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五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5、第五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攻略极品末世之人生赢家盛世谋妆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超能右手     数日之后,唐瑛在白城附近的山中猎户家彻底清醒了过来。

    那日薛岳出手并不重,她被张青千辛万苦带出城之后就醒了过来,迎面撞上了北夷人,又是恶战一场。

    彼时张青满身是血,已是强弩之末,若非一口气撑着,恐怕两个人都要葬在城内。

    唐瑛一身武功尽得唐尧真传,平日家中陪练都是唐珏这等上过战阵搏杀过的青壮儿郎,又正是悲痛欲绝穷途末路之时,所过之处直如剖瓜砍菜,全然不顾自身安危,带着张青杀将出去,待到得山下,体力不支跪倒在地,张青才发现她已是身受重伤,不提别处的大小伤口,只腹部刀伤便能要命。

    “小姐,你忍一忍我带你进山。”

    他原是猎户家儿子,父母早亡,靠着邻人救济活命到六七岁,被偶尔进山打猎的唐尧所遇捡回家中长大,虽未签卖身契,却视唐尧为再世父母,拼得性命也在所不,只想带她先逃进山里再说。

    唐瑛瘫倒在山脚下,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大有行至人生穷途之感,骄阳刺目,她闭上了眼睛,哑声说:“不必了,就……到这里吧。”

    至大的悲痛原来不是声嘶力竭的嚎啕大哭,泪流成河,而是剖骨剐心,痛不可抑,举目茫茫,无处可诉,无人可依,只恨不能就此昏倒,长眠不起。

    那种万念俱灰的神色,任是铁石心肠的人瞧见了,也于心不忍。

    张青暗中猜测她未必没有追随大帅与少将军去的意思,忍着悲痛的心情劝她:“小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少将军跟大帅……死不瞑目!”

    最后还是张青同村的猎户偷偷下山打探城内情况,撞上了两人,将两人弄进深山,又采了草药治伤。

    唐瑛从那日进山之后便发了高烧,一则身上有多处伤口,二则精神溃败,一度烧的人事不知,昏昏噩噩好多天就过去了。

    收留她的那家猎户还当这姑娘是张青在城里娶的小娘子,暗暗可惜生的倒是美貌,可惜命不好,遇上兵乱,怕是活不过去了,私底下悄悄跟他商量丧葬之事。

    张青一张脸黑成了锅底,再三说:“她一定会活下来的,现在不过是伤心罢了。”

    不得不说,这么些年习武,唐瑛的身体素质还是很好,高烧数日之后,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就连伤口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半个月之后,她已经能扶着墙走出狭小的屋子,坐在山中大石上晒太阳了。

    出城之时,张青的腿骨被砍伤,一时不能成行,怕她着急,便托猎叔王大叔悄悄下山探听消息。

    王大叔下山一趟,回来喜气盈面,老远就扯开了嗓子喊:“北夷人被赶走了,二皇子带兵夺了回来,还派人追击北夷人,等你们养好了伤,就能回城了。”

    到得近前,他更是噼里啪啦说了一长串,将自己下山一趟所知所见都一股脑儿倒了出来:“城破的第二天,二皇子就带兵而来,趁着北夷人还没站稳脚根,轻而易举就夺了回来,还帮守城的将士们收敛尸骨。”他啧啧嘴,面色转为恭肃,朝着白城方向做了个揖:“就可惜唐大帅父子,还有俞将军父子都为守城而战亡了……听说唐大帅只留下了一位小姐,饱受惊吓卧床不起,二皇子派人守着,还找了全城最好的大夫去替她看病。”

    张青震惊的看向唐瑛——他在唐家十来年,难道连唐家正牌小姐也会搞混?

    唐瑛近来注意力大减,思维跟不上,王大叔的一长串话里,她只听到了唐大帅父子与俞将军父子为守城而战亡,脑子里“嗡”的一声,便什么都听不进去了,眼前犹如放映胶片一般,从父亲唐尧到兄长唐珏,还有那扬着脸傻笑的少年俞安,她张张嘴,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有些事情,不是亲眼所见,总还抱着侥幸心理,虽然已经知道了最坏的结果,还是想躲避在幻境之中欺骗自己,蒙着眼睛耳朵藏在这山中小小木屋安慰自己,只是大梦一场。

    揭破真相的那一刻,她还是想要徒劳的挣扎,想要开口去质问这山野猎户,听信谣言,未曾亲眼所见,何以就胡乱咒人生死。

    她这一晕倒便又发起烧来,嘴里胡乱说些呓语,一时“爹爹大哥”的胡乱叫着,一时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生生又病了一阵子,吓的张青彻夜守着她,哪里还有功夫去管山下那“唐家小姐”。

    等到第一场秋雨浇下来,唐瑛才算是彻底的好了,虽然身体还不能恢复到旧日水平,依旧虚弱,却终于能沿着山路回城了。

    张青的腿骨也长好了,只走路的时候略略有些跛,能看得出来曾经负过伤。

    两个人谢过了猎户一家,一路沉默的下山,踏进白城恍如隔世。

    守城的军士早换了人,也不知道是二皇子从哪里调来的兵,总归不是熟脸。

    也不知道北夷人入城之后的两日是如何蹂*躏这座北地重城,街边不少店铺房屋似乎都毁于战火,新建的房屋清漆的味道都未散尽,竟已是物是人非。

    大帅府倒是未曾大改,听说是北夷人攻进城之后,主帅便在此驻扎,故而唐家宅子倒是得以保全。

    张青上前去敲门,开门的老苍头倒是客气,问道:“小哥找谁?”却眼生的很,并非唐家旧仆。

    “这里不是唐大帅府上吗”张青惊道:“我家小姐回府,不知道老爹是哪里派来的?”

    老苍头抬头上下打量他一眼,身上穿着粗布短打,远处几步开外的女子高瘦苍白,也是贫家女的模样,穿着一身粗布衣服,忍不住奇道:“你家小姐回府?”

    张青见这老苍头不信,顿时心中发急,生怕唐瑛心里难过,忙忙道:“我家小姐是唐大帅的女儿,这里难道不是大帅府?谁派了你在此守门,还不快叫了唐家旧仆出来?”

    那老苍头上下眼白一翻,“呸”的一口痰吐在张青脚下,顿时破口大骂:“大天白日说哪里的昏话?唐大帅战亡,唯一的掌珠伤心欲绝病倒了,二皇子怜唐小姐无依无靠,带着她回京了。唐家的小姐如今可是在京城里呢,你们莫不是穷疯了,居然敢跑出来冒充唐小姐?看老头子不打死你!”

    老苍头回身从门内拉出一把扫帚,照着张青没头没脑打了下来。

    张青是个倔头,被老苍头狠打了好几下,仗着年青力壮抓住了扫帚,急的脸都白了:“你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老头子?不认得我家小姐就算了,小姐九死一生回到家门口了,居然敢拦着不让她进去!”

    老苍头大约没想到还有人敢如此大胆,喊了一嗓子便从门内跑出来数名青衣小厮,全是陌生面孔,听说前情呼呼喝喝就要揍张青。

    张青身上挨了好几下,还扯着嗓子喊:“你们到底是谁?唐家的旧仆呢?快喊他们出来……”

    老苍头有了帮手,骂起来更是中气十足:“穷疯了的骗子,竟然敢讹到唐家门上,明知唐家旧仆为了保护小姐都死光了,竟然还敢上门。倪二,你跑一趟衙门,让府君来捉了这对骗子去吃牢饭,省得到处行骗!”

    唐瑛抬头打量这座熟悉的府邸,那曾经是她此生最温暖的所在,可是亲人俱亡,如今不过就是一处宅子罢了,说不定进去之后触景生情,保不齐更为伤心,不进也罢。

    “张青,我们走。”

    张青不可置信:“小姐——”

    “我们走吧。”

    唐瑛率先转身离开,身后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张青走的很急,还揣了一肚子气,快要爆炸,身上衣衫也被扯烂了,直恨不得再上去与这帮不带眼识人的奴才们再打一架,不过觑到唐瑛平静的表情,他又不敢多嘴了。

    两个人在白城转了大半日,许多熟悉的地方都已改变。

    唐瑛从小以男装示人,十五岁之后便以亲兵身份跟在唐尧身边,出入军营,便是营中不少军士都真当她是唐大帅亲卫家将,而非唐家小姐。

    家里都是糙老爷们,养个闺女也全无章法,全凭高兴。

    唐瑛从小不喜做女红,偶尔被丫环追着缝个奇丑的荷包送给老父亲,便能得唐大帅满口子夸奖,若是陪老父耍一套木仓法,共饮一坛酒,就更能讨他老人家欢心了。

    反正她身后永远有个傻小子俞安追着,对于女婿的人选唐大帅半点不担心,是以养女儿养的很是随心所欲,丝毫不必担心闺女嫁不出去。

    天长日久,除了唐尧身边关系亲近的下属家眷,家中众仆,外人竟是不知唐小姐的真面目。

    城中普通百姓倒是知道唐府有位小姐,却从不见她招摇过街,只当这位唐小姐乃是大家闺秀,就算她此刻身着女装,在城里随意走动,竟也无人识得。

    两人路过一处宅子,但见一株苍老虬劲的杏树从墙头探出半个枝桠,居然不曾焚于战火。

    唐瑛站在墙下面,仰头呆看了好一会儿,忽然轻轻说:“这棵杏树上结的杏子最是好吃,又甜又软,往年俞安总会爬墙去偷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