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 邪盟溃散

【书名: 烂柯棋缘 第813章 邪盟溃散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焚神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到了能以众生为子的地步,所处的高度当然已经凌驾于众生之上,至少在执棋者自己看来是如此,所以评价一个仙修“如此了得”实在是难得。

    “如何了得?”

    旁人的声音好似在近侧,但此刻又犹如在天边,而感知到涂思烟已死的执棋人则看着手心处一片渐渐消失的粉末,凭借与棋子那一瞬间相同的感觉也在迅速淡去,但印象却还在。

    “能在玉狐洞天以近乎戏弄的方式诛杀涂思烟,或许,那仙人在某些时候,已然能觉出模糊的界限了……”

    旁侧的声音许久没有回音,失去一枚棋子的执棋之人也暂时没再说话。

    良久之后,又有另一个声音传来。

    “看来确实是时候了。”

    “不错,此等仙人能出世,纵然寥寥,但本身就是另一个佐证!”

    “言之有理!”

    纵然失去了棋子,但目的已经达到了,甚至还有意外之喜。

    ……

    计缘当然清楚涂思烟的死会让自己引起其背后的执棋者的注意,但正如他之前下定决心之前所思所想的一样,这同样也是他的一步棋,意义在于主动入局而不是要展现多大棋力。

    人常说旁观者清,但也有绝知此事要躬行,计缘这算是兼顾执棋旁观与入局搅局,没必要畏首畏尾,毕竟别人不知道他是执棋之人。

    他计缘的存在,就是一名道行高深的仙修,无门无派山野散仙,显逍遥自在,做事也不拘泥小节,爱好广泛又显得有些游手好闲,说秉承仙道又不吝与妖魔精怪接触,说是外道左道却道法自然。

    计缘之前主动与天地交融,更能明悟很多道理,他既然宏愿护持天地众生,而对方与他正相反,天地虽不仁却也有灵,令计缘融于天地,有自信哪怕面对面也不会被对方看出来什么。

    将心比心的说,计缘将自己代入到对手的位置,忽然发现芸芸众生中有这么一个仙修,说不定会想要接触接触的,纵然亲至的可能性不大,但计缘却有些期望对方这么做。

    ‘如果说他们所想真如我所料的话……’

    计缘心中想的事情很多,视线望向远天,看的是天地交接之处,却又不只是看眼中天地? 要毁坏天地当然不可能是疯了? 可有些事或许计缘能理解? 但却绝不认同。

    “计先生? 涂思烟已然伏诛? 那先生是否有空同老衲回去,在我那佛场之中听听我佛国经文? 也与老衲探讨一下佛理?”

    佛印老僧的话将计缘的思绪拉回现实,计缘轻轻摇了摇头? 回绝道。

    “大师好意计缘心领了,但此番计某还不适合安坐听经? 涂思烟已死,天禹洲的局势必然会在接下来产生变化? 黑荒的那些妖王此前掳走大批凡人,没了涂思烟这个纽带? 一些妖魔定会‘守财’而归……”

    佛印明王知道计缘的意思,当然也不会挽留。

    “善哉,计先生慈悲为怀,且去便是,老衲会多加留意玉狐洞天的。”

    计缘向着佛印老僧行礼作揖。

    “多谢佛印大师,往后世间将是多事之秋? 大师还需小心!”

    天下正道虽然名义上皆是同道? 但还是有自己的地域概念的,天禹洲之乱也算是天禹洲修士的一个敏感点,佛印大师身为佛门明王尊者过去当然没人会拦着,但绝对会招天禹洲那些“上宗”所不喜,如今局势往稳定方向走,他当然不用也没必要去触霉头了。

    计缘道别之后,已准备离去,不过佛印明王却又笑着问了一句。

    “计先生,你以为,那九尾狐涂邈所作《剑书》如何?”

    计缘笑了下。

    “计某在玉狐洞天就说了,画得挺好看,写的字也挺好看。”

    佛印老僧点了点头。

    “我在云洲大梁寺道场有化身,也知先生妙手,那一场论剑记录在册其实并不重要,毕竟老衲得以亲眼目睹,远胜观书,但若往后百年千年,世人皆以为那九尾狐涂邈手中《剑书》就是那论剑之景,未免有些不太相配。”

    没想到这佛印老僧竟然还想得这么多,计缘自己之前倒是也没觉得涂邈的书文会玷污了那场论剑。

    “好,既然大师这么说了,计某得闲之时,也会将那一场论剑完整写下,就……”

    计缘话音一顿想了下,露出一丝促狭的笑容。

    “就,也叫《剑书》如何?”

    佛印老僧面露笑容,再行佛礼。

    “善哉!”

    定下这趣事,二人再次拜别,这一回,佛光仙光分为两路,佛印明王自回佛国,而计缘遁走东南,并且很快越飞越高,踏入罡风层中。

    ……

    时间退回到计缘梦中将涂思烟一剑诛杀的那一刻,天禹洲一处靠近地脉的地窟中,有诸多气息恐怖的妖魔正共聚一堂。

    这地窟内有桌有椅有泉水经过也地气充沛,显然也有重重禁制阻隔,能隔绝这么多可怕妖魔的气息,不泄露一丝一毫,正是一处土地府邸,只是没能见到土地神在何处,也不知本就同流合污还是已然遭遇不测。

    除了围坐在一张圆桌前的诸多妖王大魔,外围还站着诸多天启盟重要成员,如汪幽红和尸九就也在此列,而明明修为还不够的北木却已经坐在桌前。

    这会他们似乎正在商议着什么事情。

    “蛛夫人出现没有?”

    对于之前那一座城中发生的事,众妖魔都觉得有些诡异,所以对突然逃走的蛛夫人也分外留心。

    “还没有,各处都寻不到蛛夫人踪迹,如今天禹洲的天机被我们和那些正道修士搅得混乱不堪,也算不出她是死是活。”

    “如果她死了,那是谁人出的手,如果她没死……那她躲着我们做什么?除了那道离去的妖光,你们最后见到她是什么时候?”

    一个声音尖锐的男子这么疑惑思量着,然后视线瞥向一侧的汪幽红和尸九。

    汪幽红心中微慌但面色平静。

    “只在最初见过一回,蛛夫人不喜打扰,我等不敢多拜访,而一天后她忽然遁走,我们城中之人在惊愕至于纷纷相随,但在遁出千里之后却骇然发现只有寥寥同伴离开,我等也不敢回去查探……”

    有人看向慵懒趴在桌前的一个妩媚女子问道。

    “涂思烟,你觉得蛛夫人到底遇上了什么事?”

    “嗯,没兴趣说她,我正和人下棋呢,你们还是多催一催麾下的人,不管是诓还是赶,让他们多带一些人手来天禹洲,还不够乱呢……”

    “哼哼!你一个化身在这指手画脚,真身却安心躲在玉狐洞天,叫我们拼命?我手下妖军可折损不少了!”

    涂思烟慵懒地看着对方,娇笑一声。

    “我九尾之身任你采补,还不知足?”

    “那滋味当然美妙,可你已经不是九尾了!”

    涂思烟把玩一缕头发,只是笑笑,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身子忽然僵住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心悸感笼罩全身。

    恍惚间耳中听到了计缘的轻语:“……那一剑,就送给你了……”

    下一个刹那,无尽寒意袭来,意识在一瞬间消亡,身上的妖气也开始溃散。

    旁边的妖魔都不是瞎子,涂思烟的变化瞬间就被注意到了。

    “涂思烟怎么了?”

    刚刚冷哼的妖王靠近涂思烟,抓住她的下巴抬起头。

    “化身消散?”

    “不,这是……元神消散,涂思烟死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

    眼前的变化着实有些令人毛骨悚然,但事实却摆在眼前,显然是涂思烟在玉狐洞天的元神正体已经死了。

    “在正道眼中,涂思烟应该早就死在道元子雷法之下了,又躲在玉狐洞天,如何能出事?”

    “可她就是出事了!”

    在座众妖魔相互看看,慢慢地,脸色开始变化,眼神从惊骇变化为忌惮。

    “在座之中,不会有出卖之人吧?”

    听到这话,立刻有人冷笑讥讽。

    “笑话,若有出卖之人,还会来此吗?”

    话音才落,桌前一下又归于安静,一直没说话的北木忽然想到了什么。

    北木曾蛛夫人失踪后亲自去找过陆吾,在北木看来,陆吾真身的秘密只有他和陆吾知道,或许还得加上一个牛霸天,而陆吾此前并不知道城中有蛛夫人这么一个妖王,却本能的从不靠近蛛夫人所在的街区,说直觉上认为那很危险。

    “姓汪的,你们遁走的时候,城中是百到遁光一起离去的吗?”

    正为涂思烟的死惊骇的汪幽红心中猛然一跳,难道被察觉了?但他面不改色,赶紧回答道。

    “这倒没有细看,大家只顾着仓皇离去,顾不上许多,只是后来发现少了许多同伴……”

    “北魔,你察觉到什么了?”

    北木冷笑一声。

    “恐怕那些家伙不是在遁走时失踪的,而是此前已经失踪了……”

    “是仙修?”

    “哼,或许是蛛夫人。”

    地窟沉默了下去,然后很快有了再次出言。

    “此地不宜久留,涂思烟都死了,我先告辞了!”

    “我也不想待在这里了。”“我也告辞了!”

    “告辞!”

    很快地窟内齐聚一堂的妖魔纷纷散去,心中既发寒又激动的汪幽红和尸九隐晦地对视一眼,然后也匆匆离去。

    最后只留下涂思烟这一具化身的尸骸趴在桌前。

    ……

    至计缘离开玉狐洞天的时刻,尽管很多黑荒来的妖魔鬼怪依然处于肆虐人间的狂欢中,但如汪幽红等天启盟中得老资格成员,已经知道产生了巨大变数。

    牛霸天和陆山君则一直在一座海滨城市的客栈中留宿,衣食住行皆如常人。

    这一天清晨,原本坐在客栈大堂中用早膳的两人忽然心中一动,几乎同时抬起头来,片刻之后,汪幽红匆匆进来,低声对着老牛和陆山君道。

    “黑荒的那些家伙都要退了,定会转移掳走的凡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