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三十二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32、第三十二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超能右手攻略极品盛世谋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啧啧, 真是无情啊!”

    姚娘跟个轻浮浪荡子一般挑着春娘的下巴, 好像她面对的不是毁容的中年女子,而是正当妙龄的绝色佳丽, 让人百看不厌。

    春娘一巴掌拍在她手上,她“嘤嘤嘤”伏在春娘肩上开哭:“没良心的, 对人家这般狠心!”连撒娇的动作也是赏心悦目。

    内狱的人早都习惯了姚娘的作派, 可每次见到姚娘对着春娘撒娇, 还是觉得辣眼睛, 默默出去召集人手, 前往凤部。

    姚娘走路就好像没骨头, 见到刘重要摸脸,吓的他退避三舍, 恭恭敬敬施了一礼:“姚姑姑,大人已经在里面等着您二位。”

    “收起你的爪子吧,别吓着小辈们。”

    姚娘从来不听春娘的劝,都是朝着她劝诫的反方向行事, 她不但没收爪子,还把爪子伸向了雷骁。

    “你你你……”雷骁是上个月刚刚升任镇抚使,虽然早就得了密令, 知道眼前人的身份, 但是亲眼见到又是另外一回事:“我成亲了。”惹的姚娘捂着嘴笑前仰后合:“真是个傻小子。”

    春娘:“……要点脸!”每次跟姚娘出来,她多年的冷静理智总在崩溃的边缘徘徊。

    傅琛已经在静候二人,没想到姚娘进了廨房,左看右看, 大为不满,娇嗔道:“你护着的女娃呢?”

    “姚姑姑从哪听来的风言风语?”傅琛请二人入坐。

    姚娘不见唐瑛,兴致大减,跟没骨头似的瘫靠在官帽椅上:“说吧,叫我们来有何事?”

    傅琛正色:“万寿节就在眼前,外面多少事情千头万绪,姚姑姑却躲着避清闲,不大好吧?”

    姚娘把玩自己那双纤纤玉手,好像傅琛所说的“正事”跟她没多大关系:“不躲清闲又能怎么办?反正我是擎等着养老了。圣上的意思大家心知肚明,他有意要为太子铺路,裁撤禁骑司,这才派了个不着四六的元姝过来,暂时过度一下,连禁骑司的正门都没摸到,就要摆主子的架子。”

    她嘲讽道:“春娘忠心,愿意奉个小丫头为主,我可不干。”

    春娘额头青筋跳了几下:“不会说话你闭嘴,岂可妄议圣上?再说也没发明旨,怎能胡乱揣测?”

    姚娘“哧”的冷笑一声,这可算是她自出现之后唯一正常的表情:“等到明旨发下来,还有我们的活路吗?”她一抬下巴,自嘲而笑,有种凉薄的美丽在那张看不出年龄的脸上绽放:“甘峻在宫里贴身侍候着那位,倒是无碍,傅小子说不定也能留条性命,至于你我……”她凑近春娘的眼睛:“你猜,我们还有活路没有?”

    春娘如同中了定身咒,一个念头在心里不断盘旋,又被她不断压下,到嘴边的只有一句话:“你不要胡说,我不信!”

    姚娘嘴里没实话!

    她这辈子没少听姚娘编瞎话!

    姚娘的瞎话有时候比真话还逼真!

    春娘安慰自己,心里却有几分说不上的慌乱。

    姚娘多半猜出了春娘心中所想,又恢复了她那副轻佻模样,靠回了椅背,翘着二郎腿,露出裙子下面鞋尖上缀着的一颗硕大的珍珠,她盯着那颗珍珠瞧了两眼,那还是多年前大长公主赏的,虽然被她不当一回事的拿出来装饰了鞋面,可那样好的时光啊。

    她忽尔带着无限惆怅之意笑了:“春娘,不管你信不信,我们最好的时光都过去啦,禁骑司最风光的时代也差不多该过去了,再走下去可就要没路啦。不然你以为,大长公主为何卧床不起?”聪明人都不必把话点透,可春娘太轴,毕竟姐妹一场,她真有点不忍心看春娘一条道走到黑,陪上这条命。

    春娘从来也不曾怀疑过大长公主:“大长公主陈年旧疾犯了,你别再妖言惑众了!”她心里隐约有个声音告诉自己,很可能姚娘说的都是真的。然而她这一辈子奉大长公主为主,敬重她,信任她,忠诚于她,却从来也没想过会被大长公主当做无用的弃子抛弃。

    ——就算无用,她也努力让自己变的无可替代。

    大长公主离开禁骑司绝非情势所迫,揣测圣意而做出的决断,只是身体不济暂时引退而已,等到身体安康,必定会回来接掌凰部!

    春娘从来都不认为元姝能在凰部久留,不过是暂代而已。

    然而姚娘沉默的表情让她心里很不好受,不禁提高了声音说:“傅小子,你倒是说句话啊?”

    傅琛静静坐着,对两个人的争辩不掺言,被姚娘逼问急了,便岔开了话题。

    “两位姑姑在禁骑司的时间都比我久,无论是大长公主还是禁骑司的去留,应该都比我看的透彻。”他公事公办:“凤部借调两位姑姑过来,咱们先办万寿节的事情吧?”

    言下之意,他似乎并不在意禁骑司的未来。

    春娘不禁有些茫然。

    她这一生之中,目的明确,极少出现过判断失误或者茫然的时候,然而自从元姝公主接掌凰字部,她已经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禁骑司如此重要的部分,陛下难道当真就能听任皇贵妃之言,派个什么事儿都不懂的毛丫头来坐镇?

    也太过儿戏。

    可是如果陛下有意裁撤禁骑司,那就说得通了。

    傅琛接下来讲的万寿节的安排,她一句也没听进脑子里去,就跟脑子里塞了一团乱线,毫无头绪。

    正事商量的差不多,其中多是傅琛与姚娘决定,她表现的难得随和大度:“你们看着安排。”反正抛头露面的事情从来轮不到她,只有收拾烂摊子才有她出面的机会。

    眼见得日影西斜,姚娘打了个秀气的哈欠:“今日就到此为止吧,傅小子进宫若是遇上甘峻捎句话儿给他,就说……就说让他得空了来老地方一趟。”

    “一定带到。”

    姚娘起身,居高临下俯视春娘:“还不走?坐这儿也想不出个结果,不如回去多想想出路吧,你这手艺是杀猪还是卖鱼。”

    春娘正要破口骂一句,廨房外面有人敲门:“大人——”

    姚娘唰的回头,捕捉到傅琛一张冰砌雪铸的俊脸线条肉眼可见的软化了几分,立时领会了外面敲门的是谁,顿时大喜,旋风般冲过去拉开了房门。

    门口立着的少女瘦如风中细竹,柔韧纤直,面有病容,晶亮的眼神里满是疑惑。

    姚娘凑近了细瞧:“咦,这个女娃娃好像受过重伤?”

    唐瑛开门就被人差点紧贴到脸上,而且来人自带香风,人未至味道先在鼻端萦绕,不过并不难闻,相反还挺香。

    “……您眼神儿真好。”

    傅琛:“……”这就是小丫头面带病容的原因?

    他不是没有猜测过她的身体状况,别瞧着姚娘不着调,但其实她的医术极好。

    “是不是当时差点活不过来?”姚娘二话不说捉住了唐瑛的手腕把脉:“也就……半年之内的事儿吧?”

    唐瑛都要给这位竖大拇指了:“您老神了!”

    姚娘凑近了她脸上细瞧:“瞧瞧这孩子,细皮嫩肉的,我瞧着都心疼,真想搂在怀里好生疼一疼。”这本是她一贯的腔调,但不知为何,听在傅琛耳中又是另一番滋味。

    哪知道她夸到一半,瞧见唐瑛小巧圆润的耳垂,忽然大惊失色:“天哪,你怎么没扎耳朵眼儿?”

    唐瑛的手腕被她捉着,另外一只手摸摸自己的耳垂,天真的回答:“没有耳朵眼儿挺好的,还省了买耳坠的钱。”

    姚娘就像看到了截朽木一般,伸出纤长白嫩的手指在她额头点了一下:“你个小丫头懂什么?女人怎可不好打扮?”她不由分说拉着唐瑛就要走:“跟姚姑姑走,姑姑给你扎耳朵眼儿。”

    唐瑛好像听到了恐怖故事里的鬼怪现身,一把挣脱姚娘的手就要逃窜:“不行,好好的您扎它干嘛啊?”她从小由亲爹带大,唐尧从来也没觉得耳朵上扎个眼儿就漂亮,甚至还很是自得:“我唐尧的闺女,哪里用得着扎个耳朵眼讨男人欢心?”

    唐大帅坚定认为所有以毁坏身体为目标而妆点修饰自己的行为,都是媚男行为,不值得提倡,也不知是他出于爱女儿,还是本身性格使然。

    总之,唐瑛从小到大就没受到过什么拘束,凡事加诸于女儿家身上的规矩教条以及各种不得不学习的生存技能在他这里都不必学。

    做唐大帅的女儿,只负责快快乐乐长大就好。

    作者有话要说:  晚点两点左右还有一章加更,大家先睡吧。

    求花花求收藏求营养液。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bunny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似是故人来 4个;闪电 3个;榆钱串串、柠的酸 2个;24970918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微微 100瓶;mm 71瓶;木堇西 44瓶;1234567 20瓶;谷歌葛格、王小汪、旧人旧事旧心酸、古月谷雨、zoey、garfield122412、我们都是可爱的孩子、雾 10瓶;3955411 7瓶;ltjenny、糖糖糖小玲、22857245、熬夜小魔女、lilycheng 5瓶;又又寒 4瓶;123、绽放 2瓶;独怜幽草、凤仙花汁、猫在苏州、mmvv、苏落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