青年旁边站着张二哥,几个时辰不见,张二哥居然奇迹般的变白了,白的都快反光了。

    包子傻傻站着:“二哥……”

    跟着唐瑛一起来的傅大人也有几分傻眼:“四殿下?”

    少年缓缓抬头,没想到能在这座破庙里遇见禁骑司指挥使:“傅大人,见笑了。”堂堂一介皇子沦落到乞丐窝里,说出去不免惹人耻笑。

    他自小不受宠,生母出身卑微,只是浣衣局的一介宫女,因一次意外被喝醉酒的皇帝陛下临幸才生下了他,从小到大几乎都是被忽略的存在,桓延波可以随意欺辱他,他却不能跑去皇帝面前告状。

    不是没有试过,只是最后被责罚的反而是他这个被殴打的皇子。

    唐瑛指着眼前的少年目瞪口呆:“皇子?”这皇子也太不值钱了吧?居然被公主的儿子按在地上揍,身边连个随从都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还有更新,晚上见。

    求收藏求花花求营养液。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松荫闲 20瓶;mmvv 18瓶;笑春风 17瓶;-终是无功 10瓶;123、糖糖糖小玲 5瓶;1382824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