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处境微妙

【书名: 烂柯棋缘 第736章 处境微妙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天影斗战狂潮焚神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江雪凌将手中拂尘一抖,甩动几下之后拂尘丝线凝聚一体,好似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剑,直接迎上了妙云妖王来势汹汹的剑招。

    “当……”

    拂尘尖端与妖剑相交,发出了一阵清脆而响亮的轰鸣声,更是震起一片狂风,反而将周围一切浊气和灰尘荡清。

    妙云妖王面上带笑,抽剑变招,身形如雾幻化在江雪凌身后,一柄柄妖剑也幻化而出,好似一瞬间从前后左右各个方向同时出现许多道剑光。

    江雪凌的拂尘甩动出一片白光,将浑身都笼罩在防护之下,同妖王的剑术进行了短时间内的密集交锋。

    这一幕没有气势恢宏,没有仙气飘飘,但闪动的剑光变化极快,剑气频频在吞天兽头顶割裂出一道道细细的伤痕,剑意更是冲击四面八方,使得吞天兽头顶部分的温度都在不断降低,江雪凌脚下身边更是结出一层冰霜。

    这妖王的剑气剑意竟然如此凌厉,也如此有章法,相比较如今一些专修剑术的常规意义上的剑仙,妖王的剑术有种武者剑法和修行剑诀相结合的意味,而江雪凌的应对也极为出众,同样像是一名剑客,而非手持拂尘仙气飘飘的女仙。

    这一幕看得计缘都眼前一亮,而一边居元子和练百平已经暗自鼓动法力了。

    另一边,豹子妖王咆哮着落到吞天兽背上,想要撕开它的皮肉,但吞天兽皮厚肉糙,背上受的那点伤根本不算什么,而且自身的灵光大盛之下,简直如同一座在空中不断抖动的金石之山。

    “哈哈哈哈,我看你肉厚还是我爪牙锋利,看你能撑得了多久!”

    豹妖王咆哮大笑,却抬头看向天空,有十几道仙光在空中带着流彩飞来,正是周纤为首的十几个巍眉宗弟子,各个修为不低。

    “孽障敢尔!”“受死!”

    周纤带领同门师姐妹,从天而降落入吞天兽背部,一声“布阵”之后,十几个巍眉宗弟子顿时借助吞天兽背部本来就有的阵法,在巨大的豹子身边来回穿梭以法相攻,和妖王斗在了一处。

    计缘一面观仙妖斗法,一面也扫过居元子和练百平,这次的情况有些特殊,如何出手对他来说都需要思量清楚的。

    “计缘,你倒地如何想的?”

    一阵细微沙哑的声音传入了计缘的耳中,他余光扫向居元子和练百平,而这皆没有什么反应,声音的来源当然是袖中的獬豸画卷。

    计缘嘴巴不动,声线却沿着原路传回袖中。

    “我说獬豸大爷,你应该不会看不出来,这吞天兽所含的鲲之血脉并不低吧,这小三的血脉,甚至比当初那巨鲸将军还要高一些。”

    “哼,答非所问,这本大爷能看不出来?你如果不出手,光靠巍眉宗这丫头,还有边上两个人,即便一时必保得住这吞天兽,可它狂性大发一定要在南荒吞噬,迟早惹出越来越多的妖怪,你可要知道,它的嘴现在是无底洞,永远吃不饱的,与其死在南荒,不如让我吃了。”

    你是鲲和饕餮的组合吧?计缘心中腹诽一句,同时对于此刻吞天兽根本吃不饱的事也是微微一惊,但他选择相信獬豸,只是嘴上还是传音回答。

    “那只能看它造化了。”

    计缘说完后袖中没什么声音了,他也就不多说了,计缘自然是心中有计定的,但此刻坐在这里远算不上气定神闲。

    在计缘看来,吞天兽醒来的饥饿感,未必就一定是要它吃饱肚子才能蜕变,所引出了乃是它的一道天道之劫。

    正如蛟龙欲化真龙需要借走水之力,走水是助力也是一劫,其目的不是发大水为祸人间,而是为了成就真龙;吞天兽此刻的情况也差不多。

    按照巍眉宗以往的情况,漫长岁月中有限几次吞天兽蜕变,都是将吞天兽保护在宗门大阵内护着,未必就是“真”,所以也都失败了,而獬豸口中更让计缘清楚认识到了这一点。

    而此刻的吞天兽,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基本处于发狂状态,只有江雪凌的话引导性的能听进去一点点,这便是吞天兽的一劫,过得去便是犹如金鳞遇风而化龙,过不去的话,吞天兽就此道陨的可能性也非常大。

    两荒之地是正道口中最为忌讳的地方,黑荒几乎完全是恐怖之域,南荒稍好,至少同各界还是有一些基本的默契在,名义上算是与黑荒划清界限,私底下不管,表面上同各道修行界算是互有协定。

    一些事也没有做得如黑荒那么夸张,但若说真有多好,实在好得有限,看看这满布南荒的瘴气和戾气就了解情况了。

    即便是计缘,也明白出淤泥而不染的概率,远远大于近墨者黑,即便对江雪凌所谓仙与妖魔不两立的“老旧思想”不能认同,但如今的情况,他们算是一条绳上的,巍眉宗不可能丢弃发狂中根本不可控的吞天兽,计缘三人也不可能直接一走了之。

    此刻真正和南荒的两个妖王对上,情况还是不可避免地变得严峻起来。

    这两个妖王当然算不上什么好货,这一点计缘的法眼一目可见,但他们属于一种代表,南方妖魔界的代表。

    在南荒这边的妖魔还是自有一些规矩和默契的,上一次打破默契是有大妖盗取天机阁珍贵的仙丹,又引出大量妖魔出南荒祸乱,长剑山和天机阁联手屠妖,更有衡山山神震怒出手,南荒一些老妖和妖王都算是相对保持沉默的。

    而这次打破默契的是吞天兽了。

    计缘的一个后手的核心,是寄希望于吞天兽能成功蜕变,亦或者哪怕不成功但被打醒理智,这样一切都还有得补救,哪怕和南荒妖王也还有的谈,否则施展袖里乾坤将吞天兽装走都不行。

    因为一个十分要命的现实是,吞天兽绝对是极个别能短时间挣脱袖里乾坤之术的生灵了。

    这会恐怖的法力消耗只是其次了,袖里乾坤妙法内核源自吞天兽,而吞天兽体内自成世界,虽然很小却真的存在,袖里乾坤以计缘展袖为界困人,却无法限制能某种程度上自成“世界”之人,吞天兽境界是不高,奈何天赋底子好,至少如今的计缘自己掐算一下,困不住发狂的它,除非它恢复理智能配合。

    只要吞天兽能配合,实在不行将之装入袖里乾坤,然后同江雪凌等人一起冲出南荒,计缘自问也应该能做到。

    ……

    一个精怪在极度绝望的情况下,落入了吞天兽的口中,前方的光慢慢消失,后方吸力传来的方向是无尽的黑暗,虽然不是什么血盆大口之内,也没有尖牙利齿来撕碎身躯,但入了黑暗之中就浑身法力也好似被冻住一样。

    ‘完了,这下死了……’

    黑暗中,一片片白雾在身边出现,恍惚间精怪好像看到了其他一些同样被吞入那巨大怪物口中的妖魔精怪,有的是巨大的狼,有的是鸟,有的如猫,有的则还是人形……

    精怪能看到这些妖魔全都悬浮在这一片雾气之中,周围尽是黑暗,唯独雾气带着光,之前被吞天兽吞噬的数百妖魔鬼怪几乎一个不少,看着像是都死了,但精怪感觉好似又都或者,他感知自己,发现自己也是一动不动闭目蜷缩在云雾中,和其他妖魔精怪一个样。

    ‘我没死?’

    精怪心中这么想着,但兴奋感很快就又被无聊和恐惧冲淡,在这里好似没有时间的概念,他觉得自己似乎才进来没多久的,但又好像过了好几年。

    精怪能感觉到身上的灵力和其他妖怪身上的妖力,以及魔头身上的魔气,都一丝丝一缕缕地在挥发出来,是的,挥发,出体之后就消失,而这一片云雾却在缓慢壮大。

    隐隐约约间,精怪明白,这个过程将会极为漫长,可能漫长到意志自然消散的尽头,他不清楚别的妖魔精怪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觉悟,反正他只能感知到他们一动不动却还活着,相互之间无法有任何交流。

    ‘还不如直接吃了就将我嚼碎呢……’

    在这一片雾气中,偶尔会有轻微的震动感,这时候雾气就会翻腾一下,几下翻腾之后,隐约间,精怪似乎感觉到在雾气深处,竟然有一座巨大的岛屿。

    起初他以为是错觉,可见过两次之后却能见到上头有亭台楼阁,也有仙光熠熠生辉,只可惜他不能喊也不能叫,更是距离那仙岛似乎极为遥远,别说找仙人救他,就是让仙人杀他也自觉无法。

    ‘谁来救救我啊,我虽生在南荒,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没做,只是跟着大王来打秋风的……’

    小纸鹤此刻正绕着吞天兽体内仙岛到处溜达,这会岛上一个人都没有,全岛就只有它小纸鹤一个活物,四处乱闯也没有巍眉宗的修士来喝止,其实感觉还挺有趣的。

    忽然间,小纸鹤好似听到了什么,脑袋一歪看向岛外的云雾,雾气比以往浓郁了一些。

    ......

    ps:作者朋友新书《明朝航海王》,喜欢看种田发展经济、科技、民生,大航海时代的,可以看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