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十八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8、第十八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神工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盛世谋妆超能右手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沈侯爷干不来讨好马儿的活,但对如何讨好姑娘却早已修炼成精。

    譬如出门在外,但凡姑娘多瞧两眼的必定爽快掏腰包,无论是吃的喝的还是胭脂香粉首饰钗环衣料,他都能给包圆了。

    不过今日的这位张姑娘算是个例外。

    她昨日来的时候比较狼狈,那身旧衣裳没法见人,忠叔便派人送过去两身府里家丁的男式短打,她也穿的有模有样,半点不见拘谨。寻常女子出门必要敷粉涂朱在她这里统统不必,只露出一张莹白清透的小脸,一头乌黑的长发高高束在脑后,身上连半点首饰都不见。意外的干净利索。

    沈侯爷一路跟着她,还热心介绍京城的好去处,春日看花冬日赏梅,夫人小姐们一年四季必备的宗教活动,香火旺盛的道观庙宇,出了名的胭脂首饰铺子,哪家的绸缎自南而来……林林总总,不胜枚举。

    张姑娘听的心不在焉,对路上的各种铺子视而不见,多瞄了两眼莲子糖的摊位,沈侯爷立马慷慨解囊,差点把摊子上的莲子糖买断货,被张姑娘强力拦住了。

    她只拿了一小包,自己往嘴巴里丢一颗,给野马王嘴巴里塞一颗,还摸摸它的大头,问:“傅英俊,好吃吗?”

    沈侯爷左右看看:“……谁是傅英俊?不会是它吧?”

    张姑娘终于露出个浅浅笑意,反问:“难道它不英俊吗?”

    “……英俊。”沈侯爷。

    “傅英俊的美貌能不能排进京城前三?”

    沈侯爷:“……”

    沈谦自命风流多情,英俊无双,但发小傅琛性格冷癖生人勿近,不但得九公主青睐,还引的京城许多名门贵女追捧,没想到他养匹马也大出风头,还被起名傅英俊,真是让人心塞。

    “张姑娘不买点首饰吗?”正好路过一家首饰铺子,沈侯爷拒绝讨论傅家从主子到马匹的颜值问题,生硬的转了话题。

    “谢谢,不必了。”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沈侯爷继讨好傅琛府上的野马王失败之后,连讨好小姑娘也一并失败了。

    唐瑛果真带着野马王去城郊溜达了一圈,来回足足走了十几里地,还让傅英俊在野地里放开跑了好几圈,才恋恋不舍的跟着她往回走。

    傍晚傅琛回府,好友沈谦瘫倒在罗汉榻上向他控诉:“阿琛你知道吗?张姑娘简直不是女人!”

    “胡说,难道她是男人不成?”

    “男人都没她那么能走。今天我跟着她去遛马,去城外打了个来回,一路走出去又走回来,腿都快断了,她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回府之后还精神奕奕跑去厨房砌什么灶……阿琛啊,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怪胎?”

    傅琛对好友的身子骨大加嘲讽:“早说了让你平时别太放纵,府里一堆姬妾,外面还有无数红颜知己,连个小姑娘的身子骨都比不过,你还有脸来告状?”

    沈侯爷:“……我怎么可能比不上小姑娘呢?”为了表示他并非体力不支,硬撑着从罗汉榻上爬起来,结果跟着傅琛去马厩,见到活蹦乱跳的小姑娘,再次败退。

    唐瑛回来之后,跟费文海砌了个饼炉,商量完晚饭之后,趁着太阳未落提了两桶水给傅英俊洗澡。

    傅琛跟沈谦过来的时候,正撞上她两手各提一桶水,脚步轻捷过来:“大人——”她稳稳放下水桶,挽起袖子露出两截雪也似的腕,开始利索的刷马,令沈谦叹为观止。

    沈侯爷小声告状:“你瞧瞧她,像个小姑娘吗?”

    唐瑛刷马的手略停一秒。

    傅琛注意到了熊豫所说的她胳膊上的伤痕,不着痕迹道:“看姑娘侍弄马儿熟练,难道以前就干过这活儿?不知道姑娘打哪儿来?”

    唐瑛手底下干活利索,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好像斟酌过似的说:“不瞒大人说,我家在白城,家父是养马的,我从小就帮家父照顾马匹,故而手熟些而已。”

    唐尧的战马也是个烈性子,寻常由大将军亲自照料,涮马喂食,没有战事的时候带出去放风。她是在唐尧的马背上长大,那匹马颇有灵性,对小主子很是亲热,有时候唐瑛也替父亲涮马,或者偷偷带糖豆喂马。

    她背对着傅琛,手底下不停,好像一点也没有被旁观的傅琛跟沈谦影响。

    傅指挥使今日似乎很有聊天的兴致,紧跟着又问:“姑娘怎么想起来京城了?”

    刷马的手停了下来,那纤细的背影似乎不胜负荷,好一会儿她才说:“白城之战,家破人亡,走投无路,只好来京里求活路。”说完了她便继续弯腰舀水涮马,还加快了干活的速度,很快便将野马王打理干净。

    “原来姑娘家里是开马场的啊?”饶是沈谦全无心肝,也从这话里听出了酸楚之意,他最见不得美人伤心,连忙打岔:“姑娘你放心住下来,傅指挥使虽然家底子未见得多厚,但多养两张嘴还是没问题的。”

    傅琛可不似沈侯爷这般怜香惜玉,劝慰的话也吝啬之极,若有所思打量那少女,只觉得她这一刻藏着万钧心事,没想到眨眼间她便露出感激的笑容:“那就多谢大人跟侯爷了。”

    她利索收拾好了水桶刷子,还拿块布替野马王擦鬃毛:“现在天气冷了,可别冻出毛病。”又腼腆一笑:“一直不见大人给野马王赐名,我给起了个名字,叫傅英俊,不知道大人同不同意?”

    她一双眸子好似水洗过的琉璃般晶莹剔透,“家破人亡、走投无路”四个字在唇齿间再轻飘飘不过,可是不曾亲历的人永远也不会明白这其中的刻骨之痛,再结合她的身手以及从白城方向而来,傅琛心里大约有些不成形的猜测。

    “傅英俊?”

    唐瑛抚摸着野马王顺滑的鬃毛,颇有几分痴迷:“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二次见到这么神骏的马儿。”

    沈谦总觉得傅琛在禁骑司待久了留下个不好的毛病,连跟姑娘随意聊天都透着一股审案的架势,为了打破这种严肃的气氛,他绞尽脑汁想话题。

    “对了,姑娘从白城而来,可听说过唐大帅?”

    唐瑛瞳孔紧缩,很快便面色如常:“唐大帅的威名,白城上至老妪下至幼儿哪个不知?”

    沈谦道:“白城城破之后,唐家父子战亡,听说二皇子前去白城,不但带回了唐家小姐,还带回了唐大帅的马。听说唐大帅那匹马可是绝世名驹,如今还养在二皇子府上,只是二皇子吝啬的很,不让我等去看,说那匹马日夜悲伤,不思饮食,御马监那几个会治马瘟的都快住进二皇子府了,连御医都每日去二皇子府盯着。”

    “你是说腾云?”唐瑛激动的问。

    “对对对,好像是叫这么个名儿。”

    傅琛探究的眼神扫过来:“张姑娘似乎对唐大帅的马很熟悉?”

    “我只是吃惊而已。”她又戴上了那副笑意盎然的壳子,似乎还颇有感怀的解释:“大人有所不知,家父养马极好,以前我也跟着家父去唐府看过大帅的坐骑。腾云性烈如火,等闲人不让靠近的。”

    沈谦终日悠闲度日,对这类八卦最是热衷:“可不是嘛,听说二皇子原本还想着腾云既然认主,那必定会愿意让唐府小姐靠近,没想到腾云六亲不认,连唐府小姐靠近都要踢人。那唐小姐本来身子就弱,去看了腾云一回,回房就又病倒了,延医请药折腾了好些日子。真没想到唐府小姐倒是个病美人。”

    傅琛适时开口:“不知道张姑娘可认识唐小姐?既然都是从白城来的,张姑娘以前还去过唐府,若是得空不若去二皇子府开解开解这位唐小姐?”

    沈谦震惊的扭头去看发小——这家伙何时这等好心了?

    怕不是有阴谋?!

    他不再随口瞎扯,谨慎闭口。

    唐瑛露出个干坏事被抓包的表情:“不瞒大人说,我有幸见过腾云两回,也是跟着父亲给唐府送马过去,还……还打扮成干活的伙计,怎么能见到唐家小姐呢?”

    她显然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时候不早了,小人把傅英俊关到圈里去,还要去厨房帮厨,就不陪侯爷跟大人了。”

    傅琛颔首:“去吧。”

    等到场中只剩两人,沈谦便忍不住教训傅琛:“阿琛,你是不是准备打光棍到底了?明明好好的聊着天,我怎么听你恨不得挖出张姑娘的祖宗十八代?你们禁骑司的人都有毛病,再这样下去我看你也只能跟九公主凑和了。”

    人人都道元姝公主得宠,又是皇贵妃所出,能攀上这样的金枝玉叶可是祖上积德,但沈谦却知道傅琛并无意于九公主。

    傅琛搪塞起他来毫无愧疚之感:“不是你说张姑娘奇怪嘛,我便替你打听清楚了,免得你哪天说话不靠谱,戳中她的心窝子。”

    沈谦:“得,你可别往我身上抹黑,再抹你也白不了。谁人不知傅指挥使出了名的面冷心硬,将来谁碰上你谁倒霉,做你媳妇都是不走运!”

    傅琛负手往前走:“那也比你纵*欲过度,连个小姑娘也比不上强吧?你以后还是悠着点,年纪轻轻的还是要注重保养。”

    沈谦气的怪叫:“改日张姑娘遛马你跟着去试试,看累不死你?”转尔想起傅琛的体质,悻悻闭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