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十四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4、第十四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御兽灵仙[日娱韩娱]顶端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     唐瑛的拳脚功夫走的是速战速决的路子,阿荣带来的人与她水平当间,都是九公主的贴身侍从,自九公主软磨硬缠,再由其母皇贵妃跟陛下不断的吹枕边风,恰禁骑司凰字部大长公主抱病卧床之后,半年前皇帝陛下终于同意由九公主接任凰字部。

    先皇后神勇过人,但现皇后是出了名的大家闺秀,贞静端庄,并无接手禁骑司的想法,故而由当今陛下的姐姐大长公主元瑶掌管凰字部多年。

    九公主甫入禁骑司,她身边的人也跟着鸡犬升天,招摇过市,很是跋扈。

    她身边这帮侍女倒是在皇贵妃娘娘的授意之下,跟着从小摆出一副不爱红妆爱武妆的派头,也请了正经的拳脚师父,大家练的似乎也颇有章法,只不过成效嘛……经不得唐瑛验证。

    唐瑛坐在阿荣背上,她身下还叠趴着三名女子,不住哼哼。

    阿荣败在唐瑛手下,居然还有勇气叫嚣:“你竟然敢打禁骑司的人?!”

    唐瑛差点笑破肚皮,面上却做愁苦状:“打都打了,不然怎么办呢?”

    “你赶紧起来,向我赔礼道歉,不然我要你好看!”

    “我已经够好看的了,不需要更好看。”唐瑛在她漂亮的脸蛋上揉了一把:“而且向手下败将赔礼道歉,我还没听说过。”

    阿荣都快要被她给气哭了:“你个小贱人!”

    “张口闭口就是污言秽语,你嘴巴这么脏,做什么人啊。”唐瑛随手从地上扯了把野草塞进阿荣嘴里:“我觉得你做牲口就挺好。”

    阿荣“呸呸”几声吐出了嘴里的草,被她给气哭了,想要再骂,可是惧于唐瑛的张狂,也领教了眼前女子不惧权势的样子,生怕再被她塞一嘴草,只能流着眼泪狠狠瞪她。

    “乖,再瞪眼珠子就要掉下来了。等回去练好了本事再来找我算账啊。”唐瑛笑着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一场群架于她不过是活动活动筋骨而已,对这种程度的报复只觉得好笑,不过是嚣张跋扈的女孩子咽不下一口气而已,在生死面前都是儿戏。

    她起身往前走,身后传来阿荣带着哭腔不甘不愿的声音:“喂,你叫什么?”

    “张瑛。”她脚下未停。

    ******

    威北侯门口,傅琛的赏赐——那匹浑身油亮几乎发光的野马王被装在马车巨大的笼子里,怕它路上发疯,笼子外面用黑油布遮了起来。由专人牵出了侯府。

    野马王桀骜不驯,连笼头也不肯戴,为了装进笼子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御马监的一名小太监差点被差断肋骨。

    沈谦站在笼子前面,心里痒痒的厉害。

    “我就看一眼啊。”他掀起黑布的一角,对上一只野性难驯的马眼,被野马王的神骏所摄,哗啦扯下了黑油布,于是野马王整个都露在了他面前。

    沈谦顿时痴气发作,扒着笼子恨不得钻进去:“阿阿琛,你居然忍心把它关在笼子里吗?你看这么神骏的马儿,你看看它的眼神毛发,看看它身上的骨骼肌肉,再看看它的神气,就应该自由在天地间驰骋啊。老天!它长的真漂亮,要是能画下来说不定就是一幅传世名作!”

    威北侯为人最是怜香惜玉,自诩心肠软善,不但见不得美人受苦,连野马王也舍不得受苦,他伸手隔着铁栏杆想要去摸摸马鬃,那野马王似乎能懂他的意图,居然把脖子往前挪了挪,任由他摸上马鬃,并且为那顺滑的手感而赞叹不已。

    傅琛站在旁边,颇为头疼:“喂,你到底有完没完啊?不就是一匹无人能够驯服的野马吗?”

    威北侯一颗心全都倒向了野马王:“你懂什么!铁石心肠的家伙!你看看它的眼神,多温润无辜,你们这帮人也太狠心了,天地间自由的一匹神物,偏被你们捕获,关进笼子里,太没人性了!”

    傅琛无语望天——这个人痴气发作起来,连池塘里一条游鱼也要心疼半天的。

    沈谦趁着傅琛不注意,拧开锁头拉开铁门,向野马王伸出了友谊之手。

    牵着马车的下人回头看到,忙出声提醒:“侯爷小心!”却已经晚了。

    野马王一脚踢翻了菩萨心肠的威北侯爷,精神抖擞的冲出了笼子跳下马车,眼见得巷口车来人往,扭头便向着人巷子尽头冲了过去。

    “哎哎你回来——”沈谦躺倒在地,也不管野马王听不听得懂,扯着嗓子直喊。

    傅琛恨不得再踢他一脚:“你就给我惹事儿吧!”他翻身上马直追了过去。

    巷子尽头便是前成王府邸的遗址,他与威北侯在揽月楼观赏了一出打群架,眼见得那张姑娘夺冠,坐在手下败将身上歇歇腿儿,他们才下楼来的。

    不过片刻功夫,想来这帮人都还未离开。

    *****

    唐瑛走出去十步,迎面便撞上了横冲直撞奔过来的野马王。

    她身后那十几名女子还躺的横七竖八,互相埋怨对方拳脚疏漏,给了对方可乘之机,这才让大家一起丢脸,都没注意到冲过来的野马王。

    唐瑛倒来得及退避三舍,但身后那堆叠在一起的小娘子们可来不及躲。

    说时迟那时快,野马王冲过来的同时,唐瑛往旁边退开三步,顺势抓住了它的马鬃,敏捷的翻身窜了上去。

    身后远远追过来的傅指挥使亲眼目睹了这一幕,连他自己也没察觉,竟然暗自替这姑娘捏了把冷汗,总感觉下一刻她就要被野马王给掀翻在地。

    野马王感受到了背上的负重,长嘶一声前蹄高高掀起,几成直立,想要把背上的人掀下地去,可是唐瑛从小跟猴儿似的跟着唐尧在马背上长大,连驯马也不知道玩过多少回,这种程度的威胁根本不放在眼里。

    她一手抓着马鬃,一手举拳狠狠朝着马脖子捶下去,两腿却好像生了根,紧夹马腹不挪动分毫。

    野马王吃痛,嘶叫的更厉害了,也不再往前直冲,癫狂的发起疯来,用尽了办法想要把唐瑛耍下来。

    阿荣等人已经看傻了眼,吓的一动也不敢动。

    九公主深受皇帝陛下宠爱,她们也曾跟着九公主去御马监偷瞧过传说中的野马王,知道它野性难驯,不但咬人还踢人,容不得有人近身,更何况是骑在它身上。

    唐瑛一边抓着马鬃在马背上耍杂技,一边朝着阿荣等人暴怒大喊:“还不赶紧爬起来跑,等着被踩死吗?!”

    这次阿荣顾不得再跟她斗嘴,十几个人连搀带扶,也顾不得身上疼痛,连忙往旁边躲,就怕下一刻被野马王踢过来受伤。

    傅琛骑马赶过来的时候,阿荣等人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躲到了一边,见到他如遇天神下凡,连声气儿都娇滴滴的:“傅指挥使救命啊——”

    “指挥使救命——”

    如果不看正在马上惊险的与之博弈的唐瑛,还当是她们遇险。

    傅琛骑马到得唐瑛近前,向她伸出了手:“姑娘,抓着我的手。”没想到马上的女子一边毫不容情的狠捶野马王,一边还能分神回他的话。她笑的神采飞扬,双眸灿若星辰,似乎要将人不由自主吸进去:“不必了,我瞧着这畜牲气性倒挺大,且让我玩玩。”

    傅琛:“……”

    紧跟着冲过来的威北侯远远听到她这句话,心疼的肝都要颤碎了:“你你……你且住手,你那是玩吗?那是要它的命啊!”没看到她一拳一拳照着野马王的脑袋与脖子下手吗?

    看这姑娘跟别的小娘子打架还不觉得她心狠,再看她揍马简直是铁石心肠,倒跟傅琛有得一比。

    沈谦捂着肚子追过来,还心疼野马王被这野蛮的丫头揍,连连喝止。

    唐瑛此刻惊险至极,抓着一撮马鬃半个身子都吊在马脖子上,眼看着要被掀下去,野马王胜利在望,跳的更欢了,没想到她嗖一下又翻身爬了上来,照着野马王的脑袋继续狠揍,这边连眼睛嘴巴也下手……

    所幸这块空地面积极大,跑一匹马绰绰有余。

    阿荣等人靠着威北侯家后墙排排站定,亲眼见到唐瑛的真实战力,各个面色发白。

    内中一名今天才被召来初次跟唐瑛交手的女子埋怨道:“阿荣你也不提前打听清楚,她这样的咱们再来十个,也未必能够打赢。你这不是让姐妹们来挨打吗?”

    阿荣:“……”错误高估队友战力,惭愧!

    两个时辰之后,金乌欲坠,到处都是金色的霞光,大汗淋漓的唐瑛躺在野马王的肚子上休息,沈侯爷口里神骏无敌的野马王肿着马头,双目充血,嘴巴也肿着,却温驯的躺倒在地上,任由唐瑛靠着它蹭了又蹭。

    傅琛走过去,居高临下注视着眼前的少女,她的头发早被汗水湿透,散碎的发丝贴在白皙的额头之上,一人一马似乎都疲乏到了极致,放弃了对峙,达到了和解。

    “姑娘,要不要在下扶你起来?”

    远远围过来的阿荣等人面面相觑,都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禁骑司出了名的冷面指挥使,即使对上九公主的示好邀约都能保持着他的冷脸毫不动容,何时对女子这么和气过了?

    “让我……歇会儿。”唐瑛靠着野马王温暖的肚子,连根手指头都不愿意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