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二十七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27、第二十七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神工攻略极品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日娱韩娱]顶端     傅琛只知她与禁骑司的人打过架, 却不知因何而打架。

    他进屋之后第一次直视元姝公主, 极是不悦:“公主也该约束手下人行事,免得教人以为禁骑司都是欺压百姓的跋扈之辈。”他凉凉的目光扫过阿荣:“如果做不到, 不如就留在公主府端茶倒水,也别出来给禁骑司丢脸了!”

    元姝素来要面子, 没想到因为阿荣丢了这么大个脸, 红着一张俏脸告辞, 出了傅府便抽了阿荣一鞭子:“贱婢!”

    阿荣背上立时便沁出一条血痕, 却不敢躲避:“都是奴婢的错!都是奴婢的错!”

    元姝公主自从三年前第一次见到傅琛, 从此心里眼里便只有他一个, 连带着花在梳妆打扮的时间都成倍增加。自掌了凰字部之后,与傅大人偶遇的机率大大增加, 就更是对衣饰妆容用心。

    今日来傅府之前,连口脂都选了好几种颜色,结果傅琛头一次正视她,居然不是她用心打扮过的容貌, 而是指责她放纵手下欺压百姓。

    云姝公主越想越生气,原本阿荣也是她面前得脸的奴婢,自小随侍陪伴她长大, 因为唐瑛告状, 傅琛的指责,竟挨了六七鞭子,若不是二皇子拦着,背上便要被抽个皮开肉绽了。

    二皇子兄妹前脚告辞, 后脚沈谦便捶桌狂笑。

    “小瑛,若不是你告状,谁知道九公主要留到几时。我看阿琛应该谢你才对!”

    唐瑛:“不敢不敢。不过大人若是想谢我,其实我也不反对,大人可以来点实际的。”

    “不忙,你先下去,我有事情跟沈侯爷讲。”

    沈谦总觉得傅琛的神色有点奇怪,他莫名感觉有危险降临,着急要溜:“九公主来太早,耽误我还有半张骏马图没画完,我先忙去了。”

    “等下!”这次是唐瑛扯住了他的袖子。

    她恍然大悟,这时候才醒过味儿来,一脸八卦的凑近沈谦,压低了声音:“所以,是我想的那样对吧?”

    “哪样?”明明傅琛就站在旁边,他为了配合唐瑛好奇的表情,偏还要做出一副鬼头鬼脑的样子。

    “就是……九公主心系傅大人,所以她今儿过来根本不是什么来看腾云,就是跟着二皇子来见大人的?结果——”她懊恼的一巴掌拍在自己光洁的额头上,力度之大吓了沈谦一跳。

    “小瑛你这是做什么?”

    “你不知道,在我们老家有种说法,坏人姻缘是要天打雷劈的!”她后悔的直向傅琛道歉:“大人收留了我们兄妹,我居然还做出这种事情,真是该死!我就不应该告状嘛,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呢?”

    傅琛的脸黑了:“不要胡说八道!”

    唐瑛回想九公主看向傅琛的眼神,这时候才后知后觉,这分明是娇俏公主恋上冷面指挥使,不论是放在戏文里还是后世都是一对欢喜俏冤家,按照言情剧的套路,公主融化了冷面指挥使,结果半道上插出来她这个爱情路上的垫脚石,推动剧情发展的炮灰路人甲。

    “我真的错了大人!”她发誓赌咒:“等我进了禁骑司,一定向九公主解释,为大人说好话,让你们冰释前嫌……”

    傅琛再也忍无可忍,长腿两步跨过来,抓着她后心的衣服提起来,从门口扔了出去。

    “诶诶诶救命啊……”唐瑛跟个螃蟹似的挥舞着双手乱叫,一察知自己身在半空中,脱离了傅琛的制锢,立刻伸臂平衡身体,落地之时就势一滚,已经稳稳落在了地上,笑嘻嘻向傅琛抱拳:“多谢大人手下留情!”

    傅琛若是真想揍她,出手就是要命的姿势,而不是跟玩闹似的把她扔了出去,而且手法极轻,加之她身手佳,半根头发丝都没伤到。

    “阿琛你别摔啊别摔!”沈谦吓的大叫,定睛再一瞧唐瑛已经完好无损的站在院子里向他挥挥手,跑的一溜烟不见了。

    “你对女孩子太粗鲁了,万一伤着小瑛呢?”沈谦唠唠叨叨,有一肚子的不满:“也就九公主眼瞎,才看上了你。”

    傅琛的笑容有几分冷:“小瑛?你们俩倒合的来。”

    沈谦自得一笑:“那是,本侯爷人缘好,只要是妙龄少女,就没有跟我合不来的。更何况小瑛爽朗大方,为人风趣,懂的又多,比一般女子可要有意思多了。”

    傅琛警告他:“你别打她的主意,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他小时候读书,就很敬重忠义之士,不瞧别人份上,单瞧在为国捐躯的唐家父子面上,就不能让风流的沈谦祸害了唐家女儿。

    沈谦却是从来没见过他公然维护哪个女子,当下暗猜傅琛这是喜欢上了唐瑛,不过他向来不太会跟女孩子打交道,故而一边维持着自己冰冷的表情,一边爱在心口难开,还真是为难他了。

    作为一个平时不靠谱,关键时刻也……不太靠谱的发小,沈谦难得善解人意一回,向他保证:“我以后不叫她小瑛了还不行吗?”

    傅琛狐疑的盯着他:“真的?”平日不是他说什么不让做,这家伙就偏要做吗?!

    “真的,拿我死去的亲爹发誓!”

    傅琛上手要揍:“那就更不能相信了!”

    谁人不知你们父子俩就是天敌!

    沈谦想哭:“你还是不是兄弟了?”

    朋友妻不可戏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嘛!

    ******

    张青知道了唐瑛要去禁骑司,很是担心她。

    “我听说禁骑司在京里名声不佳,谁也惹不起,而且你之前还打了九公主的人,她邀请你进禁骑司,说不定不安好心。再说,外间都传九公主对傅大人有意……”

    唐瑛:“你也知道啦?”她刚猜出来,还准备跟张青讲呢。

    张青那日刚听道这消息,回来就撞上她跟阿荣打架,又驯服了野马王,进了傅府,一来二去就将这事儿丢到了脑后。再说傅琛收留了他们,他反而在背后讲傅琛的八卦,总是有违他做人的习惯。

    “这事儿恐怕就只有你不知道了。你想啊,九公主早不叫你,晚不叫你,偏偏今儿来了傅府,叫你去禁骑司,她身边的人与你又结了梁子,怎么都觉得她不安好心。”

    唐瑛抚摸着腾云身上的伤疤:“那有什么关系?只要能进禁骑司,谁吃亏还不一定呢。”

    兄妹俩谈话完毕,唐瑛进禁骑司便成了定局。

    当晚,熊豫过来找她:“大人有请。”

    唐瑛跟着熊豫去了傅琛的书房,沈谦还窝在房里画骏马图,侍候的人全都在外面候着,房里只有他们二人。

    傅琛指着一旁的椅子:“坐。”

    唐瑛笑着落座:“大人这是想起来要给我谢礼了?”

    “嗯。”傅指挥使坐在书案后面,翻出厚厚一沓纸:“这里有些东西,你先看看。”

    唐瑛接过去才发现,原本是禁骑司各镇抚使同知千户百户等人的资料,大约数得上号的都有。

    “多谢大人。”

    傅琛淡淡说:“你既然决意要进禁骑司,我虽然不知道你想做什么,只要你不准备把京城的天捅个窟窿,本官都还能照料一二。”

    他又补了一句:“你到底是我府里的人,我总不能看着旁人欺负了你。若是九公主身边的人太过份,你也大可来告诉我。”

    唐瑛对他又多了一层认识,她又是个爽直的性子,当即便说:“万万不可!大人外冷内热,对我们兄妹有诸多照料,还带我将腾云带回来,我心中已经很感激大人出手相助了。至于进了禁骑司,九公主身边的人就算是为难我,我也有办法应对。大人若是为我出头,惹的九公主不高兴,影响了你们俩的感情,我都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大人了!”

    今天之前,她并不知道九公主与傅琛之间的关系,知道了还要让傅琛为她出头,那就不应该了。

    傅琛:“闭嘴!”

    唐瑛连忙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眨巴眨巴眼睛,表示她领会了傅大人的意思。

    她的眼睛又清又亮,睫毛浓密,此刻在灯下打眼一瞧,很容易让人将她当成涉事未深养在深闺的无忧少女,眼神里的狡黠都是家里人捧在手心里养出来的。

    可是傅琛深知那只是她挂在脸上的面具,没心没肺的笑容,东拉西扯的胡说八道,全都是用来迷惑旁人而已。

    他没办法忘记那个坐在腾云身边偷偷哭泣的少女。

    于是他不由自主便放软了语调:“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我跟九公主一点事儿都没有。”

    唐瑛夸张的拍拍胸口:“还好我没有拿自己的家底子去下注,听说京城赌大人跟九公主亲事能成的注已经下的很大了,赔率很高的。”

    傅琛:“……”又想让她闭嘴了怎么办?

    唐瑛见他好像真有着恼的迹象,忙站起来板正了神色恭恭敬敬行了一礼:“我一定用心看这些资料,看完就烧毁。谢谢大人!”

    傅琛宽慰自己,这丫头只要不胡说八道,还是不错的嘛。

    他的语气也温和了许多:“你知道就好,回头让熊豫给你讲讲司里的事情,免得你进去抓瞎。不过腾云跟傅英俊怎么办?你晚上还回来吗?”司里有提供住宿,全凭各人自愿。

    唐瑛试探的说:“腾云跟傅英俊都离不开我,大人……不会赶我走吧?我其实还算个称职的马夫吧?”

    傅琛眸中浮起一层浅浅笑意:“我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  后台的点击跟收藏对比惨烈,大力求收藏花花营养液。

    感谢为我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笑春风 30瓶;木堇西 20瓶;410743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