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二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2、第二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御兽灵仙[日娱韩娱]顶端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     嘉正十三年夏,白城。

    唐瑛身着亲卫服色,愁眉苦脸蹲守在廊下药炉前煎药,蒲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满脑子都是主帅唐尧的伤势。

    唐尧是她穿越而来,这一世的亲爹,并且还是个丧偶多年,亲自拉扯她长大的爹。

    她身后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不多会儿便被个浓眉大眼的少年在肩膀上拍了一巴掌:“想什么呢?”

    少年低头看到唐瑛脸上左一道右一道的黑灰,不由乐了:“你这是要扮上去唱大戏?”

    来人是唐尧帐下俞万清将军的儿子俞安,自小与唐瑛一起长大,也算是青梅竹马。

    唐瑛一个扫堂腿过去,俞安敏捷的跳了起来:“诶诶,不唱就不唱,干嘛动手啊?”这人在大帅面前乖巧懂事,离了大帅的眼面前,就是个混世魔王,从小没少整治他。

    “没动手。”唐瑛两条纤细的眉毛几乎都要拧在一起,一张莹白生辉的脸蛋上写满了不耐烦,她扔了蒲扇,索性站了起来,烦躁的围着药炉转了两圈:“别理我。”

    俞安自小跟她一处混,知道她这臭脾气,真要招惹了烦躁的她,下场绝对很惨,作为手下败将的他吃过无数次亏,这两年也渐渐学乖了。

    他敛了调笑的神情:“怎么了?还在为大帅的伤势发愁?”

    “你懂什么?”唐瑛拍不到他的脑袋,只能退而求其次在他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好像抖落了一身的烦恼,勉强笑出一排细白牙齿:“你这是最近俞叔叔忙着打仗没空管,就有功夫到处闲溜达了?”

    北夷围城四十多天,城内粮食短缺,朝廷援军迟迟不来,攻城之战打了无数场,白城守军里十七六七都受了伤,再打下去迟早要守不住,更何况城内守军只有两万多,而城外却有三十万大军。

    难道她穿越而来,就是为了死在冷兵器时代的边城之战?

    比起心事重重的唐瑛,俞安还是个没心没肺的半大小子,况且他也不比唐瑛知道的军情多,是以对眼前局面的危机感认识的远没有唐瑛清晰,从背后变出一束芳香的野花,巴巴献上,红着脸为自己辩解:“我哪里闲了?刚才本来准备去城防,在路边的荒宅子里看到一束野花。”

    唐瑛瞪了他一眼:“你肯定是又翻别人家墙头了吧?还什么野花,不定是人家院子里种的花。”

    俞安急了:“真不是!自从你上次说过,没你在旁边放风,让我不要随便翻人家墙头,我就再也没翻过别人家墙头了。”

    两人从小合作无间,出门做坏事都是唐瑛指挥放风,俞安行动,真要被大人们抓住了,唐瑛就用怯怯的眼神求助的看着俞安,俞安脑子一热,就承担了所有的责任,没少被俞万清按着打。

    每当此时,唐瑛总会蹲在被打的吱哇乱叫的俞安面前,语重心长的叮嘱他:“都说了让你别淘气,你非不听,非要惹俞叔叔生气!下次别这样了好不好?”

    俞万清打的更狠了:“小瑛都拦不住你!”

    俞安对上唐瑛无辜的脸蛋,叫的更惨了。

    可惜他是个不长记性的,唐瑛的无数黑历史睡一觉在他这里就翻了篇,次日起床又觉得唐瑛是个乖巧可人的小青梅,有好吃好喝的都要给她留一口。

    唐瑛最喜欢他这一点了,却还是忍不住逗他。

    “谁信?”

    “真没有,小瑛你要相信我!”

    少年跟在她身边连连解释,急的团团打转,脸都涨红了:“……小瑛,你说的话我都记得,我没骗你!”

    唐俞两家都习惯了傻小子围着唐瑛打转,双方有意结亲。唐尧与俞万清前几日在城头御敌之时戏言:“等这场仗打完了,不如就把我家小瑛许给你家傻小子?”

    俞万清挥刀砍飞一只斜刺里射过来的箭,朗声大笑:“承大帅吉言,到时候末将一定请媒婆上门!”

    俞安听到消息的时候,差点高兴疯了,抱着俞万清受伤的那只胳膊一通摇晃:“爹你说的是真的?大帅真这么说?真的?”被亲爹一巴掌拍飞。

    过了这么多天,他见到唐瑛还是觉得心里发烫,盼着这场仗尽快打完,北夷人赶紧滚回老家去。

    “小瑛,我真的没骗你……”

    在少年唐僧一样的反复解释之下,唐瑛面不改色的清好了药,放在托盘里,连同那束野花一起端起来,笑着说了一句:“白长了这么大个子。”脑子呢?

    她走出去老远,身后的少年才“嗷”的一嗓子,醒悟了过来:“站住!小瑛你给我站住!你的意思是说我没脑子?你你……”

    唐瑛回头一笑:“你要打我啊?”

    俞安傻笑——打不过,也……舍不得动手。

    唐瑛嘴角带着一抹笑意,重新抖擞精神踏进了守卫重重的前衙正堂,终于把药碗送达主帅的书案:“大帅,药熬好了。”

    唐尧面前阔大的书案上乱七八糟丢着许多东西,倏然被摆上一只冒着热气的药碗,他皱皱眉头:“拿开!”

    可惜端药的人压根不怕他,再次提醒:“大帅,该喝药了!”

    唐尧沉浸在战事军情里的脑子终于略略转移,移到了面前皱着眉头,满脸写着不高兴的的小脸上,都不必她再重复,赶紧端起药碗,一饮而尽。

    “我喝完了。”唐大帅在面前这张酷似亡妻的白小脸蛋面前,毫无抵抗能力,甚至还讨好的把喝的一滴不剩的药碗递到她面前,请求验看。

    事实上,自十七年前他带兵巡防,等到回来之时,妻子难产大出血而亡,留下嗷嗷待哺的幼猫一样的小小女婴,他在那皱巴巴的脸蛋上看到了亡妻的影子,便对眼前的小丫头几无招架之力,只要她哭。

    还好唐瑛从小到大都不爱哭,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从小就知道自己丧母的缘故,从来也没有哭闹着跟他要过娘亲,自从蹒跚学步开始,就喜欢缠着他,再大点甚至缠到了演武场。

    他觉得有趣,便试探性的教她练功,没想到小丫头从不喊苦,竟然咬牙坚持了下来,就连不少手底下的武将们都要赞一句:“将门虎女!”

    白城地处边城,乃是南齐与北夷之间的第一道防线,也是边境最大的一座城池,唐家历代驻守北境,到了唐尧这一代,叔伯兄弟们在一场大战之后尽皆葬身疆场,所余弱男细女几个也被吓破了胆子的唐家寡妇紧捂在并州老宅里教养,死活不肯让孩子涉足战场,驻守北疆的便只有唐尧这一脉了。

    比起并州老宅子里那几个埋头苦读圣贤书的侄子,唐瑛的确当得起将门虎女的赞誉。

    小丫头接过药碗放下,又绕到他身后去解他肩背上缠着的细布:“我看看伤口。”

    有个非常贴心懂事乖巧的女儿,是什么体验?

    假如有人愿意与唐尧就此讨论一番,唐大帅一定会打破平日沉默的习惯,滔滔不绝的讲个三天三夜,也未必能讲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