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囚笼

【书名: 烂柯棋缘 第747章 囚笼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修真之覆雨翻云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天机阁的修士们此刻也纷纷站立起来,带着惊色望着出现的种种画面,他们中虽然并非每一个都是在天机阁地位崇高修为深厚的长须翁,但全都精修天机阁仙道法脉,自然理解能力也强,能推敲猜测出很多东西来。

    而长须翁这等修为高深的修士,光是看有些图像,就能自动生出一些特殊的画面延展,画卷从展露一角到缓缓拉开。

    至于计缘,则远比天机阁的修士体会得更深,他虽然不是天机阁修士,但看着这些画面,带着心中联想,好似画面就在一双法眼之下活了过来。

    那些天上宫阙和神人的场景,应该就是真正的天宫,但和计缘上辈子记忆中的天宫有很大不同的是,许许多多带甲神人虽然看着是人躯,但脑袋却是顶着一个妖颅,哪怕那些完完全全是人形的,画面上大多也散发着妖气。

    幽冥则差别更大,看着并无所谓的地府,而是有一条条泉水汇聚成巨大的河流,其上有密密麻麻皆是幽魂,众生鬼魂皆在河中挣扎。

    不过天宫地府的场景虽多,计缘也就只是短暂停留,主要注意力还是集中到了其他更宏伟也更夸张的画面上。

    那些画面上一些夸张的怪物,便同计缘一直偶有发现的蛛丝马迹联系起来了,正是众多强大的远古异兽,有很多计缘耳熟能详的神兽和凶兽,也有很多只是看着眼熟但说不上名字的,更有不少根本不认识的怪物。

    这些怪物有的十分神圣,有的张牙舞爪,有的争斗在一起,还有的仿佛在撕扯苍穹,图像上散发出的气息也十分恐怖。

    计缘视线一刻不离各处墙壁,面上的表情也带着惊色,心中更是思绪万千,很多画面并不算连续,但这些画面已经足够全面了,足以铺设出一张相对完整的历史画面,或者说是历史演变过程的画面。

    其实有些画面,之前在两杆星幡遥遥相见的时候,计缘就已经见到过一些了,算是有一些心理准备。

    ‘果然这世界曾经也是有不少洪荒异兽的,只是……’

    计缘思绪沉重了一些,视线主要看着那些对着苍穹怒吼,或者干脆攻击苍穹的凶兽乃至神兽,星幡中的漫天星辰仿佛也随着计缘的视线覆盖到一些图上的画面,那些星空的残缺处,很多都能对上一些凶狠异兽对苍穹的攻击。

    曾经衍棋三年中所见的景象,也一丝丝与天机殿内的事物有所重合,这种仅仅是计缘脑海中的联想,却带动了天机殿的又一重演化。

    光色再起,天机殿的墙壁好像在无限延伸,在九幽和天阙中间,仙、佛、妖、魔、鬼、怪、人……既出现了如今的众生。

    ‘天地的界限要比已知更大,灾劫灾劫,亦灾亦劫,如今的天地星空……是桃园,也是囚笼啊……’

    思绪万千的计缘转头看向一边天机阁的修士,他们大多已经站了起来,离计缘最近的玄机子愣愣看着眼前的画卷,着重盯着的是苍穹上的大日,而这光芒万丈的大日之中,仔细看能看到一只展翅三足巨鸟。

    “这是太阳,这是太阳,是太阳……”

    玄机子反复喃喃着,计缘走到其身边,淡淡道。

    “这大日中的,乃是三足金乌,太阳真灵是也。”

    “三足金乌?”

    玄机子转头看向计缘,此刻的计缘已经恢复了镇定,所以玄机子看到的计先生依然脸色淡然。

    “嗯。”

    计缘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继续看着眼前的画面,再看向一道道立柱,这些立柱上也有画面,但更多是一种象征,各个立柱有的金碧辉煌,有的残破不堪,不少都好似充满裂纹。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计缘和天机阁一众修士一起走出了天机殿,大门在他们出来之后,就在一阵“咯咯吱吱”的声响中慢慢自动关上,门上的两个门神也依然肃立,一动不动好似画像。

    待计缘等人一起下了天机殿的高台,两尊门神也逐渐消失在大门上,只留门色朱红。

    计缘的面色和进入天机殿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而天机阁所有修士则和之前相差极大,不论是玄机子练百平这等长须翁,还是其他修士,一个个面色忧郁,几乎都把忧心忡忡或者茫然无措写在脸上。

    计缘看着他们这样子既觉得有趣,却又笑不太出来,其实天机阁的人即便看了天机殿中的事物,也并不能领会天地劫数的事情,但不代表他们不明白处境的好坏,而且就算从看到的画面来说,得知还有这么多恐怖的“妖兽”也是坐立难安的。

    “计先生,此事,先生有何看法?”

    玄机子犹豫再三还是询问了计缘,后者想了下,直接低声道。

    “计某只能说,或许会比你们想的最坏的情况,还要坏上不知道多少倍,此乃大恐怖之事,难以明言。”

    话音虽轻,但并非传音,在场都是仙修之士,当然全都听到了。

    玄机子心中一振,赶紧回应道。

    “是是,先生所言我等自然明白,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没有谁比我天机阁之人更能明白此言之意了。”

    “先生可有什么能教我等?”

    本来天机阁对计缘的期待值就很高,现在更是明白计先生恐怕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夸张,在初见一部分夸张至极的“天地真相”之后,天机阁的人都有些手足无措,也只能求教计缘了。

    计缘摇了摇头。

    “好好修行,做好准备,嗯对了,天机阁的诸位道友可擅长杀伐攻坚之法?”

    “呃……我等自然有些神通防身,只是阁中修士,大多心醉参悟天机窥探大道,亦善运筹天机化入丹中,至于攻伐之力,算不得威能强悍……”

    话说到这里,玄机子语气一转又道。

    “但我天机阁素来与诸多仙修正道交好,若阁中有事需要帮忙,各方道友都会卖天机阁一个面子。”

    “行,这就够了。”

    计缘点点头,见一众人都不移步,便提醒似的说了一句。

    “计某乏了,若无其他事,可否找个地方小憩?”

    “噢,是我等施礼,师兄,我带计先生去休息?”

    “理当如此。”

    “嗯,先生请!”

    练百平赶紧和玄机子说了一声,然后伸手引请计缘,后者点头过后,随着练百平一起朝着天机阁所在的屏障外走去,他回头望了一眼,玄机子等人依然在天机殿外没有挪步,只是朝着他的方向微微躬身。

    天机阁内部自然应该是要商量此事,计缘不会也没兴趣唐突打扰,只是随着练百平一起离开。

    出了天机殿的数道阵法屏障,计缘的心情也稍稍放松了一些,练百平看起来也是如此。

    “呼……计先生,您真是出人意料,不,应该说实至名归。”

    “嘿。”

    计缘轻笑一声没说什么,只是自顾自前行。

    ……

    南荒洲一处还算繁华的人间城市之中,一名身穿灰衫的文雅书生正驻足在一个沿街摊位边,看着其上的文玩字画和书籍,就如同一个普通书生一样,又摸又看,细细观察字画的好坏,看到不错的,还会面露喜色。

    正当书生提起一幅画细看的时候,一名穿着白色锦缎的俊美公子哥慢慢也走到了摊位边上,扫了一眼身边依然看着字画的书生。

    “找你还真不容易,没想到躲到这来了。”

    书生放下字画,看向公子哥露出笑容。

    “这里热闹,方便躲藏,倒是你,居然还能回来,我还以为你死定了。”

    “哼!怎么,居然没穿你最喜欢的黄色衣衫了?”

    书生笑出了声。

    “哈哈哈,在这块地方,黄色乃是帝王之色,庶民岂可随便衣着此色?”

    一边的摊主这会也嚷嚷起来。

    “这书生,你看了这么久,到底买不买啊?还有这位客官,您看看这些东西,都是好东西啊,买点回去?”

    俊美公子朝着摊主笑着摇了摇头,而一边的书生指着刚刚的那幅画道。

    “给我包起来,要它了。”

    “呦,书生有眼光,这可是前朝名家赵唤的真迹,五两银子绝对童叟无欺啊!”

    店家麻利地包好,然后接过了书生的银子,随便称了下哪怕见到缺了一丝丝重量也笑容连连,目送书生和那俊美公子离去,心中喜不自胜。

    俊美公子和书生,正是北木和化名陆吾的陆山君,前者看着陆吾抓着画,好奇地问了一句。

    “五两银子,真迹?”

    “嗯,真迹。”

    “嘿嘿……”

    北木笑了一声,心中已经决定马上使个手段让摊主知道是他自己看走眼,误卖真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