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不堪大用?

【书名: 烂柯棋缘 第790章 不堪大用?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打火石是江湖人必备的,左无极当然也带着,三两下点着一些细枝,然后直接用庙里面的一把烂椅子和一些捡来的柴枝当燃料,用不着用刀劈,直接用手捏碎木头掰下来就行了。

    镇上巡逻的人给的食物,说是包子,其实主要还是馒头,真正有馅料的不多,好在这硬邦邦的想要馊也不容易,生火之后烤一下变软,还是散发出一股面香,总比吃丹药要有食欲多了。

    “大师父给。”

    “四师父,再吃一个吧,这个有馅。”

    左无极给燕飞和陆乘风一一递过去最先烤好的两个包子,最后才给自己烤,这么一小袋馒头包子对于他们三个来说要吃饱是不太够的,但垫一垫肚子是没问题了,左无极还想着明天打个什么野猪野鹿吃吃。

    左无极吃东西是三个人里头吃得最香的,陆乘风永远就是喜欢就着酒而燕飞吃东西基本没多余的表情,也就左无极大口大口十分满足。

    “哎还是太少了。”

    左无极吃完最后一个包子还有些意犹未尽,但也准备铺床了,这庙里还是有不少干草的,不过燕飞看了一眼外头看了陆乘风一眼后对左无极道。

    “无极,今晚不要睡着了。”

    左无极动作一顿,表情立刻严肃起来。

    “大师父,您的意思是会出事?”

    先天高手本来就会有一些特殊的直觉,而燕飞则更加出众,他是没发现什么问题,但总觉得,陆乘风也皱了皱眉头,看向庙门口那破损不堪的大门,就这几扇烂木板根本毫无防护作用。

    “看来我们是得自求多福咯,嘿,无极,来一口?”

    “好!”

    左无极笑着接过陆乘风的酒壶猛灌了一口,酒水下肚带来一阵暖意,虽然是浊酒可滋味并不算太差。

    庙内三人只有陆乘风和左无极裹着被子躺下了,燕飞则一直盘坐在火堆边,在庙里人休息的时候,小镇边缘巡逻的一队人也正远远地望着破庙方向的火光。

    “这些外乡人口音极为怪异,连比划带猜的才勉强搞懂一些,也不知从哪里来的。”

    领头的是一个官差,他的话身旁的人也听到了,嘀咕着道。

    “或许真的是妖怪变的呢?”

    “妖怪倒是不像。”

    “那也有可能是帮着妖怪的人奸,听说有些地方就出过几回这样的事,那些人奸混入城镇,帮着从内部坏了法师高人设的法阵,害了大半城的人呢!”

    官差点点头。

    “这倒确实有可能,所以没让他们入城肯定是对的,别说他们,就是当地口音的都得小心,今晚巡逻归巡逻,但这破庙也得盯紧点。”

    “知道了!”“放心吧林哥。”

    “我会打起精神来的。”

    “这就好!”

    巡逻的人这会分成三队,虽然在城外,但距离城墙并不是很远,并且始终有一队的视线不离开那破庙,城里也同样有人整夜巡视,还有两个法师坐镇。

    夜逐渐深了,破庙内的篝火也变得越来越弱,陆乘风的酒壶摆在一边,早已起了微弱的鼾声,左无极也罩着被子呼吸均匀,燕飞盘坐在篝火边姿势,长剑横在膝上,始终纹丝不动。

    “呜……呜……”“啪嗒啪嗒啪……”

    夜晚的风大了起来,破庙的门被风吹得直作响,燕飞刹那间睁开眼睛,双目之中闪过一丝精光,躺在一边的陆乘风身体则越发放松,但随时可以暴起,就连左无极一只手也已经摸在了自己的扁杖上。

    但风声就持续了一会,很快就变弱了,燕飞看着门口方向,许久之后再次闭起眼睛,左无极低声嘀咕一句“扫兴”就继续睡去。

    在这之后整夜没有什么特殊的动静,似乎这一晚就能安稳过去,但在黎明前,燕飞再次睁开眼睛,陆乘风稍晚半息也从铺盖上坐起来,左无极则是听到两位师父的动静也坐起身来。

    “陆兄。”

    “嗯,血腥味……”

    左无极心头微微一惊,静下心来使劲嗅了嗅味道,片刻后,确实闻到一股非常淡的血腥味,而且他年纪不大但经历过大贞和祖越的残酷战争,知道这种味道很新鲜。

    燕飞朝着两人微微点头,然后慢慢起身,陆乘风和左无极先后跟上,两息之后,三人以武煞元罡之意收敛气息,凭借轻功悄无声息出了破庙,寻着血腥味往一侧快步走去,仅仅三十丈距离外,三人看到了一片野草地前的死尸。

    “两个……”

    陆乘风眉头紧锁,地上的两人死相极惨,半边脸都没有了,胸口也塌陷下去且有一个大窟窿。

    “看来是心被吃了,血也少了很多。”

    左无极本来没觉得如何,但听到陆乘风这句话,一下子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灭祖越之战的时候虽然听说敌方也有法师甚至妖怪,但基本和他们这些江湖人很少照面,绝大多数情况都会被大贞高人解决,和眼前的情况是截然不同的。

    “那边还有。”

    燕飞率先跑过去,左无极和陆乘风赶忙跟上,果然在二十多步外的下土坡杂草丛后又发现了一个人,同样死相很惨。

    “是巡逻队的?”

    “嗯,错不了。”

    陆乘风抬起头来看向远处,正有一队提着灯笼的人沿着城外固定轨迹行进。

    “走,去问问。”

    三人轻功卓绝,如同草上飞腾,几下就跳跃到了巡逻队面前,把那些人吓了一跳,纷纷举起手中兵刃。

    “是人是鬼?”“什么人?”

    本地方言有些难懂,但大致能明白他们说的什么,陆乘风赶紧带着比划解释。

    “几位莫慌,我们是借助在破庙中的外乡人,你们巡逻队中有人死了,有人死了!”

    陆乘风将从死者身上取来的物件递给一脸戒备的人,是一个沾了血的胸口挂饰,巡逻队的人却不敢接。

    “别靠近,丢地上。”

    陆乘风眉头一皱将手中配饰扔在地上,巡逻的人用灯笼一照顿时脸色大变。

    “刘老三的链子!”“他出事了?”

    “林哥,这怎么办?”

    领头的官差愣了下后忽然警觉。

    “不对,你们三个有问题,后退后退!放法箭,放法箭射他们!”

    “射他们!”

    这一批一共十几个巡逻的人,后头有五人直接搭箭就射,看似毫无章法的箭一射出来居然散发荧光。

    刷刷刷……

    五支箭刹那间接近燕飞三人,三人纵跃躲过之后居然还会拐弯,带着破空声一直跟着他们躲避的身法,速度也越来越快。

    “铮……”

    燕飞不得已拔剑,长剑在其手中化为一道银光,剑光闪动几下?

    “当当当当当……”

    五支法箭全都被扫中,在它们速度变慢的时刻,陆乘风瞬间接近,双掌如若幻影连出,将五支箭牢牢抓在手中。

    这些箭在陆乘风手中依然不断扭动,好似灵蛇,并且力量极大,陆乘风冷哼一声,身上气血罡气猛然爆发,身体发出一阵“轰隆”闷响。

    “咯啦啦”,五支箭光芒闪动几下之后彻底失去了动静。

    “再射,再射,我们撤!”

    巡逻之人见法箭居然被“妖魔”收了,惊慌之下赶紧退走,并且还想要再次射箭,燕飞三人则已经施展轻功离开老远。

    “我们不是妖怪!小心你们见过的那个刘老三,他已经死了!”

    陆乘风当年曾被誉为云阁君子,极为擅长各种江湖社交,语言學习能力也极佳,短短交流已经摸出一些当地方言的感觉,这会吼出来的声音居然有三分方言味道,也令那些人都听懂了,人虽然在退,可第二波箭并没有射出来。

    “我们不是妖魔,乃是远行的武者,不论人还是妖魔,为恶方杀,小心那个刘老三,用你们那种箭对付他们!”

    陆乘风朝着巡逻队退走的方向吼着。

    “四师父,他们已经逃远了。”

    巡逻的人也都不是普通百姓,都是会武功的,执意想逃的话速度当然不慢,而且似乎身上有一些其他东西,使得他们逃走速度快得更夸张,在左无极视线中也就剩下一点灯笼的火光了。

    “信鬼怪而不信人!”

    燕飞冷声一句,脑海中则短暂回想到了当年他们九人在山神庙中遇见计缘的场景,颇觉得有些讽刺。

    “大师父,四师父,我们怎么办?”

    燕飞侧目看向左无极。

    “我们来干嘛的?”

    留下这么一句话,燕飞和陆乘风立刻施展轻功朝前跃去,左无极则扛着自己的扁杖赶紧跟上。

    三人身上有别于寻常武者的强大气血此刻也逐渐散发出来,燕飞更是将自身元气和天地元气隐隐沟通,应环境之激有了一种奇怪的感受,仿佛隐隐能感觉到一股微微带臭的压抑气息。

    “嗷呜——”

    远方隐约传来一阵嘹亮的狼啸声,城中似乎也有惨叫声传来。

    “轰隆隆……”

    一声轰鸣伴随着轻微震动,在燕飞的视线中,原本在黑夜中显得有些亮堂的城镇似乎一下暗了不少。

    “城镇变暗了?”

    “啊?什么暗了?”

    左无极好奇问了一句,燕飞摇了摇头没说话,三人快步接近城镇,接着轻功跃上城头,说是城墙其实也就是一道土墙,几乎站不了人,但对于武林高手来说当然没问题。

    城中依然显得比较安静,哪怕惨叫声也显得悠远,但三人能看到一些城中兵丁之类的人物正在奔波,很快声音就嘈杂了起来,是一阵阵的尖叫呼喝和惨叫,以及某种怪异的嚎叫。

    “走!”

    燕飞一声令下,身子已如轻燕掠去,陆乘风和左无极当然也在身后。

    “无极,一会跟紧我们,妖魔不同于武者,务必倾尽全力不可留手,常人致命伤对于它们而言未必致命,下手要狠要重!”

    “知道!”

    三言两语之间他们已经接近妖魔所在,一道道妖光随着妖怪的利爪在变化,人群皆在惨叫,那些兵丁不成章法的攻击根本对处于阴影中的妖魔无效。

    “嗖嗖嗖……”

    几支法箭射出,化光打在阴影中。

    “吼……”

    阴影骤然突进,爪子扫过那几名射箭的人,瞬间连人带弓都撕裂,城中土地手持一根发光的树根杖,正舞动中和另一个妖怪交手,看到此景顿时怒极,木杖一扫就将身前妖物打飞。

    “该死的孽障……”

    “吼……”

    但立刻有三四只妖怪扑上缠住土地,另有妖怪翻城而入,城中两个法师则毫无动静,数百手持武器的人同土地公一起拼力抵抗。

    “跑啊妖怪来了,快跑啊,不跑都得死!”

    “跑啊……”

    兵丁中有人心态崩溃,率先转身逃跑,这引发了连锁反应,一时间同逃者越来越多。

    “混账,别跑,回来!有土地爷在别……”“噗……”

    领头的将官怒吼声还没完就被掏心而死,这下连将领身边的人都纷纷溃散,好几个妖怪追着他们杀,而人数最多的方向则是一团不断有锐光撕扯人命的阴影。

    “哈哈哈哈,让我等来领教一下妖怪的能耐!”

    陆乘风大笑间,和燕飞左无极一起从一侧屋顶跃入战团,直接撞上迎面而来一团阴影,也不理会四周溃逃的人,燕飞拔剑突刺,陆乘风拳掌如风,左无极扁杖舞动,三人合力朝阴影攻去。

    “砰”“砰”“砰”“噗”“噗”……

    攻击密集落下,扫得妖气震荡。

    “吼……”

    阴影中一声怒吼,仿佛狂风呼啸,令三人不由被逼退,燕飞退后三步才止住,陆乘风退了四步,而左无极退后六步后用扁杖顶在后面,三人视线看向目标。

    “什么?”“嗯?”

    眼前是一个魁梧到不像话的怪物,如同一只人立而起还披着甲的豹子,拳掌、扁杖,甚至是燕飞的剑,引以为傲的武功,只是在妖怪身上留下不算严重的痕迹,别说致命伤,流血的口子都已经止住了。

    左无极心下震撼,下意识看向陆乘风和燕飞,见二者也是面色凝重,不由握紧了手中扁杖,额前见汗背后滚烫

    “武者,没有开光的武器?不错嘛,嘿嘿嘿嘿……”

    妖怪的声音沙哑,带着强烈的戾气和压迫感。

    ......

    ps:求个月票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