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十九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9、第十九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御兽灵仙[日娱韩娱]顶端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     许多男人天生钟情于速度类运动,比如后世男人对车的钟爱,当世男子对名驹的追捧。

    当傅英俊还是御马监野马王的时候,京里不知道多少人伸长了脖子盯着,上至皇子下至朝中高官,为此还有不少人组团去观赏傅英俊,都打赌它最后的归宿。

    没想到傅琛成了这万众瞩目的幸运儿,当然这幸运也不是毫无代价,至少他肩上还为此留下了一道伤疤,至今仍未彻底痊愈,还在缓慢的恢复当中。

    他的属下镇抚使刘重为此愧疚万分——傅指挥使原本完全不必受伤的,当时事出紧急,两人被得到消息的地方官员重金雇佣的江湖人围追缠斗,指挥使硬生生替他挡了一刀。

    外间都传傅指挥使绝情冷血,但他手底下的一干下属怕归怕,每次跟他出任务却格外安心。

    傅指挥使从来不拿手底下的人命去填案子,而是尽最大的努力减少伤亡,冲锋在前,很得人心。

    自从野马王归傅指挥使之后,禁骑司一众属下就心里痒痒,对于驯马的进程格外关注。到了傅英骏入傅府的第五天上,众人再也忍耐不住,冒着指挥使驯马失败也想要组团去傅府参观野马王的心愿,推举刘重来打探消息。

    刘重以关心指挥使的伤口为名旁敲侧击:“大人的伤口可还好?”

    傅琛正埋首卷宗,闻言抬头瞧了他一眼:“无碍。你今天很闲?”

    刘重忙赌咒发誓:“不闲,一点也不闲!”顶着傅指挥使堪比数九寒天的冰冷目光,硬着头皮解释:“我是担心大人的伤口,近来大人可有做什么剧烈活动?”

    禁骑司都是男人,且这帮男人们常年游走在危险的边缘,不但查案还替皇帝做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平日行事越加谨慎,私底下便格外放肆,傅琛没少听他们闲来爆黄腔,且对京中闺秀评头论足,绝少尊敬。

    没办法,任是谁见识过不少官家千金前一日如在云端,高贵端庄,转头就因父兄家族被连累而投进教坊司,说不准哪天就能见到那曾经高高在上的官家千金跪在席间侍候他们,就没办法对那些娇滴滴的小姐们尊敬起来。

    傅琛:“你很关心我的房中之事?”这年头不但老婆子们闲的慌,连他手底下的人也开始关心他的私事了吗?

    刘重露出个尴尬到无以复加的笑容,手握成拳清咳两声,厚着脸皮解释:“大人,属下是怕野马王进了傅府,您心痒带伤驯马,万一崩裂了伤口,所以才多嘴问几句。”

    傅指挥使好好一张冰块脸几乎崩裂,提起桌上的铜兽纸镇作势要砸:“闲的你是吧?”

    “属下告退!告退!”刘重慌忙后退,冲出公廨几步,又探进来个脑袋,壮胆为众同僚发声:“大人,大家都很想去您府上看野马王,择日不如撞日,您瞧可好?”

    傅琛笑骂:“滚去干活!”

    只听得门外几声欢呼,一阵杂沓的脚步很快散去,还伴随着“大人真答应了?我们到时候不会被赶出来吧……”之类的议论声,一帮小子们散个干净。

    傍晚时分,傅琛才踏出公廨,便见他手底下同知、佥事、镇抚、连同十四名千户满满当当挤在他门口,齐齐露出讨好的笑容,热情问候:“大人,您忙完了?”

    傅琛冷眼看过去:“来的挺全?”

    旁人若是用这种冷飕飕的语调说出来,谁还会去他府上作客但常年顶着傅指挥使的冷脸存活下来的禁骑司众人意志力十分顽强,愣是假装没看懂他的眼神,愣是反客为主:“大人您请,您请。”

    傅琛前脚走过,一帮人后脚急忙跟上,既控制着步子别迈的太大冲到指挥使身边去,还要掌握指挥使的速度,免得被他落下太远,让指挥使怀疑他们做客的诚意。

    一行人跟在傅琛身后,到了公署大门外皆翻身上马,跟着指挥使一路到达傅家大门口,刘重下马小跑着凑过去,弯腰请傅指挥使进门:“大人,小心脚下!”比守门的傅家小厮还要热情。

    傅琛额头青筋忍不住跳了几下,对他这等狗腿的行为视若不见,踏进家门之后直接引着众人往马厩去。

    禁骑司这些头头脑脑们忙起来偶尔也会来指挥使家中商议公事,对指挥使府上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饭食,凭心而论,大家最想替指挥使解决的其实不是个人问题,而是想送他几个厨子,好改善一下指挥使家中的伙食。

    ——傅指挥使家中的伙食出了名的难以下咽,每次被留宵夜,众人的吃相都格外斯文,堪比朝中那些酸腐文官。

    刘重跟在傅琛身边,很善解人意道:“大人,大家保证见过野马王之后就各回各家,不用劳烦大人府上厨房准备晚饭。”

    傅琛毫不客气:“我有说过留饭?”

    刘重:“……”

    刘重早就不指望能从指挥使大人嘴里听到寻常的客套寒喧之语,他只能自我开解,厚着脸皮边走边问:“不知道大人马驯的如何了?”

    眼见马厩在望,傅琛轻描淡写:“野马王?当日带回来的半途中就已经驯服了!”

    一众下属闻听此言,震惊敬仰不可置信,纷纷跟过来拍马屁。

    “大人果然英勇无敌,连驯马都有一套,御马监里那帮太监都是样子货,还是陛下睿智,宝马赠英雄,也只有大人才能有这么绝好的骑术,能够驯服野马王……”

    “雷骁你小子别说的这么好听,不是你私底下下注,赌大人驯服这匹野马王至少得小半年,现在怎么说的这样好听?”

    雷骁:“……”

    于三正在马厩忙活,见到这么多人过来,忙扔下手里的活儿迎了上来,听说大人带人来看傅英俊——他至今不能接受这个骚包十足的名字,但既然大人都默认了张姑娘的胡闹,他也只能认了,并且还要装作十分欣赏这个名字的样子。

    “张姑娘跟沈侯爷带着傅英俊出城去了,看看天色也该回来了。”

    “傅英俊?”

    傅琛身后一众人等都很懵:“大人,我们……是来看野马王的。不过府上何时添了人口?”能叫傅英俊的,可不就是他家中之人?

    于三忍着笑意向众人解释:“野马王的名字就叫傅英俊。”

    这一刻,禁骑司诸人面上表情精彩纷呈,刘重违心表示:“大人这名字……起的极好。”他暗想:难道指挥使大人表面上云淡风轻的样子,实际上对自己的容貌极为自傲自恋,但不好意思宣之于口,便借着给野马王起名字而表现出来?

    京城之中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拍傅指挥使的马屁,包括禁骑司各人也都想哄的上司能高兴起来,但不知道是没摸到脉门还是方法不得当,总是时不常拍到马蹄子上。

    刘重被傅琛所救之后,见上司如见天神下凡,对傅琛恨不得顶礼膜拜。

    他家中上有老下有小,女儿还不足一个月,救了他等于救了他们一家子的命,对傅大人的冷脸根本不计较,此刻见同僚们都憋笑憋的脸都红了,连忙一本正经的夸赞:“我觉得这个名字起的真好,试问京中还有谁府上的马能比得上傅英俊神骏?”

    如雷骁等人之前暗中做庄聚*赌者都连忙将功恕罪,憋着笑违心夸赞:“真的,傅英俊神骏无敌!”

    “就是就是……”

    “大人真会起名字……”

    傅指挥使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眸中居然露出一点笑意。

    刘重瞧见了,暗道:有门!

    再矜持的男人原来也有自恋的一面,也有能被人挠到的痒处啊。

    他正准备再接再励多夸几句,忽听得身后有人呵呵笑:“阿琛,你手底下这些人倒是很会说话啊。”

    众人回头,才发现威北侯从十步开外负手走了过来,与沈侯并排而走的是一名肤色白皙的少女,她头发高高束起,身上却穿着傅府家丁的褐色短打,目如琉璃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冷漠之意。

    少女的身后,乖顺的跟着一匹神骏非常的黑马,全身的皮毛跟缎子似的泛着油亮的光泽,四蹄矫健,颇有睥睨之态,马鞭辔头鞍鞯一概不用,就那么闲适的跟在少女身后,犹如闲庭散步一般走了过来。

    见少女跟沈侯走的太近,还伸出硕大的马头往两人中间一插,隔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少女笑中浮起碎金般的笑意:“傅英俊,别淘气!”白皙的小手摸上马头,安抚似的摸了两下,也不知道从荷包里掏出几颗糖豆放在它鼻子下面,野马王贪恋的在她头顶嗅嗅,伸出舌头卷起了少女手心的糖豆,嚼的咯嘣作响,身后的尾巴只差像狗一样摇来摇去以示心情愉悦了。

    禁骑司一众人等都呆立在当场,还当他们眼前出现了幻觉。

    天山的野马王他们不是没在御马监见过,但那马是出了名的坏脾气,寻常人等难以靠近,对人又踢又咬,野性难驯。

    眼前这匹乖顺通人性的马真的是陛下赏赐给指挥使大人的那一匹?

    ——别是掉包了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