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九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9、第九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日娱韩娱]顶端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御兽灵仙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     唐瑛一句话,在场众人面色各异。

    “我……我听到姑娘帐篷里有人说话,进来看看!”耿明被打成了猪头,却也有脑子灵光的时候。

    姜老板身边的随从却与镖队的人很熟,每晚都有派人值夜,与镖队的轮值人员都会有交接之类的,其中一名耿直的随从很是疑惑:“今晚也不是耿镖头值夜啊,何以会出现在张姑娘的房里?”

    张青此刻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肯定是姓耿的想要夜间占小姐的便宜,没想到却被她给收拾了,于是污蔑小姐帐篷里有男人。

    他气的握紧了拳头,厉声喝道:“姓耿的,你也太欺负人了吧?”

    耿明进帐篷之前的确是存着欺负唐瑛的心思,趁黑占点小便宜之类,没想到却反吃了大亏,指着自己的猪头脸反问:“我……我欺负人?我都被打成这样了,还欺负人?”谎话多说两遍,连自己也信了,况且若非张姑娘帐篷里藏着野男人,他何至于被打成这样。

    “你咋不问问自己妹子帐篷里藏的哪里的野男人?打完人就跑的孬种。”他一口咬定那野男人打完人就跑了,唯独不肯相信这病弱的姑娘能把他打成这副样子。

    唐瑛拉着张青的袖子哽咽道:“哥哥,这个人污蔑我的清白,我不活了!你找把刀来,让妹妹抹了脖子算了!”

    她从小跳脱,打架坑人是熟手,唯独哭的珠泪盈盈,做出小白花模样,实在挑战她的演技,能做到听起来语声哽咽,已经算是尽了最大的努力。

    张青不负唐瑛的演技,愤愤道:“我们兄妹俩托庇于莫总镖头名下,是听说总镖头仁义豪侠。可是姓耿的口口声声污蔑我妹子的清白,让她起了轻生的念头,我做兄长的也不能不顾妹子的死活。总镖头大义,我们兄妹俩以后有机会一定回报,恕我们兄妹俩现在就告辞!”

    他执意要带着妹妹离开,难得姜老板起了恻隐之心,连忙道:“营里正闹贼,也不安生,你带着妹子大半夜能去哪?还是留下来吧。”又与莫总镖头商议:“既然营里偷进了贼人,不如先捉贼人,再论别的?”

    张青气不过:“恐怕是贼喊捉贼吧?”

    一句话让半天搞不清楚状况的姜老板豁然开朗,他们出外行商,最怕遇见山匪流民贼人之流,轻则损失财货,重则丢了身家性命。大半夜被吵闹起来,没想到却是这么一桩破事儿,他既同情张姑娘的遭遇,也对姓耿的不齿,便说了句公道话:“莫总镖头,耿镖头若是对张姑娘有意,大可等到回去请了媒人上门提亲,何必大半夜害人清白,搅闹的大家都不安生。”

    莫总镖头在女*色上头虽然无顾忌,可他押镖还是很靠谱的。况且他也不是什么人的主意都敢打的,今日张姑娘若是姜老板家中女眷,自然不敢这么肆无忌惮,恐怕连肖想都不会。

    比起女色,他更为注重镖局的口碑。

    但谁让张家兄妹太过贫穷卑微呢?

    白城战后,最不值钱的就是妇孺孩童,一个颇有些姿色的小娘子在人牙子手里也就是两斗粮食的价格,换了家中嚼裹,可是被人牙子转手卖去繁华些的城池,进了窑子可就是十好几倍的赚头。

    那迎来送往的营生可不好干,若真是跟了他,那还是张姑娘的福气呢。

    他心里怀着拯救这贫家女的念头,既美人在怀又能博得她的感激,待到她做了自己的女人,在闺房之内讲起两人相遇的这段往事,岂不更添情谊?故而这次莫总镖头做事情还算迂回委婉,还能在姜老板面前维持体面。

    他狠踹了耿明一脚:“混帐东西,大半夜乱跑什么?睡懵头了吧?不知道在那边磕破了头,摔成这副德性,还要混赖给张姑娘。你不要脸,难道不想让张姑娘做人了?还不赶紧去向张姑娘赔罪?”

    耿明毫无防备之下被踹了个踉跄,回身刚想说:不是总镖头你暗示我钻张姑娘的帐篷吓唬吓唬她的吗?但触及莫总镖头阴鸷的眼神,吓的一句话不敢说,连忙服了软。

    “张姑娘对不住,我肯定是睡糊涂了,走错了帐篷。方才也不知道闯进哪个兄弟的帐篷被打了,却混赖成姑娘的帐篷。都是我猪油蒙了心,对姑娘起了不该起的心思,这才说了混帐话,姑娘千万别轻生,都是耿某的错!”

    唐瑛拽着张青的胳膊不撒手,语声怯怯:“哥哥你别走,我害怕。”

    出了这等事情,她一个小姑娘单独住一个帐篷自然是害怕的。

    姜老板瞧瞧膀大腰圆的耿明,再看看那单薄的几乎要隐身在兄长身后的小姑娘,心道:出门在外,就当积德行善了。

    他说:“姑娘若是不嫌弃,我那里能腾出一个大些的帐篷,倒是容得下你们兄妹俩过夜。”

    “多谢姜老爷,我这就带着妹子过去。”他将唐瑛护在身边,径自跟着姜老板去了,路过莫总镖头的时候还意有所指:“莫总镖头还是管管姓耿的吧!”

    莫总镖头气的鼻子都差点歪了。

    耿明冤啊!

    他不过是总镖头派去打个前哨充一回恶人的,说不得事成之后还能得总镖头以媒人相待,没想到不但被揍成个猪头三,还在人前大大的没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等到所有人都散了,继续回帐篷睡觉,他跟着莫总镖头回去,还是百思不得其解:“总镖头,张姑娘那帐篷里藏着的到底是谁?”

    这也是莫总镖头关心的问题,昏黄的灯光照亮了他一边慈善的面孔,另外一边脸颊却是深浓的一片阴影,他沉沉道:“给我盯紧了那丫头,看看她跟哪个野男人钻到一处去了。”忽又懊恼:“她如今跟兄长住在一个帐篷里,那野男人怎会再去?竟是我小瞧了她,原来是个浪蹄子!”暗恨那张姑娘不长眼。

    “我一定替总镖头盯紧了那丫头!”耿明小心赔笑,生怕总镖头找他麻烦。

    莫总镖头图这丫头姿色,却也不是非要纳她进门不可,既然她都有了野男人,进门之事便只能作罢,他面上浮起一丝笑意:“你盯紧了她,等我尝过之后,也让她侍候你一回,也不枉你为了她挨了一顿打。”

    “谢总镖头!”耿明肿如猪头,却喜不自禁,高兴的走了。

    *******

    姜老板让手底下的三名随从腾了一个帐篷出来,那帐篷就在他的帐篷旁边,中间隔着三五步的距离。

    张青跟着唐瑛进了帐篷,听得外面都没了动静,这才开口:“小姐,到底怎么回事?”

    唐瑛盘膝坐着在被褥之下,摸出了自己的贴身匕首把玩:“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啊,姓耿的半夜摸了进来。这位莫总镖头可真是菩萨之貌,刀斧之心。等找个大一点的城池,我们找机会离开吧,再待下去撕破脸可难保不见血。”

    那匕首乃是唐尧从北夷将领手里俘获而来,刀刃锋利非常,乃是一柄吹毛断发的利器,一个不小心就能划破肌肤。

    “一切但凭小姐吩咐。”张青要往外走:“小姐早点歇息,我去外面给小姐守夜。”

    两人对外虽以兄妹相称,但实则在无人处,张青却仍是恭敬非常,牢记自己的身份。

    “张青,你我这一路生死与共,早不是主仆。我这两日在想,如果……如果爹爹活着,我告诉他要认你为义兄,恐怕他也会欣然同意的。”

    张青讶异的扭头:“小姐……”

    灯影之下,那一双清冷的眸子里此刻盛着些微暖意,少女露出一点浅浅笑意:“等回头找个安全的地方,咱们有钱置办香案祭品,便行结义之礼吧。”她嫌弃的皱皱眉头:“撮草为香也太随便了。”

    同生共死的情份,怎么可以随便应付?

    张青局促的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小姐,这可使不得!使不得的!大帅于我有活命之恩,养我这么大,我为小姐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他名义上是唐珏的长随,实则也跟着少将军读书识字习武,只是没有军籍而已。

    “就这么定了吧。”唐瑛拉过被子倒头就睡:“大哥你把灯熄了,我好困。”

    她倒有唐大帅之风,一言既出驯马难追。

    张青伶仃一人,没想到还有此遇,静立片刻,才哽咽道:“好。”

    两人既然打定了主意要离开,早晚便跟着姜老板的人混在一处,所不同的是唐瑛依旧坐着拉货的板车,但她坐哪辆车,张青便跟着那辆车旁边走,亦步亦趋,极不放心的模样惹的接连跟了好几日的耿明都快失了耐性。

    他暗暗咒骂:“真想找个山高林深的地方把这对兄妹给截了,省得这么麻烦。”

    没想到一语成谶,不出两日他们便遇上了一伙山匪,而且当时的环境还很符合这位耿镖头对环境的设想,山高木密的荒野路途。所不同的是,他们撞上来的时候,那伙盗匪正围着一队人准备下手,还处于两方互相试探的阶段。

    耿明:“……”真是晦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