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二十九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29、第二十九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攻略极品盛世谋妆     “那贱人去了内狱?”阿荣使气去了公廨喝茶, 遣人悄悄跟着, 结果听说唐瑛的去向,顿时拍掌笑道:“春姑姑一张脸, 先把她吓个半死!别让她以为禁骑司是那么好进的!”

    凰字部的内狱关的全是女眷,掌管刑讯的女官名叫春娘, 是大长公主身边的人, 听说年轻的时候容貌俏丽身手了得, 为了查一桩逆反案差点葬身火场, 半边脸都毁容了, 十分可怖, 性格更是阴晴不定,极难讨好。

    从毁容之后, 春娘便寄身内狱,专事刑讯,听说就没有她撬不开的嘴巴,审不了的犯人。

    大长公主卸任之后, 她身边得力的女官大半都随长公主离开了禁骑司,留下来的要么就像春娘这样一时半会找不到人替代的,要么就是不得大长公主赏识, 想在元姝公主手里出头的。

    春姑姑是个特殊的存在。

    元姝公主接掌凰字部的第一天, 她顶着一张毁容的脸来拜见,吓的元姝公主当堂就叫了起来,要轰她出去。

    她也不在意,转头就回了内狱。

    元姝公主回去就做了噩梦, 千娇万宠长大的公主,衣饰不整洁都不敢往她面前凑,何尝见过那样可怕的面容?

    半年以来,但凡凤字部有需要凰字部协理的案子,若是傅琛出马,元姝公主听说春姑姑同行,多半避开。偶尔实在忍不住想跟着傅琛,见傅琛跟春姑姑讨论案情,也只能远远站着。

    阿荣贴心,私底下想着替公主解决了这件心事,大着胆子去内狱给春娘送幕蓠:“姑姑您每次出门不如将脸遮起来,也免得惊扰了公主。”

    她其实也很怕春姑姑的那张脸,初次见的时候印象深刻,回去也做了半宿的噩梦,只是为着公主才大着胆子前来,若是办成了,可不是功劳一件。

    彼时春姑姑刚从刑讯室出来,身上还有血迹,内狱常年不见阳光,四壁石墙上的油灯飘忽闪烁,忽明忽暗,将她半张烧毁扭曲的面孔映照的如同从地狱出来的勾魂使者般。

    春姑姑用她那冰凉可怖的手掐住了阿荣的下巴,凑近了逼的阿荣直视她那张可怖的脸,冷笑一声:“小丫头,再多嘴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

    阿荣吓的一激灵,眼泪涮的就下来了,在她手里瑟瑟发抖。

    春姑姑的声音嘶哑老砺,据说是在大火之中伤了嗓子,眼神里的轻蔑之意几乎要化作实质的巴掌抡在阿荣面上。

    元姝公主自小得宠,连带着她身边的人都无人敢轻慢,不免让阿荣也养成了傲慢骄横的性子,没想到在春姑姑面前栽了跟头。

    春姑姑走了许久之后,她脱力一般扶着旁边的石墙站稳,一步一蹭出了内狱的大门,感受到外面温暖的阳光,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自此之后,阿荣就离内狱远远的,见到春姑姑跟见到鬼一样,躲的飞快。

    “你们去内狱外面盯着,看看那贱丫头几时出来?最好是被春姑姑吓死在里面,那才好呢。”

    她恨之入骨的唐瑛此刻正在内狱里,并且现场观摩了春姑姑的刑讯。

    春娘审案至一半,见外面闯进来个小姑娘,竟然没被她吓跑,颇觉意外,目光扫过她腰间佩剑,略微停顿一秒,又很快移开了目光,继续审案。

    等到一场刑讯完毕,犯妇被拖了下去,她拭擦着手中刑具,头都未抬:“小姑娘,你不害怕吗?”

    元姝公主带进来的这批小丫头们都只贪图禁骑司声名赫赫,锦衣鲜艳,出门光鲜,仗着公主的势在外横行,却嫌弃内狱腌臜,从不学习如何掌管凰字部,如何协理凤字部共同审案,实在令人无语。

    唐瑛也算看出了点眉目,这犯妇原来是下面人送予五城兵马司都指挥使洪聪的小妾。洪大人人如其名,一边享受着美人的温柔小意,一边身居高位而不曾放松警惕,怀疑美人别有所图,待美人露出破绽,偷盗城防图之时被堵在书房,当即便被送进了禁骑司,交到了春姑姑手下。

    “我还挺怕审不出幕后主使人,说不定就要闹出大乱子。”唐瑛听说,万寿节近在眼前,京城安防可是重中之重,可不得刑讯的人用点狠辣手段?

    春姑姑意外瞧了她一眼,真没想到小姑娘还真不是敷衍她,而是认真听了刑讯经过,对案情也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她用自己那张可吓哭小儿的脸直视着小姑娘:“你不怕我吗?”

    唐瑛常年在军营,各种伤兵不知道见过多少,有时候唐大帅忙起来用不着她的时候,她还抽空去伤兵营帮忙,处理各种外伤也算熟手,凝视打量春娘一脸可怖的伤疤,仔细分辨:“这是……烧伤吧?没有经过及时的护理,伤口还溃烂了。前辈当时……一定很疼吧?”

    春娘怔在原地。

    她从小效忠皇室,跟在大长公主身边任劳任怨,又敏慧好学,未受伤之前是大长公主身边最得力的女官,受伤之后回来复命,只因案子办的漂亮,还得了许多嘉奖,却从未有人关切的问过一句:你一定很疼吧?

    很疼吗?

    当然很疼!

    疼到当她第一次在黄铜镜子里看到自己年轻俏丽的面孔如同鬼魅,连自己也吓的尖叫着扔了镜子,可是很快就被深深的恐慌给替代了。

    假如她不能成为禁骑司无可替代的人,将很有可能被抛弃,将不知去往何处。

    从此之后,她渐渐变成了内狱里一把刑讯的好手,直至掌管了内狱,无可替代。

    少女面上一派诚挚,眼神清明关切,还有感同身受的痛意:“我以前见过不少受伤的人,彻夜哀号,痛不可抑,能挺过来的都是意志力十分坚强的人,特别不容易。更何况此后阴天下雨,还有各种后遗症。”

    她不知想起什么,语声转黯:“……我是不是说太多了?”

    “小姑娘胆量不错。”春娘面上神情柔和了下来,尽管在别人看来其实无甚分别,但唐瑛愣是从她那张扭曲的面孔上感觉到了和善之意,奉送她一个和暖的笑意。

    “你跟傅琛那小子是什么关系?”

    唐瑛瞠目结舌:“前辈从哪里瞧出来的?”

    难道她额头上还顶着“傅府马夫”四个大字不成?

    春娘指指她腰间悬挂的佩剑:“如果没关系,他何至于连自己的贴身佩剑飞鸾都送给你了?”

    唐瑛挠头:“……我就是傅大人府上的马夫。”她回想傅指挥使那张冰雪冷凝的面孔,着实想不到他还有这么贴心的一面,“可能……傅大人只是借给我暂时用用吧?”

    春娘嘎嘎的笑了一嗓子:“真是个……蠢丫头!”

    元姝公主为着那小子,都动用皇贵妃的宠爱追到了禁骑司,也没见傅琛给公主一个亲善的眼神。

    唐瑛厚着脸皮问:“前辈如何称呼?”

    ***********

    临到午膳时间,九公主有些心神不宁。

    “去把张瑛叫过来。”

    阿荣得到消息,忙派人去找唐瑛。

    结果监视她的人白着脸回来告之:“阿荣姐姐,她自从进了内狱就再没出来过。会不会……会不会吓死在里面?”

    阿荣自己是没有勇气亲自去内狱看一眼的,急的直跺脚:“你们两个,赶紧去内狱把人叫过来,不管是吓死了还是活着,总要给公主回个话。”

    两人互相壮着胆子去内狱,跟守门的婆子打招呼,请她进去瞧一眼,结果那婆子跟梦游似的出来,说:“那位姑娘……正在跟春大人喝茶聊天,外间还有人守着,不敢打搅。”

    她守内狱二十年,还从来没见过毁容的春娘对哪个小姑娘这么亲切和善的,虽然从她那张脸上也找不到和善的表情,可口气却是从所未见的温和。

    两人:“……”

    阿荣硬着头皮向公主禀报唐瑛的去处:“属下也只是带她去了内狱门口,她非要进去,进去之后还久久不肯出来,跟春姑姑相谈甚欢,也不知道在谈些什么。”

    公主面色阴晴不定。

    阿荣再进馋言:“公主今晨可瞧见了那丫头腰间的佩剑?属下瞧的不甚真切,竟好像是傅大人的飞鸾,也不知真假?”

    元姝公主其实早就注意到了,但以她公主之尊,自不好追问,没想到阿荣提起此事,登时柳眉倒竖:“本公主提携她进禁骑司,没想到她竟然敢吃里扒外,真是狗胆包天!”

    “去,把她给我从内狱拖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abcd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kenosh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谷歌葛格、路漫漫与其修、宝哥哥 10瓶;没有人啊7 6瓶;绽放、思思、没事看看书 5瓶;独怜幽草、路过打酱油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