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两枚铜钱

【书名: 烂柯棋缘 第725章 两枚铜钱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陈姓军官名叫陈首,原本他对于收到的家书将信将疑,但毕竟是随军出征并且经历过数场血战的老兵了,早就见识过大贞和敌方的天师,对此类事物也更加小心谨慎,而此刻已经见过那“福”字,陈首几乎能断定此物为宝。

    这还有什么话好说,陈首现在心中就一个念头,拿下这个“福”字,当然信中提到需要注意的地方他也不敢忘,但首先他得确保自己在能出手的情况下能拿下这宝贝。

    年轻男子的摊位前围过来不少人看着他的货物,有精美的雕刻,也有一些饰品,而陈首则退开一步,到了外围,几个同来的军士调侃着。

    “这人想钱想疯了,一张福字,敢要价十两黄金,这都够买一栋上好的宅子了。”

    “就是,十文钱还差不多!”“呃,这字看着确实像名家之笔,十文还是便宜了点吧。”

    “那就一百文,不能再多了。”

    陈首走近他们几步,看了看那边摊位,然后低声询问同伴。

    “你们有多少钱?能拿出来多少?”

    “啊?陈哥,你要买什么东西?”“要买啥啊,没带够钱?”

    “是啊,想起来家里要我带点东西回去,钱不太够。”

    陈首仔细想过了,自己身上现银大概有七八两银子和半吊铜钱,还有一张二十两的银票和一张十两的银票,但银票的钱庄不在这,短期内兑换不到现银。

    陈首一来大小是个军中都伯,二来平时为人不错,所以要帮忙的时候大家都乐意,纷纷查看自己现银。

    “我就带了二两。”“我这有四两银子一百多文钱。”

    “我这也有一两。”“都伯,我这有一块碎金,大概能有一两。”

    一众人凑了凑,不算银票,拢共现银能抵得上四十几两,陈首眉头皱起。

    “不够啊,还是不够啊……”

    旁人纳闷了。

    “陈都伯,这还不够?”“陈哥你要买什么啊?”

    “不会真的要买那个福字吧?”

    有人见到陈首视线频频瞥向那边的摊位,不由这么一问,陈首赶紧笑了笑摇头道。

    “那福字我确实喜欢,看着像名家之笔,不过十两金太过了。”

    “就是……”

    “走吧,我们附近逛逛。”

    陈首招呼一声,大家也往他处走去,但在离开前,陈首又靠近此刻人少了许多的摊位,那边正在清点铜钱的男子也抬起头看他。

    “军爷,可有什么看得上的,你要是想买,我就给你便宜点。”

    陈首摇了摇头,看向箩筐上的福字,看着真的如同新写没多久的。

    “这字……”

    “这字你要买?”

    年轻男子愣了下,下意识伸手按在福字上。

    “这字,你还是别卖了,不论它是不是开过光,就冲这书法,也该好好保存,带回家去吧。”

    见陈首不是要买,男子又大大咧咧起来。

    “这就不劳军爷费心了,我张率自有分寸,低了肯定不卖的。”

    果然姓张,陈首点了点头。

    “那就把字收起来吧,有道是财不外露,这字也是如此,对了你一般什么时候会来摆摊?”

    张率挠了挠头,这军士是怎么回事?但毕竟对方看起来是个军官,不敢怠慢。

    “这说不好,手气好的时候就不来,来摆摊的话,一般也是天近晌午。”

    “嗯。”

    陈首点了点头,再次看了一眼那福字,才和身边的军人一起离开了。

    张率又摆了会摊位之后,见没多少生意了,便也收起东西挑上扁担离去了,回去的路上口里哼着小曲,心情还是不错的,手伸到怀里掂量钱袋,铜钱和碎银相互撞击的响声比歌声更悦耳。

    “嘿嘿,今天卖了得有快一两!”

    张率视线瞥向其中一个箩筐内已经卷起来的福字,这字吧,他知道肯定是真的开过光的,从记事起这字就不曾褪过颜色,家里长辈也十分看重这福字。

    但张率觉得这“福”字也就是个稍稍避避邪的作用了,连蛇虫鼠蚁都驱不了,张家也只是比寻常人家稍稍家境殷实些,有个稍大的宅子,可也算不上什么真正锦衣玉食的大户人家,也从没听说家里遇上过什么横财,都是老一辈自己辛苦劳作节俭出来的。

    所以对于这个“福”字,在从小到大看了它近二十载的张率眼中,没那么玄乎,当然,这字自打张家搬家就不贴在外面了,而是藏家中柜子里了,这一藏就是快十年了。

    这些年家里一直过得不错,其实张家人都快把这“福”字给忘了,直到前些日子张率翻找东西典当的时候,这才重新发现了这张本以为早就丢失了的“福”字,但张率没声张。

    ……

    陈首回到军营中之后,开始变得心不在焉起来,两天时间里,满脑子都是那个曾经见过的“福”字。

    这两天他出操之后,都会去集市那边逛,但是却再也没见过那个叫张率的男子,更何况他还没凑够钱,这让陈首有些患得患失。

    今天再次从集市那边回来,陈首路过一个白色营帐,见里头的人正在写字,心里有事,便想着是不是写封书信回家去问问,但又觉得这一来一回的信件可能数月,实在是太远。

    帐篷中的主簿抬头看看外面,见陈首徘徊了一下要离去,便开口叫住了他。

    “陈都伯?你可是有事?”

    陈首顿住脚步,心中烦躁之下,想着这主簿學问好,自己和他关系也不错,说不定能排解一下苦闷,便走了进去。

    陈首先是拱了拱手,然后叹气道。

    “祁先生,我确实心有苦闷啊。”

    主簿名叫祁远天,本是京畿府人士,当初大贞和祖越才开战,和许多热血书生一样,提起三尺青锋,直接从军北上。

    祁远天起身回礼,然后示意陈首坐在一边的凳子上,自己赶紧将手上的书文结尾,又按上印章,才放下笔看向陈首。

    “陈都伯,何事烦闷啊?”

    “哎,我这看上……看上一件心仪之物,奈何太过昂贵不说,卖这东西的人最近也不出现,心里痒痒啊!”

    祁远天心下有些好奇了,这陈首他是知道的,为人不错,头脑也清晰,别看只是一队都伯,其实上头有意将之提拔为一曲军候的,而且上一场仗下来只是赏了军饷,功劳还没彻底归算,以陈首上次的表现,这提拔应该能坐实。

    “哦?是什么东西啊?”

    “是……哎,是个稀罕的东西,说不清,对了祁先生,你那有多少银两,可方便借我一些?”

    “我?”

    祁远天有些好笑,摸出自己的钱袋子往里瞅了瞅,除了铜钱,还有些银锭以及碎银子碎金子。

    “大概值纹银百两吧。”

    陈首一愣。

    “这么多?可否借我一些,借我三十两,三十两就够了!”

    “三十两啊?这可不是小数目啊!”

    祁远天笑了笑。

    “那,那祁先生借是不借啊?”

    “借,陈都伯的为人,祁某还能信不过?”

    这下陈首心情一下好了不少。

    “哈哈哈哈,多谢祁先生了,多谢了!唉,可惜光有钱还不够啊……”

    祁远天看看他,低头从钱袋里整理金银,他不似一些军士,有时候攻城略地之后还会去花天酒地发泄一下,很多犒赏都存了下来,加上职位也不低,所以余钱不少。

    在钱袋中挑拣几下,忽然,一簇金光闪过,令祁远天动作一顿,然后手指在钱袋中拨了下,里头有两枚铜钱似乎比其他铜钱都惹眼些。

    “祁先生?怎么了?”

    “啊?哦,没事,没事,三十两是吧,正好我这有银秤……”

    看着祁远天将完整或者散碎的金银拿出来过秤,陈首想着那个福字,忽然又问了一句。

    “祁先生,你说,什么才能算是有福呢?”

    祁远天其实每次取金银都在看钱袋深处,不过听到这问题还是觉得有趣,想了下抬头回答。

    “其实吧,依祁某之见,所谓有福,不是大富大贵,不是锦衣玉食前呼后拥。”

    “那是什么?”

    “记得还求學的时候,曾和邓兄讨论过这问题,什么是福呢?家境殷实、家庭和睦、无灾无劫、无病无痛,不仇恨他人,也不被他人所恨,总的来说就是生活顺遂,活得舒适安逸,并无太多烦恼,父母高寿,娶妻贤惠,儿孙满堂,都是福气啊,你看看这祖越之地,如此人家能有多少?”

    陈首听着深以为然,点头附和一句。

    “祁先生说得在理,以前的祖越,大富之家还容易遭人惦记,大权之家又身陷漩涡……”

    “是这个理。”

    祁远天这会也称量好了金银。

    “差不多三十二两,不太好分,陈都伯且先拿去用吧。”

    “哎,多谢祁先生!”

    陈首站起来行了一礼,才接过对方递来的金银,沉甸甸的感觉让他踏实了一些。

    “陈某告辞,祁先生有事可以来找我,能办到的一定鼎力相助!”

    “嗯好,不送。”

    祁远天也站起来回礼,等陈首走了,他立刻坐下来从钱袋中取出两枚铜钱,这钱一取出来,又看着只是普普通通,但那种感觉还在。

    “这钱是……对了!”

    祁远天忽然回想起来,当初从军之前,似乎在京畿府的一个茶馆中,一个颇有风度的先生留下过两文茶钱给他,只是仔细想想却也想不起那人长什么样了。

    ‘不对啊,当初从军不久,钱袋不是丢过一次吗,这铜钱也该一起丢了才对的……难道不是那两枚?’

    祁远天皱眉想了好一会,直觉告诉他,这两枚铜钱,就是当初那两枚。

    “呃,仗差不多打完了,也快过年了,我是不是也该去趟集市,买点什么?”

    因为陈首的话,祁远天也动了去集市的心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