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 织男

【书名: 烂柯棋缘 第730章 织男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吞天兽的反应令江雪凌和周纤极为震惊,以至于江雪凌的脸上也第一次变了颜色,这吞天兽小三算是她从小饲养的,具体情况她再清楚不过。

    吞天兽与其说是性格难以捉摸,不如说是很少有人能真正接触到它们,因为同它们交流本身就是一个大难题,因为它们少有清醒的时候,且就算在做梦也不是能随意干涉的,巍眉宗也是通过长期努力,在漫长的时间中同饲养吞天兽,从而建立信任关系的。

    而计缘这绝对是第一次乘坐吞天兽,更是上来之后就一直处于闭关之中,无论如何都没有和吞天兽亲密接触的基础条件,却一句话就令吞天兽照做了?

    “计先生,您怎么做到的?”

    周纤忍不住这么问了一句,反正所有人都好奇的。

    “这便是妙不可言的缘法了,恰好我梦到了它,它也梦到了我。”

    计缘则神秘的笑了笑,然后抬头看向天空,吞天兽此刻速度极快,本就处于高空,现在更是在短时间内已经接近罡风。

    周纤皱眉看向自己的师祖,显然计先生的意思似乎是处于了吞天兽的梦中,可问题虽然不是没人以入梦之法进入过吞天兽的梦境,但入内不是见到一片混乱就是怪物林立极其危险,并且在那种紊乱的梦境中也无法久留。

    江雪凌看着计缘若有所思,并没有说什么,她心中想的是之前那小狐狸口中所说关于“鲲”的事情,或许计缘能与小三如此亲密并非是真的和吞天兽有过什么亲密接触,而是因为对“鲲”的了解等更深层次的原因。

    周围的风变得越来越狂野,风声也越来越大,小三再次一个甩尾,就如同鱼跃大海一般钻入了漫天罡风之中。

    吞天兽身上的那些巍眉宗阵法根本没有触发抵抗罡风,仅仅是小三自己身上带起的一层云雾和气流,就将好似金刀的罡风阻隔在外,罡风刮在吞天兽身边的雾气上,就好似扫在了棉花上,连声音也小了很多。

    “唔呜~~~~~~~”

    小三再次欢快地鸣叫了一声,震动得周围的罡风都支离破碎。

    “好,这个高度可以了,你就继续往前游吧。”

    显然计缘听得懂吞天兽声音中的情绪和含义。

    “先生,星丝织衣,可需要一双巧手……”

    练百平带着笑意说话,等引得计缘视线看过来的时候,刚要说话,一边的居元子已经附和着出声了。

    “不错,且此事多少也算是炼制之道,居某当年随计先生和几位道友共炼捆仙绳,也算有些心得,愿意出力帮忙!”

    “计先生,在下也愿帮忙。”

    “既然是交流炼器之道,那我也可以帮衬一下。”

    江雪凌见其他人都开口了,自己不说话也不合适,也就这么说了一句。

    不过计缘也只是说了一声“多谢”,并没有让旁人帮手的意思,这不过只是将星丝贯入,这些老仙的织衣水平说不定还不如他计某人呢,当初他好歹正经研究过的。

    “诸位,且先看计某牵星引线,所运用的器道之理其实十分简单,只不过是以神通辅助牵动万千星力收缩旋转到同一根中心的星丝上,才能凝聚成线。”

    说着,计缘再次小小施展袖里乾坤,下一个刹那,天上星光再暗,偏偏周遭的罡风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无穷星力就如同黑暗中的一道道白银丝线,不断朝计缘汇聚,每当计缘一甩袖再落下的短暂时间内,总有一根心思被他捏在手中。

    仅仅半夜过去,被计缘收拢的星丝就越来越多,桌案上的清茶已经被挪到了桌角,一簇簇星丝几乎占据了桌案上不少位置。

    某一时刻,计缘低头看看桌案啊,点头道。

    “差不多够了。”

    其余几人一直都在细细观察计缘的手法,从其施展的神通到如何形成星丝都分外好奇,所幸计缘也不是埋头炼制星丝,在这过程中大家也有相互交流和讲解,当然了,计缘的那方法,核心要义就是需要一种牵动星力的强大能力。

    这一点在场之人努力一下并不是做不到,练百平就以计缘所讲的器道要义尝试了一下,也凝聚出了星丝,但他那星丝的星力太少,并且也不是丝丝旋转交汇,而是简单的以炼制太阴之力的手法融合,一根星丝虽然成型了,但黯淡无光,对比放在桌案上将整个观星台都笼罩在银辉中的星丝来说,实在上不了台面。

    “计先生,您这法衣炼制需要多久,若是需要很久,也可等到了天机洞天再动手不迟。”

    练百平还是很关心行程的,计缘才出关,若是炼制法衣需要很久也不合适,这都快到南荒洲了。

    “练道友放心,不过就是穿丝引线罢了,今夜即可完成。”

    说话间计缘已经重新坐了下来,桌边另外几人相互看了看,很好奇语气轻松的计缘打算如何炼制法衣,又会施展什么器道妙法。

    结果计缘只是从袖中取出了他另外一白一灰两件衣衫,然后一手提起白衫,一手捏起其中一根星线,做起了看似极为平常的针线活,一根星线顺着计缘手指所引,直接贯入衣衫中,和原有的布线结合在一起。

    眼前的一幕让练百平和居元子等人愣了好一会,就连练百平也从没见过,计先生居然会自己做针线活,哪怕明知道内在不简单,但视觉冲击力还是有的。

    不过他们很快收敛心思,凡事岂可着眼于表象,哪怕是针线活,也得看是谁在做,用的是什么材料。

    计缘手中的白衫经过他不断地穿针一线,仿佛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星光,奇怪的是,桌上的星线越来越少,而白衫却并未因为纳入的星线越来越多而显得更亮,使得观星台上的光芒也逐渐暗淡下来。

    计缘越来越得心应手,原本他是打算直接另织一件衣物的,但星线单独成衣其实也不是那么简单,可能编织之后又会马上散开,除非以大法力长久炼制。

    反倒是直接用计缘那三身跟随他的日久的衣裳,本身这些衣衫也算不得凡物了,以星线融入再造衣衫,果然如同计缘想的那样,衣衫不破道蕴犹存,却能使得法衣不断升华。

    “计先生真是一位妙仙,我在漫长的岁月中,从没见过如你这样的仙人。”

    江雪凌看着计缘整夜都在穿针引线缝制衣衫,原本说好的讨论炼器之道,结果在场包括了周纤在内的人,却没有任何一个说什么多余的话,大多是在安静看着。

    “江道友言重了,巍眉宗不喜同外界交流,更不喜在凡尘游走,所以觉得奇怪,若是多出来走走,你也会看到一些如计某这般喜欢游戏红尘的修行之辈,或仙或佛或妖或怪,甚至还有喜欢当乞丐的。”

    江雪凌愣了一下,摇头笑了笑。

    “我知道计先生说的是谁,今夜也算是见识到了先生炼器之神奇,本以为还能探讨甚至见识一下那传说中的三昧真火的。”

    练百平眼睛一亮,心中也大为意动,但他知道今天计缘不可能动用三昧真火了的,而居元子则老神在在地笑笑,为众人添上茶水。

    “江道友,其实在计某眼中,炼器之道并非太过复杂,不论重‘炼’亦或是重‘器’都不算完全,私以为,有灵则妙,便是普普通通之物,也可能具备灵***道器道,有为之炼,无为之道也……”

    嗡…….

    居元子看向桌案的杯盏,其中的茶水表面都产生了细微的波纹,而众人体感也有轻微的电流般麻痒,这是一种极为纯粹又特殊的剑意。

    对于计缘这些话,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青藤剑,原生剑基虽然在凡尘是名剑,在修行界却算不得什么天材地宝,更无仙人施法千锤百炼,在岁月摧残下早已锈迹斑斑,但就是这样一柄剑,以青藤缠柄,最终化腐朽为神奇,成就仙剑之躯,所谓敕令之功却反倒是辅助了。

    青藤剑也明白计缘说的是自己,以一阵剑意相呼应。

    “好了,织好一件。”

    计缘站起身来,将此刻闪烁着星辉的白衫提起,抖了两下,一阵阵星辰碎屑落下,衣衫上的光泽顿时暗淡下去,重新化为了一件看似普通的衣物。

    ‘我这可不就成了一个织男了嘛!’

    自我调侃一句,计缘将衣服展示给旁人。

    “怎么样,诸位道友觉得如何?”

    “不错!”“先生炼制的法衣自然是妙的。”

    “计先生,您手真巧!”

    就连江雪凌眼中都是异样的光彩,哪怕这衣服此刻已经归于平常,但刚刚织好之时的美丽已经印在心中,这对女修的吸引力显然更高一些。

    旁人虽然夸赞,但计缘知道他们根本点不重题,不知道这法衣其实主要为了能更好的施展袖里乾坤。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