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七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7、第七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御兽灵仙[日娱韩娱]顶端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     商队出发之后,起先三五日还好,除了莫总镖头照着一日三餐派人来关照张家兄妹,吃食也要比别的趟子手丰盛一些之外,路途尚算平静。

    张青提着一颗心,向唐瑛讨主意:“小姐,莫总镖头派人送来的饭,我吃着有点不安心,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你也不必担心。”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唐瑛岂能不知这个道理。

    张青原本就是个手脚勤快的人,揣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没过两日竟是连拉货的板车也不做了,跟着其余几名趟子手在前面走。

    那帮趟子手都是粗人,况且都熟悉本镖局这几位镖师们的德性,便取笑他不会享福。

    “张兄弟放着眼前的福不享,何必跑来跟我们弟兄一起受苦?”

    张青苦笑:“我们兄妹俩身无分文沦落至此,哪里的福气?”于唐瑛来说,家破人亡行至绝境,都与福气不沾边。

    几名趟子手挤眉弄眼,其中一人见眼前的小子傻不愣登不开窍,便提点他一句:“总镖头最是怜香惜玉,你那妹子也生的不错,若是总镖头能纳了你妹子,兄弟你可就不必辛苦两条腿,能坐着高头大马走这一路了。”

    张青心内暗骂:狗娘养的,我家小姐忠烈之后,何至于给个老头子做妾。

    趟子手们见他不搭腔,便觉得他都穷到快乞讨了,居然还这么不识时务,便有几分不高兴。内中一位最会趋奉总镖头与各镖师的,便阴阳怪气道:“女人哪个不侍候男人,侍候总镖头一个总好过侍候一帮镖师吧?”

    “你——”张青听得这话愈发来气,额头青筋暴起,握紧了拳头恨不得同这些满嘴污言秽语的糟烂人们打一架,可是唐瑛这一路太过艰难,又不想给她惹麻烦,只能忍下这口气,赌气扭头朝后面走了。

    这还不算完。

    趟子手们的调笑不过起了个头,再过一两日便有镖师揽着张青的肩膀称兄道弟,要为他的妹子保媒,做一门好亲事。

    张青也知道这些人不好得罪,便道:“家中亲人才将将过世,妹妹哪好议亲?”

    “事急从权,也有热孝底下成亲的。长兄如父,你们兄妹俩连口饭都要吃不上了,难道饿死就是孝道了?但有你一句话,莫总镖头定然会好生疼惜你妹子,也总好过她一个小娘子风餐露宿,受这等苦楚?”那镖师回头瞟一眼坐在板车上的小娘子,只觉得她有一种凛然之姿,心里更是痒痒。

    他们这帮人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营生,不定哪天倒霉,走长路遇上山匪便保不住项上头颅,故而每回平安归来,总要在外面找个窑姐儿快活快活。

    张青咬死了在孝中,不便议亲,便将这镖师给挡了回去。

    休息时间,唐瑛借着张青替自己放风的机会问他:“这几日这些人尽围绕着你打转,都说什么了?”

    张青怕她心里难过,便不肯说实话:“没说什么,就……套套交情。”

    “你我如果跟姜老爷一般富贵,这些人跑来跟你套交情我也就信了。他们如今跑来套交情,图什么啊?”

    张青:“……”

    唐瑛面上神色淡淡,瞧不出喜怒:“他们在打我的主意?”

    人口买卖可是一门源渊流长的生意。

    “他们游说我,想让小姐你给莫总镖头做妾。”张青见瞒不下去了,便破口大骂:“唐家的小姐给一个老头子做妾,他们是脑壳坏了还是眼瞎了?”

    唐瑛注视着眼前气呼呼的青年,心中百感交集,这么久以来,面上难得浮起一丝笑意:“大哥莫忘了,我可不是什么唐家小姐,我是张家姑娘。”

    “小姐!”张青难过极了。

    “一个有点姿色的贫家女,可不就是谁都可以觊觎的嘛。”唐瑛似乎半点都不难过的样子:“他们这是先礼后兵,你瞧着吧,才刚刚开始而已。

    *******

    那镖师原以为此事能成,没想到张青是个木头疙瘩不开窍,回头便一状告到了莫总镖头那里去。

    “他那妹子姿色也就中上,难道他还以为奇货可居,想带到京里去多赚一笔?”

    莫总镖头行走江湖,初见唐瑛也只是觉得这小姑娘气质不同,然而同行数日,他却心中另有定论:“你们有没有觉得奇怪?这兄妹俩长的一点也不像。”

    “哪有什么。也许是一个随爹,一个随娘了。”

    莫总镖头摇头粗瓷陶碗时的半碗浊酒一饮而尽,目光却追随着方才离开营地一会又回转的兄妹,意有所指:“你们再看,这兄妹俩像什么?做妹子的神情自若走在前面,做兄长的却落后一步走在妹子身后,而且说话的神态……是不是很恭敬?”

    经他提点,围坐在他身边的几名镖师顿时反应了过来。

    “我就说嘛,总觉得哪里不对。这兄妹俩不似亲兄妹,倒好似主仆。”

    “对对,还是总镖头眼利,远远看去,还真像那么回事。”

    大户人家的小姐出门,身边总有仆从跟随,张青在唐家十多年,在唐瑛面前恭敬已经成了习惯,哪怕扮做兄妹,初初相见还能糊弄过去,但相处日久便大是不同。

    保媒的镖师恍然大悟:“不怪那张青坚决拒绝亲事,原来他根本做不了主啊?”他心气儿稍微顺了点。

    莫总镖头转动着手时的酒碗,玩味一笑:“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女,身边跟着个年轻的仆从,忠不忠心……还是两说。”

    从那日开始,便时不时有镖师在外宿营的时候讲些沿途各大城池重镇的繁华景象,讲那些姐儿如何温柔多情,讲那些官宦富家如何会享受,也讲许多穷家小子发迹的励志故事,其中不乏许多见不得人的手段。

    不过张青看起来甚是木讷,你讲的时候我也听着,但若是让他发表高论,便化身正义使者,指出这些发迹的穷小子的道德瑕疵,大加批判:“……那老丈于他有恩,他怎么能骗那老丈的棺材本呢?简直畜牲不如!”

    负责讲故事的镖师:“……”心累!

    这是哪家子边城富户调*教出来的不开窍的蠢货啊?

    镖师:“话可不是这么说,若是没有拿到那老丈的银子,他一个穷家小子也不能赚到大钱。再说等他发迹之后,不是亲自去那老丈坟上赔礼了吗?”

    张青:“人都被他给活活气死了,赔礼有用吗?”到底是唐家出来的人,颇有法制精神:“像这种骗子,就应该扭送衙门,省得以后有钱了更是为祸一方!”

    镖师:“……”

    张青其人,顽固如石,数日洗脑,竟然也没将他脑子里的陈年泥垢给洗洗干净,反倒好几次让那镖师几欲吐血,他反而还劝那镖师:“举头三尺有神明,还是少做亏心事,不然活着心难安,死了也要被阎王小鬼丢油锅里炸。”这位虽被唐府的严明法制熏染,但偶尔也会露出一点乡下猎户家孩子从小听过的神神叨叨的行迹。

    镖师:“……”

    活着都享乐不及,谁管死后。

    如此反复,便是半个月过去了,其间莫总镖头却依旧态度和蔼,早晚对唐瑛嘘寒问暖,食宿周到。

    唐瑛来者不拒,对他态度却依旧疏离客气,且执晚辈礼,直让莫总镖头心头郁郁。

    兄妹两人,还真像一家子出来的,都没有一点要开窍的样子。

    商队早晚赶路,时常错过宿头,好几日露宿野外,莫总镖头早早派人分给唐瑛一顶小帐篷。

    张青夜间要守在她帐篷之外,其余的趟子手便要拖了他去休息:“咱们这么多人,难道还守不住你妹子一个人,还能让她被狼叨了去不成?”

    “我妹妹胆子小,我守在外面她也好睡的安生些。”

    几名趟子手拉拉扯扯,非要拉了张青走:“我说张兄弟,你看看这周围,莫总镖头好心,给你妹子的帐篷挑的都是最安全的地方,前前后后都有好几顶帐篷的,你也别担心了。”

    最后还是唐瑛说:“哥哥不必担心我,跟他们去歇息吧,明早还要赶路呢。”张青才跟着这几个人走了。

    同行十几日,虽有暗潮汹涌,唐瑛每日都与张青计算离京城还有多远,对镖局的举动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晚又错过了宿头,不得不留宿野外。

    唐瑛照旧住在小帐篷里,张青也照旧被几个趟子手拖走,两人都习以为常了。

    她的帐篷不远处便是莫总镖头与另外两名镖师,以及姜老板的帐篷,再往外延才是随行人员,更远处还有外间巡夜值守的人在扎营的地方走动,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唐瑛近来每日修养精神,虽然一直在路上,倒比莫总镖头初见时,面上又多了两分血色。

    她白天在板车上靠着货物打盹,近来睡眠过饱,晚上不免又辗转旧事,睡的不甚踏实,正昏昏沉沉之际,似乎听到脚步声踏过草叶的声音,虽然极是轻微,却让她瞬间惊醒了。

    练武之人本就听力异于常人,况且她警觉性也不低,细听那脚步声,竟是越来越近。

    黑暗之中,唐瑛闭着眼睛在心里细数那脚步声,来人似乎故意放轻了脚步,如果她睡的稍微沉一点,大约也只当外面秋风瑟瑟,吹动草叶的响动,也许都醒不过来。

    她摸黑去摸小腿上绑着的匕首,那是唐尧在她十二岁时候送她的生辰礼物,这些年从不离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