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0章 这一剑送给你了

【书名: 烂柯棋缘 第810章 这一剑送给你了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天影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醉倒在草地上,口中犹有模糊呢喃,似是在笑也似是在回忆方才美酒和剑术,哪怕涂逸离得这么近都听不清,很快就只能听到计缘的呼吸声。

    涂彤和涂邈也下意识在计缘倒下的那一刻站了起来,就连佛印老僧也是如此,几人全都走近到了计缘身边,比涂逸晚一步看到计缘的状态。

    “这……计先生他……”

    听到涂邈惊愕中带着疑惑的话,半蹲在计缘身边的涂逸抬起头来对着三人无奈地笑了笑。

    “计先生,他好像醉倒了。”

    “醉倒了?”

    涂彤走近几步,也蹲下身来,下意识想要伸手去触摸计缘的脸,却被一边的涂逸冷笑着看了一眼,立刻止住了手。

    “善哉,想计先生方才那种喝法,又不散导酒气,真仙也醉啊!”

    佛印老僧笑言一句,同时心中想着,或许计先生本就求此一醉吧。

    计缘令三个九尾狐妖和佛印老僧都十分意外,但他这状态,怎么看都不像是假醉,既然计缘醉了,那这一场论剑自然也就只能就此而止。

    涂彤、涂邈和佛印老僧都没有主动提及这一场论剑的输赢,反正计缘在论剑中途醉了,那就自然算不上是赢了,可你要说计缘熟了,恐怕连涂逸都不会同意。

    “计先生醉了,但也不能让他就睡在地上吧?”

    半蹲着身子的涂彤锁骨微露,笑着对涂逸这么说一句,后者淡淡点头。

    “我的树阁虽然略显简陋,但想来计先生也不会嫌弃,就让计先生在我的书房卧榻上休憩吧。”

    不等旁人说话,涂逸便抬起计缘一只手,将之过肩,扶着摇摇晃晃几乎走不了路的计缘走向了树阁,在靠外一间同客厅连通的小屋子,将计缘放到了一张木榻上。

    计缘躺在木榻上舒服地翻了个身之后,以侧躺的姿势继续沉沉睡去,呼吸也越发绵长。

    涂逸站在床榻边看了计缘一会,回想着刚才计缘最后的那一剑,在心中演绎着另一种可能。

    ‘如果计缘没醉倒? 如果那一剑指过来了,我能接住吗……’

    短短一瞬? 涂逸代入自己刚刚的状态,想过了许许多多可能? 但最后却无多少把握能挡下那一剑? 说不定那一刻他真的会爆发出法力来……

    再看计缘一眼,涂逸才转身离开? 实际上在刚才? 他甚至有些怀疑计缘是为了顾全他面子而假醉? 但后面众人皆观计缘醉酒,应该是假不了了。

    涂逸从树阁内出来的时候,涂邈已经举杯向其敬酒。

    “涂逸兄? 此三日论剑? 真乃精彩绝伦旷烁古今,我虽不用剑? 但观之也受益匪浅? 虽未饮酒也如计先生一般如痴如醉啊!”

    “确实玄妙,实在令人不得不服!”

    涂彤也恭维一句? 然后望着树阁方向又多问一句。

    “计先生睡下了?你觉得他多久会醒来啊?”

    “我看用不了多久的。”

    涂逸回了一句,重新坐回到了木桌前,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就一饮而尽,心中在回味着此前的论剑。

    另外几人也不再多言? 皆在桌前坐下? 佛印老僧闭目禅坐,涂彤也微闭着双目,涂逸独自喝酒,而涂邈则取出一叠白纸,提笔不断写着什么。

    几人都处于对此前三天论剑的感悟中,收益最大的自然是同计缘相论的涂逸,他其实不喜欢喝酒,但因为计缘实在喝得狠,又受到了巨大冲击,也试着饮酒想要代入计缘的感觉,只可惜不得其意。

    涂逸喝酒之余,瞥了一眼涂邈,见他虽然又写又画,但纵然是九尾道行,不懂剑就是不懂剑,书于白纸上的不过只有三分真意,还是拖了这宝贝纸张的一份助力。

    但不论如何,能留三分真意于纸上,已经算是涂邈道行高深了。

    比起桌前四人,近处的那些包括涂思思在内的狐妖,虽然在过程中有被照拂,但直到此刻也依然心跳极快,脑海中全是之前两人论剑第一日的身影,他们算是近水楼台,但也因为受到了九尾狐和佛印老僧的保护,虽然不受剑意的伤害能相对轻松看完全程,但得到的好处比外围山谷的狐狸也多得有限。

    山谷那边,多数狐狸已经昏迷不醒,很多则在自我调息,而涂韵和少数较为强大的狐妖或者仗着有护身宝物,或者仗着道行,强撑着看完全程。

    涂韵死死攥着胸口的一枚护神宝珠,这既是保护神魂的,也时刻在滋养她那原本四分五裂的元神。

    此时的涂韵和周围一些狐妖一样,依然处于对论剑的震撼中,涂逸老祖宗的剑术高超,那真仙计缘的剑法却也美不胜收,更好似观天地运转,似乎更吸引人……

    “呼……终于结束了,老祖宗赢了!”

    “是啊,再久一些我就撑不下去了!”“嗯,我也是,还好老祖宗赢了!”

    “是啊,刚刚我真的好怕涂逸老祖宗输掉啊!”

    涂韵看着身边几个狐妖,喃喃一句。

    “应该,至多算是平手吧……”

    涂韵本对计缘是恨之入骨的,但此刻却忽然明白了老祖宗和他说过的话,自己不过蝼蚁,有什么能耐有什么资格恨计缘?

    ……

    谷中树阁外,涂彤、涂邈、涂逸和佛印老僧各悟其理,带着郁郁葱葱枝叶的书阁内,计缘睡容恬静地躺在涂逸的木榻上。

    计缘确实醉倒了,这或许是计缘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醉得这么厉害,但醉得舒服,醉得惬意,也醉得潇洒,更醉得恰逢其时。

    在计缘倒下之前,其实他就已经醉了,最后一剑简直就是醉酒梦中展剑意,也是在那醉梦一剑中,果然如计缘所料的那样,在他醉眠之刻,似梦非梦之间,对《云中游梦》的感应达到顶峰,也在这一刻锁定了天书所在,甚至能察觉到书旁的气息。

    外头四人和山谷众狐都沉醉于计缘和涂逸的三天论剑,而呼吸均匀安静醉卧的计缘,却在这一刻坐了起来。

    不,计缘还在醉酒之中,因为床榻上的计缘还在睡着,道蕴不改气息不变。

    但这一刻,计缘又确实站了起来,在计缘的梦中!

    这是计缘自领悟游梦之术以来,用得最怪的一次,真的如自己在做梦,显得有些恍恍惚惚,但梦中又还没有醒酒,所以站起来之后依然摇摇晃晃。

    “呵呵呵,呵呵呵呵……我醉了……”

    计缘捂了捂额头,回头看一眼,视线的一切都好似有些旋转,床榻上的计缘似乎起了微弱的鼾声。

    计缘笑着指了指床榻。

    “不,是你醉了,我没醉,哈哈哈哈……”

    摇晃间,计缘走出了树阁,看到了三个九尾狐各自的状态,看到了佛印老僧禅坐如同一尊泥塑,但四人对于计缘的到来却好似毫无所觉,计缘知道,他不对他们展现攻击或者其他不好的念头,他们应该都察觉不到他。

    摇摇晃晃走过木桌,路过那一大堆酒坛的时候,计缘多看了几眼,这酒坛堆了小半山谷,却十坛九空,可见之前喝得多厉害,喝得多畅快了。

    计缘脚步看似不稳,但摇晃中却另有韵味,踏在山谷的湖面上,正如凌波微步,随后身形飘摇,好似流光之中的云烟,一点点过湖、踏峰、翻山……

    速度好似不快,但又好似快得没边了。

    路过涂韵的时候,计缘还多看了一眼,在气息上,这狐狸倒确实比当初顺眼了一些,随后踏出山谷,一路远去。

    不飞举、不变化、不挪移……

    计缘脚下的步子始终有些歪歪斜斜,但一步落下却能走出夸张的距离,或许过了很久,也或许仅仅片刻,计缘自己都说不清了,总之身子再一摇晃并且稳住的时候,他揉着前额抬起头来,正看到一栋木楼厅中,有两女坐在棋桌前,其中一人,正是涂思烟。

    “哈哈哈哈哈哈……在这呢!”

    计缘摇晃着走近几步,想了下,一手负背,一手呈现剑指,隐约间能感受到青藤剑那无处不在的剑意。

    “嘿,涂逸看不到的那一剑,就送给你了!”

    言罢,计缘身形一飘摇,随手朝前就是一剑指。

    这一刻,青藤剑的轻鸣也在计缘梦中响起。

    这一刻,周遭一切虚幻扭曲旋转,化龙而起,这一刻无穷剑意自计缘剑指而出,穿涂思烟额前而过……

    木楼前,另一女子将手中黑子落在一角。

    “该你了。”

    但涂思烟并无反应,慵懒趴在桌前的她好似睡着了。

    “该你下了!”

    女子又叫了一声,但涂思烟还是没什么反应,她眉头一皱,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忽然微微一愣,然后脸色大变。

    涂思烟身上的妖气,环绕在周围的灵气,以及元神精气,居然在隐隐在泄出。

    “你怎么了,你……”

    女子伸手抬起涂思烟的头,瞳孔为之一缩。

    涂思烟看似精气神大半还在,看似元神还在,但犹如陶瓷万裂,一切元气都在不可逆的消散。

    也就是这么一瞬间,涂思烟的精气神彻底崩溃,以超乎想象且无法反应的速度消散殆尽,彻底化为一具尸体。

    震惊!不知所措!恐惧!

    死了!死了!死了!涂思烟死了!在自己面前,莫名其妙地死了!

    ......

    ps:感谢书友“是小羊人啊”、“恨非天”、“薇拉0205”得盟主打赏,也谢谢一直支持本书的书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