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三十四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34、第三十四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超能右手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攻略极品盛世谋妆一路凡尘     唐瑛平日瘦骨伶仃, 大约个头不低的缘故, 站着如同柔韧的细竹,蹲下来却是小小一团, 听到姚娘的话格外慌张,无声作揖, 往桌案里面缩了又缩, 表示:小的不碍傅大人您的事儿!

    傅琛不动声色落座, 桌案后面是靠墙立着的一排书架, 放置卷宗。而他所用的这套紫檀木桌案与椅子宽大笨重, 雕花繁复, 据说是首代禁骑司指挥使亲自督工,按他的喜好而做, 历经人事更迭而未改。

    桌案右手边与书架之间还放着个两层小几,上面放一些随手要用的零碎东西,譬如上层放着小茶壶茶杯,下屋搁着裁纸刀、备用的砚台等物。

    空间狭小, 蹲着的唐瑛被桌案、小几与靠墙的书架三面环绕,傅琛落座之后,一双大长腿毫不留情堵住了她的去路, 她不得不紧靠着傅琛的大腿。

    “姚姑姑, 这事儿可不是我说了算。再说……”傅琛收拾桌上摊开的卷宗,余光瞥见她的小脑袋,总有种顺手摸一把的冲动,但他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调转目光直视姚娘:“她那样挺好的,没必要再捣饬。”

    “诶诶,傅小子,我真觉得你这个年纪娶不了媳妇,一点也不冤!”她纤纤玉指恨不得戳到傅琛脑门上,考虑到他不喜女子近身,新涂的丹蔻隔空一点,透着妖娆:“你懂什么?除了满脑子愚忠思想,一门心思升官光耀门楣,还有没有点别的爱好?你可识得胭脂香、女儿媚?”

    傅琛每次面对姚娘的长篇大论,总有种无从招架之感,只能拿公事岔开:“……此次各地藩王入京,你们影部派出去的有没有随藩王入京的?各地藩王可有异动?”

    唐瑛:“……”大人您当着我的面谈论禁骑司秘事,这样真的好吗?

    “正在想办法联系,再说这些人离开禁骑司年深日久,也未必没有起别的心思,总还要一一查访。”别瞧着姚娘生了一副懒骨头,但公事上从来不曾出过岔子,不然也爬不到如今的位置。

    唐瑛心头惴惴难安,起先听着傅琛与姚娘所谈公事,才知姚娘属于外间秘而不宣的禁骑司影部主事,明知这种事情她不该知道,但傅指挥使似乎并没有避嫌的意思,她便只能硬着头皮听。

    不过他们谈的许多事情唐瑛都未曾听过,没有了春娘在侧,两人谈兴正浓,唐瑛听又听不懂,竟然不知不觉间犯起困来。

    傅琛正与姚娘谈到万寿节影部该注意的地方,忽觉得大腿一沉,余光瞥见唐瑛居然睡着了,也不知道她昨晚干什么去了,方才还见她小巧的下巴一点一点,此刻就歪在他腿上人事不知,纤长浓密的睫毛在眼睑投下一圈阴影,只因肤白似雪,下眼睑的青色才更明显,好像长期缺觉,额角血管在皮肤下面隐约可见,看起来有种不健康的病态。

    她这是……睡眠不佳吗?

    发现自己居然盯着睡过去的唐瑛走了神,傅指挥使那颗坚硬的心“咚”的跳了一下,好像在看不见的地方被什么东西给牵动了,他诧异之下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很快就被他给刻意忽略了。

    冷静理智如傅琛,从小目标明确,行事自律,就连殿试被除名都未能让他丧失思考能力,权衡利弊之后以最快的速度投入禁骑司,此刻却卡了壳:“……”他忘了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

    姚娘见他视线下垂,怔然不语的样子,还当他正在思谋要事,伸个懒腰站起来:“你若是见到小瑛,就派人给我送过来,省得浪费了她那副小模样。”

    她告辞出去,房门被轻轻掩上,房间里只剩下傅琛与熟睡的唐瑛。

    傅大人行事果决,毫不拖沓,但今日极是奇怪,半日功夫无数排墨色的字迹在他眼前飘,却半句也没看进心里去,好像全身的感官都聚集到了大腿上,他甚至还在胡思乱想,她这小脑袋是铁铸的吗?开始不觉得,怎的越睡越沉?

    却不知刚睡着她尚有警惕之心,睡熟之后上半个身子的力量全都压在了他腿上。

    也不知道她梦见了何等可怖的情景,竟然咬紧牙关,紧闭着的眼里汩汩流出泪来,呼吸急促,紧紧攥住了傅琛的袍角,不住呓语:“爹爹等等我……等等我……”忽的迷迷糊糊坐了起来,倒忘了自己蜷缩在地上,脑袋重重撞上了桌沿,这下子倒从梦中醒了过来。

    傅琛想也不想,伸手在她被撞的地方揉了两下:“疼吗?”下意识出口,才察觉出自己行止不妥,慢慢收回了手。

    唐瑛有点睡糊涂了,怔怔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傻呆呆说:“不,不疼。”她揉了把脸,摸到满手的水渍,立刻胡乱用袖子擦了,似乎应对这种状况烂熟于心:“我……我好像做了个噩梦。”

    自从白城被破之后,她已经许久不曾睡过一个好觉了。

    每逢进入梦乡,不是在敌军营里拼命冲杀一夜,就是亲眼见着父兄被人砍杀的血淋淋的,她却无能为力,只能从梦中哭着醒来。

    傅琛似乎无意让她起来,低头紧盯着她的面颊:“你好像睡眠不太好?”

    唐瑛四肢懒怠动弹,被他挤在这狭小的一方天地里,彻底清醒之后又套上了那副梦中卸下的盔甲,囫囵裹住了所有真实的情绪,不教悲伤泄露一丝一毫,侧头靠在了书架之上,傅琛大腿上的负重消失了,她好像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一手遮着双眼,自嘲而笑:“怎么每次都被大人撞上,我都快没脸见人了!”

    傅琛思虑再三,同她商量:“其实姚姑姑的医术真不错,不如让她给你调理调理?或者开副安神汤?”

    唐瑛从他的话中听到了关切之意,露出一双水洗过的眸子,抬头瞪视着他:“你也要跟我的耳垂过不去吗?”她尝试要站起来却失败了:“麻烦大人让让,睡眠不好也不是什么大毛病,说不定过阵子就好了。”

    傅琛没动。

    他似乎生起了闲聊的兴致:“要不跟我说说,你都做什么噩梦了?”

    “哦,梦见冒着大雨去偷杏子,结果被主人家发现狠揍了一顿。”她谎话张口就来,还说的煞有其事的比划:“这么宽的板子落在身上,疼的跟真的一样,不就是几颗杏子吗,真是狠呀!”

    傅琛:“……”他就知道小丫头嘴里没实话。

    他用那双几能洞察人心的眸子盯着唐瑛,使得唐瑛都觉得自己的狼狈在他的直视下都快无所遁形了,他才站了起来:“反正你也睡不着,不如收拾收拾,今晚跟着宝意去值夜。”

    正如凤字部还负责皇帝的安危,凰字部也负责着皇后的安危。

    傅琛每月总有几回轮到在宫里值夜,而凰字部也会去后宫轮值,以皇后的福坤宫为圆点巡值。

    宝意约莫三十几岁,容貌普通,丢在人堆里一眼找不出来的那种,带着凰字部的一队十二人巡夜,唯有唐瑛是新丁一枚,还是首次入宫,对唐瑛倒是颇为照顾,后半夜拉了她去背风处躲闲,还悄悄从怀里摸出个小小的囊袋递给她:“喝两口暖暖身子。”

    唐瑛拔开塞子,冲鼻的酒味,她傻了:“值夜也能喝酒?”

    宝意搓搓手,一脸的诚恳:“天冷,偷喝两口暖暖身子。”

    唐瑛:“你不会是九公主派来陷害我的吧?”

    宝意“噗”的笑出声:“你这孩子真有趣,难怪姚姑姑说你不禁逗。”

    唐瑛:“你是姚姑姑手下?”

    宝意夺过囊袋仰脖喝了一口,好像活了过来:“不不,我长的太丑了,入不了姚姑姑的眼,只能在春姑姑手下混日子。”说的好像跟着姚姑姑就前程似锦。

    “春姑姑人很好啊。”唐瑛在傅琛的廨房里灌了一耳朵,再结合宝意的话,对姚姑姑也有了个大约的了解。

    姚姑姑八成是培养女间谍,投放各藩王或者臣子府邸搜集情报,方便帝王掌握下面人的心思。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唐瑛跟着同僚出宫,没想到在宫门口遇见了傅琛,他还穿着昨日的官服,下巴冒出一点胡茬,竟好像熬了一夜。

    宝意向他拱手道别:“有属下在,大人有何不放心的?”她将唐瑛往前轻轻一推:“完好无损。”

    唐瑛:“……”原来是傅琛托了宝意照顾她。

    等宝意骑马走远了,自有熊豫牵了她的马儿过来,傅琛温声道:“先回去好好睡一觉,下午再来司署。”他打马走了,只留唐瑛傻呆呆站在宫门口。

    她骑马往回走,到了傅府门口撞上前来到访的二皇子元阆。

    二皇子倒是好兴致,见她骑在马上的困倦模样,笑道:“张姑娘这是打哪儿来?”

    唐瑛翻身下马,向他行了个礼:“昨夜去宫里轮值,刚刚下了值。”

    元阆惊异道:“姑娘才去禁骑司,理应慢慢熟悉司务,怎的没几日就去宫里轮值了?等本王回头说说九公主,她用人怎可操之过急?”

    唐瑛心道:你可别再给九公主添堵了,回头她再把这笔帐算在我身上。

    “这事跟公主无关。”唐瑛忙解释道:“司里借调,我暂时在凤部当差。”

    “傅琛?”二皇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上掠过一丝阴翳,很快就笑如朗月,端的温润模样:“也是,你是他府里的人,多照顾你是应该的。”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前二十有红包掉落,晚安。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桔梗 27瓶;246416、兔子来杯豆浆早点睡、bonnie 10瓶;芳无、123、若水一朵、唐時、锦言无声、苏落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