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十七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7、第十七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御兽灵仙[日娱韩娱]顶端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     唐瑛借着送柴的机会,与唐府厨子进行了一场简短的行业交流会,以促进厨子的业务水平为己任。

    厨子费文海看名字也带着点文气,小时候父母对他寄予厚望,一双胖手也是磨过墨握过笔的,不过后来家道中落,半道上改行做了屠户,再辗转进了傅家,等傅琛开府之后,便被傅琛亲娘派人送来侍候他。

    傅指挥使开了全府的女仆,管家忠叔满府里找厨子,已经改行做车夫的费文海颤悠悠举起了手——没做过猪肉,还没摸过猪肉吗?

    唐瑛对费大厨的从业经历表示理解:“……我从小便没了母亲,家里父兄对琐事都不甚上心,吃的也粗糙,后来不得已,我只好自己进厨房操心他们的一日三餐了。”

    唐府的厨子还是从战场上退下来的伤兵,跛着一条腿吃军营里的大锅饭,连灶台都没摸过的前锋营的人呢,被四五岁的小豆丁紧急培训上岗。

    他后来不但厨艺提高不少,且一手刀功使的出神入化,让切片就切片,让切丝就切丝。全家聚在一起吃火锅,薄如透纸的切片牛羊肉永远是最受欢迎的菜品,豆皮丝都快赶上缝衣针粗细了,是个对自己的职业有着严格要求的人,上阵杀敌是前锋营最勇猛的战士,洗手做羹汤也以侍候好唐府一家老小为己任,极为疼她,为着唐瑛喜欢吃的一道牛肉馅烤饼,能掐着她起床的时候大半夜起来发面。

    唐瑛鼻端好像还能闻到牛肉馅饼出锅的焦香味儿:“怎么进的厨房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在其位谋其职坚持不懈的追求业务水平的提高,以满足全府人员的精神需求……”

    “在其位谋其职我懂。”费文海毕竟也是小时候开过蒙的人:“但吃饭怎么就成了精神需求了?”

    唐瑛吸吸鼻子,循循善诱:“心情糟糕的时候是吃到一顿可口的饭菜令人精神愉悦,还是吃到一顿糟心的晚饭能抚慰低落的心情?”

    费文海:“……”听起来是有那么几分道理。

    “费大叔,您可别小看这三尺灶台,它可直接关系着指挥使大人的精神状态。大人日理万机,难道还要让他因为一顿不可口的饭菜发火不成?咱们做厨子的总要为主家多考虑几分,譬如大人半夜忙回来吃一碗可口热汤热饭,胃里暖了是不是心里也就暖了?还能放松精神再思考一番国家大事,说不定还能多破几桩悬案大案?”

    “灶台可不止三尺。”费文海纠正她的口误:“你不是大人雇的马夫吗?”

    唐瑛对此更是侃侃而谈:“费大叔此言差矣,不管厨子还是花匠马夫,小厮长随,大家的目标都是一致的,那就是让大人回府之后更舒心。这不是单兵做战,而是协同作战,你可不能单纯的厨子与马夫割裂开来,从而藐视马夫。”她找着水缸舀了半瓢水咕嘟咕嘟灌下去。

    哎哟妈呀,她可许久未曾这么滔滔不绝的忽悠一个人了!

    但傅指挥使家里的下人既不能骂又不能打,只能祭出忽悠**。

    费文海愣是被她给忽悠转了,还虚心求教一日三餐的安排之法,唐瑛当即向他推荐小米粥跟牛肉馅饼做早餐,当然再来两个时鲜小菜就更好了。

    唐瑛勾不勾人元姝公主及其手下的人都不知道,但次日早餐留居傅府的沈侯爷闻着牛肉馅饼的焦香味儿却被勾住了魂,一口咬下去对傅府厨子的业务水平有了新的认识。

    “阿琛,你家换厨子了?”

    傅琛皱眉:“没听说过。”他坐的位置太过微妙,故而对府里用人都是严格审查过的,只除了昨日入府的张家兄妹俩。

    管家忠叔被从早饭桌上揪了下来,前来唤人的是傅琛身边的熊豫:“忠叔,大人找你。”

    傅府的下人们都聚集在厨房外面的空地吃饭,忠叔身份特殊,得以在厨房放东西的方桌上面辟出一角来用饭,还得以亲眼观赏了张姑娘名曰“给大叔打个下手”,实则将费文海指挥的团团转,对方还要时不时问她的意见。

    “瑛丫头,这次的火侯怎么样?”

    张姑娘及时点评:“漂亮!闻着就香。”她还给出中肯的建议:“不过文叔,我听说西北天山那边有一种做法,回头砌个饼炉,一次性可以出锅几十个馅饼,比灶上煎的要快,味道还要更好。要不咱们下午没事儿试试?”

    一顿饭的功夫,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俨然一对忘年之交,连称呼都变了。

    忠叔心道:能不香吗?张姑娘比地主家的小姐还能豁,饼馅还是她调的,那么一大块牛肉加香葱被剁碎,费文海可花了不少功夫,都是真材实料,他守着厨房刚出锅的牛肉馅饼连吃了三个,还觉得不过瘾,恋恋不舍再拿一个馅饼,准备边走边吃。

    “大人找我何事?”

    熊豫闻着厨房的香味深深吸了一口馅饼的香味,往灶台边多瞧了两眼,见少女挽着袖子给费文海打下手,注视到她莹白的一截手腕,目光不由多停留了一刻,被忠叔拎着耳朵揪了出来,远离了厨房之后他才开骂:“臭小子,你瞧什么呢?”

    这小子狼一样的目光直盯着人家大姑娘胳膊瞧,当他老头子眼瞎吗?

    熊豫:“……”

    忠叔半路上三两口啃了饼子,待见了傅琛,听说他问起厨房人事变动,便笑道:“大人放心,厨房并没有换人,只是今儿的早饭是张姑娘跟老费一起做的,都是张姑娘的主意。”果如唐瑛所说,吃了一顿可口的早饭,连带着他的心情也不错。

    傅琛:“她不是……马夫吗?”

    对此饭后被召来的费文海有不同的意见:“大人怎可有如此偏见?张姑娘可说了,不管厨子还是花匠马夫,小厮长随,大家的目标都是一致的,那就是让大人回府之后过的更舒心。这不是单兵做战,而是协同作战。大人可不能单纯的厨子与马夫割裂开来,从而藐视马夫!”

    经过一顿早饭的检验,张姑娘对厨事还真有几把刷子,费文海的一颗心不知不觉就偏向了她,因此复述起她的话更是铿锵有力。

    沈侯爷难得在傅府吃得一顿饱饭,又听到张姑娘一番高论,不由对她刮目相看,等费文海退下去之后,他还笑道:“这姑娘还真有意思啊,不但会驯马,还熟厨事。”他还有几分遗憾:“可惜就是太凶悍了,一点也没有女人的温柔。”

    傅琛心道:她还会打劫山匪呢。

    没想到被沈谦捕捉到了他面上表情,贼忒兮兮的问:“你想起什么了?快说说,笑的这以奇怪。”

    傅琛疑惑:“我笑了吗?”

    沈谦十分肯定:“笑了。”

    傅指挥使:“可能是早饭吃的太饱了吧,你不出去消消食?”

    沈侯爷经他提醒,想起自己借住傅府的目的,果然直奔着马厩而去。

    傅琛收拾一番,准备出门去禁骑司,熊豫牵马过来,到了大门口小声向他禀报一件事情:“大人,我发现张姑娘有问题。”

    “什么问题?”

    “她的胳膊上有好几道伤口,虽然已经掉了疤,但新的肉皮还是浅粉色的,跟边上皮肤完全不一样,看起来也就是近几个月的伤痕,而且……不像是摔伤划伤的,倒好像是刀伤。”

    傅琛翻身上马:“暗中派人盯着张家兄妹,如果能查到他们的来历就更好了。不过我总有种感觉,张姑娘……好像不是准备隐藏来历的样子。”不然她大可不必厚着脸皮自荐来傅府。

    谁人不知禁骑司就是专门干这个的,送上傅府不是自曝其短吗?

    费文海得了一两赏银,还准备分一半给唐瑛:“瑛丫头,若是没有你跟我讲道理,又从旁指点,今儿我也不可能得赏,叔分你一半去买胭脂。”

    唐瑛坐着吃早饭,姿势优雅但速度很快:“文叔您看我像是需要胭脂水粉的样子吗?”

    费文海乐了:“还真是,那你拿着钱去买零嘴果子吃吧。”

    “不必。”唐瑛起身把碗筷都摞到灶台上:“文叔您收着买酒喝,我去看看野马王,今天天气不错,带它出去遛个弯。”

    费文海把她送出厨房,殷勤叮嘱:“早点回来啊,我晚上备鱼跟肉,到时候咱们商量菜谱。”他还准备重新握笔,规划每日菜色,此举得到了唐瑛的大力称赞,激发了他的职业热情,让他对自己的职业有了全新的认知,准备在厨房广阔的天地大干一场。

    唐瑛说是带着野马王遛弯,还真是一点都不搀假。

    她自己在前面走着,后面紧跟着野马王,外加闲人沈谦一枚。

    沈谦眼馋她与野马王的亲密,好几次想要上手摸一把,都被野马王威胁的抬起蹄子逼退,这家伙似乎很会看人下菜碟,蹭着唐瑛恨不得形影不离,但对沈谦就嫌弃不已,恨不得把鼻孔怼到他嘴边,好让他知难而退。

    沈侯爷:讨好一匹马太特么难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