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 妖魔掳人

【书名: 烂柯棋缘 第794章 妖魔掳人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天影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这一夜,青松道人时刻注意着星幡的变化;

    这一夜,远在南荒洲那间小寺院中的计缘睡得安稳;

    这一夜,燕飞、陆乘风都自觉经过半夜同妖魔的激战,似乎一定程度上突破了自身的一些枷锁,不但武功有进步的迹象,就是对武道的感悟也更上了一层楼;

    这一夜,远在东土云洲大贞国土上,神捕王克深夜奉诏入宫,拜见当今大贞皇帝,兼受刑部、大理寺、御史台三司法衙门巡察使,因三司法衙门各有两门,遂圣旨册封六扇门总捕头,可设门府;

    这一夜,杜衡持刀静坐通天江上游一处河流入江口,观滚滚江涛翻滚,同时也心有所感,于江堤上夜舞狂刀;

    这一夜,左无极却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同妖魔的搏杀,以及街角那些因为妖魔而死去家中顶梁柱之人的眼神,时刻在他脑海中浮现,最后左无极干脆掀开被子套上裤子,手持扁杖来到下榻客栈的后院,就这么赤着膊在冰天雪地里疯狂舞棍。

    “嗖…..嗖……呜……呜……呜……”

    一根扁杖在左无极手中化为一片残影,扁杖之下是棍法、枪法、剑法甚至是锤法,手脚之上是拳法、爪法、掌法、腿法……

    一切早已锻炼得如同本能般的武技都在左无极手中轮番使出,卓绝的天赋让他能对着一切融会贯通。

    一直疯狂舞动半夜,左无极依然没有力竭,最后扁杖在头顶翻旋数周,握于手中狠狠杵在身侧之地。

    “砰……”

    脚下被冻硬的泥地被扁杖戳出一个浅坑,左无极赤膊的上躯犹如金刚,一片赤红之上是滚滚翻腾的蒸汽,就连手中的扁杖也已经变得滚烫。

    客栈后院马场近半场地洁净如无比,厚厚的积雪以左无极为中心被扫净,只在外围圆面之外才有残雪。

    左无极就这么手持扁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黑夜的天空被云罩住,天空也又开始下起雪来,雪花落到他身上则立刻被融化……

    客栈二楼位置,燕飞和陆乘风同样一夜未睡,左无极在客栈后院练了多久的武功,他们两个师父就暗暗站在各自房间的窗边看了多久。

    下方的左无极虽然还略显稚嫩,却已经不止一次展现出武道上的惊人天赋,燕飞看着静立在雪中的左无极,看了一眼手中的长剑,居然生出一种淡淡的挫败感,但也只是这么一瞬,就咧嘴露出笑容,回到床上去睡觉了。

    另一边房间的陆乘风也看着左无极,眼神复杂又欣慰,然后拔开手中酒葫芦的塞子,正想饮酒却止住了嘴,瞅了瞅葫芦里头,再摇晃一下葫芦,大概只剩下满嘴一口酒了。

    想了下,陆乘风在手中抛了抛酒葫芦,然后朝窗外一丢,酒葫芦划过一道弧线,然后轻轻落到了左无极身前一丈外,整个过程悄无声息,一丁点声响都没有发出来。

    做完这些,陆乘风捏了捏拳头,也躺回了床上。

    黎明时分,天际出现朦胧的光亮,城内一些角落,被妖物吓得一夜瑟瑟发抖缩在鸡笼中的那些大公鸡,在这一刻又趾高气昂地窜了出来,迎着远方才显露的朝霞引颈啼鸣。

    “喔喔~~~~喔——”

    鸡叫声接二连三此起彼伏,晨光照射到左无极脸上,其双眼也缓缓睁开,抖了抖身上的积雪,低头一看,不远处有四师父的酒葫芦。

    “嘶……正好觉着有些冷。”

    左无极活动了一下手脚,走上前去低头拿起酒葫芦拔塞就往嘴里灌,但只是咕噜一口,立刻就断了酒水。

    左无极摇晃了一下酒葫芦,在对着葫芦嘴望了望。

    “不是吧,就一口?”

    摇了摇头,左无极将手中已经饮尽酒水的酒葫芦往身后一甩,然后一踢身边的扁杖,使其翻转间到达肩头,葫芦也在此刻空中翻滚几周,其上的麻绳正好挂在了扁杖末端。

    扛着扁杖挂着酒葫芦,左无极充满悠哉地走向了客栈楼房。

    ……

    南荒洲泥尘寺,晨光照脸的计缘缓缓睁开眼睛,从地铺上坐了起来,没有马上折叠被褥,而是在原处静坐了许久,良久后,计缘右手轻轻抬起,做出执棋状在身前虚无处轻轻一按。

    “卧泥尘小庙之中,成棋于千山万水之外,所谓神来妙手,不为过吧?”

    喃喃一句之后,计缘才起身穿戴起来。

    ……

    燕飞三人才到天禹洲的这一夜,对于计缘、云山观和左无极等当事人来说,当夜在城中发生的自然是一件大事,可对于整个天禹洲正邪局势来说,至少在正邪双方眼中只能算是一朵小浪花,甚至不能被留意到。

    凡人自有凡人的苦难和挣扎,但在凡人眼中居于云端的仙人同样有自己要面对的困难。

    泰云飞阁回到天禹洲之后,整个泰云宗也在天禹洲越发活跃起来,这个仙道宗门在天禹洲曾经有用不次于乾元宗的名望,如今虽然不如乾元宗在仙道界叫得上号了,但依然是仙道名门。

    同处天禹洲地界,泰云宗当然也没有置身事外,同天禹洲一些个站出来的仙佛宗门一起对抗妖邪。

    “轰隆隆……”

    天空又响起雷声,已经到了春雷炸响的时节,天禹洲大地各处却依然没有化冻,所幸气温比起严冬时刻似乎有所回升,寒冷应该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加上也卜问过庙中神祇,也让大地上的人们松了一口气。

    十几名泰云宗修士此时正驾云飞行,他们共同站立一朵法云,飞行在云层之上,能看到云中闪电翻腾,这雷是春雷,并非任何人施法。

    “春雷应时响起,说明节气天时开始逐渐归于正常轨迹了。”

    一名中年模样的泰云宗修士这么一句,旁边也有一个稍稍年轻一些的修士应和。

    “不错,不过真仙那等层次的高人全力斗法也当真可怕啊,也不知道我何时能修到真仙境界……”

    “你?”“师兄,你……”

    “哈哈哈哈……”

    边上几个泰云宗修士有的想笑,有的已经笑了,那修士倒是不恼,只是看着身边同门淡淡说了一句。

    “没有成道之心,何来成道之实,你们这些人,两百年之内就会被我甩得没影。”

    “是,师兄志向高远!”

    “受教了!”

    “好了,注意些,快到地方了。”

    驾云的中年修士一出声,所有人立刻安静下来,前头出现了一片小山,山后面有成片的乌云,云压得很低,所以使得驾云的泰云宗修士们看不清山那边的情况。

    仙光很快飞过小山,之前那位立志修成真仙的修士掐诀施法,调动浑身法力,随后双手合掌伸直向前,凝神一息开口。

    “分云散雾。”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修士合十的双手左右分开,而远处下方的乌云也受法牵引,开始缓缓向两侧分开,并且在这过程不断消散。

    天际的阳光顺着乌云分开消散的位置照射下去,泰云宗的修士却在其后一言不发,所有人站在云上,沉默着飞向那个方向。

    在泰云宗修士眼中,下方有个规模不算太小的城池,此时已经是天光大亮的时间,但城中却死一般寂静,别说街头巷尾的人声鼎沸,就连一声狗叫也无。

    即便在高空看来,这城池都显得有些残破了,不少高阁倒塌,城中的街道和各处房屋,有不少地方被染上了一些红色,这些颜色怎么来的,泰云宗的修士都十分清楚。

    “没有尸首……”

    “下去看看,诸位师兄师弟,我们各自查探周边。”

    “好。”“嗯。”

    简单回应过后,原本踏在同一朵法云上的泰云宗修士各自散开,或驾云或御风,向着城中各方飞去,也有人直接落到地面,踏上了城内街道。

    原本驾云的那个修士则和剩下的一男一女一起飞到了城隍庙所在的位置才降落下来。

    眼前的庙宇早已经残破不堪,入内走动几步,就能看到一尊尊东倒西歪的神像,或断手断脚,或碎颅裂身,没有一尊完好。

    “哎,看来妖魔来得不少,最近整个小城皆被妖魔残害的例子越来越多了……”

    “可,可此城起码有好几万人啊!这等大城……”

    两名修士在震撼和叹息中时,那名立志修成真仙的修士却皱眉沉思不语,良久后才道。

    “这城中数万人,短时间内,妖魔都吞噬了?恐怕不可能吧!”

    妖怪魔头又不是真的肚子是无底洞,就算是吃人也会有饱腹感的。

    “师弟,你是说……”

    “恐怕有很多凡人是被掳走的。”

    “掳走?”

    那看似年轻的修士点了点头继续道。

    “最近的妖魔可能和黑荒有关,这些人或许……”

    话音到这里没有继续下去,反倒是一边的女修咬牙切齿地接了话。

    “人……畜……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