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二十六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26、第二十六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攻略极品神工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日娱韩娱]顶端     元姝公主来之前, 在心里已经由她接收到的零碎信息拼凑出了唐瑛的基本模样。瘦、穷、粗野暴力, 必然毫无教养。

    等她见到穿着傅府家丁服色的少女,对唐瑛的印象更是直线下降。

    元姝公主自小得宠, 走到哪里都有人捧着,身边环绕的人穿戴都不差, 猛然见到卷着袖子刚刷完马的唐瑛, 她的衣服下摆还粘着草叶, 强忍不适把人打量了一番, 见她行礼还是个不伦不类的模样, 穿着男式短打就算了, 居然还行了个拱手礼,简直忍无可忍。

    “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野人?竟是连礼也不会行?”

    除了她下巴尖了点, 皮肤白了点,眼睛又清又亮之外,打扮简直不堪入目,还真是个干粗活的料。

    满宫里随便揪出一个宫女, 哪怕是浣衣洒扫的,也比这个丫头瞧着齐整吧?

    ——傅琛到底看上她哪一点了?

    唐瑛随口胡扯:“小的家里在山上,一年四季也没几个人, 常年侍候马儿, 难道我行错了?”

    傅琛绷不住露出一点笑意,又赶紧抿下嘴角,摆出他那副历来在九公主面前冰冷的面孔,请二皇子上座。

    元姝公主:“哦, 原来是个山里的野丫头,不怪不懂礼数。”

    元阆落座之后,见唐瑛被当面嘲笑也毫无反应,不由想起前世的她,成为皇子妃之后被人恶意中伤,她表面上似乎并不在意,实则背后伤神不已,只是唐家的女儿要强,不肯在人前示弱而已。

    “小九不可无礼,各地风俗大有不同,怎可随意嘲笑别人?”他在外向有礼贤下士之美名,此话倒也与以往作派相同,众人不以为异。

    反倒是傅琛扫了一眼精心打扮的元姝公主,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起来。被元姝公主当面轻视嘲笑的唐瑛卷着袖子露出冻的通红的胳膊,一副潦倒落魄的模样。

    元姝见她脸蛋长的尚可,但细一瞧这野丫头露着的胳膊上居然还有旧伤痕,不由万分嫌弃:“喂,你那胳膊是怎么回事?”

    宫里的女人,总有一身细腻白净的皮子,万一磕着破着一点,生怕留下疤痕,眼前大大咧咧露着胳膊上旧伤疤的少女实在刷新了她对女人的认知。

    唐瑛胡编乱造:“说起这事儿就有得讲了,我们家原先也还不错,家里养着不少马,不过惹人垂涎,被人连夜勾结山匪来抢,被山匪砍的。公主是不知道,那山匪满脸胡须,身高九尺,跟大熊似的极为骇人,追着我家里仆人四处乱跑……”

    “我胸口这儿被他砍了一刀,原来以为必死无疑,谁知道竟然活了下来……”

    唐小姐颇有说书的天份,将一场深夜马场被夺的凶杀案讲的紧张又刺激,直听得九公主倒像个土包子,不住追问:“后来呢?”

    “我们兄妹俩核计了一下,老家是活不下去了,连夜摸到了县衙放了一把火,这才来京城讨生活。”

    “没被那贪官抓住吗?”九公主还意犹未尽,并未曾注意到她亲兄长惊异又好笑的表情——原来唐瑛竟然是这样的性格吗?

    唐瑛摊手:“那狗官贪生怕死,还怕出来被我们兄妹给砍了,窝在小妾房里不敢出来,只好便宜他了。”触及傅琛一言难尽的眼神,暗想这么狗血的故事似乎、好像、是有那么点触及律法了,连忙改口:“……我们兄妹都是奉公守法的百姓,可没有随便杀人。”

    九公主一拍桌子,气愤填膺:“这等狗官,杀了便杀了罢,有什么可怕的!”

    唐瑛言若有憾:“可惜当时我不知道还能认识公主,不然杀了也就杀了,又有何惧?!”

    傅琛额角青筋跳了两下,莫名想起那个深夜:“你这副模样碍着公主的眼,还不退下?”哪有人这样拿自己的伤疤胡扯八道娱乐不相干旁人的?

    他发现自己竟然于心不忍,却又对自己此刻的心态略微诧异,很快便用他那向来冷静理智的大脑分析得出了结论,那一点于心不忍也只是基于为国捐躯的唐尧,他若英魂有知,哪舍得掌珠沦落至此?

    唐瑛笑的没心没肺:“不要紧的嘛。”她当着元姝的面故意在自己身上重重拍了好几下:“唉,马厩里就是土多,我们乡下人没那么多讲究,拍几下就好了。”顶着元姝嫌弃的眼神说:“公主不会在意的对吧?”

    沈谦拿自己的爵位担保,张姑娘绝对是故意的。他扭头偷笑,不小心呛了一下,酸甜的桔子汁进了气管,顿时咳的惊天动地,反而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了过来。

    “你们继续聊,继续。”

    傅琛狠狠瞪了他一眼:都是你不早点把九公主打发走。

    沈谦用眼神回答他:难道是我招来的?

    唐瑛好奇的打量公主身后侍立的女子:“嘿,这个姐姐瞅着有点眼熟。”

    能不熟吗?

    穿着鹅黄色长裙的阿荣脸色变的十分难看——都被压着打了两回了!

    她一定是故意的!

    “你……”阿荣心生一计,凑近了元姝公主耳边嘀咕几句,一脸得色看着她。

    元姝虽然觉得阿荣的话有些胡扯,就这样的野丫头,好像泥里钻出来的,粗野土气,傅琛怎么可能瞧得上她。

    但阿荣的话也有道理,谁知道这种山野里长大的丫头脑子里装着什么,万一她想不开跑去爬傅琛的床,那不是膈应人吗?

    她装模作样咳嗽一声,硬着头皮夸奖唐瑛:“张姑娘,本公主瞧着你……”夸不下去了。

    夸她能打?

    打的可是公主府的人!

    夸她能干?

    连自己都收拾不清爽!

    唐瑛眼巴巴看着她:“公主也觉得我不错吧?”

    实在没词儿,元姝公主昧着良心勉为其难的点头:“还不错。”

    唐瑛来劲了:“公主殿下真是我的伯乐,不瞒公主说,我从小在我们那一片山头,都是最漂亮的姑娘,长的漂亮还能干,就是我们马场的一枝花。”

    “你们那……姑娘不多吧?”元姝公主可不太懂什么含蓄委婉。

    “哦,可着那片山头就我一个姑娘,连煮饭的都是大老爷们。”她补了一句:“跟傅府似的,一窝光棍。”

    “扑哧——”沈侯爷触及发小凶残的目光,赶紧闭上了嘴巴。

    光棍窝的主子傅指挥使:“……”心塞。

    二皇子好像头一次认识唐瑛一样,含笑看着她,心想:原来她上辈子入京就住进了皇子府,所以……事实上压抑了本性做个端方的皇子妃吗?

    元姝索性不跟她绕弯子,直接开口:“张姑娘,本公主掌管禁骑司凰字部,就需要像姑娘这样的人,不知道姑娘愿不愿意进禁骑司?”

    “嗯,公主手底下那帮人也确实不咋样,都没个能打的。”唐瑛可不太愿意给阿荣面子:“而且在外面还打着公主的招牌恶意压价,不知道的还当公主府穷的揭不开锅了,也是该找个人收拾收拾她们了。”她拍着胸脯保证:“公主放心,只要我进了禁骑司,保证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帮公主管教她们的!”

    沈侯爷肚里肠子都快打结了,强忍着才没当场笑喷:“咳咳……桔子太酸!”

    傅指挥使:“……”

    阿荣的脸都黑了。

    元姝公主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明明是收个手下,打定了主意把她拘在眼皮子底下,省得她对傅琛有所图谋,怎么感觉被这个野丫头给挤兑了?

    心里憋屈。

    只有二皇子对唐瑛的提议表示赞赏:“元姝,你手底下这帮人也是时候该收拾收拾了,正好张姑娘能压得住她们,就让她进司里帮你盯着点吧。”

    阿荣想哭。

    这可真是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元姝公主向来很听二皇子的话,几乎算得上唯兄是从,连二皇子都发了话,这位张姑娘进了司里,真要对她们动手,万一二皇子护着,她们哪还有好果子吃?

    她几乎可以预见自己未来悲惨的日子,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嘴巴子,收回谗言。

    全场最高兴的就属唐瑛了,她都笑出了一排小白牙,拱手道:“唉呀呀公主太客气了,一进禁骑司就让属下管着手底下的人,属下真是……属下一定不负公主所托,尽心竭力办差。”她面现为难:“不过有个不情之请,最近几日腾云刚有起色,总要照料得它完全康复了,属下才好去禁骑司报道,公主不嫌晚吧?”

    元姝公主:“随你。”她忽然有点不想把这野丫头摆到眼皮子底下了,总有种给自己添堵的错觉是怎么回事?

    傅琛当着九公主的面问她:“你真的想要进禁骑司?”

    听在元姝耳中,只觉得他的语气过份熟稔,似乎还隐约带着一点关切之意,当下心里就不舒服起来,更坚定了要把唐瑛拉进禁骑司的决心:“张姑娘不必推辞,就这么定了,你尽快来司里报道。”

    唐瑛大喜:“当然想进啊,禁骑司要多威风有多威风,想当初阿荣姑娘还想用极低的银子买我的马,不卖就要动手打人,得亏她身手不太行,不然挨打的岂不是我了?”当着禁骑司两位大佬,她适时告了一状。

    她可是很记仇的。

    作者有话要说:  禁骑司众人:赶紧趁着野丫头没来,先过两天好日子。

    野丫头唐瑛:别怕,说不定到时候是我被你们腐蚀了。

    明天见宝宝们。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raysnow 2个;kenosh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多米多米 20瓶;ami liu 18瓶;曼曼、微雨、有一条鱼 10瓶;守护神、3955411 7瓶;kenosha 5瓶;123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