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二十五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25、第二十五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攻略极品盛世谋妆     人有时候很奇怪, 分明很是疏远, 但争吵过反而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更清楚的认识到了对方面具下面的真实表情。

    比如每逢沈侯爷一口一个“张姑娘”的时候, 唐瑛总觉得傅指挥使扫过来的目光里带着嘲笑,好像在说:你就糊弄这傻子吧!

    唐瑛:“……”

    她原本还觉得傅指挥使很难接近, 连去见腾云也是忽悠沈谦想办法, 谁知道最后还是傅琛出马, 心中的感激之意偏偏被他大半夜的几句戏耍之言给逼退了, 现在总觉得这人高冷的眼神里其实是在时刻嘲弄别人吧?

    腾云住进傅府没两日, 二皇子便携亲妹妹前来拜访, 名义上是探望腾云,这大约是他的目的, 不过九公主就不好说了。

    因为九公主从头到尾就没去过马厩。

    她打扮的漂漂亮亮,坐在傅家厅堂里,充做主人陪客的沈侯爷说了句大实话:“公主,阿琛近来很忙, 也不知道几时才回来。与其在傅府等人,公主还不如去禁骑司里逮人来的更快一点。”

    沈侯爷有各种红粉知己,不提容貌单以性格论, 唯独没有九公主这款的, 他觉得消受不起,推及及人,他觉得发小……大约也消受不起。

    “我今天不是来找傅大人的。”九公主借着喝茶的功夫把厅堂里外扫了一遍,全是些男仆, 她心里有无数种猜测,嘴上还算委婉:“前几日我手里的几个人跟个姑娘打了一架,我听说那姑娘住进傅府了?”

    沈侯爷心里暗笑,纵然贵为金枝玉叶,遇上喜欢的男人也不得不纡尊降贵,上赶着前来打探敌情。

    他故意磨蹭了一会,眼见着九公主望眼欲穿,才故作随意的说:“嗯,阿琛见他们兄妹俩可怜,就收留了他们。”

    九公主想起哥哥府里收留的那位唐小姐,三天两头的闹病请大夫,丫头时不时就要请哥哥过去开解,心情便不太美妙了。

    “收留”这个词,太有文章可做了。

    如果她能流落街头让傅大人收留,肯定比唐小姐的办法要多,而不是一味哭哭啼啼卖惨。

    可惜,她亲爱的老父亲,皇帝陛下是不会允许她做出这么丢脸的事情。

    九公主小心打探敌情:“那姑娘请大夫了?”

    “请大夫做什么?”

    那就是没有装柔弱了。

    九公主松了一口气,友情提示:“傅大人收留的那位姑娘……她有没有当着傅大人的面儿哭?”

    沈侯爷想想:“没见过。”至少保证三人在场他做目击证人的情况下,还真没见过唐瑛在傅琛面前哭。

    也没有卖惨。

    九公主迷茫了:“她那平日在府里做什么?”

    沈侯爷:“下厨——”话说昨晚的鸡汤小馄饨宵夜不错,他早晨起来还特意回味了一番,本来还想再吃一顿,后来听说鸡汤没了,才遗憾的换了烤饼子。

    九公主在肚里破口大骂,不就是下厨比贤惠吗?等回头她去宫里找几个御厨,就不信比 不过一个野丫头的手艺。

    “她就只会做饭?”情敌还未见面,先挑剔一番:“不是听说她打架挺厉害吗?”参照阿荣等人的狼狈样子,就知道这丫头有多凶悍了。

    沈侯爷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随口说,他扳着指头数:“张姑娘会的东西可不少,懂厨事,还懂画画,会治病驯马,平日还照料傅英俊跟腾云……”话没说完便被九公主打断了。

    “傅英俊是谁?”她花容失色,总觉得这名字听起来像傅琛家里的孩子,还需要照料,那岂不就是小儿了?

    沈侯爷:“……哦,傅英俊是那匹野马王啊。”

    九公主稍缓一口气。

    沈侯爷:“张姑娘给起的名字。”

    九公主更心塞了:“难听死了!傅大人就答应了?”

    沈侯爷:“阿琛没反对啊。”默认就是承认嘛,他从小就这毛病,不吭声就表示同意了。

    九公主这下再也不想绕弯子了:“去派个人把那丫头叫过来。”

    沈侯爷对两女相争的戏码再熟悉不过,他稳稳坐定,唤了个小厮去请人,自己挪过点心盘子,准备剥桔子看戏。

    唐瑛在马厩里连着守了两日,腾云就能起身了。

    它恢复的速度奇快,也许是见到了熟悉的小主子,让它萌生了求生意志,但凡唐瑛喂的草料水等都努力进食,虽然还是一副骨架上蒙着一层皮,却总算是活了过来。

    二皇子进门就听小厮说傅琛不在家,他便也觉傅大人一回,径自让小厮引着他去马厩。

    过去的时候,唐瑛正卷着袖子给傅英俊涮毛,它身子不动,脑袋却时不时往隔壁马厩里探,唐瑛怀疑这货正在炫耀。

    她近来日夜守着腾云,抽空也没落下傅英俊的一日三餐,但习惯性的出城遛弯活动暂时取消,从沈侯爷到傅英俊都十分不满。

    沈侯爷至多窝回房间去画他的奔马图,可傅英俊差点化身为拆圈能手,用蹄子在地上刨了坑,而且看它的打算,好像是准备把连接着它跟腾云的那面墙给拆了。

    唐瑛:“……”她现在有理由相信,皇帝陛下把傅英俊赐给臣子完全是因为这货脾气太坏,影响了御马监马群和谐融洽的相处,而且搞不好它还在御马监搞过破坏,做过拆迁小分队队长。

    元阆跟着小厮过来的时候,她牵了这货出来一边替它顺毛,一边用拳头威胁它:“傅英俊你老实点知道不?要是再闹腾,信不信我揍你?”

    她举起拳头在傅英俊的眼睛前面挥了两下,这货很识时务,当时就老实了。

    元阆恰巧见到,顿时笑了。

    “它能听得懂吗?”

    猛不丁身后有人说话,唐瑛回头才发现是二皇子。

    “它就算是听不懂,只要认识我的拳头就好。”唐瑛向元阆拱手行礼:“二殿下来看腾云吗?”

    元阆见脾气暴烈的野马王在她手里都乖顺的跟小绵羊似的,颇觉好笑。他探头往里一瞧,发现腾云居然站在食槽边低头吃草,顿时又惊又喜:“这才两天功夫,腾云看起来精神好多了。”

    唐瑛生怕他提起要接腾云回去,赶紧再刷一波封建迷信:“殿下这两日难道没觉得神清气爽?腾云与贵府真的八字不合,它要是回去估计还得病倒。”

    元阆如何猜不出她心中所——不就是舍不得跟腾云分开嘛。

    他看起来就像个好好先生,不管唐瑛说什么,似乎都能照单全收:“姑娘说的对,看起来腾云在王府确实不太好,就让它暂且先留在傅府吧。”

    唐瑛觉得,二皇子其实也不是那么讨人厌,而且……他还有点眼瞎,捡了个假的唐小姐带回来,满京城找大夫替她治病,将来传出去,不知道他还能不能保持这样的优雅风度。

    她比较好奇。

    不过目前她还没有打算广而告之自己的身份,留在傅府做张姑娘,再加上傅大人有意配合,也许更容易达成目的。

    既然二皇子不准备带走腾云,唐瑛就能跟他和睦相处。

    二皇子也不嫌马厩腌臢,站在唐瑛旁边有一搭没一搭跟她聊天,见到她小臂上的伤痕,还问了一句:“姑娘的胳膊怎么了?”

    事实上这不太符合礼数,至少他一个未婚男子盯着人家小姑娘的胳膊瞧了半天不说,还要寻根究底,两人又远远未熟悉到能问私人问题的地步。

    不过唐瑛前世热裤吊带也满大街跑过,后来跟着唐尧在军营里住,接触的全都是大大咧咧的糙汉子,她都没有察觉到元阆这句话越矩了,专心揪着傅英俊的尾巴编辫子,还加了一条红带子,随口道:“跟山匪打架的时候被砍伤的。”

    刚刚回府过来的傅琛:“……”被砍伤的是山匪吧?

    这颠倒黑白的能力。

    小丫头嘴里有没有实话,看来全凭心情。

    他走过来便发现唐瑛自顾自玩着傅英俊的尾巴,身后站着的二皇子看着她的目光很是奇怪。

    “二殿下既然来了,不到前厅用茶,怎么跑马厩来了?”

    元阆轻笑:“彼此彼此。”他这算是笑傅琛夜探皇子府也是直奔着马厩而去。

    正寒喧之际,九公主派来请唐瑛的人过来了。

    “九公主请我过去?”唐瑛握着马尾巴的手停住了,求救似的扭头去寻傅琛。

    傅琛可是亲眼目睹她把凰字部的人按着揍,九公主能按捺到今天才打上门来算帐,已经算是很有耐心了。

    他向她眨眨眼睛: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唐瑛拱手作揖,一副小可怜的模样,眼神里的求救之意太过明显,就连元阆也瞧出来了,顿时笑着安慰她:“不必担心,有本王在,元姝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要是……要是我揍了她的手下呢?”

    元阆怔了片刻,顿时笑起来:“那就更不必担心了,当着傅大人的面,她才不会找你算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