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六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6、第六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攻略极品盛世谋妆     二皇子元阆倒是很是笼络人,他收复白城之后,除了下令一队人马追击溃败的北夷军,还做了两件事情来收买人心。

    一件是替战亡的将士们办了一场隆重的葬礼,官职如唐尧俞万清之类的,便另立了墓碑,连同他们的儿子唐珏与俞安都在其父脚边有了一方埋骨之所。

    另外一件事便是照顾唐家忠烈遗孤的那位假小姐。

    唐尧与俞万清、连同俞安的尸骨倒是找到了,虽然难免会有缺失,到底也还能确认是本人,便顺利下葬。但唐珏却是尸骨无存,当日夜袭北夷军营,最后尸骨被北夷人处理了,连地方都追寻不到,也只能立个衣冠冢了,甚至里面放着的东西都不是他的贴身之物,而是临时准备的一套盔甲。

    唐瑛跪在他们墓前,整片山坡全是戍边将士的坟包,密密麻麻挨挨挤挤,如同他们生前那样的亲密,同食同寝,同出同入,一同征战,最后又同眠一处。

    张青就跪在她身后几步开外,注视着少女沉默而颤抖的双肩,慢慢伏下去,额头紧贴着面前的土地,手指牢牢抠着唐尧的墓碑,直似要将石碑抠出个洞来,最后反而抠破了手指,染红了石碑。

    他心中极为难受,可是也不知如何安慰这沉默削瘦的少女,只能移开目光,注视远山之巅那飘浮的云海,缓缓说:“我在城里打听了一圈,听说当日大帅跟少将军他们下葬的时候,那位假小姐并没有出现在人前,听说那假小姐哭晕在灵堂一病不起,下葬当日还起不了身,也没人见到那位假小姐的模样,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静静跪在墓前的少女将脸贴上了墓碑,牢牢抱住了那冰冷的石碑,仿佛唐大帅生前抱着他撒娇的小女儿模样。

    张青磕了个头,悄然退了下来,走的远一些了,再远一些,只能远远看到那孤弱无助的少女小小的身影蜷缩在墓前。

    风中似乎隐隐传来哭声,再细听似乎又没有了。

    那天下山的时候,唐瑛拜祭过了父兄与俞万清,最后在俞安的墓前停了下来,她蹲下身子,摸着墓碑上的字,哑声道:“你说将来有一天,你要带我去京城转一圈,带我去吃最好吃的美食,给我买最好看的衣裳……”

    那唠唠叨叨许愿的少年好像就在她眼前站着,满脸笑意,那样莽撞而热情,像一团永远不会熄灭的火,小时候被她暗中欺负了,转头抹干了眼泪就又缠了上来。大一点不知道被她坑了多少回,每次都记吃不记打,都不必她给个笑脸,就买了街边小食来讨好她……

    她的嗓子里好像含着砂子,每一个字都说的艰难无比:“俞安,你都说话不算数。你们所有人,爹爹,大哥,还有你……你们都说要疼我,可是你们都骗了我,你们……都丢下我一个人……”

    “我要走了,去京里看看。”她挺直了腰杆,立如松竹,像过去无数次唐尧教导的那样:“咱们唐家人的骨头都硬,哪有垮肩塌腰的道理?”

    “唐家人的声名不能堕!我要去京里看看,到底是谁敢那么大胆冒充我?”

    ……

    ******

    京城在千里之外,两个人如今都是身无分文。

    唐瑛平日就没有戴首饰的习惯,更何况还是当唐尧的亲卫,身上连点脂粉味儿都没有,当日城破的时候军情如火,哪得功夫考虑到揣些金银。

    张青听说她要去京城,虽然内心很支持她的想法,毕竟不能让别人顶着小姐的名字踩着唐家父子的尸骨攀富贵,可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更何况是唐家从未赚过钱的小姐。

    “小姐,咱们总不能……乞讨入京吧?”

    唐瑛蹲在街边观察了一番乞儿的日常生活,觉得这是一份难度较高的职业,首先要把脸皮放在地上自己先吐口唾沫踩几脚,然后还要做好让所有路过的人都踩几脚的思想准备,还未必能混到一口饭吃。

    “你我都不是这块料,算了吧。”

    张青小时候倒是跟各家乡邻讨过饭,可那时候人小脸皮厚,为了吃饭也顾不得了。后来入了唐家,多年饱食之下不知不觉间连自尊心都养回来了,实在再难做回小时候的营生。

    唐尧不愿与民争利,家中在白城连个铺面也无,竟没想到在他亡故之后,掌珠有沦落街头的一日。

    唐瑛带着张青在街边转悠了一日,最后瞄准了一家外地的镖局,两人扮作一对兄妹,毛遂自荐要做个趟子手。

    白城战后重建,商人逐利,竟然也有运送药材货物前来贩卖的,怕战后遇上流民土匪,便从当地雇了镖师押送货物。

    那镖局的镖师们有五六个,都是膀大腰圆的壮汉,还带着四五个趟子手沿途开道,供他们使唤,见这对兄妹当哥的容貌一般,不意妹妹竟然很是美貌,面色苍白似大病一场,但那双眼睛冷冷瞟过来,竟颇有解乏之功效。

    领头的总镖头四十出头,下面的几个镖师们都是路途无聊,听说不要工钱只管饭,便撺掇总镖头留下,还意有所指:“总镖头,咱们这一路上都是男人,露宿荒郊野外都不方便,连个会做汤水的女人都没有,不如留下他们兄妹俩吧?”

    内中一人还暗暗使眼色,小声嘀咕:“没有热汤热水就算了,连个暖被窝的都没有。”

    战后许多人家家财付之一炬,为了生计不得不鬻儿卖女,最近人牙子的生意可是好的很。

    如这兄妹俩身无分文的穷鬼想要入京寻亲,路上说动做妹妹的服侍他们几个一路,还能混些盘缠,说不得就同意了呢。

    那妹妹姿色极好,虽瞧着冷冷的,保不齐美人儿是被北夷人给吓破了胆儿,说不定拢在爷们怀里暖暖,也就暖过来了。

    再不济,总镖头也可纳她做个妾室,这一路上也有人贴身照料,他们纵然吃不到,瞧着也是赏心悦目的。

    张青并没听到那人小声嘀咕的污言秽语,只当他们还真想让唐瑛煮饭,忙道:“我妹妹从小并不曾下过厨,不会煮饭。”想让唐家小姐服侍你们,也配?

    众镖师:这原来还是个大小姐?

    贫家女儿谁人不下厨?三四岁便跟着娘亲身边打下手,稍大一点便能做一家人的饭食,不擅厨事的女儿家必是呼奴唤婢的富家小姐。

    感情这兄妹俩原来还是家有资财的?

    几名镖师互相交换个眼色,暗暗高兴。

    从来有俭入奢易,由奢入简难。贫家女儿自小吃苦,说不定能忍得一路辛苦,但富家女儿也未必能吃得这一份苦,到时候都不必他们开口,这兄妹俩说不定便攀了上来呢。

    几名镖师当下起哄:“我们就是随口一说,哪里好意思让张姑娘煮饭的?”

    唐瑛耳力惊人,将那人不怀好意的嘀咕尽收耳中,却不吭声,任由张青与他们交涉。

    张青本能觉得这几个人不好惹,可是唐瑛执意要前往京城,再留在白城也没有发财的路子,再想想大小姐的身手,他又壮了胆气,觉得也没什么可怕的。

    连北夷人也是大小姐手下亡魂,何况这么几个人。

    那总镖头四十如许,瞧着也和颜悦色,说话也是通情达理:“你们兄妹俩这是在白城遭了兵灾吧?既然寻到了莫某面前,某岂能见死不救,只管安心跟着车队走,有莫某一口饭吃,必饿不着你们兄妹俩。”

    张青忙向他致谢,唐瑛敛衽欲拜,却被莫总镖头拦住了:“张姑娘万不必客气。我瞧着姑娘气色不好,可是生了病?”

    唐瑛既与张青假作兄妹,便随了他的姓氏,掩了唇咳嗽两声,缓缓道:“劳总镖头关心,这一向都病着不能成行,才拖到了现在才欲入京寻亲。”

    她不开口时,有种病美人的楚楚风姿,但一开口便又是不同,一张苍白的小脸生动了许多,眸中冷意稍减,如同风中细竹,有种说不出的坚韧风骨,连一身粗布衣衫也难掩她的绰约风姿。

    莫总镖头的眼神亮了。

    唐瑛与张青成功混进商队,还与那贩运货物的商人见礼,不过是镖局添了人,与他的商队无涉,那年约五十的姜老板也不甚在意,只客气两句便又缩回马车去了。

    莫总镖头见张姑娘身子柔弱,病后才愈,虽不好再给她弄辆马车,但让她做货运的板车倒可以做得了主。

    唐瑛坐上板车,还愁眉不展,万分忧心的盯着张青的脚,悠悠说:“哥哥,你的脚还未大好,可走得了路?”

    趟子手可没那么好的待遇,都是一路走过来的,不比几名镖师都骑着马。

    莫总镖头细瞧他,果然发现这年轻人走路略有点跛,还关切的问了一句:“张兄弟这脚可是受了伤?”

    “北夷人攻城的时候被砍伤了骨头,还没养好。”

    莫总镖头闻听此言,立刻便开口让他也坐了货运的板车:“既是伤了骨头,张兄弟何不早说?”那番热情客气,直如故人,换来了张姑娘感激一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