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三十三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33、第三十三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神工攻略极品超能右手盛世谋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有的人, 天生一把倔骨头, 不容易改变。

    姚娘发现,傅琛护着的女娃就长着一根倔骨头, 一根脊椎骨支棱着细瘦伶仃的手脚,身上没几两肉, 跑起来贼快, 被扎耳朵眼吓的转眼就不见了影子。

    她天生爱美, 尤其会收拾, 再狼狈的女娃到她手里也保管能收拾出几分讨喜的模样, 更何况这小女娃潜力巨大, 才打个照面她就已经在脑海里勾勒出了她打扮出来的模样。

    姚娘不走了,她回身往傅琛的廨房里一坐:“既然傅指挥使借调我们姐俩, 那我们也不能闲坐充数,打今儿起我就搬到凤部来,傅大人让人给我打扫出一间房,要有床有镜, 最好还要有柜子,我总不能人过来衣服不过来吧……”

    春娘纵然早就习惯了她的反复无常,也被她这神来一笔给吓到了:“你在内狱横行也就算了, 跑来凤部长住也不怕影响他们公干?”

    反正内狱的犯人没有人权, 她手底下的人都有点认命,习惯了姚娘时不时抽风的突发奇想,在自家一亩三分地拔苗锄花都不要紧,可别祸害人家小年轻傅琛, 没见这小子一把年纪还没成亲吗?

    万一让他误以为女人都这么可怕,不敢成亲咋办?

    “还是回去住吧,早晚点个卯就好。你一向懒散,肯定不能适应凤部。”春娘努力拯救未婚青年傅琛对女人的认知,两部协理案子,她与傅琛接触最多,有时候不免想到,如果自己早年成婚生个闺女,挑个女婿也喜欢傅琛这样的罢?

    姚娘抱着椅背不撒手:“博山炉要铜器不要陶器,房里要准备琴瑟棋谱,绣墩坐垫要用蜀锦的,地上最好铺厚厚的长毛毯子,光着脚走上去也不凉,长毛还要没过脚面……”

    傅琛被她这一长串要求砸的头有点晕,听姚娘这架势不像借调,倒像是搬家,摊开来写能拉出一长溜,普通人家嫁女儿备嫁妆都没她这么齐全的。

    他本来想着,凤部与凰部相距不远,都在同一个衙署里共事,几步路的功夫,但姚娘打定了主意要在凤部扎根,也不好赶人:“您老宽坐,我吩咐人去准备。”唤来杂役,按她说的去置办房间,他收拾收拾桌上公文:“没别的事儿我先走了。”

    姚娘笑盈盈招手:“明天见。”等傅琛走到门口又追加了一句:“明天带小女娃过来扎耳朵眼啊。”

    傅琛:“……”您老可是够执著。

    单身二十多年的傅大人理解不了姚娘对于美的执著,他记得雷骁跟唐瑛约好了下值去挑马,在司署门口遇见两人,好像早就约好了一般,若无其事的说:“走吧。”

    雷骁内心抓狂,很想申明一番:大人,我只约了张姑娘啊!

    但他开口有赶人的嫌疑,刚被报复性的下放岭南公干,再做出得罪傅大人的话,说不定一年半载都见不到自家媳妇,耽误开枝散叶的重任,只能默默咽下到嘴的疑问。

    唐瑛还当傅琛做上官一向走亲民路线,跟她亲爹似的一把年纪还跟营房里的兵打成一片,同吃大锅饭,高兴起来跟年轻小伙子们过几招,指点一下他们的箭术,故而兴致不错,沿途见到新鲜事儿也要多问几句。

    傅琛与她并排骑马同行,街道上人来人往,他寻常养成了谨言慎行的习惯,但面对乡下土包子式的发问,居然也有问必答,竟也是种新奇的体验——谁那么没眼色,敢顶着傅大人冰冷的面孔扯闲篇,就要做好唱独角戏的准备。

    雷骁跟在二人身后,听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惊骇的发现傅大人居然能够跟人好好聊天,而不是用他冰冷的视线把想要闲聊的人冻死。

    ——原来换个人就有如此奇效?

    他决定日行一善,告诉刘重这个新的发现。

    万幸唐瑛挑马的业务十分熟练,不负马夫之名,替雷骁在马市淘了一匹脚力极佳性情又温顺的马儿,还拖到旁边钉马掌的地方,亲自上手替他的新坐骑钉好马掌,活儿干的漂亮利索,服务态度又是一流,外加旁边冷嗖嗖盯着他的指挥使,雷骁十两银子掏的一点都不冤。

    能劳动傅琛大驾,就已经值好几两银子了。

    三人在马市分道扬镳,雷骁远远还听到傅大人说:“赚了十两银子,不请客吗?”

    雷骁:“……”大人您的脸面呢?

    感情从下值跟到现在,您就为了一顿饭吗?

    唐瑛颇得唐尧真传,每月饷银都花的不剩,不是接济烈属就是贴补伤残军士,手里有点银子豪气顿生:“千金散尽还复来,大人想吃什么?”路过晏月楼就敢往里进。

    傅琛扯住了她的马缰哭笑不得:“你这十两银子进了晏月楼,可就花个精光了。”这也太大方了。

    唐瑛只好拐个弯,在路边买俩刚出炉的芝麻烧饼,默默的递了过来。

    傅琛:“……”降级太快,有点适应不来。

    两人骑着马啃着烧饼回傅府,唐瑛想起姚娘的可怕:“那位姑姑……今年揪着我扎耳朵眼的,也是禁骑司的人吗?”

    傅琛在肚里考虑措辞,不好说的太细,只能含含糊糊说:“那是姚姑姑,是禁骑司的老人,办差很有法子。”比如蜀王身边如今最得宠的那位侧妃,可就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情报人员。

    他想了想,还是叮嘱一句:“姚姑姑不比春姑姑,你尽量离她远点。”可别被她带坏了。

    唐瑛又露出她那种乡下土包子天真无知的傻笑:“她漂亮的扎眼啊,感觉那就是女人的极致了,举手投足皆是风情,对着她每天能多吃几碗饭。”

    傅琛心里油然升起一股说不出的担忧,就好像操心的老父亲看到不懂事的小闺女马上就要误入歧途,连自己也未察觉就摆出了苦口婆心的架势:“什么风情?完全没有的事儿!你可不能学姚姑姑……”

    “大人,”唐瑛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您高看我了!”她一个糙丫头没事儿学什么姚姑姑?

    所有的美丽精致都离不开金钱与心境的堆砌,还要本人有极大的悟性,懂得散发女性的魅力,这也是一门本事,她自忖领悟力低下,还是面对现实脚踏实地做她的马夫吧。

    姚姑姑那一身行头不说,光她鞋尖上缀着的那颗珠子拿出去就够养活一家老小了,边城多少孤儿寡妇挣扎在温饱边缘,她习惯了凡事从实际出发,只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美丽的女人,感叹一番罢了。

    凭心而论,元姝公主身份高贵,穿戴打扮自然也是最好的,可真要论举手投足之间的女人味,能被姚姑姑甩出十八条街去。

    不过傅琛居然对姚娘的美丽视而不见,唐瑛暗中怀疑指挥使大人要么眼瞎,要么审美奇葩,到了府门口都没敢把这句疑问说出口,先奔着马厩去看腾云。

    万寿节近在眼前,今年又是圣上五十整寿,算是个重大节日,禁骑司不但要管着皇帝的安危,还要关注京城里的动向,又有各地藩王进京贺寿,各藩王府邸都在被监视之列,傅琛忙的脚不沾地。

    他从凰字部借调来的春娘跟姚娘都负责一摊子事宜,唯独新手唐瑛算是个编外人员,算是他假公济私借调过来,省得她在元姝公主手底下吃排头。

    经过雷骁临去岭南之前不怕死的暗中宣传,凤字部的头头脑脑们都知道了唐瑛的特殊存在,连日来都对她很客气,热心的还给她讲傅指挥使的八卦。

    “……真的?看不出来啊。”唐瑛表示不信:“傅大人很好的,心地善良为人宽和,是个很好的东家。”

    刘重心想:为人宽和?

    咱俩说的是同一个人吗?

    “呵呵,姑娘说的是。”刘重皮笑肉不笑的捧场。

    “可惜——”小姑娘话锋一转,已经跟她厮混熟的八卦群众刘重竖起了耳朵:“可惜就是审美奇葩了些,居然不觉得姚姑姑漂亮。”她忍不住吐槽:“难怪一把年纪还没成亲。”

    按照京城适婚男青年的成婚年龄来看,傅大人已经算是大龄剩男了。

    刘重:“……”

    刘重内心复杂。

    他该怎样才能让天真无邪的小姑娘明白,对于有些男人来说,姚娘的美丽就是毒药,见血封喉的毒药。

    “假如姚姑姑不是追着非要给我扎耳朵眼儿,其实我还……挺喜欢她的。”唐瑛用一句遗憾的话结束了这次八卦,远远瞥见姚娘的身影,脚底抹油准备溜了。

    姚娘认准了的事情从来百折不挠,跟她那副懒懒散散的样子全然不同的是她对于打造美女的执著,自从搬来凤部,每次见到唐瑛就想荼毒她的耳垂。

    唐瑛对这件事情非常抗拒,小时候家里奶娘都没说动,还被唐大帅阻止的事情,怎么可能因为姚娘的漂亮而改变主意呢?

    一个非要扎,一个不肯扎,又都是固执的性子,演变到最后就成了傅指挥使颇为满意的局面——唐瑛远远见到姚娘的身影就跟逃命一般溜了。

    姚娘深恨自己英雄无用武之地,又听说小姑娘居然是傅琛府上的马夫,顿觉他暴殄天物,更发誓要将她打扮出个人样儿,远远看到便喊起来:“小瑛,等等我。”

    唐瑛假装没听到她的声音,穿廊过舍,听到身后脚步声追的急,恰巧路过傅琛的廨房,一头扎了进去。

    她刚进去,就听到走廊里响起傅琛的脚步声,好像是从隔壁出来的,跟追过来的姚姑姑撞上了。

    “看到小瑛没?”

    “没有,姚姑姑找她有事?”傅大人装傻功夫很到家:“她对司里的很多事情都不熟悉,姚姑姑或是有事儿要遣人去办,不如派别人去。”

    姚娘:“……”

    傅琛推开房门,走近靠墙摆着的书案,低头便撞上缩成小小一团葳在桌子后面的唐瑛,小姑娘仰起愁苦的小脸,双手握拳向他无声求告。

    许是察觉到他目光有异,姚娘兴冲冲跟了进来:“这事儿旁人办不了,你把这小丫头交给我,我保管还你一个脱胎换骨的美人儿!”

    作者有话要说:  猜出来姚娘做啥的了吧?

    本章有五十个红包掉落,先来先得哈。

    晚安,明天见。不对,今天见。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大麦茶、微雨 10瓶;熬夜小魔女 2瓶;取名费劲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