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想活

【书名: 烂柯棋缘 第759章 想活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重生之鬼眼商女斗战狂潮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先生,快快请进!”

    黎平又重复了邀请了一遍,计缘这才动身,随着黎平一起往黎府大门走去,身后的众人除了一部分需要赶马车的护卫,其他人也紧随其后。

    哪怕黎平现在并不是什么大官了,但贵人二字还是称得上的,府邸是高门大院,不过此刻黎平自然是没心思带计缘逛逛的,在进了大门之后就试探性地询问计缘的意向。

    “先生,可是先等厨房准备膳食?”

    计缘看看黎平,不久之前才吃过午饭,这么问当然醉翁之意不在酒。

    “走,去看你夫人要紧,计某来此也不是为了吃饭的。”

    “是是,先生请随我来,你们,快去夫人那边准备准备。”

    黎平对着身边跟随的下人吩咐一句,然后带着计缘直接往后院方向走。

    在经过后院与前院相连的花园时,得到消息的黎家妾室也出来迎接,一同出来的还有下人搀扶着的一个老夫人。

    “老爷,您回来了!”“老爷!”

    几个妾室行礼,而老夫人则在下人搀扶下走近几步,黎平也快步上前,搀住老夫人的一只手臂。

    “儿啊,京师路遥,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黎平向着几个妾室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自己的母亲。

    “娘,孩儿这次回来,是因为在中途遇上了高人,我去京师也是为了求圣上请国师来相助,如今得遇真高人,何必多此一举?”

    老夫人听闻点点头,看向稍远处的计缘,这先生气度确实不凡,而且其他都是自家下人,想必儿子说的就是他了,遂也微微欠身,计缘则同样微微拱手以示回礼。

    只不过老夫人在礼貌性地向着计缘行礼的时候,也低声询问着自己儿子。

    “儿啊,你确认这是真高人?”

    “娘,您猜我们是怎么回来的?”

    见母亲看来,黎平没有多卖关子,指了指天上。

    “我们是随着计先生一起腾云驾雾飞来的,去时半月有余,回来不过瞬息,千里之遥片刻即归!”

    老夫人微微一愣,看向自己儿子,见到了一张十分认真的脸,心中也定了一定,微微用力推开自己儿子,再次向着计缘欠身,这次行礼的幅度也大了一些。

    “我黎家几代单传,玲娘腹中胎儿是我黎家如今唯一的血脉延续了,还望先生施以妙法,只要能保住胎儿顺利降生,黎家上下必然竭力相报!”

    老夫人年岁很高了,行大礼显得有些颤颤巍巍,不过这次计缘没有回礼,只是法随心动,自有一股气流将老人托起,而计缘此刻平和而略显淡漠的声音也在众人耳边响起。

    “只是保住胎儿么?”

    计缘声音很轻,也没有什么后文,似乎也无什么情绪,但黎平和其母却也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计缘已经重新迈步向后院方向走去。

    黎平和老夫人反应过来,这才赶紧跟上。

    “先生,且慢行,我来带路!”

    黎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计缘只是淡淡回道。

    “我知道在哪。”

    黎府虽大,但格局周正,一般正妻所居位置还是能推断的,而且此刻的情况也不需要计缘做什么推断,那股胎气在计缘的法眼中如黑夜中的明火一般强烈,不存在找不到的情况。

    绕过几个院落再穿过走廊,远处拱门内院的地方,有诸多下人随侍在侧,想来就是黎平正妻所在。

    “先生,就是那。”

    黎平赶紧加快脚步上前,那边的下人纷纷向他行礼。

    “老爷!”

    “嗯,闲杂人等都退下。”

    计缘之前一段时间脚步较快,这会也就黎平和几个护卫跟得上,那老夫人和三个妾身都甩在身后呢。

    一些侍卫和男仆都听令退开,剩下几个丫鬟和一个背着木箱的郎中模样的人在门前,两个丫鬟轻轻推开屋舍内的门,计缘耐心等候在门外,双目随着大门打开微微张大。

    室内点着的烛火因为推开门的风吹拂进去,显得有些跳动,里面窗户都闭着,有一个丫鬟陪在床前,那股胎气也在此刻更加强烈,但计缘注意点不完全在胎气上,也着眼于床上的那个妇人。

    因为胎气的关系,即便妇人是个凡人,计缘的眼睛也能看得十分清晰,这妇人脸色暗淡发黄,面如枯槁,骨瘦如柴,已经不是脸色难看可以形容,甚至有些吓人,她盖着微微鼓起的被子侧躺在床上,枕着枕头看着门外。

    “嗬……嗬……老,老爷……”

    计缘回头看向黎平,再看向远处刚刚到达院子拱门位置的老妇人,黎平脸色有些惭愧,而老夫人为了快速跟上则有些气喘。

    难怪这老夫人口中一直请计缘保住孩子,看这母亲的样子,人们多会以为肯定是挺不过分娩阶段的。

    即便有些怕计缘的目光,黎平还是硬着头皮接近解释道。

    “先生,玲娘这状况绝非我等有意为之,府上名贵药草滋补食材从来不断,更是从一些有道高人处求来过灵丹妙药,都给玲娘服用过,但怀胎三载,还是渐渐成了这样……”

    计缘的目光看不出变化,只是回头看向室内,一言不发地跨入显得有些昏暗的里面。

    “门窗为何不打开?”

    黎平看向身边的郎中,后者赶紧回答。

    “黎夫人身体虚弱,易受风邪,遂闭门不开,不过在天气晴朗无风之日,还是会想法让她晒晒太阳的,只是这半年来,黎夫人身体越来越差,行动也多有不便了。”

    计缘也不作什么回应,直接走到了妇人身边,那守着的丫鬟被计缘背后的黎平挥退,而妇人此刻也明白计缘应该是老爷请来的,不是什么名医就是什么法师。

    “先生……”

    “黎夫人不必开口。”

    计缘上下打量妇人的话,着重看着裹着被子的地方,如今的天气已是初夏,虽然还不算热,但绝对不冷了,这妇人裹着厚重的被子,鬓发都搭在脸上,显然是热的。

    床沿边上挂着很多配饰,有符咒有红线,其中部分还有一些常人不可见的微弱的灵光,显然都是黎家求来护持的。

    “方便的话,我想看看黎夫人的肚子。”

    “是!”

    黎平回应一句,亲自上前走到妇人床边,伸手轻轻将被子往床内侧掀去,露出妇人那隆起幅度稍显夸张的肚子。

    看这肚子的规模,说里头是个三胞胎常人也信,但计缘知道只有一个孩子。

    在计缘眼神落到妇人肚子上的时候,甚至能见到胎儿在腹中动,将黎夫人的肚子撑得微微变化,那股胎气也变得尤为强烈。

    如此近的距离,计缘甚至能感受到胎气中孕育的那种不详的感觉几乎要化为实质,好似一种不断变化的极光,深邃诡异而不可捉摸,却令如今的计缘都有些悚然。

    有那么一瞬间,计缘几乎想要一剑点出,但胎儿的本质却并无任何善恶之念,那股不详不安的感觉更像是因为本身有些超出计缘的理解,也无恶意丛生。

    “獬豸,感觉到了吗?”

    计缘以呢喃的声音询问一句,袖中獬豸低沉的嗓音也传到了计缘耳中。

    “到了这儿怎么可能还感觉不出来,我就说你对那姓黎的这么在意是为何,原来你早看出问题了。”

    “可知这胎儿的情况?”

    计缘这么问,獬豸沉默了一下,才回答一句。

    “看不透,看不清。”

    计缘闻言沉默不语,一边的黎家人也不敢打扰,倒是床上的妇人说话了,他身体虚弱,说话声音也低。

    “这位,先生……我,我还有救吗……”

    计缘看向妇人,对方眼角有泪水溢出,显然并不好受,而且似乎也明白在老夫人眼中,自己这个媳妇不如腹中古怪的胎儿重要。

    计缘能察觉出这妇人对自己腹中胎儿的恐惧,或许她能一天天一点点地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被吸收。

    “放心,有救!”

    计缘的声音中正平和,带着一股抚平人心的力量,让床上妇人闻言感到莫名安心,呼吸也平静了许多。

    “先生,当真?可,可是能母子平安?”

    黎平也听到了计缘的话,略显激动地问了一句,计缘看了他一眼。

    “计某自当……”

    计缘的话还没说完,一声洪亮的佛号就传遍了整个黎府,也传到了后院。

    “善哉大明王佛,老衲摩云,前来拜会黎大人!”

    “摩云圣僧?国师!”

    黎平一愣,然后惊呼出声,然后赶紧对计缘道。

    “先生,国师来了,我去迎接!您……”

    计缘摆摆手,却连头也不回,依然看着妇人隆起的肚子,那一声佛号是洪亮,但道行高低也闻声可辨,主要是佛号中禅意虽有却达不到某种高度,那佛法自然也是如此,至少还达不到令计缘能侧目的程度。

    黎平没多说什么,快步离开屋舍,而妾室和黎家老夫人自然也得一起去迎接,屋内一下子只剩下了计缘和妇人,以及那个贴身丫鬟,当然屋外还有不少护卫和那个郎中。

    此刻床上的妇人眼泪再次从眼角流下,嘴唇微微颤抖。

    “先生,求您救我……他们肯定是要您保住孩子,可我想活,我也想活!”

    “放心,你死不了的!”

    计缘叹了口气,话虽如此,若这胎儿降世,妇人在生产那一刻几乎必死,但他计缘两辈子可都没有违背承诺的习惯。

    ......

    ps:世逢大变之局,这个国庆也很特殊,嗯,祝诸位国庆快乐,中秋快乐!顺便求个月票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