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十五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5、第十五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神工攻略极品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日娱韩娱]顶端     张青每日与唐瑛兵分两路,出门打探消息,凭着他憨厚朴实的外表跟乡下人求知若渴的诚恳眼神获得了许多京城八卦爱好人士的热心普及,弄清楚了城中如今最炙手可热的乃是皇贵妃所出的二皇子元阆,风头力压久病的太子;最惹不起的是禁骑司的人,掌管凤字部的指挥使傅琛铁面无情,是皇帝手中一把锋利的尖刀,指谁谁倒霉;掌管凰字部的九公主元姝是皇贵妃的掌珠,也是陛下最喜欢的女儿,这位姑奶奶只要捧着便一切都好说。

    坊间还流传着一个小道消息,说是九公主情系傅琛,为着俘获心上人这才进了禁骑司,就为着近水楼台先得月,令京中一众对傅指挥使那张冰雪般面孔心动不已的少女皆心生退意——谁敢与皇家公主争锋?

    傅家在京里也算得鼎盛之族,但傅指挥使的亲爹傅宪是个宁折不弯的,年轻时候做幕僚检举过同族堂兄贪渎,被傅家除族,愤而从商,却影响了儿子的仕途。听说那位傅指挥使才学过人,当年本来是能被钦点为状元的,就因为朝廷御史弹劾,殿试的时候被除名。他转头便入了禁骑司,凭着缜密的思维与忠心能干,一路扶摇直上,做到了指挥使的位子。

    那位八卦兄讲到高兴处,吐出一口粗茶叶梗子,凑近了张青小声嘀咕:“最近还有人开盘赌傅指挥使跟九公主的婚事,不过成与不成五五开,有人觉得这位傅指挥使一定会同意这桩婚事,也有人觉得他说不定随了他亲爹,都是宁折不弯的性子,未必愿意娶皇家公主。我押了婚事能成,兄弟你要不要押一把?”

    眼看着闲聊八卦有向着聚众赌*博的方向发展的趋势,张青摸摸腰间荷包,适时露出个人穷志短的腼腆笑容:“大哥我……我得先回去了。”

    “你媳妇看的紧是吧?”八卦兄虽然遗憾未能拉到同盟,但今日讲的也算尽兴,还对适下坊间有些泼妇发表高论:“真是世风日下,现在有些女人气焰比丈夫还要高,哪里是娶了个媳妇,分明是娶了个祖宗回来,连丈夫的钱袋子都敢管,真是反了天了!”

    “妹子!是妹子在家里等着我。”

    张青装了一脑袋京中八卦趣闻,回到客栈却被伙计拦在了大堂。

    掌柜的一脸幽怨,颇有几分悔不当初:“张姑娘连禁骑司的人都敢得罪,小店庙小,万一惹恼了禁骑司的人,回头把店砸了,你让小老儿去哪里讨生活?”他使个眼色,伙计便从柜台上拿出早就替他们兄妹俩收拾好的包袱递了过去。

    张青大吃一惊:“禁骑司的人找上我妹子了?”

    伙计此刻还有几分后怕:“对啊,看穿着应该是凰字部的人,足有十几人,堵在客栈门口带着张姑娘离开了,说是要找个地方一战。”

    十好几个人揍一个张姑娘,也不知道她此刻还有没有留得性命。

    张青在伙计的指点之下沿着她们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那伙计边擦着柜台边为张姑娘惋惜,年纪轻轻怎么就想不开得罪了禁骑司。

    一个时辰之后,眼看着天都快黑了,张青才终于摸到了成王府旧址处。

    他在京城举目无亲,连街市也正在摸索的程度,找过来的时候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急出一头热汗,远远看到一群女子聚集在一处,而唐瑛在她们十步开外瘫倒在一匹马身上,面前还站着两名年轻男子,居高临下注视着她,怎么瞅都是唐瑛被欺负惨了的样子。

    “你们别太欺负人!”张青左右环顾,发现路边有几块垒起来的青砖,也许是旁边人家修缮房屋所余,二话不说抄起两块青砖直冲了过来,要照着傅琛的脑袋砸下去。

    这一刻,他哪里还记得八卦兄的叮嘱,什么禁骑司的人千万不能得罪,不然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他这一嗓子炸响,再加上气势汹汹冲过来要拼个鱼死网破的架势,倒让阿荣如梦初醒:“不好,张瑛的兄长来了!”

    “她兄长很厉害?”

    “当哥哥的肯定要比妹妹还能打嘛。”阿荣惊惶失措,率先往傅琛身后躲,连带着众女呼啦啦齐往傅琛身后藏。

    沈侯爷此刻与傅琛并排站着,自诩风流的他身后空无一人,不由暗自嗟叹:这帮小娘子们真是白瞎了水灵灵的大眼睛,连谁更怜香惜玉都看不出来吗?

    张青到得近前,砖头都快砸到傅琛鼻梁上了,唐瑛适时阻止:“大哥且慢,一场误会!”

    “他们一帮人欺负你一个,你还说误会?”

    “真不是。”唐瑛向他伸手:“拉我起来,起来再说。”

    张青扔了左手砖头,防备的扫了傅琛一眼,拉起唐瑛将人藏到身后,右手还握着一块青砖不撒手:“你们想干嘛?”

    阿荣等人:“……”大哥你想干嘛啊?!

    唐瑛缓过力气,忙抓住了张青手里的青砖:“大哥,真不是她们欺负我。”她小声嘀咕:“没准还是我欺负她们呢。”没瞧见她们的模样都有点惨吗?

    张青目光扫过众女,再回身打量狼狈的唐瑛,还是不太相信她的话:“妹子你别怕,有大哥在,谁也不能欺负你!不管是谁!”

    “我能随便让人欺负吗?”唐瑛哭笑不得,夺了他的砖头扔在地上,厚着脸皮向傅琛自荐:“傅指挥使,您家还缺马夫吗?会驯马能治马瘟专职遛马还会钉马掌,一手包揽所有事宜的专业马夫,还可兼职跑腿打杂送信打扫庭院。”她将张青往傅琛面前推了一把:“对了,连花匠的活儿都可包揽,身兼数职月银不高,吃的不多干的贼多,您考虑考虑?”

    傅琛的嘴角微不可察的向上弯了一点,又很快被他强压下去。他质疑的眼神扫过地上被打的颜值大幅下跌的野马王:“照顾成这样吗?”

    唐瑛忙窜了过去,谄媚的摸摸野马王的鬃毛,五指成叉不断梳理马鬃,试图让它看起来更体面一些,脚底下悄悄踢它的前蹄,小声嘀咕:“老兄,快起来啊。”

    野马王长嘶一声,还真站了起来,居然还伸过已经被揍的奇丑无比的大脑袋,亲昵的去蹭唐瑛的脑袋。

    唐瑛立刻有了底气:“看吧看吧,专业驯马,专治各种不服。傅指挥使,您雇了我们兄妹,真不吃亏!”

    她想的明白,得罪了禁骑司凰字部这帮跋扈的女子,她是别想再进禁骑司了,但她可以曲线救国,转投傅琛门下,不但能保她与张青平安,说不定还能开辟出另外一条通天大道呢。

    沈谦从来也没见过这么凶悍的小姑娘,不但打架的时候够狠,求职的时候脸皮也厚的出奇,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姑娘,你可别吹牛皮,小心傅指挥使当了真。”

    他着迷的凑近要摸野马王,哪知道才靠近就被野马王嫌弃的对着他打出一串响鼻,还不忿的要踢,被唐瑛举着拳头在它眼前威胁的晃了晃:“老实一点!”它才不情不愿往后退了两步,死活不肯给沈侯爷摸。

    唐瑛忍不住嘲笑他:“我吹牛皮不打紧,公子您还是小心点吧,畜牲可听不懂人话,踢起人来要命呢。”

    沈谦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讨人喜欢的小娘子,当下怂恿傅琛:“雇她去你府上刷马,我倒要看看她有多大本事。”

    “指挥使,可万万使不得!”阿荣连忙阻止。

    傅琛家中连厨房烧火做饭的都是男人,听说府里从里到外就没个女人,这丫头虽然是去做马夫,难保不会从马厩发展到书房,这不是给公主添堵吗?

    “我府里的事情,就不劳公主府的人操心了。”傅琛淡淡说:“走吧。”

    唐瑛:“……”这就成了?

    张青:“……”

    唐家大小姐做别人家马夫兼仆从?

    他心里一阵难受,想要阻止唐瑛,可是见她不住朝自己使眼色,还示意他看傅琛身后那一众被她揍过的禁骑司女子,总算明白她的意思了。

    唐瑛跟在傅琛身后慢慢走,野马王便跟着她身后,脑袋还时不时亲昵的要去蹭她,这货简直有斯德哥尔摩症,被打了反而粘上了唐瑛,连眼热不已的威北侯爷都不肯让摸一把,唯独对唐瑛亲热不已,连张青要跟她并排走,都被它一头撞到了旁边。

    仆从眼睁睁看着野马王跟着唐瑛往前走,他拉着空车跟上来,请示傅琛:“指挥使,车呢?”这车还是宫里御马监借来的,野马王赏给了傅琛,可没听说连车也赏了。

    “送回宫里去吧。”

    傅琛的家倒不小,在京城寸土寸金的地方也有三进之多,且每进都深朗阔大,可见外间传他颇得圣心不是假的。

    不过偌大的宅子仆人倒不多,且看样子与主子关系还挺亲密,他带了新雇的两名马夫外加围观群众沈侯爷回府,府里得到消息的仆从们纷纷聚于前厅,也不知道是来围观新上任的马夫,还是围观傅宅唯一的女子,还聚的挺全乎。

    沈侯爷来过多少次傅宅,唯独这次见识到了傅宅隆重的欢迎仪式,还自矜的挥挥手:“本侯常来,你们大可不必齐来迎候嘛。”

    傅琛:“他们大概……不是来迎你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