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二十一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21、第二十一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攻略极品盛世谋妆     张姑娘双目大亮,犹如在雪地里点燃的火光,驱退了她面上的冷意。不仅如此,她灿烂的笑容也让那张砌珠堆玉的莹白面孔泛起了奇异的耀目光辉。她感激的说:“侯爷,您是个大大的好人!”

    沈侯爷时常被那些女娘们食指轻点胸膛,含羞带怯的娇嗔一句:“好人——”也多半是他许了什么好处,或衣裳钗环首饰,或别的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他自忖风流,早就练就了应对之策,就连这句“好人”听多了也做寻常。

    不过是女人讨巧的一句话而已。

    唯独此刻,张姑娘的这句话却透着不同寻常的诚挚与感激,让他没办法视作等闲,也生不出一丁点绮念,反而打从心底里升起一股喜悦之情,忘了二皇子府近几月闭门谢客,大包大揽向她保证:“你放心,我一定让你见到腾云!”

    威北侯爷吃喝玩乐不靠谱的盛名在外,还从来没有被人委以重任,猛不丁应下一桩事体,从马厩里出来被冷风一吹,脑子就清醒了——二皇子自从出征得胜归来,虽一样上朝,但府里却闭门谢客数月,除了御医跟御马监的小宦官,二三兄弟知交,其余人等一概别想踏进皇子府。

    外间有传言,暂住二皇子府的忠烈遗孤唐家小姐身子骨弱,需要静养,二皇子府才闭门谢客的。

    沈侯爷前往饭厅的路上,还在想办法,待见到傅琛,顿时有了主意。

    傅指挥使回房换件常服的功夫,出来吃晚饭就愣住了。

    早已告辞的一众下属排排坐满了两张桌子,见到他踏进饭厅,刘重热情邀请:“大人快来,要开饭了!”熟稔程度如同踏进了自家饭厅,自在又殷勤。

    傅琛:“你们……”

    刘重沉痛道:“我们走到半道上,想到大人孑然一身,形影相吊,一人独坐用饭,心中着实不忍,商议之后决定留下来陪大人用饭,也免得大人食欲不振。”

    逢此时机,沈侯爷恰巧踏进饭厅:“刘大人不必担心,有本侯陪着你家指挥使,你们还是回家陪伴妻儿吧。”

    刘重坚决不肯离开,正色道:“妻儿虽然重要,但大人救我一命,如同属下的再生父母,我怎可因妻儿而弃大人而去?”

    雷骁附和:“刘兄说的对!”获得了同僚的一致赞同:“我们都跟刘大人一样!”

    禁骑司众人几曾有过如此体贴的一面了?

    傅指挥使略感诧异,随后淡淡反问:“你们难道不是路过厨房,被厨房的香味勾了魂?”

    费文海昨日就前来邀功,说是按着张姑娘的吩咐,厨房采购了两只整羊,已经炮制停当,腌个一日夜,明儿就上炉烤起来,正好当晚饭。

    刘重厚着脸皮夸赞:“大人真是……明察秋毫!”

    雷骁:“刘兄说的对!”

    傅琛冷睨了他们几个一眼,这些平日在外面独当一面的汉子皆如同在司里议事一般,双手放在膝盖处严肃专注的坐好,他被这帮皮厚如城墙的属下给闹的没脾气了,只能吩咐熊豫:“去酒窖里搬几坛子酒过来。”

    众下属欢呼一声,还有几个窜出去帮忙。

    当晚的傅府热闹非凡。

    厨房的人抬着烤好的全羊炙进来,身后跟着红光满面的费文海——职业生涯能够做出这么有牌面的硬菜,足够费大厨在傅府众人面前得意好一阵子了。

    他手里还提着把剔骨窄刀,对着已经放在旁边案子上的烤全羊比划两下,踌躇满志的要下刀,却又泄了气:“不行不行,让我剔猪肉没问题,但羊肉还是不行。赶紧去把张姑娘叫过来,她肯定切的比我利索。”

    费文海有一项好处,他深知自己的不足,且还勇于承认自己不如旁人,哪怕这个旁人是个还不足双十年华的小姑娘,只要本事比他强,他都甘拜下风。

    唐瑛很快洗了手过来,接过他的剔骨窄刀在手里比划了两下:“还行。”举刀开切。

    傅琛的目光随着她比划的两下子浮动了一下,刘重随口夸道:“啧啧,瞧瞧大人府里的姑娘使刀都是行家里手,连一把剔骨刀都耍的顺手。”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雷骁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胆大包天追问起傅指挥使:“大人,这位张姑娘瞧着颇有来历,会驯马会耍刀,您可知道她打哪儿来?大人可要留点心啊。”

    “无妨。”傅大人气定神闲,丝毫不曾被影响。

    几步开外,唐瑛一手剔骨窄刀使的行云流水,旁边费文海忙活着装盘,竟不及她手快,直看呆了众人,等到第一盘烤羊肉上了桌,众人的夸奖都跟不要钱似的一起送上了桌。

    “这姑娘使刀倒是熟手,大人,留在您府上做个马夫,是不是有些屈才啊?”

    “就是就是,凰字部那帮毛丫头们拎出来,恐怕还比不上您府上的马夫。”

    傅指挥使一本正经的说:“本官瞧着她打趴下了凰字部的人,才收进府里做了个马夫。”

    刘重一口酒喷了出来:“大大人……九公主听到您这话,不得气疯了啊?”可着您府里的马夫都是以打败凰字部的毛丫头为标准而选的

    换言之,九公主身边那些凰字部的丫头连进您府里做马夫都不够格?

    刘重简直不敢想,这话要是传进九公主身边那些自命不凡的丫头耳边,她们那些个俏脸得紫成什么样儿。

    沈侯爷毫不吝啬对唐瑛的夸奖:“张姑娘可不仅仅会驯马切肉啊,她对相马也有一套,连画画都懂……真是全才啊!”其余人等听说她居然还会相马,就更惊异了。

    雷骁忙求傅指挥使:“正好,我的马上次去外地受了伤,要重新买匹马。大人,不如借您府上的马夫一用,帮我去马市淘澄一匹好马?”

    傅指挥使的目光在几步开外的少女身上轻轻掠过,但见她专注切肉,单薄的侧影意外的利落潇洒,纤细的腕骨上下飞舞,很快半只烤全羊就被切的丁点不剩。

    金黄喷香的烤羊肉一盘盘连骨带肉盛上来,厨房里的热汤饼还有几个热菜也陆续端了上来,桌面上很快都摆满了,傅琛若有所思挟起一块烤肋排,外焦里嫩,一口肉下去,中间还有一层烤透的油脂,焦香丰腴,满嘴流油,再抿一口陈酿,简直快活似神仙。

    “……也不能白借。”傅指挥使下筷子的速度明显加快。

    雷骁嗷的叫了一嗓子:“大人,您不会是想让我付银子给您吧?皇上赏的不丰厚吗?下面孝敬的少了吗?属下刚成亲没多久……”他还待哭穷,傅指挥使清清淡淡一句话就堵住了他的嘴:“明知道娶媳妇花钱,是我让你娶媳妇了吗?”

    一句话,让雷骁及时憋住了后面的话。

    众人轰然大笑,刘重怪叫:“对啊,大人可没叫你把钱都花光娶媳妇。”

    若是旁人说这句话,雷骁定要回赠一句“饱汉子不知饿汉饥”,可偏偏说这话的人是从来不近女色的傅指挥使,他都没嘴说。

    在众人的大笑声中,雷骁狠狠啃了一口油汪汪的烤羊肉,便听得傅大人道:“银子也不是给我的,而是给我家马夫的。”他下了个结语:“她比你还穷。”

    众人更是笑不可抑,眼见得那小姑娘转眼间分解了两只烤全羊,又旁若无人端了两盘烤肉翩然退到了门口,丝毫不因为自己贫穷而露出一点卑怯之意,将手里的烤肉盘子递给迎上来的费文海,向厅内众人拱手为礼:“在下流落到了京都,身无分文受雇于傅大人,以后但凡相马治马的活儿各位大人都可以来找在下,就当给在下兄妹俩一口饭吃,承蒙惠顾!”

    揽生意都揽到了禁骑司头上,这丫头胆儿够大啊!

    厅里众人被她的举动给惊到了,一众汉子都停止了咀嚼,面面相觑。

    “她这是……在招揽生意?”

    “做生意都做到了禁骑司头上?”

    唐瑛听到议论声,反问:“敢问诸位大人,禁骑司的人不用马?或者在外面光顾人家生意,不付银子?”

    刘重对上少女清澈固执的眸子,不由自主答:“自然是要付的。”不过外面的人风闻禁骑司光临,哪个不是战战兢兢?有时候宁可不做生意也要把这帮官爷哄好。

    九公主手底下那帮人就是这样被外面人惯坏的。

    唐瑛:“既然如此,在下家中养马,又习得一手好的相马之术,也会治马,不能向诸位大人自荐?”

    “也不是不能自荐。”刘重自从进入禁骑司,还从来没遇见过这样咄咄逼人的小女娘,九公主的人除外。

    他忽尔笑了:“姑娘倒是好胆量,以后我若有这方面的需要,自会来请姑娘。”

    唐瑛拱手:“大人这句话在下可当真了!”

    她再次向厅内众人团团行礼,退了下去。

    傅指挥使唇角微翘,又稳稳挟了一块烤肋排,似乎丝毫没有被小姑娘的做法给惊到,反而抓紧时间啃羊排。

    沈侯爷只觉得张姑娘又可怜又可敬,顿时热血上头,蹭的站了起来:“张姑娘,我给你银子啊!”他挥金如土,银子从来不是问题。

    可惜唐瑛已经端着肉走了,分了费文海一盘,自己私留了一盘回去与张青共享。

    饭厅里一帮汉子们吃的酒足肉饱,各个都瘫在椅子上不愿挪动,对傅府的厨子真应了那句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内中一名叫杭峰的千户夸道:“大人,您这是从哪里请来的厨子?这羊肉做的绝了!”

    傅琛实话实话:“府里没换厨子啊。”

    座上有下属腆着脸拆傅大人的台:“大人,谁人不知您府上厨子的本事,能将一锅肉做熟就已经是极限了,能做出这等美味,除非换了人。”

    傅琛多喝了几杯酒,英俊的面容之上浮现一层绯红,眼神有片刻的温软:“厨子没换,不过找了个高手来指导,方才她还向你们兜揽生意呢。”

    “您家马夫?”

    沈侯作证:“最近几日傅府伙食大有改观,本侯都省了不少叫席面的银子。”

    刘重:“大人,人家请个马夫就只管侍候马,您家倒好,不但驯马侍候马,连厨房的事儿都一同操办了,您说是不是该给人小姑娘多给几份月银啊?”

    刘重一句话,唐瑛当晚拿到了入京以来赚的第一桶金,一个十两的银锭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