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赢未必是福(求月票啊)

【书名: 烂柯棋缘 第726章 赢未必是福(求月票啊)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重生之鬼眼商女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这一夜月色当空,整个海平城都显得十分安静,虽然城池算是易主了,但城内百姓们的生活在这段时间反倒比以往那些年更安定一些,最显著之处在于贼匪少了,一些冤情也有地方伸了,并且是真的会办案而不是想着收钱不办事。

    所以这个年关,海平城以及周边的百姓过得比较踏实,晚上睡得也实,在打更的打了三更之后,张率睁开眼睛,悄悄掀开了被子。

    冷气让张率打了个哆嗦,人也更精神了一点,区区寒冷怎么能抵得上内心的火热呢。

    张率穿戴整齐,披上一件厚外套再带上一顶帽子,然后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比较扎实的钱袋子,本打算直接离开,但走到门口后想了下,还是再次返回,打开床头的箱子,将那张“福”字取了出来。

    张率将“福”字摊到床上,然后左折右折,将一张大字折叠成了一个厚厚的豆腐干大小,再将之塞入了怀中。

    “前段时间是小爷我不懂得牌技规则,今天一定大杀四方!”

    张率迷上了这一代才兴起没多久的一种游戏,一种只有在赌坊里才有的游戏,就是马吊牌,比以前的叶子戏规则更加详细,也更加耐玩。

    之前去了很多次,张率在自认还不算太熟悉规则的情况下,依然打得有输有赢,很多时候总结一下,发现不是牌差,而是打法不对,才导致频频输钱,如今他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凑了五两银子,这笔钱就算是交给家里也不是小数目了,足够他去赌场好好玩一场。

    张率带上了“福”字也是讨个彩头,好歹这字也不是大路货,多赚一些,年关也能好好挥霍一下,要是用钱买点好皮草给家里人,估计也会很长脸。

    带着兴奋的想法,张率开了房门出去,一路轻手轻脚,又从后院围墙边踩着腌菜坛子翻墙到了外面,抬头看看周围,月光照耀下,能见度非常好。

    “嘿嘿,天色正好!”

    脚步轻快的张率带着小跑直奔城中赌坊所在,主要是走小巷,穿梭了一刻半钟的时间,终于来到了赌坊那条街上,远远就能看到一串亮着的灯笼,上头印着的字写着“海乐坊”。

    看到赌坊的灯笼,张率脚步都快了不少,接近赌坊就已经能听到里头热闹的声音,守在外头的两个壮汉显然认识张率,还笑着向他问候一声。

    “哟,张公子又来消遣了?”

    “嘿嘿,是啊,手痒来玩玩,今天一定大杀四方,到时候赏你们酒钱。”

    两壮汉拱了拱手,笑笑替张率将门打开,后者回了一礼才进了里头,一入内就是一阵暖意扑来,使得张率下意识都抖了几个寒战。

    深夜的赌坊内十分热闹,周围还有炭盆摆放,加上人们情绪高涨,使得这里显得更加温暖,身子暖了暖,张率才瞅准空着的桌子走去。

    “来来,哥几个加我一个啊!”

    赌坊的生意大致两种,一种是赌友之间占了桌子玩,给赌坊一点点抽成,人不够自然有赌坊的人凑进来,也有种是赌坊坐常庄的桌子,周围还有很多人可以押注,这种就最刺激,玩的人也最多。

    张率今天先暖暖手气,过程中连连抽到好牌,玩了快一个时辰,去掉抽成也已经赢了三百多文钱了,但张率却觉得不过瘾了。

    “不在这玩了,不玩了。”

    “啊?你赢了钱就走啊?”“就是。”

    边上赌友有些不爽了,张率笑了笑指向那一边更热闹的地方。

    “这边不过瘾,钱太少了,那边才带劲,小爷我去那边玩,你们可以来押注啊!”

    张率这么说,其他人就不好说什么了,而且张率说完也确实往那边走去了。

    说实话,赌坊庄那边多得是出手阔绰的,张率手中的五两银子算不得什么,他没有马上参与,就是在边上跟着押注。

    外围的押注的赌客不参与主桌竞牌,可以赌输赢,也可以猜最后出去的一张牌是牌组四门中的哪一门,这可看性可比单纯赌骰子强多了。

    张率今天手气果然很好,上来抽到好牌,直接压一两,他自打他坐下之后,那边就连连有惊呼,一个多时辰下来,赢多输少,本钱已经滚到了二十二两。

    本来四人马吊,此刻也变成了两人梯品,一把把都是张率与庄对垒。

    坐庄的汉子额头都见汗了,而张率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

    “嘿嘿,诸位,压输赢啊,只管压我赢,准有赚头的!”

    “厉害厉害。”“公子你手气真好啊。”“那是小爷牌技好!”

    “是是。”

    赌坊二楼,有几人皱起眉头看着满面笑容的张率。

    “此人可是出千了?”

    “未曾发现。”“不太正常啊。”

    “确实,此人抓的牌也太顺了。”

    两人正议论着呢,张率那边已经打了鸡血一样一下压出去一大笔银子。

    “这次我压十五两!”

    声音很高,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楼上的人也眯起眼睛盯着张率,更是接着高度优势和目力的出众,看到了张率摸到的牌。

    也是此刻,兴奋中的张率感觉到胸口发暖,但情绪高涨的他并未在意,因为他现在满头是汗。

    那边的庄家擦了擦额头的汗,小心应对着,一度数次微微抬头望向二楼护栏方向,一只手拿牌,一只手就搭在桌边,随时都能往下摸,但上头的人只是微微摇头,坐庄的也就只能正常出牌。

    结果半刻钟后,张率怅然失落地将手中的牌拍在桌上。

    “哎呀,错了一张牌……哎呀,我的十五两啊!”

    周围本来不少压张率赢的人也跟着一起栽了,有些数额大的更是气得跺脚。

    “你怎么搞的!”“你害我输了二两银子啊!”

    “不会打吼什么吼?”“你个混账。”

    “哎!”

    张率也是不断拍桌子,满脸懊悔。

    “早知道不压这么大了……”

    赌坊二楼那边的人脸色好看了一些,然后张率又打了一局,又输了一两银子,二楼的人眉头就彻底舒展了。

    到天蒙蒙亮的时候,张率和不少人一起出了赌坊,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

    “哎,一晚上,就赢了一两又三百文钱……”

    “我就赢了二百文。”

    “你们还说呢,我输了一两。”“我输了三两!”

    “嘶……冷哦!”

    人们打着寒战,各自匆匆往回走,张率和他们一样,顶着寒冷回到家,只是把厚外套脱了,就躺入了被窝。

    但人在床上还是睡不着,想着那输出去的十几两银子,丝毫没意识到他带出赌坊的钱比带进去的多。

    “哎!要是及时收手,现在得有二十多两啊……”

    说着,张率摸出了胸口被叠成豆腐干的“字”,狠狠丢到了床下,张率始终相信,前阵子他是牌技影响了财运,此刻也是有些不甘。

    “什么破玩意,前阵子没带你,我手气还更好点,我是手欠要你保佑,真是倒了血霉。”

    这句话一出口,张率忽然感到微微有些头晕,然后哆嗦了一下就又好了。

    “哎呀,一晚上没吃什么东西,一会还是不能睡死过去,得起来喝碗粥……”

    正午的时候张率才起了床,恢复了精神,在家里吃了点东西,就告别家人又出门,目标还是赌坊。

    一个半时辰之后,张率已经赢到了三十两,整个赌坊里都是他激动的呼喊声,周围也簇拥了一大批赌客……

    张率的牌技确实极为出众,倒不是说他把把手气都极好,而是手气稍微好一点,就敢下重注,在各有输赢的情况下,赚的钱却越来越多。

    某种意义上讲,张率确实也是有天赋才能的人,居然能记得清所有牌的数量,对面的庄又一次出千,竟是被张率发现多了一张十字少了一张文钱,庄家以洗牌插混了为由,又有旁人指出“作证”,然后作废一局才糊弄过去。

    只可惜张率这才能是用错了地方,但此刻的他无疑是得意的,又是一个时辰过去。

    “啪~”

    “哈哈哈哈,我出完了,给钱,五十两,哈哈哈哈哈……”

    张率一侧本身已经有已经有百两银子,垒起了一小堆,正当他伸手去扫对面的白银的时候,一只大手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张率抬头去看,却见到是一个面目狰狞的大汉,脸色十分骇人。

    “哼哼!”

    壮汉捏住张率的手,用力之下,张率觉得手要被捏断了。

    “嘶……疼疼……”

    “你敢在这里出千?”

    “我,嘶……我没有……”

    壮汉使劲抖了抖张率的手臂,然后将之拖离桌子,甩了甩他的袖子,顿时一张张牌从其袖口中飘了出来。

    “还说没有?”

    周围很多人恍然大悟。

    “原来他出千啊……”“怪不得啊!”

    “难怪他赢这么多。”“这出千可真够隐蔽的……”

    赌坊中不少人围了过来,对着脸色苍白的张率指指点点,后者哪里能不明白,自己被设计栽赃了。

    “你们,你们栽赃,你们害我!”

    “大胆,还敢扯谎,所有人都看到你出千!”

    壮汉怒骂一句,就是一拳打在张率肚子上,只一拳就打得他差点吐出酸水,躬在地上痛苦不已,而边上的两个打手也一起对他拳打脚踢。

    出了赌坊的时候,张率走路都走不稳,身边还跟随着两个面色不善的汉子,他被迫签下字据,出了之前的钱全没了,现在还欠了赌坊一百两,限期三天归还,并且一直有人在远处跟着,监视张率筹钱。

    ‘苦也……’

    张率心中发苦,一百两家里若是一咬牙,翻出存银再典当点值钱的东西,应该也能拿得出来,但这事怎么和家里说啊,爹回来了肯定会打死他的……

    至于报官张率也不敢,跟着的人可不是善茬,且不说报官有没有用,他敢这么做,受苦的八成还是自己。

    ‘这换成金子都得七八两呢……’

    张率一瘸一拐往家走,时不时小心回头看看,有时候能发现跟着的人,有时候则看不到。

    忽然,张率心中一动,上次那个大贞军士,似乎真的对那“福”字十分感兴趣,或许……

    心中有了计策,张率脚步都快了一些,急匆匆往家走。

    ......

    ps:月底了,求个月票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