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二十四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24、第二十四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一路凡尘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攻略极品盛世谋妆     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书房里的平静, 门口有人小声通禀:“殿下, 阮庆来回,说是马厩那边出事了。”

    元阆腾的站了起来:“腾云不行了?”走的太急, 不小心带动了书案上摊开的画像,那画像卷轴往下直坠, 他已经匆匆出门, 边走边问:“不是说还能支撑些日子吗?”

    书房的门半开半掩, 那张画像终于落到了地上, 恰能看见画上一身红嫁衣的少女, 似乎是刚刚揭起盖头, 眉间一点愁绪,面上却有着对新生活的期盼, 眸光清正温婉,唇角微弯,莹白小巧的下巴,算不得倾城绝色, 却有种说不出的磊落端庄。

    阮庆正是那引路的小厮,一路小跑着过来禀报,气都未喘匀, 见二皇子误会了, 忙道:“回殿下,腾云哭了……”此事太过惊骇,他此刻还心情激荡,不知该如何表达。

    “腾云哭了?”元阆还当自己听岔了。

    “是的, 徐大夫今日带了个药僮过来,腾云竟然任由他抱着,还……还流眼泪……”他才想到补充一句:“哦,禁骑司的傅指挥使也来了。”

    元阆对傅琛的到来并不意外,自从元姝接掌凰字部,他担心自己这个妹妹闯出什么祸事来,再说她还钟情于傅琛,也考虑过招傅琛为九驸马。此后在朝中遇到傅琛时常流露出亲近之意,傅琛能来二皇子府不过迟早的问题。如果换个时间,他大既会大开中门热情的欢迎傅琛的到来。

    只是此刻,腾云的异常占据了他的全副心神,他暂时决定放弃思考傅琛的来意。

    元阆距马厩数米开外,人还未至,先听见寂静的夜里,一把熟悉的嗓音,那人温柔的声音仿佛穿透隔世的尘埃,刺穿了他的耳膜,令他如遭雷击。

    她温柔低语:“腾云乖,咱们吃点东西好不好?”

    他生恐自己出现幻觉,紧走几步探头去看,徐大夫与傅琛都站在马厩里,远远站着,注意力全落在地上坐着的人身上。

    腾云还卧在垫子上,但它硕大的脑袋枕在一个人怀里,那人背对着他,从侧面能看到她莹白小巧的下巴,走的近些还能看到她纤长浓密的睫毛垂下来,遮住了所有的心事。

    她轻轻一遍遍用手指梳理着腾云的马鬃,哑声安抚那哀哀嘶鸣的马儿:“都过去了,乖乖吃东西好不好?”

    倘若有人偷瞧过二皇子书案上的那幅画像,大约就会嘀咕,正抱着腾云说话的药僮与画像上的初嫁少女五官模样有着七八分想象。

    元阆呆住了,下意识……倒退了两步。

    眼前的人不是唐瑛,还有哪个?

    二皇子元阆前一世经历过世上最险恶的阴谋,在美色与政治的漩涡里打滚,登临这世上最高的山峰,感受过冷彻骨髓的孤寒,两鬓早早染上霜色,回首半生,再想起他的原配发妻,才觉出她的好。

    唐家世代铁骨铮铮,年少轻狂的时候他觉得那是愚蠢固执,不知死活,可是等到自己身居高位,环顾四周全是阴谋算计,才懂得了唐家人的难得与稀有,连带着那早逝的发妻在他心里的颜色也渐渐鲜活起来。

    展眼半生已过,他不过一梦沉疴,再睁开眼睛回到了野心勃勃的二十岁,正筹谋帝王霸业。

    白城与唐莺初见,对方自陈是唐家小姐,他当时便有疑惑,可是那唐小姐身边的丫环又确曾是阿莲,早已熟谙人心的二皇子顺势收留了忠烈遗孤,心中却始终存疑,派人暗中在城内打探,可惜唐家仆人都已战死,只能带了这唐小姐主仆回京。

    他呆站在原地,心中巨浪滔天,恍如梦中,一步也挪不动。

    与其说他对原配发妻情深意重,毋宁说他只是在阴谋暗箭与权衡得失之意算计的太久,心神俱累,尝尽百味才开始向往那种简单的毫无算计的关系。

    很快有仆人跑了过来,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大盆温热的羊乳,她跪在垫子上扶着腾云的马头,看着它慢慢喝了一半,欣喜若狂:“腾云最乖了!”

    傅琛这时候才走了过来,向元阆施礼:“下官见过二殿下。”

    元阆的目光勉强从唐瑛身上撕下来,与他寒喧:“傅大人客气。不知道那位是?”

    傅琛心思转的极快,想到二皇子的手腕与消息来源,恐怕很快便能打听出张姑娘出自他府上,索性道:“圣上不是将野马王赏给了下官吗?结果被府里新雇来的马夫给驯服了,她家祖上是养马的,故而悄悄带过来看看腾云,原还想着若是不济事,便不告诉殿下了,省得丢脸,没想到她还真有两把刷子。”解释的连他自己都差点要信了,假如不是熟知烈马认主的话。

    元阆的神情有点奇怪:“她家祖上……是养马的?”

    唐家军里有一队骑兵骁勇善战,只是年初被以换防的名义从白城抽调走了,但唐家人天生会养马也是事实,不然唐尧的坐骑也不会是难得一见的名驹。

    傅琛试探性的问:“难道殿下认识张姑娘?”

    “张……张姑娘?并不认识。”元阆便知府里的这一位唐小姐铁定是假的,不然何至于见到腾云扬蹄咆哮就吓的瑟瑟发抖,回去就装病呢?

    他面上露出几分真实的喜意:“能得张姑娘医治腾云,本王感激不尽。腾云如今的样子,傅大人也瞧见了,不如借张姑娘在王府里小住几日,帮本王照料几日腾云,可好?”话是向着傅琛说的,目光却向着不远处的唐瑛瞧了过去。

    “这个……容下官跟张姑娘商量一下。”傅指挥使今日格外的好说话。

    腾云吃了点东西,温润的大眼睛里似乎终于燃起一点生存的希望,唐瑛紧揪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她这才有暇侧头去看说话的两人。

    不远处年轻俊美的男子头戴金冠,哪怕身处马厩也难掩其身上的矜贵,两人目光相撞,她暗自猜测:这位恐怕便是二皇子元阆了。

    她不认识元阆,料定了元阆也必定不认识她,心中倒是坦坦荡荡,与之直视。然而她却不知,元阆心中巨震,数月猜测一朝落了空。

    元阆不是没想过,自己重活一世,说不定再遇见元配发妻,她也有此奇遇呢?

    他心中既盼着唐瑛还认识他,又怕她记恨自己,故而与她对视的时候心中忐忑莫名,手心还捏了把汗。哪知道对方的目光里透着陌生,甚至与京中名门闺秀初见他的容貌,与他视线相接,那含羞带怯的神情也全然不同。

    她心中并无普通少女见到英俊男子的惊艳与爱慕,甚至也并无丁点恨意,可见对他全无记忆,一片空白。

    元阆说不上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失落。

    他几步跨过去,以腾云现任主人的身份挽留唐瑛暂居王府,没想到对方向他提了个新的建议。

    “殿下有所不知,小的在傅府做马夫,照料陛下赐给我家大人的那匹野马王,若是小的来王府照料腾云,恐怕野马王也要饿死。不如这样,腾云在王府里只吊着一口气,说不定它与贵府八字不合。”

    傅琛唇角微弯,心道:这是为了把腾云带走,连八字不合都搬出来了。

    ——又胡说八道了。

    她为了一桌合口的饭菜,忽悠一把年纪的费文海用心钻研厨艺,连协同作战都祭了出来,彼时他便觉得这小丫头不但出刀子利索,连嘴皮子也不遑多让,没想到今日连二皇子都敢忽悠。

    傅琛瞧得明白,二皇子分明觉得这话荒谬,就连面上一向温雅如玉的面具都快裂了,好像听到了什么奇谈怪论:“八字不合?马也有八字?”

    唐瑛跪坐在地上,怀里还抱着腾云的大脑袋,手指爱恋的轻轻抚摸腾云的马鬃,腾云也亲昵的蹭她的手心,她此刻更像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游方神棍:“怎么没有?生的时辰便是啊。再说建宅子打地基是不是要请人挑个黄道吉日?方方面面都要注意?”

    皇子府建起来很费功夫,尤其是宠妃所出的儿子,就更不敢有人怠慢了,下面的人不但请钦天监的人挑选黄道吉日,还请了玄通观的道长过来下盘子,打地基的时候四角都放了镇府避邪之物,所以前世唐瑛魂魄才会被禁锢在王府走不脱。

    元阆:“……”头一回听说,还真是新鲜。

    唐瑛一本正经的胡诌:“皇子府里太干净了,但腾云是……是唐元帅的爱马,它在尸山血河里闯过不知道多少回,身上还有血煞之气,留在皇子府里必然是养不活的,也于府上的风水不大好。小人祖上就是养马的,从小不知道驯服过多少马匹,治马最为拿手,殿下若是信得过傅大人与小人,不如把腾云暂且寄养在傅大人府上,过段日子腾云就彻底好起来了!”

    傅大人刑讯犯人无数,此刻却不由在想:要是把这小丫头带去禁骑司负责刑讯,是不是可以让下面那帮人省把子用刑的力气了?

    他仰头假装研究二皇子府马厩的棚顶,免得被旁人瞧见他嘴角越来越大的笑容。

    元阆不知道哪里出错了。

    眼前的少女与前世他从白城一路带回来悉心照料的唐小姐大为不同,那时候的唐瑛眉间笼着轻愁与伤悲,就是养在后院的闺秀。但眼前的少女眉间隐藏迫人的锋芒,眸光狡黠若狐,心思灵动,他半生识人无数,这么明显的不同还是看得出来的。

    “会不会给姑娘添麻烦?”看起来他似乎被唐瑛说动了,面上笑如温玉,谦和中透着暖意,是京中不少有志于竞争二皇子妃头衔的姑娘们最为喜欢的笑容。

    可惜唐瑛从来就不解风情,更是对他的笑容充满了戒备,用唐大帅从小教导女儿的话来说,就是“英俊的男人尤其要小心,说不定都是骗人的,女儿可一定不能随便被小白脸骗了”,倒是与后世某位小说里担心儿子被女人骗的殷氏教子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女儿初入军营,唐大帅生怕营里哪个臭小子拐跑了自家宝贝闺女,于是千叮咛万嘱咐,却对自己营里那帮糙老爷们的颜值没什么准确的认识。营里最白净的除了自家闺女,其次便是少将军唐珏,唐大帅纯属瞎操心。

    不过歪打正着,倒与今日十分应景,老父亲的叮嘱不由自主便从脑海深处冒了出来,让唐瑛一个激灵,面上表情便添了几分冷意,她强忍着嫌弃道:“不算麻烦,只要二殿下相信傅大人。”她没什么名头,但傅琛的名头可是大大的好使,只好暂且拉来一用。

    **********

    张青与沈谦傻傻站在傅府马厩前,眼神都有点呆滞。

    张青:“腾云?”怎么瘦成了这般模样?

    沈谦:“你们去了一趟二皇子府,就拐了一匹名驹回来?”虽然这匹名驹与传说中的威名不大符。

    但京里谁人不知,二皇子元阆对腾云的看重?

    傅琛望天。

    首战告捷,他也始料未及。

    更未料到的是,二皇子竟然被唐瑛的胡说八道给忽悠了,同意了把腾云寄养在傅府。

    ——他此举难道还有别的深意?

    脑子从来就没闲过的傅指挥使忍不住想了又想。

    趁着他想的功夫,唐瑛已经指挥着于三把傅英俊隔壁的马厩腾了出来,又重新打扫过,在旁边铺了厚厚的稻草,上面还加了垫子,才把腾云弄过去歇着。

    她自己也不嫌弃,坐在腾云旁边,还摸了摸它的大脑袋。

    隔壁傅英俊伸脖子过来瞧见这一幕,马鼻子都差点气歪,好像遇见了负心汉的泼妇,气愤的隔墙直喷气,见唐瑛居然不搭理它,气的转身把屁股对着她的方向,眼不见为净。

    傅琛:“……”

    张青:“……”

    沈侯爷莫名觉得张姑娘的举动有些眼熟,稍加琢磨才觉得自己在外面时常这么干,今儿疼的红嫣姑娘,明儿又喜欢上了绿柳,大家相逢在一桌酒席上,与眼前何异?

    张青见一人一马亲昵的模样,心里酸痛难当,隔着栅栏商量:“妹子,一会你回去歇着,腾云就由我来守着吧?”

    唐瑛挥手赶他们三人:“腾云的情况不稳,你们也都早点回去歇着,明儿再来,今晚我守着,再说它也不肯让你们近身,有事儿你们还得去叫我。不如我就在这里将就一晚。”

    几人离开之后,整个马厩都安静了下来,只余她一个人。

    唐瑛靠墙盘膝坐着,低头就是腾云湿润的大眼睛。

    她好像穿着重甲独自跋涉了很久,在无人的地方脱下了重甲,先是上扬的嘴角下垂,眸光里的笑意宛如潮水一般退去,接着肩膀垮了下来,连挺直的腰杆也弯了,好像支撑不住这一身的骨肉,只差歪七扭八瘫在地上,像个孩子一样撒泼打滚着嚎啕大哭。

    这样寂静的夜里,总容易让心里深埋的东西无所遁形。

    她缓缓摸腾云脖子上的一处伤疤,伤口早就结痂掉落,那一块却秃了,她轻声问:“是不是很疼?”好像怕惊扰了半夜出行的游魂。

    腾云安静的看着她。

    “当时一定很疼吧?”

    “很多人围着你是吧?”

    “你一定拼尽了全力对不对?”

    “我去找你了……你知不知道?”

    她摸着那安静的马儿身上斑驳的伤痕,忽然低头捂住了眼睛,大片的水泽沿着手指缝滴了下来。

    “我很想你,很想很想,想的心里好疼好疼……”

    “你知不知道?”

    寂静的夜里,靠墙的马厩旁边是高高的干草垛,草垛旁边黑暗的阴影里,有个人影一动不动,赫然正是去而复返的傅琛。

    那暗夜里的独自低语,像一个做了许久的噩梦,当事人沉缅其中挣扎不出,白天被日光逼散,夜晚却又重新降临,遮蔽了一个人的天空。

    许久之后,傅琛清咳一声,从草垛之后转了出来。

    他慢慢走过去,隔着栅栏,一字一顿,清晰无比的唤她:“唐姑娘。”

    垂头坐着的人好像被他从孤独的噩梦中惊醒,她抬起头,那悲意未曾褪去,白皙的小脸上还残留着泪痕,眼圈红红,像一个找不到家门的孩子,茫然四顾。

    从来心硬如铁的傅指挥使忽然心头没来由一软。

    那曾经笑着打劫贼匪,降服烈马的少女坐下来竟是小小的一团,白皙的小脸还不及他的巴掌大,头发也乱了,鼻尖也是红红的,样子有点可怜又有点傻。

    不过很快她便清醒了过来,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试图掩饰却又不太成功,粗声粗气的说:“你刚刚……刚叫我什么?”

    “唐姑娘。”

    傅琛隔着栅栏,不准备进去,却也不准备回去休息:“我就是想不明白,二皇子府里那个冒牌货是谁?”

    唐瑛没好气的说:“我怎么知道?”她有点不高兴傅琛不告而来,打扰了她。

    傅琛似乎也没指望从她那里得到答案,他胳膊一撑蹬上来,坐在了高高的栅栏横杆上,一双长腿垂下来,是个十分悠闲的姿势。

    “你怎么不问问我是如何猜出你真实身份的?”

    唐瑛又穿上了她那身重甲,腰杆挺了起来,肩膀打开,抬头挺胸,好像天塌下来她都能独自撑起来一样,连一丝慌乱都没有:“禁骑司的人干的就是挖人底细的事儿,你迟早都会知道,没什么区别。”她带了点攻击的反问:“再说我犯法了?就算你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难道要把我投进禁骑司大牢?”

    凶巴巴的,像只伸爪子挠人的小猫。

    傅指挥使不知道见识过多少穷凶极恶的人犯,用起大刑有时候熬不过去,问候他的祖宗十八代以及傅家所有女眷,都是常有之事,对这种程度的反问都不放在心上。

    他轻笑两声,似乎被她凶巴巴的小模样给吓到了一般:“你可是忠烈遗孤,知道了也只有好好养在府里照顾,像二皇子府里那位一样,将来说不定还能攀一门好亲事,怎么会投进大牢呢?”

    二皇子贤名远播,虽未娶妃也不避讳照顾唐家小姐,每次请大夫都是大张旗鼓,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照顾唐家小姐有多经心。

    也不知道是二皇子的授意还是下人们自作主张行事。

    总之傅琛从二皇子府的行事里品出了一点不同的味道,在许多人都交口称颂二皇子贤明宽厚仁爱的时候,他心里却暗自嘲笑元阆行事有些刻意了。

    真要为唐小姐好,就算要照料也该是低调的照料,而不是张扬的满京城妇孺皆知。

    他那番话意在提醒唐瑛,却也有些暗嘲二皇子的意思。

    没想到小丫头不领情,一张小脸都染上了绯色,好像有点生气了,瞪着他:“你这个人白天瞧着道貌岸然,到了晚上就要脱下人皮胡说八道了吗?”什么攀一门好亲事?!

    傅琛摸摸鼻子:“你看出来了?”然后跳下栅栏:“总比某些人白天就胡说八道的好吧?”

    指向性太过明确,唐瑛彻底炸毛了,蹭的站了起来,就要找个东西去揍他,傅琛却已经笑着大步走了,直气的她在原地转了两圈,再重新坐下去之后,见腾云安静的看着她,一腔悲意却已经不知不觉间被他给搅散。

    作者有话要说:  答疑解惑时间,女主穿越,并非前世的女主,而二皇子重生,所以第一眼就知道唐莺是假的,但没有验证,所以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更新故障了一下,本章留言满十个字依旧有红包掉落,晚安么么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