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三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3、第三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神工攻略极品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日娱韩娱]顶端     唐瑛从小照顾家里父兄两个男人,唐尧身为主帅,受伤的机率还比较小一点,其兄唐珏从小就被唐大帅丢进军营里磨炼,三天两头带伤回家,让她一个前世极少进医院的人都练成了护理熟手,三两下就帮唐大帅肩背上的伤口换好了药,又重新包扎。

    唐尧穿好外袍,注视着正利落收拾沾满了血的细布的女儿,不由冒出一句话:“早知道爹就派人送你回并州。”

    并州是唐氏祖籍,唐瑛六七岁上跟着父兄回去祭祖,见识过族里几位堂姐妹们规行步矩,谨小慎微的模样,隔房守寡的婶娘又极为严厉,对她爬树上墙的行为极为不喜,曾当面直斥她毫无女儿家的样子,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肯留下来学做淑女的。

    没想到隔了这么多年,唐尧居然旧事重提,焉知不是白城战事危机,连他自己心中也没底。

    “若是女儿去了并州,谁来照顾爹爹跟兄长?”唐瑛露出个乖巧贴心的笑容,宽慰老父亲。

    唐尧摸下了她的发顶,满面惭色:“……总之是父亲对不住你们母女。”妻子难产而亡,女儿自小跟在他身边,边关朔风凛冽,吃了不少苦头,如今还要留在他身边饱受战争之苦,担惊受怕。

    “爹爹不必多想,咱们一家人,无论生死,总在一块儿。”她轻柔说出这句话,倒好似在说一家人要出门郊游踏青一般,可唐尧却从她坚定的眼神里领会到了她的话中之意——她愿与父兄共进退。

    他一时百感交集,还未开口,便有人直闯了进来,笑嘻嘻道:“都多大的人了,还缠着父亲撒娇。”正是长子唐珏。

    “要你管!”唐瑛扮个鬼脸,又过去扯着兄长坐下:“让我看看伤口。”

    父子俩前几日先后在守城之时受了伤,但谁也闲不下来,依旧是连轴转,唐瑛只能每日尽心照料父兄伤势。

    守城之战激烈,唐尧身边的亲卫也有大半上了城墙御敌,唐瑛原本兼职亲卫,为了方便就近照顾亲爹,现在却一个顶仨,不但要替唐尧跑腿,到处传令,连军情粮草武器统计上报,都由她整理,故而她比俞安更为了解战事的严重。

    唐家世代驻守北疆一线,除了白城还有大小重镇六七座,原本都属唐家军所辖,守军足有十来万,等于北境防线之上的重兵都握在唐尧手中。

    但自去年秋天开始,京中调令一道道下来,先是除白城之外的唐家军先后被以换防的名义调离北境,委派中路军前来驻守,其次便是军饷粮草兵械被无故拖延克扣,唐尧数道奏折接连上报此事,却都不见回音。

    名震北疆的唐尧渐有被朝廷架空之感,但他久在边疆,多年未曾涉足朝事,只能寄希望于皇帝陛下对世代忠良的唐家那一点点虚无缥缈的信任。

    此次白城被困之初,不是没有派人出城求援,但如今已一月有余,却迟迟不见援军而至,凡此种种,无不令唐尧心头暗惊,却不能露出端倪,以免动摇军心。

    唐珏此来,却是自请出城夜袭。

    白城被困日久,经唐尧与几名大将商议,欲再遣一队人马突围,向最近的驻军救援,但救援的人马须得派数队儿郎掩护。

    消息传开之后,军中不少儿郎自请出城一战,连唐珏也在其列。

    谁都知道,此行凶多吉少,犹如羊如虎口,有去无还,唐尧止此一子,望着儿子坚毅的面容,心头万般不舍,却还是拍拍他的肩,叮嘱道:“万事小心!”

    唐瑛默默送他到门口,鼻端泛酸,千言万语哽在喉头,唯有一句:“大哥——”

    英武的青年回头,像以往每一次奔赴战场之时,笑着说:“乖乖在家,等大哥得胜归来,带你去打猎。”

    那是唐瑛此生最后一次与唐珏面对面说话,他面上漾着浅浅笑意,仿佛只是出门游玩一趟,很快就会归家。

    当晚,她跟随父亲站在城头送出征的将士,永远记得唐珏腰身挺的笔直,骑在马上率先冲出城门,一往无前的模样。

    他没有回头,带着一队人马直杀进敌营,像一把尖刀撕开了重重夜幕,撕开了困守着白城的北夷连绵营帐……

    天快亮的时候,北夷营帐终于恢复了平静有序,开始打扫战场,分拣两军战亡的尸体。

    唐尧在城头站了大半夜,再挪动之时,双腿僵硬沉重犹如灌满了铅石,整个人都跟着晃动了一下。

    很快有人伸出双手,扶住了他。

    唐尧低头,对上一张泪流满面的脸,他伸出粗砺的拇指拭去她面上的泪珠:“别哭!”

    “我没有哭。”唐瑛反手抹了一把脸,却发现自己竟然满手的水渍。

    她陪着唐尧站到天亮,心中那一点微茫的希望随着北夷大营里的厮杀而渐渐湮灭,许多年的光阴在眼前呼啸而过。

    她记事很早,约摸是腔子里装着一颗成年人的灵魂,连视线不清,只能听到小小孩童悄悄守在她身边,哭着叫妹妹都不曾忘记。

    唐尧总对女儿有愧,自责疏于照顾,连妻子最后一面也没见到,让女儿从小没了娘亲,却对儿子严格要求,读书练武从不肯松懈,却不知儿子失去母亲,也才是四岁的小小稚儿。

    唯有唐瑛知道,那小小稚儿在失去母亲的头一年,时常半夜摸进她的房间,在乳母震天的呼噜声里,握着妹妹的小手,轻轻啜泣。

    后来他飞速成长,立志要担起兄长的责任,保护幼妹,早忘记了那思念母亲而哭泣的小小孩童……

    ******

    白城被困之后,每日都有阵亡的将士,也每日都有伤心号哭的妇人。

    她们哭完了,擦干眼泪,继续奔进伤兵营照顾受伤的将士,熬煮汤药粥饭,帮着收集武器,各家搜积油料运到城下……总有无数的事情要忙,来不及悲伤饮泣。

    夜袭之事,让北夷人更加疯狂,进入了新一轮的攻城之战。

    五日之后的深夜,白城城守栾洪竟然悄悄开了北城门,投敌叛变。

    唐瑛才入睡没多久,便被惊慌失措的丫环阿莲摇醒:“小姐,城破了,快起来!”

    阿莲身后还跟着军中偏将唐舒的女儿唐莺,满脸是泪的跪倒在她床前:“小瑛姐姐,我父亲战亡了……”

    她七岁随父来到白城,年纪与唐瑛相仿,从小就喜欢俞安,却不似唐瑛一般舞刀弄棒,而是专攻女红厨事,时不时便送两人一些荷包之类的小物件,或者新学的吃食点心,是个极为温婉的女孩儿。

    唐舒战亡,家中仆人惊慌四散,她便直冲进大帅府,向唐瑛求助。

    “大帅呢?”她好些日子没有好生休息,被唐尧硬逼着回家来睡,没想到才阖眼没一个时辰,居然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大帅带人迎敌,已经开了南城门,让大家逃命。”

    她原本就和衣而卧,略收拾一番,提着长刀出门,院子里已经站满了家下众仆,有管家赵叔、长随张青、后园瘸腿的花匠欧叔等人,六七张强忍悲痛的脸,纷纷提刀持棍,静等她的号令。

    张青道:“小姐,少将军已经阵亡,大帅……肯定不会离开白城。我等一定拼死护送你出城!”

    唐瑛心有牵绊,拉过身后的唐莺与阿莲:“白城已破,我要去找爹爹,麻烦大家带着她们逃命去罢。”她翻身上马,便要往外冲。

    张青红着眼圈拉住了她的马缰,死活不肯放她走:“小姐,你是大帅最后一点骨血,我们不能眼看着你去送死。少将军已经没了……”七尺的汉子几要哭出声。

    唐瑛急切之间,也顾不得这许多,只能先胡乱应下来:“你先放开缰绳,我跟你们一起走!”心中却暗暗打定主意,只等出门之后,伺机去寻找唐尧。

    一行人将阿莲唐莺护在当间,待出得大帅府,却发现白城已经大乱,街上到处都是奔逃的百姓跟拼死与北夷人力战的军士,有人腹部中刀,跪倒在地,却仍旧高举着陌刀,保持着拼杀的姿势;还有人跟北夷人抱成一团在地上滚,砍刀卷了刃便弃之不用,拳头没了力气,便用牙齿咬住北夷人的耳朵……

    身边的人不断受伤,张青跑的飞快,好像永不会疲倦,瘸腿的欧叔跑不了这么快,便留在后面抵挡追上来的北夷人。

    当她再一次回头,眼睁睁看着欧叔被砍断了臂膀,被砍倒在地,却始终微笑着面向她离开的方向……

    那一场突围之战打的极为惨烈,身边的人不断的倒下去,唐瑛几乎杀红了眼,周围全是厮杀的人群,到处都是断肢残骸,还有妇孺的哭声。

    她护着唐莺与阿莲,还有半道上遇上的许多百姓妇孺,替她们断后,无数次回头望,多想奇迹发生,看到亲爹那张方正严肃的面孔。

    然而命运似乎一再看她不顺眼,总要附设许多难题,前世父憎母厌,小小年纪便被离婚的父母抛弃,丢在乡下重男轻女的爷爷家,全凭她咬牙苦读,年年拿第一,在西北偏远的小镇上拿着贫困学生救济金读完了高中,冲进了高等学府。

    大学同学享受校园生活的时候,她却已经背着助学贷款,还要勤工俭学养活自己。等到踏足社会,还有无数辛苦的日子等着她咬牙苦撑。

    好不容易还完了助学贷款,却出了车祸,睁开眼睛便换了一个世界。

    何谓掌上明珠,她做了唐尧的女儿才知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