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昔年一幕再现

【书名: 一个霸者的江湖 180、昔年一幕再现 作者:道无厓

强烈推荐:焚神斗战狂潮洪荒之君临九天天影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清明。

    微雨。

    干净如洗的青石街上,过往行人少了些往日的喧闹,似是也被这愁雨所困,人虽多,但却瞧着比人少时还要冷清,格外安静,只有一些个脚步声。

    本是好耍贪玩的稚童,也是下意识敛了天性,乖巧的跟在大人身旁,好奇的打量着一个个在雨中撑伞埋头而行的人。

    愁雨迷离,丝丝缕缕,宛如剪不断,扯不乱的棉絮,为这天地凭添了几分凄冷清寒。

    保定城外,西北处的一座青山上,此处依山傍水,但见几条身影沿着山径而上,五个人,两男两女,还有个**岁的的娃娃。

    那孩子瞧着年幼,薄唇星目,剑眉挺鼻,可脸上却少见同龄人才有的神情,譬如天真、好奇、单纯,倒像是个大人一样绷着小脸,穿着一身青缎小衫,挺腰直背,老成的厉害。

    可惜啊,那双眼珠子却时不时偷瞧向一旁的男人,敢情一切都是装出来的。

    “怎么?大伯脸上有花吗?想看就大大方方的看!”

    燕狂徒温和一笑,伸手将娃娃抱入怀里。

    男孩下意识回望了一眼父亲,眼里颇带迟疑,但那迟疑转瞬即逝,他道:“大伯,我也想练剑!”

    一旁的燕五听到儿子这么说,闻言双眉一耸,作势就要训斥。

    燕狂徒却打断了他的话。“孩子想练剑是好事,难不成你还想让他继承咱们那几个铺子?打一辈子铁?卖一辈子点心?”

    燕五心里苦笑。

    他又何尝不想让儿子练武功,可自己哪会剑法啊,便是燕七教的拳法也练的不全,武功只能说勉强保身,哪还能教儿子武功。至于孩子他娘那就更不用说了,不但是没落的世家小姐,而且还是庶出,武功都不会,只是被当作用来联姻攀亲的工具,当年若非李寻欢出面,说不定娘家人还瞧不上他。

    似是知道他心里的难处,燕狂徒温言道:“行了,瞧着根骨也长的差不多了,往后我教他练剑!”

    燕五身旁,一个长相清柔,眉目干净的女子笑道:“十三,还不快谢谢你大伯!”

    “谢谢大伯!”

    燕狂徒哈哈一笑。

    “哪还用得着谢,反正有的东西是时候也该给你们!”

    他当年为完善“翻天三十六路奇”曾遍阅无数武功秘籍,“金风细雨楼”所藏秘籍几乎被他翻了个遍,其中拳掌指爪,刀枪棍棒几乎无所不纳,这些东西大多都在他脑子里。

    这些东西,足够成为一个世家崛起的底蕴。

    几人且说且行,一直走到半山腰处,往右沿着条小路又走了二三十步,可突然,所有人全都停住了,空气瞬间凝固。

    只见他们面前,是一座老坟。

    可是这座坟如今却不知什么时候被人刨开了,坟土四散,露出了破败腐烂的棺木,棺盖已不知去了何处,一具尸骨正散乱在泥土中,残缺不全,上面满是刀剑劈砍后的痕迹。

    “谁干的?谁他妈干的?”

    燕五眼眶一红,眼中立马血丝满布,瞧的目眦尽裂,他一下扑到在土中,捧着老人残缺不全的尸骨,泪如雨下。

    燕狂徒未曾言语,只是胸腹间的气息却粗重的吓人,头顶的靡靡雨霏此刻狂卷四冲,狂风呼啸来去,好不骇人。

    他默然不语,只是俯身跟着燕五把那些尸骨一块块又重新拾了起来,但拾着拾着,他身子却一颤,原来土中并非只有人骨,还混有猪骨头,和狗骨头。

    白飞飞也忙跟着弯腰去捡,几人花了一个多时辰的功夫,可是这堆乱骨中足足有四五副人骨,其他猪骨头和狗骨头更是不少,而且多残缺不全,根本难以补全。

    燕狂徒站起身子,面无表情。

    “算了!”

    燕五惶急的身子一颤。“再找找,肯定可以的,可以的。”

    他双手早已沾满黄泥,狼狈不堪,疯了般挖着。

    “找不到了,又也许这些都不是!”

    燕狂徒冷冷的言语像是打破了他最后的幻想,

    燕五失魂落魄的站起,像是丢了魂一样望着被挖开的土坟,他紧攥双手,眼睛里满布杀意。

    深深望了眼面前的土坟,燕狂徒一挥袖,土石如浪翻滚,不过转眼,大地已被抹平,像是从未出现过什么。

    “回去!”

    ……

    保定城。

    雨还在下,却比先前要更压抑。

    先前本还往来不绝的路人,如今望穿整条长街居然难得瞧见几条身影,雨中肃杀暗起,冷的刺骨。

    一进城,哪怕大人怀里的孩子都察觉到了异样,下意识缩了缩身子。

    寂静的可怕。

    似只剩脚步声,还有“沙沙”的雨声。

    阴涩的雨空,昏暗的长街,像是罩下了一张罗网,无论墙瓦俱是被雨丝涂的一片黯淡。

    走了不到六七十丈。

    “嗖嗖!”

    街边的屋顶忽见数十支羽箭破空射来。

    同时四面八方同时传来骤急的脚步声,屋檐上、巷道里、屋内、楼上、人影浮动,继而露出真容。

    “燕狂徒,你可还记得当年的血债?”

    一声冷喝。

    却见前一刻还空荡冷清的雨中,现在竟似蚁群出穴般站满了人。

    何其相似的一幕。

    “八大派?”

    “是你们挖了我义父的坟?”

    燕五早已按耐不住,怒目而视,气的浑身颤抖。

    可无人应他。

    这些人龙蛇混杂,良莠不齐,何况又是名门正派,又怎么会明面上承认自己做了这等挖坟掘墓的事。

    “问什么,反正都得死!”

    燕狂徒双手一摄,好似摘星捉月,只把那漫天箭矢自空中吸摄而下,插在了地上。他抬头视线环顾一睨,语气轻的吓人。

    “说得好,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姓燕的,劝你最好交出“无敌宝鉴”,这样能少受些皮肉之苦,否则到时候,看我们怎么炮制你老婆,嘿嘿,我这……”

    不想时隔多年,这些人竟还惦记着莫须有的东西。

    人群中,有尖细声音怪笑响起,只是没等他说完,众人眼前已见燕狂徒凭空不见,但下一刻又出现在原地,不同的是,他手里多了个尖嘴猴腮的汉子。

    燕狂徒面无表情的望着他,眸子里像是亮起两朵沁人心肺的寒火,明灭不定。

    “十三,把眼睛闭上!”

    屈指一弹,汉子求饶惊恐的神情已凝固在脸上,眉心“噗”的炸开一个血洞,贴着地面倒飞出去。

    “好个狂徒,竟敢当着天下英雄的面杀人!”

    “死到临头还敢行凶!”

    “今天必要将你手刃,以报昔年大仇!”

    ……

    “天下英雄?凭你们这群土鸡瓦狗之辈,也配在我面前称英道雄?”

    燕狂徒眼神忽又一冷。

    “你们把李寻欢怎么样了?”

    有人冷笑道:“哼,那姓李的助纣为虐,与你分明是一丘之貉,如今只怕自身难保,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燕狂徒淡淡地道:“也罢,看来,当年放过你们是我做错了,今天,我就把这错补上!”

    “去李园!”

    “想走?做梦,杀!”

    阴云,密雨。

    寒光晃动,这一刹那也不知道多少刀尖出鞘,便是长街都仿佛被照亮,映着一张张各异的面容。

    “哗!”

    脚下雨水溅起老高。

    四面八方,无不是刀光剑影。

    天上也有人影扑来,除了地上没人。

    千百刀光剑影,像是洪流,淹没而来。

    雨仍旧下着。

    越来越大。

    好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个霸者的江湖相邻的书:丫鬟出身小姐命玉泉门无双因果系统我真不是剑圣山野修士无敌至尊书生我有七个技能栏觅仙屠都市修仙大劫主高武位面苟活指南神道仙尊某光头的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