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三十五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35、第三十五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日娱韩娱]顶端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御兽灵仙     腾云跟傅英俊隔了一日夜没见到唐瑛, 都很亢奋。

    张青颇为无奈:“傅英俊差点跑了, 腾云也不肯吃草料,这两位简直是祖宗, 马祖宗!”太难侍候了!

    于三没少嘲笑张青,不过见到唐瑛就老实了, 赶紧找个借口溜了——这位他可惹不起。

    隔着栅栏, 腾云跟傅英俊都伸了大脑袋出来求蹭, 唐瑛一手一个满足两位马大爷的心愿, 再亲自添草料添水, 这二位才开享早饭。

    二皇子见她与腾云关系亲密, 而腾云在她的照料之下日渐强壮,精神也不错, 状似开玩笑,道:“不知道的,还当你才是唐大帅的女儿。”

    唐瑛背对着他,看不清表情, 又给腾云多加了一块豆饼:“殿下这话要是让王府里的唐小姐听到,可是要伤心的。”

    元阆:“腾云见到她就要咆哮,都不让近身, 你说奇不奇怪?”

    张青就站在不远处, 神情瞬间凝重。

    ——二皇子是什么意思?

    “这有什么奇怪的。”唐瑛直起身子,转头面对元阆,神色平静:“唐大帅止此一女,疼爱非常, 平日养在深闺,哪像我们这种小门户的,还要出外讨生活,自小侍弄惯了牲口。”

    元阆如果不是有前一世的记忆,说不定就被她这解释给蒙混过去了。

    他心里还在想,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才导致唐瑛跟前一世完全不同的选择?

    “姑娘说的也是。”元阆温润一笑,以他皇子之尊,站在马厩前与唐瑛闲聊,算是纡尊降贵。但他自己没说什么,唐瑛竟然也不觉得受宠若惊,而且她侍候完了两位马大爷,打个哈欠:“昨晚一夜未睡,殿下若是探望腾云,您陪着它,小的先告退了。”

    “姑娘先别走,”元阆伸手欲摸腾云,却被它扭头躲开了,依旧没什么进展。他似乎很是苦恼:“腾云不肯同本王亲近,这如何是好?”

    唐瑛心想:不亲近才好呢。

    “大约腾云在边关瞧惯了糙人,见到殿下这般矜贵的人,一时不太适应。”

    元阆:“……”这解释倒新鲜。

    他似有惆怅之意:“也不知道唐小姐在边关住的久了,可瞧本王入眼?”

    这话听在张青耳中,不免疑心他瞧出了什么,悄悄打量元阆,发现他闲闲站着,也不知道是有感而发,还是随口说说而已。

    唐瑛心里卷起风浪,面上却不动声色:“这话您可要回去问唐小姐。”她挠头露出个傻笑:“不瞒殿下说,我爹自小拿我当儿子养,漫山野惯了的,还真不太猜得到小娘子的心思。”

    元阆却步步紧逼,似乎非要从她口里问出个答案:“那以你的眼光来看呢?唐小姐愿不愿意做王妃?”

    “殿下这话问错了人。”唐瑛心道,你我非亲非故,这话可有点交浅言深了,她说:“唐小姐出身将门,哪里是我等山野草民有机会接触的。她想要择什么样的夫婿,我还真说不上来,没得误导了殿下。两个人的事情,殿下不如亲自去问一问唐小姐,或者她身边的婢女也行,总归比我靠谱多了。”

    “你是说她身边叫阿莲的丫头?”元阆状似无意,实则紧盯着唐瑛面上表情,一丝一毫都未曾放松。

    提起“阿莲”的时候,他分明看到唐瑛额角青筋跳了两下,旋即又被她强力镇压。

    她打了个哈哈:“殿下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唐小姐身边丫环的名字,原来是……阿莲啊。”她一直猜测冒牌的唐小姐是哪个,也疑心阿莲在战乱时丢了性命,但阿莲既然活着,她眼前便浮现出一张温婉的面孔——她也应当是活着的吧?

    唐莺可不就是唐小姐吗?

    元阆从她面上细微的表情里捕捉到了然的神情,心里一松:果然这位假的唐小姐,她应该是认识的吧?

    “听说张姑娘也是从白城逃难出来的,你们也算是老乡了。唐小姐心情郁结,异日有暇,本王还要劳烦张姑娘去王府开解开解唐小姐。”

    二皇子话中关切之意甚浓,唐瑛却推脱不肯去:“殿下有所不知,我自小养在山野,性子粗莽不合群,恐怕与唐小姐不合,也劝不到她心上去,再让她瞧见我想起白城之事,郁结更深,可不是我的罪过了吗?”

    外间都传言二皇子礼贤下士,温文谦和,但唐瑛却觉得他今日有些咄咄逼人,本能的生出反感,不想被他牵着鼻子走,干脆拒绝了他。

    二人的对话落在张青耳中,他站在一旁紧盯着元阆的举动,发现他看着唐瑛的表情很是奇怪,是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好像想亲近又怕被拒绝,或者有种故人重逢的欢喜。

    元阆靠近唐瑛,笑意浅浅:“唐小姐性格温婉柔顺,断然不会给姑娘难堪的。”他心道:只怕假小姐见到了真小姐,要被吓个半死!

    到时候害怕的不是她,反而是假小姐了。

    可是唐瑛咬死了不去见假小姐,元阆又疑心她跟假小姐之间有不可开解的恩怨:“等父皇万寿节过后,若是唐小姐不反对,本王便要向父皇请旨赐婚。”他观察唐瑛的神色,发现她似乎并无反对的迹象,心里不免窃喜,笑道:“张姑娘既解了本王的烦难,替本王救回了腾云,不如再解解本王的烦难,替本王疏导疏导唐小姐的心情?都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想必你们的思乡之情都是一样的。”

    真假唐小姐撞在一处,到时候揭破了假小姐的身份,真小姐便是未来的二皇子妃,今生与前世也定然会有所不同。

    可惜唐瑛完全不了解他的一片苦心,拒绝的十分彻底:“殿下想多了,我与唐小姐眼里的白城未必相同,我一个乡下丫头跟唐小姐应该也没什么可说的,殿下就别再强人所难了。”

    忽听得身后有人插话:“小瑛你别自谦了,将门虎女也未必有乡下丫头的本事。”却是沈谦不知何时窜了出来,他与唐瑛亲近,听不得她自贬,才不管什么忠烈之后的唐小姐,先上来踩两脚再说。

    张青:“……”您到底是维护呢还是嫌弃呢?

    沈侯爷今日的形象很是落拓狂放,月白色的长袍前襟之上全是颜料墨迹,头发披散着,束发的冠子也不知道丢到了哪里,趿拉着鞋子,手里提着一幅画,迫不及待的举到了她面前。

    “小瑛,我昨晚一夜没睡,新画了一幅骏马图,你帮我瞧瞧?”

    元阆的眉头微不可见的跳了一下:“小瑛?”他不会忘记发妻的名字,听到这个名字便由不得多想。

    “哦,沈侯爷不拘小节。”唐瑛迎了上去,接过他手里的骏马图,打眼就被画上的骏马吸引,那是一匹扬蹄奔腾的骏马,肌理分明,鬃毛纤毫可见,正是傅英俊。

    “二殿下也在?”沈谦平生专注吃喝玩乐,身边聚集的全是一帮专研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只有傅琛是个例外,但他也从来不跟傅琛谈朝中之事,反而时常想要拉着傅琛去享受一番生活。

    元阆还从来不知道唐瑛跟沈谦关系如此亲密,都亲密到直呼其名了。

    沈谦热情邀请:“我房里还画了好几幅画,你帮我看看?二殿下也来?”

    元阆皱眉:“……”孤男寡女?

    “也好。”他笑道:“本王也许久未曾欣赏过沈侯的画了。”

    沈谦在傅府时常留居,他住的菡萏院仅次于主院,书房会客厅一应俱全,三间的书房阔大,被他糟践的不成样子,地上到处都是画到一半的宣纸,连个落脚的地方都困难。墙上四壁还悬挂着他近来熬夜画出来的得意之作,大部分是傅英俊,倒是有一张唐瑛驯服烈马的场景。

    画中的少女险而又险的挂在烈马身上,而烈马前蹄高悬,似乎下一刻就要把马上的人掀下来踩成肉泥,但马上的少女丝毫不惧,甚至还露出微微一点笑意,全然不曾被烈马吓到,反而成竹在胸。

    元阆才踏进沈谦的书房,就被这幅画给吸引了。

    确切的说,是被画中的少女所吸引。

    站在那幅画前面,连他都能感受到当日的危险,仿佛下一刻画中的烈马就要破纸而出,而画中的少女却不曾感受到这份危险,反而笑颜以对。

    那样神彩飞扬的少女,与他记忆之中端庄忧伤的唐氏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

    但她们分明就是同一个人。

    元阆站在那幅画前面,久久不能言语。

    沈谦见此情形,连连夸赞:“二殿下慧眼识珠,这幅画可是我最近极为得意的作品,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小瑛驯马,我是无论如何也画不出这样的画的!”

    “这幅驯马图,能送给我吗?”元阆忽道。

    沈谦有几分为难:“二殿下,这不太好吧?”这是他为傅琛准备的,这家伙嘴里不说,可是行动间对张姑娘护的紧,说不得就是对小丫头上心了,难得他这么着紧一个人,做兄弟的自然也想尽一份绵薄之力。

    唐瑛忙道:“沈侯爷,你前几日不是说要把这幅驯马图送我吗?二皇子谦谦君子,不好夺人所爱吧?”

    “原来沈侯已经答应了张姑娘,倒是本王唐突了。”元阆笑容谦和,没有丝毫不悦,还大赞:“沈侯近来画功更上层楼。万家表弟提起,说沈侯近来失踪了,去府里找了几次都不见人,原来是躲在傅府画画。”他轻笑:“表弟整日不务正业,本王可没告诉他,就让他自己慢慢找去吧。”

    沈侯:“多谢二殿下。”他高兴起来就很大方:“这里的画只除了驯马图,殿下喜欢哪一幅尽可带走。”

    元阆最后挑了一幅骏马图,道别之时还说过几日会来傅府探望腾云。目送着他离开的身影,沈谦摇头:“我怎么觉得二皇子来傅府不是探马,而是探人呢?”

    唐瑛要收走驯马图:“你管他呢,反正他也不能在傅府做什么。”

    “诶诶你别动。”沈谦急忙阻止:“小心扯坏了。再说你以为裱画不要银子的啊?本侯爷的画难道随便找个路边的无名小卒裱一裱,配个二文银子的木框?”

    “侯爷,您公然嘲笑我穷,这就不好了吧?”唐瑛无奈缩手,又站在驯马图前面满心欢喜的欣赏了一回:“不过瞧在你把我画这么好的份儿上,我就大度一点不跟你计较了!”

    沈谦大笑:“那本侯就多谢张姑娘的大度啦!”他亲手去收拾:“等会我派人送去裱起来,是你的跑不了。”

    三天之后,唐瑛在傅琛的书房见到了沈侯爷大言不惭要送给她的驯马图,显然已经裱好了。

    唐瑛:“他他他……沈侯爷他居然骗我!”

    她的眼神粘到画上就快拔不下来了。

    傅琛这两日也没闲着,才回府就被沈谦偷偷摸摸塞了一幅画,还再三叮嘱:“不要随便给旁人瞧啊。”他正坐在书房里打开欣赏,没想到沈谦口里的“旁人”就进来了。

    “他骗你什么了?”

    “他说要把这幅驯马图送给我,还让人拿去装裱。”唐瑛还从来没被人骗的这么惨过,她活动双手,只听得手指关节叭叭直响,听的傅琛都有点牙酸。

    “沈侯爷可能……不太禁打。”傅琛打开的时候,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幅画,对于沈谦便有点不忍心,替他辩驳一二。

    唐瑛眯眼:“只要大人把驯马图给我,属下一定不追究沈侯爷骗人一事。”

    傅琛揉揉太阳穴:“你们白城都是强抢的吗?”他一本正经的说:“这是本官老友相赠,乃他一片心意,本官怎好随意转送他人?老友若知我把他送的画转手送人,岂不伤心?”

    唐瑛转身就走:“属下这就找沈侯爷理论去。”

    傅琛又好气又好笑——沈谦这小子是故意的吧?

    “他刚刚告辞,回侯府了,说是家里的小妾们思念过度,说不定躲在房里哭呢。”

    唐瑛脚下一滞:“他他……”居然还有这种耍赖的法子,难道以后不再见面了?

    傅琛笑道:“你这两日睡眠如何?”

    唐瑛连着在宫里轮了三日值,白天回府休息,只觉得黑眼圈有加重的趋势:“谢大人关怀,不怎么样。”

    “那你今晚不必轮值了,明早还是去司里报道吧。”

    作者有话要说:  前五十个评论有红包掉落,今晚还有一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亲亲小汉堡、touhuaibaoli、wanrenruhai9 30瓶;jxm 25瓶;懵 24瓶;raysnow、zoey 20瓶;蘑菇仔 6瓶;南下 4瓶;熬夜小魔女 2瓶;锦言无声、曼曼、无处安放的青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