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7章 南荒妖族的变化

【书名: 烂柯棋缘 第737章 南荒妖族的变化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天影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两个妖王分别在吞天兽的背部和额前同巍眉宗的人交手,最不好受的当然就是吞天兽小三,此刻的吞天兽头背都感受到一阵阵攻击,有些痛苦就像是细针扎在身上,不致命却十分刺痛。

    “呜————”

    吞天兽痛呼不断,暂时顾不上什么吃了,不断上下飞动,脱离荒谷地区,在山脉中横冲直撞,

    轰……轰……

    有的山峰被撞倒,有的则是被吞天兽的尾巴给扫倒,但对于头部和背上的人来说这根本毫无作用。

    “呜唔……”

    吞天兽猛然朝天加速,然后身形剧烈翻转,直接以背向地,向地面斜冲下去。

    轰隆隆隆隆……

    吞天兽背部着地,在周围一片地动山摇中,背部摩擦着地面,不断朝前游动窜动,周围不断有山体被扫塌有岩峰被撞碎。

    这种恐怖的场景对于普通妖魔精怪来说实在太骇人了,所以大多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妖族强者为尊,但大家还是惜命的,妖王没让上,自然跑得远远的,可以借口说这种交锋他们根本帮不上忙。

    原本吞天兽背部的亭台楼阁早就被毁坏的七七八八了,此刻吞天兽背部贴地,隐藏在太虚之法下的计缘三人并无影响,巨大的豹子则以三爪死死抓着吞天兽背部,将自己的妖背贴近吞天兽,另一只手则依然和巍眉宗弟子交手。

    而吞天兽额前的两人则更是毫无影响,交手频率丝毫不减,所有碎石泥块冲击过来,都会在剑气和仙光之下提前粉碎。

    那位使剑的妙云妖王剑术极为精妙,连计缘都不得不在心中赞叹其剑法,但江雪凌应对起来则显得游刃有余,一把拂尘在其手中似剑似刀,能接妖王剑术,也能横扫退敌。

    剑光和拂尘荡起的白光在吞天兽头顶荡漾起一层层美丽的光辉,但这光辉之中杀气逼人锋锐非常。

    皮厚肉糙的吞天兽头皮部分都有无数表层碎屑飞起,表皮也频频被割裂,但这些对于吞天兽来说算是细小的伤口表面会有雾气悬浮,往往伤口就犹如昙花一现,在雾气散去又消失不见,好似刚刚都是幻觉。

    吞天兽不可能一直摩擦地面,一直撞山也让他有些头昏脑涨,最终还是再次飞起,这使得背部的交锋更加激烈。

    妙云妖王此刻脸色远比江雪凌要严肃,从交手刚开始以来就神色凝重,他本来还要保持几分所谓风度,想让所谓仙人看看自己的剑术,但此刻的表情却越来越狰狞了,尤其是当他看到江雪凌居然在和他对抗的过程中,还掐诀施法,以一指银光打向了吞天兽背部。

    刷……

    一道银光一闪即逝,原来是一只游走在天空中几乎不见踪迹的银镖,此刻飞出则直奔显出原形的豹妖王。

    原本豹妖用尾荡开了三名巍眉宗弟子的合击,正一爪扫向周纤,利爪带起无道模糊的光,其上还带着冤魂的呼啸,令周纤心头猛跳暗道不好。

    也就是这时候,一道银光一闪而逝,直接“噗”的一下在巨豹的爪心带起一蓬血光,也让被称为黄古的豹妖王动作一顿,将爪子收回到嘴边舔舐伤口,视线的盯着空中不断变幻飞舞的银镖,余光看向吞天兽的头顶。

    “妙云,你竟然都拖不住一个婆娘?”

    黄古妖王只是轻飘飘一句话,却让正在和江雪凌交锋的锦袍青年瞬间双目赤红。

    “吼……你这么久却连几个仙修小辈都决绝不了,还有脸说我?”

    妙云一边怒吼,一边快速运剑,手臂上竟然开始结出一层层带着幽蓝光芒且泛着寒霜的鳞片,出剑的速度越来越快,更是有一层幽蓝的光弥漫在两人周围。

    江雪凌眯眼看着眼前的这个妖王,一只手抽出了绑在鬓发上的一条红丝绑带,令其一端缠绕在左手食指之上,另一端化为长带,在拂尘挡住一剑的时刻,长带一抖打在了锦袍青年的身上。

    “啪~”

    发带击中锦袍青年的声音极大,就好似被金属鞭打中一样,锦袍青年胸前的衣衫全部破碎,胸口一道长长的红肿伤口也随之出现,整个人躬起身子,如同炮弹一般飞射出去。

    “嗯?妙云?”

    那巨大的豹子还在和巍眉宗一众布阵的弟子纠缠,骤然看到原本还和女仙打得有来有回的锦袍青年,在一瞬间被对方击飞,顿时心中一惊,知道之前应该是错过对方实力了,见江雪凌击飞妙云之后朝自己看来,巨豹干脆直接微微屈腿,然后一下跳出了吞天兽的背部。

    巍眉宗的修士也全都缓了过来,纷纷来到江雪凌身边。

    “师祖,怎么办?”

    江雪凌低头望向吞天兽。

    “小三似乎比之前清醒了一些,不过也确实麻烦了。”

    远方的空中,两个妖王再次聚集到了一起,那怒火中烧的冲天妖气,将大片大片的天空染黑,远方也各有妖气甚至魔气相呼应。

    吞天兽再次因饥饿而显露疯狂,朝着远方飞离,而观星台上,小纸鹤飞到了计缘的身边,并且停到了桌案上,在计缘等人都低头去看它的时候,小纸鹤化出鹤嘴,到计缘的杯盏上点了一下,一道水线飞出,化为一片雾气,这雾气中更是隐约有一些妖怪的轮廓。

    “哦?被吞下去的妖魔其实都还存在?”

    居元子不由这么问了一句,而练百平已经开始掐算,小纸鹤显化的内容十分易懂,他们看得明白,计缘当然也看得懂。

    “果然,那些妖魔都在吞天兽腹中世界的雾中,不在此方亦不在彼端,更像是……”

    “在吞天兽的梦中?”

    计缘这么说了一句,练百平一愣,然后点头道。

    “不错,确实有几分这种感觉,但又不全是,而且此刻的吞天兽却是醒着的,若要说的话,算是以自身天赋开辟虚实之界。”

    计缘点头,不过这些妖魔没直接死并不算一件坏事,说不定还是一个能够同南荒妖族妖魔交涉的条件。

    “轰隆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吞天兽所过之处,天上全都是电闪雷鸣乌云密布的状态,但计缘等人知道,那雷是真雷,但乌云却是大量妖气魔气以及邪气汇聚的。

    频繁有妖魔出现,虽然不再有妖王亲自动手,但许多强大的大妖都出手攻击吞天兽,并且找到吞天兽相对迟缓的弱点,只攻却不正面硬碰,对于巍眉宗的女修也只是缠斗为主,主要目标还是吞天兽。

    再皮厚肉糙的怪物,也挡不住这样的轮番攻击,吞天兽身上不能恢复的伤越来越多,并且在之后的几天里什么都没吃到,饥饿感已经逐渐开始被恐惧感占据。

    江雪凌和巍眉宗的弟子一直盘坐在吞天兽额前位置,只有妖魔踏上吞天兽的身体才会出手,其余情况也没有太多余力。

    周纤等弟子是心急如焚,而江雪凌则隐约也察觉出吞天兽身上一些特殊的气息,那是一丝天道劫数的感觉。

    “江师祖,这么下去小三会死的!”

    “师祖,我去求求计先生他们出手吧,我们没办法将小三带出去了!”

    “对啊,同属仙道,他们不会见死不救的。”

    江雪凌摇了摇头,提起手中一根已经显得有些破碎的发带,轻柔地将之扎绑到胸前一缕鬓发上。

    “他们不是不出手,而是不能出手,我两日前已经传音三位道友,叫他们不用出手,哪怕小三即将身陨亦是如此。”

    “什么?”“为什么?”

    “师祖?”

    “呜呜————”

    不光巍眉宗的弟子惊愕,就连她们座下的吞天兽同样发出不可置信的悲鸣,显然此刻它的理智已经能听清这句话了。

    江雪凌露出一丝笑容,以手触地,轻轻抚摸吞天兽的皮表。

    “小三,我巍眉宗饲育吞天兽已有近两千年,从未有吞天兽蜕变存活下来,哪怕我们将历代吞天兽的身躯封印保存在山中,作为吞天兽蜕变的‘助力’……而今我忽然明白,所谓劫数难逃,以往不过是逃劫,吞天兽这般妖兽若是渡劫,必然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说到这里,江雪凌顿了一下,侧目轻声道。

    “三位道友,是也不是?”

    “然也!”“江道友所言既是我等所推测的。”

    计缘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巍眉宗修士身边,居元子一挥袖,一道轻柔的光从其袖中荡漾而出,如水波般荡过巍眉宗弟子。

    下一刻,除了江雪凌,所有巍眉宗弟子全都已经消失不见。

    计缘一双法眼望着远方重新汇聚的妖云。

    “如今小三渡劫自然是一件重要的事,只不过,计某有些疑惑,南荒妖族不是一盘散沙吗?为何攻击进退有度,如此有章法?”

    江雪凌点头道。

    “不错,确实不像是印象中的南荒大山,其中一些妖怪,有些过于默契了,我动了几次杀心,居然不是次次建功,数次都被他们联手化解了……”

    计缘脸色不太好看,这可不是简单一个妖王麾下的妖怪如此。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